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十章 平衡之术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求支持。)

    “爹,我觉得二叔不会有其他的心思,您是不是多虑了。”

    议事堂,吴顺福坐在首位,吴宗林和吴宗坤两人分别在两边站立。

    吴顺福看了看一脸震惊的吴宗林,摇着头开口了。

    “宗林,你二叔的心思,我是知道的,论能力他不比我差,有些方面甚至比我还要强,可他为什么心甘情愿的辅佐我,难不成我们之间真的就那么亲密无间吗。”

    “还不是因为你和宗坤,你二叔知道在这方面无法和我抗衡,所以选择了妥协。”

    说到这里,吴顺福的脸上闪现一丝的厉色。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宗睿院试高中,有了廪膳生员的功名,而且在寒鸣寺代发修行获得佛祖的照拂,说起来学识和见识远远强于你和宗坤,如果作为宗族的族长人选,完全说得过去,想必家族的其他人也会同意的。。。”

    吴顺福还没有说完,吴宗林紧跟着开口。

    “爹,昨天我数次询问宗睿,最后甚至愿意辅佐他,让他参与家族诸多事情的管理,可宗睿非常坚定的拒绝了,我仔细观察过,宗睿不像是说谎。”

    “我知道,宗睿没有说谎,至少乡试之前如此。”

    吴顺福看了看吴宗林。

    “宗睿县试、府试和院试都是一路高中,没有遭遇坎坷波折,心思自然不一样,哪里会盯着族长的位置,他想到的是金榜题名,想到的是两榜进士,十四岁的年级就是廪膳生员,也是有些本事了,可你想过没有,乡试有那么好考吗,不知道多少的生员,数次参加乡试,从青丝到白发,都是铩羽而归,宗睿若是乡试高中,那是好事情,家族也能够跟着沾光,可要是数次都不中,你想想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宗林,我的身体已经不是很好,最近一段时间时常头晕目眩,年纪大了就是如此,你们也不用担心,可在我闭眼睛之前,必须要看着你登上族长的位置。”

    “我们竭尽全力,想着让宗坤进入到县衙做事情,其实也是给你找一个依靠,宗坤若是能够进入到县衙做事,也算是出息了,今后总能够帮忙说一些话的。”

    说到这里,吴顺福站起身来,走到了吴宗林的面前。

    “你二叔看到的就是这个机会,我敢断定,一旦宗睿此番乡试不能够高中,你二叔必定会提及接任族长职位之人,要求家族和我确定下来,本来家族已经明确由你来接任族长,家族的众人都是知晓的,也是明白的,这个时候,你二叔若是突然的提出来,让宗睿成为族长的继任之人,你想想家族的人会怎么看。”

    “宗睿才十五岁,志存高远,此一时彼一时,或许经过三五年的时间,他就能够看清楚一切,进而转变看法,这谁能够说的准。”

    “让宗睿入赘陈家,以及送宗睿到寒鸣寺去修行,我是迫不得已,想来宗睿对我也有了怨恨,如此情况之下,万一宗睿上位了,你们未必有好日子过。”

    “只要有威胁你的情况存在,都要毫不留情的掐灭。”

    。。。

    吴顺福说完,议事堂里面安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吴宗坤开口了。

    “爹,大哥,有什么好担心的,宗睿不过是廪膳生员,父亲还是能够处置他的,既然入赘陈家和到寺院修行都不行,那就想其他的办法对付,要不然等到我到县衙去做事情了,随便找点理由,不就收拾宗睿了。。。”

    “混账,你知道什么,在这里口出狂言,如果你以这样的姿态到县衙去做事情,那就是给吴氏家族惹祸上身,不仅不能帮助宗林,还会给宗林惹下巨大的麻烦。”

    吴顺福突然暴怒,让吴宗坤脸色发白,也让吴宗林愣住了。

    沉寂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吴宗林开口了。

    “爹,还没有到那一步,昨日我去见了宗睿,送给宗睿二十两白银,名义上是资助宗睿学习读书和参加乡试的,其实也就是与宗睿和解,我估摸着宗睿明白其中意思,也就没有拒绝,爽快的收下了白银,而且宗睿明日还准备到县衙去,领取廪银的同时,专门拜会沈大人,说说宗坤的事情。。。”

    吴顺福微微点头。

    “宗林,你做的不错,这些年跟随我处置家族的事情,有了很大的长进,宗坤,你要学着点,就依你的本事,根本不是宗睿的对手,你也不想想,如果你能够到县衙去做事情,那就说明沈大人至少青睐宗睿,从中出手帮忙了,这等情况之下,你居然想着算计宗睿,你认为沈大人会怎么看你,再说了,宗睿有廪膳生员的功名,哪里是你一个吏员可以算计的。”

