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十一章 乡试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崇祯元年九月初五,卯时。

    站在贡院外面,吴宗睿的脚有些麻了,丑时三刻就赶到了贡院,本来以为自己到的算早了,看见提着灯笼密密麻麻赶考的读书人,他异常的震惊。

    已经是深秋的季节,气候早就变化,早晚已经感觉到寒冷。

    参加乡试的考生,不可能穿的很厚,进入贡院的时候,必须要接受细致的检查,全身的衣服几乎要脱光,剩下一个大裤衩,故而加减的衣服,一般都放在行李里面,携带的纸笔墨砚等等,也要翻来覆去的查看,而从事这项检查的,全部都是临时抽调来的军士,乡试结束之后就回到各自的驻地去了,他们可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

    大明一朝,乡试对考生检查之严苛,是非常著名的,后世的史料解释,这是皇家有意为之,就是要通过乡试来打击读书人的傲气,让他们记住乡试的艰难,好好的做官做事。

    南方的气候相对温暖,考生还能够承受,北方的深秋季节,气候与冬季无异,考生往往冻得全身僵硬、难以承受。

    “吱呀。。。”

    贡院厚重的大门终于打开,守在门口的军士,也进入到临战的状态之中。

    本次参加乡试的考生,接近两千人,贡院内部有四个入口,依次检查准备进入考场的考生,检查的速度不可能很快,如果中间出现了什么问题,甚至可能延续一整天的时间,好在这一天不会考试,前面进入贡院的考生,也就是适应里面的氛围。

    考生朝着贡院的大门挤过去,吴宗睿倒是不着急,看着涌动的人群,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大哥,你怎么还不进去啊。”

    “不用着急,这个时候大家伙都急着往贡院里面去,早些进去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还不如在外面稍稍等候。”

    “大哥,我听说进入贡院要好长的时间,我们还是早些过去吧。”

    廖文儒左手拿着灯笼,右手提起了行李,准备迈开步子。

    吴宗睿有些无奈,其实他一点都不着急,进入贡院之后,也就是适应环境,在那个如同鸟笼子的考棚里面呆着,整个人都会感觉到难受,两天甚至三天的时间,吃喝拉撒都在考棚里面,不管什么样的情形都要忍受,除非是你不想参加考试了,否则谁也不敢离开。

    乡试被誉为跃龙门,一旦乡试高中,身份就彻底改变,寻常百姓见到举人是要称呼老爷的,官府也不敢随便的羁押举人,至于说其他方面享受到的优惠政策,更是多如牛毛。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明朝中期以后,举人的身份和地位有所下降,与明初不能比较,至少在做官方面,道路窄了很多,举人会试屡次不中,可以到国子监学习,同时在吏部报备,如果出来了空缺,也会被派出去为官,但能够做的都是九品的六部仓大使,或者是九品的县衙主薄等官职,甚至可能成为不入流的典史,而且得到提拔的机会微乎其微。

    一旦以举人的身份到吏部报备,意味着彻底放弃了会试的机会,一辈子都是举人的身份了,种种的限制,让举人做官的情况很少出现,很多的举人,要么进入国子监学习,要么到大户人家去做先生,或者是在府学、州学或者县学去做先生授课,等待下一次会试的到来。

    选择做官的举人,除非是家境异常的贫寒,或者有其他难以逾越的障碍。

    排在贡院门前的考生人数还不少,碍于读书人的身份,没有谁会大声喧哗,或者是拥挤,大家都是随着人流的涌动朝着前面而去。

    吴宗睿几乎是排在了最后面,跟随慢慢移动,廖文儒则是跟随在身边。

    陪同的书童,只能走到距离贡院大门三米开外,看着自家的主人进入到贡院。

    检查以及搜身都是在贡院里面进行,这倒是给读书人留下了一丝的颜面。

    。。。

    已经是午时,吴宗睿终于进入到贡院里面,他已经不知道骂娘多少次了。

    好在天气晴朗,晴空万里,感觉不到寒冷,颇有些怡人的味道。

    一名提调官和一名监视官站在前面,两人都是本次乡试的外帘官。

    提调官看了看吴宗睿递过来的考引,随手朝着第四个门的方向指了指,从卯时开始坚持到现在,他们也感觉到疲惫了。

    门口站在四名军士,两人负责检查行李,两人负责搜身。

    军士明显也有些疲惫了,但却不敢大意,依旧是死死的盯住每一个考生,要知道他们的责任重大,如果因为检查的不仔细,导致考生携带夹带进入考场,考生本人可能被取消乡试的资格,甚至是取消读书人的功名,可这些军士,则有可能丢掉性命。

