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担忧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闯王,今日之战来亨兄弟虽然败了,但用读书人的话来说他也是非战之败,咱不能全都怪到他头上来,实在是江宁军扔下来的那些火实在太邪门了,眼下弟兄们士气已失,咱们还是先退兵,商议好对策后改日再战吧?”

    “是啊闯王,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咱们找到了法子再来报仇也不迟。”

    众人纷纷劝了起来。

    李自成面容木然,只是看着清波门默不作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此时此刻的李自成内心异常的烦躁,原本以为这次带着七万大军而来一定可以一举拿下杭州府,进而以杭州府为根基开始发展,这也是他原来和李岩一起商议好的对策。

    虽然如今李岩失踪了,但他依然有信心把杭州府拿下来。

    只是失态的发展却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支突然冒出来的江宁军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仅仅不到一个时辰,李来亨的一个万人队就这么被打残了,而且被打残不仅是他的人马,还有全军的士气。

    刚才还一个个眼冒绿光,幻想着能歼灭驰援杭州府的那支江宁军,将他们的枪械辎重抢为己有的将领们在见识到那如同地狱里冒出来的业火后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般全都焉了。

    众人吵吵嚷嚷了一阵后声音慢慢小了下来,最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李自成。

    李自成扫了眼众人,轻声道:“都说完了?”

    被李自成的眼光一扫,所有人都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最后袁宗第低声道:“俺们都觉得这场仗不能这么硬拼下去了,还请闯王定夺。”

    “定夺……还需要定夺什么?”

    李自成微眯着眼睛,语气很是低沉的说,但声音却格外的寒冷。

    袁宗第被李自成的话吓了一跳,原本一心想要撤出战场的而有些烦躁的脑子突然变得清醒了一些。感受到了李自成冰冷的目光,他喏喏的低下了头。

    “你们太让俺失望了。”

    李自成向前走了两步眼睛死死的盯着众人,“拿下杭州的计策是俺和军师早就商议好的,你们当时也是赞同了的。

    俺们当初为什么决定一定要拿下杭州的策略,就是因为杭州和扬州、苏州等地乃是江南的重镇,里面有数不尽的钱粮,同时它也是浙江一省中枢所在,只要能拿下杭州,整个浙江就会陷入混乱。

    不仅如此,咱们也可以得到杭州庞大的人口,再拉出十万大军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你们呢,遇到了一点挫折就全打了退堂鼓,如此畏首畏尾又怎能成就大事?”

    李自成越说声音越大,他走到刘宗敏跟前将脑袋抵近到他眼前缓声道:“宗敏兄弟,自打你投靠俺以来,俺自问没有亏待过你吧。你刚来的时候手下不过数十人,这才不到半年的功夫,你就已经变成拥兵上万的神威将军了。可俺发现,你的人马多了,可胆子也越来越小了,连仗都不敢打了。”

    自打投靠李自成以来,刘宗敏还是第一次被李自成说这样的重话,一张黝黑的脸上顿时变成了紫涨色。

    “还有你,袁兄弟。”

    李自成又将目光看向了袁宗第。

    “你也算是俺们义军的老人了,难道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了吗,俺们义军如今已经被逼上绝路了!”

    “别看咱们如今看似兵强马壮,但只要咱们再打一个败仗,便会如同当初孟津之战一样四分五裂。俺就想问你们一句,这次若是败了,你们还能逃到哪去?”

    “闯王!”

    沉默了片刻后,刘宗敏有些按耐不住说道:“不是俺怕死,您也看到了,江宁军扔出来的那些火就如同鬼火一般,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能够顶得住的,来亨兄弟上万人马,最后只回来了三千多人。

    俺们并非是怕死,可这样去攻城只能是白白送死啊!”

    “是啊闯王,那些个火实在是太邪门了,来亨兄弟就是前车之鉴啊。”众人又开始纷纷附和起来。

    “够了!”

    李自成面色恼怒的一挥手,“收兵是不可能的,俺们绝能就这样草草收兵。否则,等到江宁军和城内的官兵喘过气来,明日咱们再想拿下杭州城可就难如登天了。

    现在,如果你们还认俺这个闯王的话,那就赶紧准备一下,准备攻城。不过这次俺们要换个法子,宗第兄弟你率领本部人马去攻打涌金门,一定要摆出全力攻城的架势。

    俺断定经过这么些天的消耗,官兵的伤亡肯定不小了,这样一来便能调动他们原本就不多的兵力,让他们没有办法专心守清波门。

    宗敏兄弟和永忠兄弟带人负责攻打清波门,你们俩人轮番攻击,俺倒要看看,江宁军那种兵器到底有多少?”

    众人听罢心里就是一寒,李自成这是要用人命去跟江宁军拼消耗啊。

    有心想拒绝,但面对李自成的威压,众人只能选择了服从,他们也不笨,都明白这个时候若是不服从李自成的命令就等于跟他决裂了,而一旦这个时候决裂,等待他们的会有什么后果就连傻子都明白,李自成也就是看透了这点才敢逼着他们继续进攻。

    燃烧弹的威力不仅将李来亨的人马烧掉了大半,同时也将在城门楼观战的潘汝桢他们给吓坏了。

    城门楼上,尚未从刚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的潘汝桢喃喃道:“这……这些火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按察使晏孝臣也没了刚才嚷着要弹劾杨峰的气势了,看着城下一个个被烧得乌黑的尸体,他扶住了旁边的扶手弯着腰将今天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潘汝桢无奈的摇了摇头:“无怪乎那杨峰如此嚣张跋扈,看来他确实是有所依仗啊。”

    看着流寇们狼突豕奔的模样,他心中也不知道是喜是忧,流寇被打得如此此惨他是高兴的,但同时也对接下来的情况开始担忧起来,若是流寇被击溃,以刚才杨峰表现出来的那强势的性格,杭州府恐怕就要大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