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三十四章 大势所趋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支持。)

    “大哥,巳时有两个人来拜访,说是参加乡试的考生。”

    “他们说过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们都住在附近,这是他们的礼札。”

    吴宗睿简单扫视一眼礼札,一共两人,全部都是此次参加乡试的考生,其中有一人还是赣州府城的生员。

    曾先生曾经告诫吴宗睿,参加乡试的生员,或者是监生,一般都是会结社的。

    参加乡试的生员或者监生之中,有一批人对于结社的事情是非常热衷的,他们能够想到办法,弄到参加乡试考生的基本情况,接下来四处走动联系,组织各种类型的集会,借以拉拢彼此之间的关系。

    这类所谓的结社,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找寻志同道合之人,其二是结交必要的关系。

    明初的时候,参加乡试的生员结社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明显,可是到了明末,这种情况异常的普遍,若是哪个生员没有结社,没有融入任何一个团体,会被视作异类,除非你特别的优秀,能够在所有读书人之中脱颖而出,否则你很有可能遭遇到孤立。

    吴宗睿清楚这一点,但是他对此类结社的行为异常的反感。

    明末的党争,已经成为朝中的痼疾与癌症,不断吞噬大明的江山,而生员乃至于举人之间的结社行为,就是党争的根源。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东林党。

    吴宗睿对东林党的印象不是很好,这主要源于他是现实主义者。

    俗话说得好,百无一用是书生,有一部分书生,肩不能挑,背不能扛,压根不知道社会底层的情况,除了读书做不好其他任何的事情,但是他们异常清高,认为读书人身份尊贵,认为读书人的建议能够左右天下大势,如果有谁瞧不起他们,或者不赞同他们的建议,将会遭遇到毫不留情的攻击。

    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读书人,对于结社之事异常的热衷,当他们的热情被朝廷之中一些官吏利用之后,形成的力量就非常可怕了。

    东林党就是在这种形势之下诞生的,明末有一批失意的官僚和读书人,他们的建议没有得到朝廷的重视,郁闷的情况之下,联合起来形成了一种力量。

    应该说,这种力量刚开始是忧国忧民的,对于推动社会进步有一定的作用,可是当商贾和官僚的力量参与进来之后,情况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不能与民争利,这是东林党拼死命维护的观点之一,也被朝中官吏和绝大部分读书人推崇,这个观点本来不错,可惜东林党人所理解的不与民争利,与现实生活有着巨大差距。

    说到底,东林党人拼命维护的是官僚与商贾的权益,维护的是自身的利益,他们不同意增加商贸赋税,维护有功名读书人不纳税,甚至维护土地兼并等事宜,可他们却对农户不断增加的田赋熟视无睹。

    东林党人还有最为可怕的一点,清谈,对于天下大势他们能够侃侃而谈,说的天花乱坠,对于朝中出现的弊端,他们能够毫不留情的批评,遗憾的是,他们就是不能够提出来真正利国利民的治国策略。

    这种毫无价值的空谈,一段时间形成了风气,被太多读书人推崇,也就是这种空谈,败坏了朝廷的规矩,让真正想着做事情的官吏缩手缩脚,不敢做事情,免得遭受无端的攻击。

    清谈与攻击异己,成为了明末东林党最为主要的展现手段。

    当东林党真正形成了势力,有了左右朝中局势之后,党争就变得异常的激烈,朝中的东林党、浙党等等,相互之间的攻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现象,也是避免独裁专政的必由之路,可是党争如果陷入到争权夺利的怪圈之中,陷入到无情打击异己的倾轧之中,那就会成为摧毁江山的毒瘤。

    这些认识和见解,都是千年历史总结得出来的经验。

    吴宗睿非常清楚这一点,可惜他无法也不敢说出来这些认识和见解,因为他的力量太过于弱小,还不足以抗衡外来的任何攻击。

    申时刚过,敲门声出现。

    廖文儒过去打开门,两个人站在客房门口。

    “吴兄回来了吗。。。”

    还没有等到廖文儒开口回答,吴宗睿已经走到了房门口。

    “在下就是安远县廪膳生员吴宗睿,二位学长请进。”

    “哦,你就是吴学弟啊,幸会幸会,介绍一下,这位是南昌府廪膳生员林宗平,在下赣州府生员戴明杰,今日特地来拜访吴学弟。”