    “打开行李。。。”

    军士看了看吴宗睿,面无表情的开口。

    吴宗睿蹲下身子,默默的打开了行李。

    行李非常简单,一件加厚的衣服,几封糕点,此外就是纸笔墨砚等物品了,其他考试不需要的物品,吴宗睿是不会携带的,进入贡院之前,他看见有的考生还携带了火炉,打算在考棚内做饭吃,这岂不是自找麻烦。

    军士大概是没有想到,看了看吴宗睿,蹲下身子开始检查。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军士挥挥手,示意检查完毕了。

    吴宗睿很快将包裹收拾好。

    站在门内的两名军士,看见了眼前的一切。

    一名军士走到吴宗睿的身边,面无表情的开口。

    “脱去衣物,我们需要检查。。。”

    这名军士还没有说完,就开始皱眉,身体也微微的抖动了一下。

    吴宗睿有些无奈,这是规矩,他一个人不可能例外,这种脱光衣服检查的方式,几百年之后是不存在的,毕竟考试的时间没有那么长。

    准备解开衣服的时候,另外一名军士也上前来了,与开口说话的军士低声说了什么。

    吴宗睿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脱下长袍可没有那么简单。

    。。。

    “等等,你不用脱去长袍,我们检查一下就可以了。。。”

    开口说话的军士再次的上前来,伸手默默吴宗睿衣服的两侧,以前胸前的方向,包括衣袖等地方,这些地方都是可以放置不少物品的。

    吴宗睿身上什么都没有。

    “进去吧。。。”

    检查的过程持续不到五分钟,已经算是最短的时间了。

    吴宗睿看了看两名军士,感觉到奇怪,军士怎么没有要求自己脱下衣服,仅仅是搜了一下就放行了,自己也没有走关系,不可能有什么优厚的待遇。

    进入门内,找到了考棚,吴宗睿走进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丑时三刻就来到了贡院,一直到午时过去,才进入考棚,五个多时辰的时间,就算是精神饱满之人,拖到这个时候,怕也是疲惫不堪了。

    至于说为什么能够得到优待,至少没有脱去全身上下的衣服,吴宗睿不知道,也懒得去想其中的奥妙。

    考生全部进入考棚,负责检查的军士离开贡院,已经接近申时。

    两名负责检查吴宗睿等考生的军士,低着头默默朝着前面走去。

    四周暂时没有什么人的时候,一名军士看着另外一名军士开口了。

    “老大,会不会看错了啊,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怎么会感受到杀气。。。”

    被称作老大的军士,警惕的看了看周遭,接着摇头回答了。

    “不会错,我的感觉怎么可能错,你我都是在安远县参加了剿灭暴民的战斗,身上有杀气之人,或者说杀过人的人,我完全能够感受到。。。”

    “老大,不可能啊,那个读书人,看上去不到二十岁,我估计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杀过人啊。。。”

    “禁声,少说一些,担心被别人听见了,我们小心一些总是不错的,这名读书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我们不要求他脱去衣服,他总是能够记住的,万一今后遇见了,我们也好面对,要不然你我有苦头吃了。。。”

    “老大,你也太小心了,这怎么可能啊,人家如果考中举人,就是举人老爷了,怎么可能遇见你我这样的普通军士啊。。。”

    被称作老大的军士,摇了摇头,不再开口说话。

    两人的身影与其他军士的身影融合到一起,消失在远处。。。

    这一切,进入考棚的吴宗睿压根不可能知晓,感觉到略微疲惫的他,进入考棚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觉,养一养精神,至于说收拾之类的,还有的是时间。

    酉时二科,考场内巡视的吏员送来了饭菜,这是官府免费提供的饭菜。

    大口的吃下味道一般的饭菜,吴宗睿试图站起身来伸伸懒腰,可惜考棚太小了,根本容不下他这个动作。

    “妈的,真的不将考生当人看,这样的折磨是什么意思啊,将来我要是主持乡试,一定要改变这等检查的方式。。。”

    天色慢慢黑下来,吴宗睿点燃了油灯。

    这也是官府免费提供的,条件好一些的南直隶和北直隶,包括浙江等地,为考生提供的是蜡烛,其余地方提供的则是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