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2455章 正好饮血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龙飞的目光扫过众长老,神色平静。

    他与赢家有莫大的因果,对赢家长老的反应并不意外。

    他与众长老开门见山道,“各位道友,魔族为祸人界,屠城灭地,已经将近数万年之久。我这次过来,是想与大家商议一个共同抵抗魔族的法子,将这场魔劫彻底平定。据我所知,魔族同样在地界攻城略地。对地界的人族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原来是为这事!”

    “帝君为了人界终生真是费心了。”

    有长老抚须,有长老称赞。

    赢家长老却是颇为不屑道,“凭你一人下来就想剿灭魔族?即便是真仙下来,恐怕也没有这个口气吧?”

    有长老附和,“不错,魔族势大,在地界已经繁衍数代,哪里是想剿灭就能剿灭的啊!”

    “魔族虽然狂悖,但是最近并没有攻击我们,我们犯不着冲撞他们啊!”

    有长老摇头非议。

    他们的意见不同,经常没有统一的决定,在阎罗国办事效率是出了名的慢。

    所以阎罗国采用了各自分制的政策,各地有各自的政策,不能形成合力。

    龙飞本来也没想指望他们第一次见面就达成什么协议,只是想与这些决策者见次面,探探情况。

    他们商量了半天,最后连项家长老也抱歉道,“帝君恕罪,我们现在刚刚过了几天和平的日子,不想劳民伤财,与魔族起冲突。不过帝君放心,你若是想对抗魔族,我们绝对给予最大的支持。”

    “那就谢过了。”

    龙飞出乎众人的好说话,抱拳与诸长老告辞后,一个人离开。

    赢家长老在里面不满道,“瞧瞧,他一个人界帝君,跑到咱们地界耀武扬威起来了,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薛家长老附和道,“咱们就让他这么随便的走了?”

    陆家长老道,“那还要怎样?难不成把他给抓起来?依照他刚才释放出的威势,咱们要拿下他恐怕不容易。”

    赢家长老阴沉道,“那就通禀阎罗殿,请阎罗殿的十大阎君定夺。”

    其他长老有的沉默,有的点头,对此事没达成什么意见纷纷散了。

    龙飞出门后,带着阿苏离开。

    聂小倩还睡着,没有醒来的意思。

    两人出去后,先找了个酒楼住下,让聂小倩在床上躺下。

    龙飞坐下来,倒了杯茶水喝了口。

    阿苏坐在他的对面,问他道,“他们答应你了吗?”

    龙飞摇头。

    阿苏眯眼叫道,“我就知道,这些人怎么可能为了人界与魔族冲突。要我说,你倒不如陪我去见见我家老祖,他兴许会帮你。”

    龙飞摇头道,“你知道的,你家老祖的目标是要屠尽三界,坐地成圣。魔族祸乱人界,他高兴还来不及,我怕背后推手还要他一份。”

    阿苏给他分析道,“你说的不错,但是现在仙界也准备对你们人界下手。相比人界,老祖最关心的肯定是怎么先打败仙界。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目前的阶段,我猜他会跟你合作的。”

    “道不同不想与谋,与虎谋皮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龙飞捏了下她的鼻子,从纳戒里将那块降服的黑山石精取了出来。

    阿苏往后一躲,咕咕嘴巴道,“什么道不道的,能达成目的不就完了?”

    龙飞不理她,手上冒起一股幽蓝色的火焰,开始祭炼起这块石头。

    这是玄武真火,类似于地界的三昧真火,乃极阴之火,可祭炼阴间之物。

    他有三昧真火之法,不过极阳之火要是在这个世界出现,恐怕一亮出来整座客栈都要炸掉。

    这颗黑山石品质极好,乃黑山的神血之精凝聚,不亚于人界的神血石。

    经过龙飞祭炼后,这颗石头里的杂质不断被去除,往上冒气了一丝丝的白烟。

    明明是一块石头,经过祭炼却变得延展性极好,好像是一块黑铁一样有了柔韧性。

    龙飞的食指转动,在这黑色石头上面不断雕刻起了一道道法纹。

    一把剑的威力,不在于质地,而在于这些法纹。

    圣人手段,一株草也能斩天。

    关键就是在上面雕刻的逆天法纹,可沟通天地之力。

    他这一手段,看的阿苏两眼瞪大,满是惊奇。

    在西方阿修罗国,也有铸剑大师。

    阿苏见过很多,但是没有一人犹如龙飞这样轻松写意的。

    这一拳头大的石头,上面的法纹一会竟然被他雕刻的是满满当当。

    他跟阿苏指教道,“天地万物,一通百通。铸剑跟修炼,跟造人是一样的道理。先铸剑骨,再锻皮肉。剑体本身的材质为骨,这些法纹便是经脉。空有剑骨,没有法纹,也不能铸造一把好剑,充其量只是一个结实的烧火棍。”

    他说着剑指一抹,一收,将这块石头拉成三尺三寸的长度。

    君子剑,三尺三。

    一把黑色的剑胚在他的手上成型,只是两个动作,便反复将这个剑胎锻造了上万次。

    里面的杂质通过这样的弯折,还有锻打一样的劲道,把里面的杂质已经去除了个干干净净。

    本来光滑的剑胚,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丝丝密集漂亮的花纹。

    阿苏把这一过程记下,艺多不压身,这可是极其高明的锻造之法。

    她瞧着这把已经成形的黑色长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龙飞收了火焰后,她好奇问道,“这把剑锻造好了?”

    “还差了点灵气!”

    龙飞淡笑,伸出剑指往剑刃上一抹,挤下一滴自己的金色滴在剑身上。

    这长剑嗡的一响,瞬间杀气四溢,霸气外露,将这滴鲜血镀满全身,让剑身上的花纹一时间都变成了金色。

    “这就是最后一步?”

    阿苏长大嘴巴,看着龙飞的手指,心里都有些疼的慌。

    “铸骨,锻皮,最后一步融血!”

    龙飞手指在上面敲了下,发出叮铃一声脆响。

    长剑有灵,竟然压制着剑身上的杀气,只是释放出一股柔和的剑光。

    他往剑身上,打上了自己的精神烙印,同时让鲜血镀满了整个长剑的经脉。

    这把剑,已经有了血魂了。

    阿苏兴奋的接过瞧了瞧,感觉这把长剑的威压,已经不亚于真仙级别了。

    她问龙飞道,“你有那么多仙剑,干嘛要铸造这么一把?”

    龙飞跟她道,“阳间的法宝在这里消耗太大,而且不能补充地界的灵气,远不如地界的法兵好使。”

    “还真是。”

    阿苏挥了挥长剑,两眼放光道,“这把长剑可不可以送我当个礼物?”

    龙飞笑着摇头,手一摊,长剑嗡的飞回,从阿苏的手里挣脱。

    他看了看窗外道,“有人来了,剑已开锋,正好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