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976章 谁的机缘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一群人抢了半天,没想到还有人想进来分一杯羹。

    不过如龙飞所说,他们都是与佛有关的人,机会要大一些。

    龙飞这个驸马爷,双手沾染了太多鲜血。

    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被七宝袈裟选中。

    一群人相互对望了眼,很快达成协议。

    毕竟谁的钱都不是跟小鹏王一样,能多一个人分担最好。

    两千亿灵石,由各家分担。

    一行人对后面的妖王手札没什么兴趣,全都去了后场准备定夺这件袈裟的归属。

    苏依依见到龙飞,偷偷抓手打了个招呼。

    两人九天城分开,好久都没有见过。

    这个小丫头鼻子一酸,眼睛一时都是红红的。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还是俗缘未了。

    她每天做梦都想回到那个小地球上。

    她还是二中的那个学生,龙飞还是那个租房的大哥哥。

    众人凑了钱,一共五家,一人分担了四百亿。

    龙飞掏了两份,把小鹏王的也带上。

    神龙拍卖行的人轻声笑道,“原来小鹏王的大款好友是驸马爷。”

    龙飞淡笑,冲着大家道,“谁先试试这袈裟?”

    小鹏王性子急,一把抓起这东西道,“当然是我,我家祖上跟佛祖是亲戚,这袈裟理应是我的机缘。”

    他一脸自信,伸手抓起袈裟披在了身上。

    袈裟上,七色宝物叮铃作响。

    一道金光从上面释放出来,跟着就把小鹏王裹在了里面。

    众人在外面看清情况,只见小鹏王在金光里只坚持了一会,立马原形毕露,一声嘤鸣,有些躁狂的抬手就把袈裟扔了出去。

    他的脸上,化出大鹏模样,抱着脑袋在头顶都亮出了大鹏法相。

    好半天,他才稳住了身上的气息。

    智庵和尚双手合十,淡淡笑道,“看来这袈裟与小鹏王无缘。”

    小鹏王嘴角勾起,恢复了翩翩公子哥的模样道,“这袈裟不沾因果,但凡有因果的人都无法驾驭。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

    智庵和尚笑着道,“可以试试!”

    他接过袈裟,一把披在身上。

    上面的七宝琉璃,金银,叮铃响起,并没有跟小鹏王刚才似的那么激烈。

    智庵和尚心无旁骛,嘴里念诵经文。

    大家以为这件袈裟将归他所有的时候,一道金光突然裹挟而出,让智庵和尚的模样顿时大变,与小鹏王一样几近发狂。

    只是坚持了一会,连忙松开了这东西。

    他摇头叹气道,“小僧佛法浅薄,不是这个有缘人!”

    他倒是拿得起,放得下,伸手给了苦竹师傅,毫不留恋。

    苦竹的眉头好像永远有心事一样,永远皱着,接过袈裟也不开心,只是合手道谢,一把披在了身上。

    他同样是闭目诵经,身上的气息要比智庵和尚还要低沉,附和佛家的定字一说。

    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说这袈裟该是他所有。

    苦竹突然精神错乱,大喜过望,滚在地上又哭有笑,完全做疯癫状态。

    智庵大叫不好,连忙伸出一指,点出一道金光打进了苦竹的眉心。

    苦竹恢复过来,连忙扯掉了身上的袈裟,一阵感慨道,“我执念太深,此物该非我所有。”

    三家已经尝试,轮到了大自在的众人。

    小鹏王玩笑道,“或许咱们得考虑一下,这东西是不是要重新拍卖了。”

    大自在宫的弟子叫道,“我师傅佛法高深,这东西自然认主。”

    她们把袈裟捧起,恭敬的递给一个老尼。

    老尼双手合十道,“善哉,贫尼就来试试吧!”

    她接过袈裟,闭目诵经。

    身上很快浮现祥静的莲花法相,似是坐在莲花池中一样。

    众弟子皆是称赞道,“师叔祖的《妙法莲花经》已经大成,人若莲花无尘垢。这袈裟,该是师叔祖无疑。”

    “师叔祖以妙法为法号,自然是应了这经文的造化。”

    “妙法真人,佛法无边,论起佛法早已,谁能与师叔祖媲美!”

    “……”

    一群女弟子纷纷夸口称赞,只有苏依依笨嘴笨舌的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她们从地球秘境来的一帮人,在这妙法真人的座下,似乎是边缘地带。

    场上百十号弟子,根本没有她们说话的份。

    一会,妙法真人的脸上阴晴不定,周边的莲花法相也开始剧烈晃动。

    似是遇到了狂风骤雨,剧烈摇晃。

    妙法真人坚持了半个时辰的功夫,猛然睁开了眼睛,抬手将这袈裟扯了下来,摇头叹气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老尼心中还有执念,担不起这件袈裟的神力。”

    大家纷纷吃了一惊,全都呜的一叫,没想到妙法真人也失败了。

    小鹏王笑着冲着龙飞道,“驸马爷,你也想试试吗?”

    龙飞淡笑,“怎么,有问题吗?”

    小鹏王大笑道,“当然没问题,你出了两份钱,自然有尝试的权利。只是你杀孽太重,我怕你穿上,被这袈裟磨灭了神智,那就得不偿失了。”

    龙飞淡然笑道,“我本无我,有何可惜!”

    他接过袈裟,一把披在了身上。

    与其他人不同,他刚披到身上,袈裟的金光就大放出来,将他裹在里面。

    袈裟上面的七宝琉璃,剧烈晃动,叮铃作响。

    有一阵佛音颂唱之声,竟然从袈裟上都响了起来,以金光凝聚出一道丈六和尚的法相。

    小鹏王看的直叫,“这小子杀孽太大,袈裟这是要彻底渡化他。”

    智庵凝眉道,“要不要唤醒他?”

    苦竹合手道,“这位施主说的不错,我本无我,唤不唤醒,又有什么区别?”

    大自在宫的女弟子看的纷纷后退,怕这袈裟的威力伤到她们。

    一会,一股黑色的气体与金光相克而生,同样形成了十二尊魔头的法相,在头顶将这丈六和尚的法相围困了起来。

    智庵和尚看的紧眉叫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苦竹抬眉道,“难道是这位施主的心魔?”

    小鹏王怪笑,“什么心魔,明明是他在故意对抗佛法。岂不知佛法无边,哪里是他这魔道法相可以对抗的。”

    他刚说完,金光中爆发出一阵轰隆闷响。

    小鹏王惊得大叫,“这小子不知死活,在用蛮力对抗这件神物。大家快退,小心这东西炸起,毁了这里。”

    一群人全都是这个意思,纷纷往外面退出。

    只有苏依依在旁边急的大叫,“龙大哥,你怎么了?”

    金光越发强盛,在上面都一时都形成了一道卍字法相,与丈六佛像一起往下镇压着汹涌而出的黑色法相。

    有业火从里面冲天而起,轰的一震,整个招待大厅轰然震塌。

    苏依依无奈,从废墟里往后急退。

    拍卖场上的众人同样大惊,刚拍卖完最后一件妖王手札,还没有离去,没想到招待大厅竟然炸掉了,还往空中喷出了一道金色的火焰。

    似火非火,人一看,好像魂魄都要被这火焰蒸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