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615章 杀出来的威名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海上的一艘龙头木船上,王老道带着一行人上了船,心情复杂的看着碧玉岛离开。

    他师弟焦平阳笑着道,“这个龙宗主果真名不虚传,为人义薄云天。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一点的要求都没有提。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级,倒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不亏年轻轻起就创建了这么大的宗门。”

    王顺老道抚须道,“是啊,此子气度不凡,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咱们要是能结成亲家就更好了。异姓兄妹,总归有点疏远。”

    王玉妍在一旁噘着嘴道,“爹,你就不要做美梦了。刚才你还没看明白,人家宗主妇人早就看出了你心里的小九九,主动让我们认了兄妹,这是不想驳你的面子,你怎么还想着这事情?”

    王顺老道郁闷教训,“你闭嘴,水寒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说说你,给咱们清泉岛惹了多大的祸事?人家都那样对你了,你是不是还惦记那臭小子呢?”

    王玉妍红着脸叫道,“爹,水寒哥哥只是一时生气而已,等他气消了一定会跟我赔罪的。当初,你不是也让我跟蓬莱岛走的近一些吗?现在有了碧玉岛,有了新的靠山,想反悔了不成?”

    “此一时,彼一时!”

    王顺老道在她脑袋上抽了一把,冲她吩咐道,“你现在也是龙宗主名义上的妹妹了,不管他喜不喜欢你,你没事就多来此地转转。哪怕借口跟他学习道术,或者找其他借口,一定要跟碧玉岛搞好关系。到时候咱们清泉岛有难,碧玉岛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知道吗?”

    王玉妍无奈的耸耸肩膀,对这个现实的老爹很有意见。

    她寻思着回去后,偷偷溜去蓬莱岛,到时候找水寒哥哥好好聊聊去。

    他们一群人回了清泉岛,刚上岛,就见眼前不知道的铜椰神木大阵倒了一片。

    王顺老道眼睛一紧,惊讶叫道,“这,这是有贼人过来了。”

    他带着一群人,马上回岛。

    只见一路上,血染泉水。

    路面上,泉水里,全是血淋淋的尸体。

    有一堆尸体,全都是十六七的女孩,与王玉妍一样的年级,却尸首分家,香消玉损,浑身是血的滚在一片血泊之中。

    王玉妍跪在跟前,面色苍白的拉着一人的手,有些崩溃的都哭喊不出来,只是嗯嗯嗯的干叫着,红着眼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王顺老道和其他人气血上涌,都有些头晕。

    “这,这是谁做的?”

    王顺老道一声闷吼,浑身巨颤。

    只听师弟焦平阳跪在不远处,捧着一人的尸体大叫,“大师兄……”

    大家一起过去,见一老者躺在地上,眉心有一颗剑痕,神魂已经被灭杀。

    这人正是王顺老道他们的大师兄,也是这岛上修为最高的人。

    他很早就突破元婴境巅峰状态,可惜未能更进一步。

    没想到,竟然遭此横祸。

    一群人有些崩溃的四散搜寻,这岛上竟然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一百多号弟子,死的只剩下王顺老道一起过去提亲的十三个人。

    “这,这是怎么了啊?”

    王顺老道一着急,一口闷血吐出,往后都晕倒了过去。

    王玉妍急忙扶住他,哭喊着叫道,“爹,你冷静一点啊!”

    一会,在一个泉眼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浑身血淋漓的人。

    “有人!”

    焦平阳第一个发现了他,急忙带人过去把他拉出水面,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三品补气丹。

    这人正是被王顺老道派去蓬莱岛的师弟,卓锦云。

    他呛了口水,拉着焦平阳的手,断断续续道,“快,快离开这里。蓬莱岛的人来报仇了,水族的高手亲自过来,他们要为弟子洗刷耻辱。”

    “什么?”

    焦平阳与其他人对望了眼,嘶声大骂,“是水寒那个混蛋!”

    卓锦云虚弱的点着头,因为身上失血过多,一口气没上来马上晕厥了过去。

    焦平阳给他又服下一颗疗伤丹,过去给王顺师兄用手指打了一道真气。

    王顺老道听见此事后,满脸苍白,无语大骂,“蓬莱岛,好狠的心啊!”

    王玉妍更是花容失色,连连摇头叫道,“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呢!水寒哥哥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是你们认错人了啊!”

    她有些崩溃的瘫软的倒在了地上,脑袋里嗡嗡巨震,一口也喷出了闷血,险些走火入魔。

    焦平阳急忙在她的眉心一点,稳住她的神魂,劝他们道,“大家先冷静一些,为今之计,只能先去碧玉岛躲避锋芒。咱们清泉岛的朋友还有一些,一定要揭发这些混蛋的罪行。”

    一群人同意他的看法,马上走清泉岛的密道,从一个泉眼下海,一起遁去了碧玉岛。

    大海之上,一艘精美的龙纹大船,前后长有上百米,正乘风破浪,往碧玉岛过去。

    这大船上,弟子上千。

    清一色全都是白袍打扮,手持长剑,精神奕奕。

    甲板上,有三个老头淡淡的喝着茶。

    一群年轻的弟子小心站在后面侍奉,规规矩矩,无一人喧哗。

    有一老头擦拭着剑刃上的鲜血,冷冷摇头道,“霜刃血未干,可惜还少几人。”

    “着急什么,到了碧玉岛,把他们一扫而空,全部杀个干净。”

    一老头喝着茶水淡笑。

    一老头冲着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喊了一句,“水寒,你过来。”

    水寒的面色有些蜡白,小心过去在他们的面前站好。

    他抱拳冲着三人行了一礼道,“爷爷,你有事吩咐?”

    老头儿问道,“刚才爷爷让你杀人,你为何手软?”

    水寒心有余悸道,“爷爷,欺负我们的人是碧玉岛的那个龙飞,与清泉岛没什么关系啊?咱们何须下手这么狠,让海上的修士找咱们的不是?”

    老头儿大笑,“我蓬莱岛的赫赫威名,不是靠礼让换来的,而是靠杀戮夺来的。谁有不服,杀了便是,你再看看这海上还有谁会不服?”

    水寒紧着眉,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自以为已经心狠手辣,但是见到刚才的场面,连十六七的女修都惨死剑下,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