    吴宗坤脸色发白,低着头不说话。

    吴宗林也跟着开口了。

    “宗坤,爹说的有道理,家族出现了一些变故,若是我们稍不注意,被人拿住了把柄,后面很多事情就不好处理了,宗睿此番回到家中,已经在家族里面引发不小的反响,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是善待宗睿,让他忘记之前的所有事情。”

    吴顺福再次的点头。

    “宗林,宗睿当着你的面亲口说了,不提及以前的事情了吗。”

    “是的,爹,这是宗睿亲口对我说的,我以为,宗睿收下了银子,就是表明了态度。”

    “好,看来家族暂时是安静的,我们与宗睿之间,决不能产生冲突,这两日的时间,你们想办法将宗睿所说的话语传扬出去,你二叔如果听见宗睿所说的这些话语,会明白一切。”

    “爹,您说的是,其实我已经想办法将这些话语传开,想必二叔很快就会知晓。”

    “你们的这个二叔,我的这个二弟,就是太聪明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以为我们不明白吗,若是依照刚刚宗坤所说的话语,我们忍不住再次的对付宗睿,两败俱伤的时候,你二叔完全可以站出来,主导家族的局势。”

    吴顺福说到这里,吴宗坤终于抬头,红着脸开口了。

    “爹,我错了,我没有想到这些。”

    吴顺福走到吴宗坤的面前,伸手拍拍其肩膀。

    “宗坤,俗话说得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们兄弟俩感情好,这我知道,你们还有三个兄弟,关键时刻他们也能够站出来帮助你们,不过你们要注意,不要随意被他人抓住把柄,更不要被他人利用,今后遇见什么事情,多问问你哥哥。”

    走到土墙屋前面的时候,吴顺年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很快掩饰一丝的不快,面带微笑朝着其中一栋土墙屋走去。

    “顺贵,宗睿,净空师傅,哦,不,文儒,你们都在家啊。”

    吴顺贵没有想到吴顺年会专门到家里来,连忙要廖文儒泡茶。

    坐定之后,吴顺年看着吴顺贵和吴宗睿开口了。

    “顺贵,宗睿,今日我来,是专门和你们商议的,宗睿,你已经是廪膳生员,有了功名,若还是住在这土墙屋里面,家族的人会说我们不明事理,是不是挑选一个日子,搬到围屋去住,族长已经吩咐,专门为你们腾出房间来。”

    吴顺贵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吴宗睿。

    “二伯,我已经和父亲商议过了,我打算参加九月的乡试,六月底七月初就要前往南昌府城,还剩下近五个月的时间,我需要温习功课,若是搬到围屋去,至少需要月余的时间收拾屋子,这样耽误时间,再说了,我在这里住习惯了,能够心无旁骛的温习功课,我想还是不要搬到围屋去了,族长和二伯的好意,我带父亲感谢了。”

    “宗睿,你这孩子就是这么倔,以前家族有亏待你的地方,你可不要记在心里,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这几日我也给族长说过了,你有了读书人的功名,理应受到家族的善待,必要的时候参与家族管理的事宜。。。”

    吴顺年刚刚说完,吴宗睿就开口回答了。

    “宗睿感谢族长和二伯的关心,昨日宗林哥来过,我已经告知他,我不会参与家族任何的管理事宜,我需要静下心来温习功课,应对九月的乡试。”

    “说的是,乡试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宗睿,那你就好好温习功课,有些事情我们今后再说,顺贵,家里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说,能够尽力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谢谢二哥了。”

    。。。

    吴顺贵将吴顺年送出去好远,吴宗睿和廖文儒只是站在屋门口。

    “大哥,我看二伯很关心你啊,将来你在吴氏家族,也能够昂着头走路了。”

    吴宗睿看着廖文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敲了一下廖文儒的脑袋。

    “文儒,你这般单纯,让我怎么放心啊。”

    “大哥,我又说错了吗。”

    “错的很离谱,我想,你肯定认为族长对我最为不好,其次就是吴宗坤看不惯我,而二伯和宗林哥,对我都是不错的。”

    “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

    “也不怪你,你还小,自小就在寒鸣寺长大,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我告诉你,论能力,二伯绝不输于族长,有些方面甚至更强,他会心甘情愿听任族长摆布,所以二伯要找机会,找棋子,搅乱这一盘棋,从中获利,很不幸,我就是二伯找的那枚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