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772章 谁更阴险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龙飞身上带着六十亿的巨款,不光外面人的眼热,姜家自己人也眼热。

    姜振坤心里就燥的慌,虽然是孙子出了风头,但是好处毕竟不是他得的。

    他这次也打算将计就计,配合族长打压这个来历不明的孙子,然后从龙飞身上榨取油水。

    龙飞现在成了宝贝疙瘩,金贵的很。

    上百个弟子保护着他,唯恐他出个什么意外。

    他带着上百号弟子走在街上,围观的人群纷纷避让,一时风头无二。

    有人小声嘀咕,“这小子也太张扬了吧?”

    “他就能嘚瑟两天,惦记他的人多着呢!”

    “你们等着吧!我猜这小子都回不到家里。”

    “回他们姜家可是要路过一片山林,夜晚走路,这小子肯定悬了!”

    “……”

    连路人都知道龙飞的处境,姜家弟子怎能不知。

    有人跟龙飞称道,“恒远,走夜路太危险,咱们还是速速御剑回去。”

    龙飞抬眉道,“天玄城不是晚上规定不能御剑飞行吗?”

    这位姜家族兄紧着眉心道,“这都什么时候了,顾不了这么多了。你身上带着一笔巨款,估计早就被人盯上了。”

    姜恒硕咽了口唾沫,苦逼道,“老大,你就听恒业族兄的话,咱们一起御剑回去。”

    这哥们本以为回去就没事了,结果龙飞迟迟未归,他还是被族长给指派出来寻找龙飞。

    他口中的姜恒业,正是族长姜兴昌的儿子。

    他的年纪三十,早就在姜家经营多年。

    这群弟子,全都是他带来的。

    龙飞听从姜恒业的建议,与他们一起御剑回去。

    一把把长剑闪着亮光上天,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亮光,往城南回去。

    出内城后,在经过一片两三百米高的小山丘时,一道光幕突然在他们的眼前闪起。

    在前面御剑的姜家弟子纷纷撞在了光幕上,身子猛地一震,好像撞在了墙上,啊呀惨叫着往下面摔了下去。

    姜恒业惊得一叫,“有埋伏,御!”

    一群弟子马上往下面落去,长剑刷刷竖起,将龙飞围在了中间。

    森林里,一片黑暗。

    树叶猛地响动,哗哗哗在地上卷起一片落叶,将一群守在外围的姜家弟子卷在了里面。

    噗,噗,噗!

    一阵闷响,这些弟子的脖子裂口,被刀片一样的树叶纷纷划断了脖子。

    一阵啊呀惨叫,一个个喷出了鲜血,身子一软滚在了地上。

    姜恒业在里面吓得直叫,“风刀刃?”

    他二话不说,掏出一颗丹药往空中抛去。

    砰的一声炸响,丹药在空中爆炸。好像烟花一样,在空中绽放起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这是用于发信号的暴雷丹。

    方才族长姜兴昌已经交代过,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不要恋战,马上发信号通知家里人。

    他们倒是想亲自去接龙飞,但是面子上放不下,让别的宗族看见了笑话。

    姜恒业持剑一声大喝,“谁在作乱,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

    “哈哈哈!”

    夜空中一阵奸笑,一面面黑色的阵旗突然在他们的四面八方竖了起来。

    有女人阴森森的娇骂,“天国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闯进来。今天晚上,你们全都得死。”

    姜恒硕都快哭了,这女人毫不忌讳的布阵,显然是来头很大,丝毫不避讳姜家。

    姜恒业同样皱起了眉,侧目看了眼龙飞。

    大家都快要紧张死的时候,这哥们却在磕着瓜子,悠闲的环顾四周。

    姜恒业郁闷大叫,“恒远,他们要对付的人是你。你看看这里有什么破绽,想办法冲出去再说。”

    他想赶紧把这个祸水弄走,这些来人对付的是这个祸水,不会为难他们。

    这个“姜恒远”却嗑着瓜子,摇头道,“不,不,族兄,你这是哪里的话!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姜恒远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他一副讲义气的模样,把姜恒业堵的都不知道说什么。

    狂风再次卷起,从外围弟子的身上猛地卷噬而过。

    噗,噗,噗!

    一阵闷响,外围的十几个弟子惨叫着,往地上又滚倒了一片。

    其他弟子吓得往里面急退,半天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对方似乎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只是冲着里面轻喝道,“不想死的话,马上丢下‘姜恒远’这个小混蛋滚开。与他待在一起,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说话的时候,有一面阵旗刷的打开,露出了一团光亮在外面。

    姜恒业和一群弟子跟看瘟神一样,急忙与龙飞保持一些距离。

    事到如今,姜恒业不能考虑什么名声,冲着龙飞着急道,“恒远弟弟,我们先回家叫人,你在这里坚持一会。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搭救你的。”

    “是,是,是!”

    其他弟子连连点头,跟着姜恒业就往缺口的方向冲了过去。

    姜恒硕犹豫了下,站在龙飞的身边没有动弹。

    这些人一过去,还没有到阵法缺口处,地面突然喷出了一道道剑气,刷刷刷从这他们卷噬了上去。

    噗,噗,噗,一阵闷响,血肉横飞。

    这地下的剑气汹涌,结丹境弟子全都无法幸免,顷刻间有七八十人被裹在里面。

    剑气翻滚,无处可避。

    这些弟子惨叫连连,一会就尸首遍地。

    姜恒业吓得带着三四十人,连忙后退回来,冲着黑色的夜空直骂,“你们好歹毒的心肠,竟敢设计陷害我们?”

    夜空中一阵阴郁叫道,“哪里来的剑气?这不是我们做的?”

    姜恒业大骂,“放屁,敢做不敢认。你们等着,跟我们姜家开战,你们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在夜空中闪过一道白光,纷纷亮出了身形。

    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再避讳了。

    众人心中大惊,马上往后面退了退,知道他们肯现身出来,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了。

    领头的是一黑衣蒙面的女子,她手持长剑,盯着姜恒业大骂,“我说过了,刚才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你爱信不信,反正你们现在全都得死。”

    她当坏人,倒是一脸委屈。

    事情确实不是她做的,是龙飞做的。

    他用灵石布下禁制,姜恒业他们刚过去就触动禁制,引得地气上来将一群姜家弟子杀了大半。

    这个锅反正有人背,龙飞的眼中没有紧张,反而带着三分兴奋盯着黑衣女人道,“别藏了,赢家大小姐,赢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