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554章 分钱杀人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这时候,傻彪主动侧身,挡在了龙飞的面前。

    他冲着高五山道,“五爷,不可能是龙哥。他身上连手机都没有,怎么可能出卖你?”

    高五山紧眉,也有想过这事。

    傻彪继续道,“你要杀他,把我也杀了吧!五爷,讲义气的兄弟不多了,你为什么偏偏要怀疑龙哥呢?”

    龙飞拍着他的肩膀道,“傻彪,你走开吧!既然五爷不信任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五爷,要杀就杀吧!我龙飞跟你的这几天,很痛快,我不后悔。”

    高五山嘴角勾动,一时下不了决心。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

    三个手机,三个号码。

    最后一个号码,只有他的心腹才知道。

    他接起来,里面急喊,“五爷,那个笑面佛的人出了内鬼,咱们被坑了!”

    龙飞听了个清楚,这人的话显然是警方示意的。

    目的就是为了打消高五山的疑虑,为他洗脱嫌疑。

    手机挂断后,五爷让后面的人放下了枪。

    他看着龙飞抱歉道,“对不起,事有所迫,不得不为。等回去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龙飞没有说话,心道警方这意思,是想他继续跟着高五山吗?

    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收尾?

    他想起了金凤和张志远,脑子里大概明白过来,想必警方是想把团伙的所有人全部装进去。

    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这两个人参与的证据。

    高五山应该庆幸,是刚才那个电话让他多活了一会。

    渔船回到滨海市,一行人在一个偏僻的渔村上岸。

    上面有人接应,带着他们去了附近的一个靠海的独栋别墅里。

    交易完,最后就轮到分钱了。

    卖命的时候可以不积极,分钱的时候什么阿猫阿狗就都跳出来。

    别墅外,有一圈高达两米的院子。

    院墙上拉着铁丝网,防守的同样的严密。

    高五山带着一行人下车,金凤和张志远等人纷纷出门迎接,上前和高五山张手拥抱。

    他们二人进了主屋,其他人去了侧屋。

    里面的大厅里摆了酒席,傻彪进去后,二话不说拿起一根鸡腿就吃。

    一群人看着他笑了笑,没有人敢说他。

    张志远盯着龙飞倒是看了一会,对这个新加入的成员显然很好奇。

    龙飞坐在沙发上闷不做声。

    傻彪给他也取了个鸡腿过去,冲着他道,“还在生五爷的气呢?”

    龙飞没有说话,接过鸡腿吃了口。

    傻彪道,“别在意这个,谁还没有被老大怀疑过?你问问在场的人,谁没有被五爷教训过?跟着大哥混,总得出点意外。五爷不跟你计较,你也就不要计较了!”

    “我明白!”

    龙飞拍了拍他的肩膀,精神力早就到了主屋里监视起来。

    五爷老不老,倒是挺浪漫,与金凤一进去就抱在一起吻了起来。

    两个人到浴室里洗了个澡,出来后,坐在沙发上,金凤给他搭理了下头发。

    “此行还顺利吗?”

    金凤问他。

    他轻声叹道,“有惊无险,这条线栽了,咱们恐怕今晚就得离开。”

    “这么急?”

    金凤皱了下眉,有些犹豫道,“夜总会的账还没有清完,要不再等几天?”

    五爷拍着她的手道,“这一笔,加上之前的存款,足够我们在国外安度晚年了。要是再贪心,恐怕就没有那个福气了。”

    “明白!”

    金凤点头,有些魂不守舍。

    两人换上衣服,很快过来。

    五爷挥手招呼大家落座。

    金凤和张志远坐在他的身边,其他人按照次序坐下。

    五爷端起酒杯,冲着众人道,“这次行动,辛苦诸位了。好在有惊无险,我高五山也能活着回来。这杯酒,我敬大家。”

    一行人纷纷端起酒杯,与他同喝了一个。

    高五山搭在了张志远的肩膀上,冲着大家道,“我不瞒大家,今天的这顿饭吃的是散伙饭。大家也知道,我们被警方盯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此次出了这么大的意外,这样的生意是万般是做不下去了。我高五山给大家结完账,吃过这顿饭就各奔东西。此后各凭本事,生死有命!”

    一群人纷纷哀叹了下,摆出一副不舍的表情。

    高五山继续道,“不过有奖有罚,忠心的人,我自然不会亏待。背叛我的人,我也不会放过。”

    他说着,眼神扫过众人。

    傻彪一皱眉,心道龙飞的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怎么还会提起这事?

    龙飞很平静,大概猜出了高五山在说谁。

    因为这人脑袋上的汗珠子,已经冒了出来。

    高五山拍了拍手,门外有两个人马上把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拎了进来。

    他一副花衬衫,大裤衩的打扮,满脸都是紧张惊骇的表情,一进来就冲着高五山连连叩头求饶,“五爷,饶命啊五爷。”

    金凤捋了下长发,神色也有些不自然。

    有人盯着那人叫道,“这不是那个黄鹤吗?”

    “不错,就是这孙子,把我们害得好惨。”

    “活该,这叛徒终于叫抓到了。”

    龙飞有些意外,瞧了眼高五山,心道这老家伙就是心黑的很。

    黄鹤明明被他抓到,上次他却冲着张志远问黄鹤的事情,想必就是为了试探张志远。

    高五山背着手,看着黄鹤淡淡道,“你知道什么就说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黄鹤点头,马上叫道,“五爷,这一切都是三哥逼的啊!是他不停的到厂子里拿货,亏空越来越大,我是被逼的没办法才走了这一步啊!”

    高五山盯着他,突然抬高了嗓音道,“所以,你就故意进购伪劣产品,烧了厂子?”

    黄鹤闷着脑袋,吓得不敢吭气。

    “志远,你可有话说?”

    高五山拍着张志远的肩膀,眼里满是杀机。

    张志远哆嗦着,张口大叫,“黄鹤他诬陷我,我什么时候从厂子里拿货了?”

    黄鹤也跟着大叫,“三哥,都这时候了,咱就被演戏了成吗?五爷的字画,不也是你让我挂在厂子里吗?”

    “黄鹤,你真该死!”

    张志远指着他大骂。

    高五山却听得大笑,“瞧瞧,你俩在这里跟我唱双簧呢!”

    他拍了拍手,跟人示意了下。

    一个身穿红裙,衣衫不整的女人很快被拉了进来。

    黄鹤一见她,连忙大叫,“小惠!”

    女人目光带着三分惊吓,见到黄鹤后,一把抓住他哭喊大叫,“姐夫”

    张志远身子一软,直接从椅子上滚到了地上。

    高五山看着他冷笑道,“志远,之前你告我,黄鹤一点消息没有。那麻烦你再告诉我,他小姨子怎么在你家的地下室里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