    林宗平和戴明杰的年级都不是很大,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林宗平是天启四年的廪膳生员,而戴明杰则是天启三年的增广生员。

    不管是从年龄上面,还是从考中生员的时间上面,林宗平和戴明杰都是吴宗睿的学长,所以初次见面,他们以学长和学弟相互称呼,是最为合适的。

    不过这也表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吴宗睿已经认可了结社的事宜。

    大势所趋,吴宗睿个人是无法反对的,只是在之后具体对待方面,有自身的认识和办法。

    坐定之后,戴明杰首先开口了。

    “听闻吴兄昨日才到南昌府城,今日我等就在拜访,不会打扰吴兄吧。”

    “不会不会,感谢戴兄与林兄的关心,因为家中有事情,在下出发的时间稍稍的晚了一些,昨日才赶到南昌府城。”

    “报备事宜可否完成啊。”

    “今日一大早就去了布政使衙门和巡抚衙门,该办的事宜已经办理完毕了。”

    “那就好,那就好,后日南昌府城以及赣州府城参加乡试之考生,定在滕王阁集会,还请吴兄一定参加。”

    “好的,在下一定参与。”

    。。。

    闲聊几句话之后,戴明杰和林宗平站起身来告辞,吴宗睿挽留两人一同吃晚饭,也许是因为事情较多,戴明杰和林宗平没有留下吃饭。

    这个过程之中,林宗平几乎没有开口说话,脸上虽然一直带着微笑,可略显僵硬。

    林宗平的心思和想法,吴宗睿能够分析到,看样子家境不错,生在南昌府城,面对其他地方来的考生,有着一种天然的优势,加之也是廪膳生员,在生员之中地位属于最高的。

    读书人有这样的心态不奇怪,就算是穿越的吴宗睿,骨子里也是有傲气的,在面对家人的时候,这种傲气多半不会体现出来,但是对外就不一定了。

    所以面对林宗平的态度,吴宗睿无所谓,依旧是笑脸相迎,客气的打招呼。

    可能是被吴宗睿的态度所感染,走出客栈的时候,林宗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想着吴宗睿点头。

    戴明杰和林宗平两人离去之后,廖文儒有些气愤的开口了。

    “大哥,那个林宗平是什么意思啊,坐着一直不说话,明显就是看不起人,大哥你的脾气好,要是我啊,早就起身送客了。”

    “没什么,每个人都有一些脾气,有些人天生就不爱凑热闹,我倒是感觉,林宗平能够表现出来自身的态度,不遮不掩,也算是不错了,人家可是南昌府城的考生。”

    “我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能够和大哥比吗。”

    “文儒,不要这样看问题,好了,你也准备一下,后日我们到滕王阁去,南昌府城与赣州府城的考生聚会,想必人还是不少的,我们顺便也去见识见识。”

    “大哥,你还真的打算去啊,我可不想去,再说了,我还要守着银两呢。”

    吴宗睿看着廖文儒,苦笑着摇头。

    “文儒,不需要每天都守着银两,那样太辛苦,每日里想到的也是银两,我看有些东西还是寄存到客栈,人家开了这么大的客栈,难不成图谋我们这点银子。”

    “大哥,乡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你还要温习功课,如果每天都去参加聚会了,功课落下了怎么办啊。”

    吴宗睿再次的摇头。

    “文儒,其实这样的聚会,应该进行过很多次了,我料定,后日的聚会,应该是最后一次,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滕王阁进行,如果我不去参加,还不知道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说法,再说了,仅此一次,也不会耽误多少的时日,大家都是到南昌府城来参加乡试的,聚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若是能够通过这次的聚会,认识一人到两人,也算是不虚此行。”

    “好吧,我听大哥的。”

    “这就对了,文儒,你可不是我的书童,日后还是要多学一些文化,我期盼你文武双全。”

    吴宗睿和廖文儒两人没有在客栈吃饭,而是选择出去吃饭。

    严格说来,醉仙居的生活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好的生活是面对那些专门来吃饭的客人,吴宗睿和廖文儒是吃饭带住宿,生活不可能很好。

    当然,客栈算账还是公道,吃饭与不吃饭的算法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吴宗睿和廖文儒若是很少在客栈吃饭,最终结账的时候,每天不需要四钱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