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514章 下战书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包间门口,龙飞抽了口烟,进去后坐在了耿小军的身边,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其他人都有些懵逼,不知道龙飞是什么来路,怎么这么嚣张?

    耿小军直接软了,眼睛盯着龙飞满脸不可思议,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超人都没有这么速度啊!

    张宾在一旁吓得面色惨白,本来对龙飞就心存畏惧,调整了好半天都组织不了一句话。

    其他人倒是无知者无畏。

    一少年拎着酒**站起,指着龙飞叫骂道,“孙子,你混哪的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他在县里也是能叫的上号的人,父母都是吃财政饭的,在社会上混的很嚣张。

    龙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一把随手一甩。

    啪的一下,酒**子爆裂。

    那年轻人也被一股巨力抽中了面门,顿时往后滚在了地上,鼻血都喷溅了出来。

    女人们嘶声尖叫,几个年轻男人也站起来纷纷往后退了两步。

    龙飞打开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冲着他们摆摆手道,“这里没你们的事,出去吧!”

    他们瞧了眼张斌和耿小军,在这里,他们的势力最大。

    俩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大家一下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惹不起。

    他们马上滚开,出门后还自觉的把门关上。

    有人问了句,“要不要报警啊?”

    一人大骂,“报你个头,警察来了,咱们还不全完了?”

    他们在里面吸毒,可不想让警察知道。

    一人道,“耿小军是市长家的公子,那人应该不敢对他做什么吧?”

    刚说完,只听砰的一响。

    耿小军在里面重重撞在了门上,把门上的玻璃都震了个粉碎。

    外面的人吓得惊呼一声,二话不说,极不义气的拔腿就跑。

    张宾压根都没有想过反抗,直接给龙飞跪了下来,慌乱大叫,“哥,我们错了,你就饶了我们吧!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全都是唐凤年那个老家伙做的啊?”

    龙飞甩了甩手,盯着耿小军道,“是这样的吗?”

    他到了耿小军住的酒店,花了一百块就打听到这个地方。

    刚才在外面,他其实已经听到了耿小军和张宾的对话。

    他这么一问,就是想看看耿小军知不知进退。

    要是他还敢有一丝的不敬之心,龙飞今天有一百种法子杀他,而且自己还不沾鲜血。

    耿小军口吐鲜血,在人前显贵,但是在龙飞面前却跟个蚂蚁似得。

    他哆嗦着,求饶道,“是真的,我们就提供了一点消息,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啊!”

    “那你不冤!”

    龙飞把烟头捻灭,冲着他道,“我跟唐凤年的事情,你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有多远滚多远。这次看在你爹的面上,我放你一次。你们跟唐凤年打个招呼,就说我龙飞回来了。他们想杀我,还是想怎样,尽管动手就行了。我给他们一天时间准备,过了明天。他们不动手,我会亲自过去给他们送行。”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慑人的杀气。

    耿小军和张宾脑袋冒汗,舌头结巴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一杯酒喝完,龙飞淡淡离去。

    两人顿时长松了口气,跟到鬼门关转了一圈似得。

    张宾马上过去把耿小军扶起,一脸慌乱的问道,“要不要报警啊?”

    耿小军摇头,身上的肋骨断了三根,疼的都说不出话来。

    他让张宾先打电话把医生叫过来,然后让他马上去给唐凤年送话。

    他惹不过龙飞,总有人替他报仇。

    他对唐凤年的师傅有信心,毕竟是江南第一风水大师,成名二三十年。

    他还就不信,龙飞能斗得过人家。

    郊县三仙山下的一处私家别墅里,唐凤年和师傅余沧海便住在此处。

    这房子是耿小军名下的,平时没事的时候,都会带着狐朋狗友在这里聚会。

    三仙山所在的山脉,退耕还林之后,里面的野物不少。

    一群公子哥没事就带着狗,拿着猎枪上山打猎。

    法律禁止了一部分人,但是却没有管住他们。

    一个个都是市领导的儿子,县林业局和警察哪里敢管。

    消息传到这里后,唐凤年吃了一惊,连忙跟师傅禀告了下。

    他师傅刚参观完七星观,正在房间打坐休息。

    听他一说,眉头微皱了下。

    他的八卦玲珑阵,阵旗全是由他亲自炼化,上面的精神力困住上千个人都没有问题。

    没想到,龙飞竟然轻易的破掉,而且还下来把市长公子给打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次遇到了一个棘手的敌人。

    唐凤年小心问道,“师傅,现在该怎么办?”

    余沧海平静道,“还能怎么办,对手都下了战书,我们要是不接,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唐凤年道,“师傅可是有对付他的法子了?”

    余沧海道,“那小子自恃武力,充其量只是个武夫而已。我故意让你在他家设下阵法,就是为了激怒他,没想到他果真上钩。他既然自寻死路,那咱们就安心在这里排兵布阵,请他入瓮。人力再强,也敌不过天地自然之力。”

    “师傅高明!”

    唐凤年称赞一声,心道姜还是老的辣啊!

    昨晚,他去布阵的时候,还有点纳闷师傅想做什么。

    现在终于恍然,他们这一门,最擅长的就是看风水,还有排兵布阵。

    敌人不进攻,你总不能用阵法去杀人家。

    只有激怒敌人,让敌人闯进阵中,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

    龙家湾,李福贵给城里的朋友打了十几个电话,终于确认,市长公子没事,只是受了点伤被送到了医院。

    他长松了口气,在龙飞家的不远处敲了敲烟袋锅子离开。

    有时候,灾星和福星都是一念之间。

    龙家湾能出这么个有本事的人,搞的好是大家的福气,搞不好就是大家的祸事。

    院子里,龙飞一家子正围着桌子吃饭。

    林盈盈在厨房里忙着,亲手做了几盘硬菜给大家下酒,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可惜,她的手艺实在不精。

    要么是盐放多了,要么是醋放多了。

    龙飞吃的是泪流满面,要不是爷爷拦着,他早就亲自下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