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十二章 布置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祝各位读者大大端午节快乐,世界杯开始了,喜欢足球的读者大大节日到了,期盼读者大大看世界杯的时候,支持一下本书,拜谢了。)

    从贡院出来的时候,吴宗睿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如果说第一场考试他还相对表现的紧张,后面就逐渐的适应了,其实经历过多次考试的吴宗睿,对于这等决定前途命运的考试,还是非常重视的,也正是因为重视,所以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走出贡院的大门,看见前方不远处站着的五个人,吴宗睿有些发愣。

    吴宗林、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等人,站在廖文儒的旁边。

    “宗林哥,罗典明,罗典勇,罗典召,你们什么时候到南昌府城来的。”

    面带着笑容的吴宗林开口了。

    “我们昨天就到了,这一次是路过南昌府城,到云南去购买薯块种子的。”

    吴宗睿点点头,他明白,吴宗林等人绝不仅仅是路过南昌府城,而是专程前往南昌府城而来,吴氏家族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举人,他吴宗睿是吴氏家族的希望,而且曾先生肯定他这次乡试能够高中。

    “好啊,乡试刚刚结束,正好一起去好好的吃一餐,痛痛快快的喝酒。”

    罗典召提着吴宗睿的行李,一行人朝着醉仙居客栈而去。

    南昌府城的酒楼和青楼,这一天的生意特别的火爆,乡试结束之后,诸多的考生悉数都要到酒楼或者青楼去吃饭喝酒,吴宗睿本打算找到一家专门的酒楼,众人一起吃饭,不过吴宗林说醉仙居客栈已经很不错了。

    回到房间,吴宗林跟着进来了。

    廖文儒倒茶之后就离开了,到楼下去安排酒宴,罗家三兄弟则是跟随在廖文儒的身边。

    “宗睿,家里一切都好,你不要挂念。”

    “嗯,稻谷的收成如何。”

    “不是很好,不过比去年要强一些。”

    “秋季田赋已经开始征收了,不知道吴氏家族的情况如何。”

    “基本没有什么问题,能够全部上缴秋季的田赋,对了,宗坤在县衙做的不错,牛二也成为了县衙的吏员了。”

    “哦,宗坤厉害啊,这么快就让牛二成为县衙的吏员了啊。”

    “也不是宗坤多厉害,县衙其实缺很多人,夺天王的暴动,让县衙损失了不少人,后来招募吏员的时候,宗坤帮忙说了话,主薄大人应允了。”

    “宗林哥,你是什么时候从家中出发的。”

    “接近一个月时间了。”

    “沿途看到的情形如何。”

    “这个,我感觉不是很好,一些地方能够看到受灾了,我在赣州府城的时候,看见了不少的流民,官府对他们很不客气,不准他们进入到城池之中。。。”

    吴宗睿微微点头。

    崇祯元年到崇祯五年,是灾害最为频繁的时间段,特别是北方,连续多年的旱灾,田地里面没有了收成,老百姓活不下去,还要上缴田赋,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只能沦落为流民,四处流浪,不少地方的官府,不仅没有想到救济百姓,还大规模的驱逐流民,让流民完全没有了活路,也促使他们加入到农民起义军的队伍之中。

    农民起义的序幕,已经逐渐的拉开,两个月之后,陕西白水县的王二将要造反,紧接着,府谷的王嘉胤、安塞的高迎祥、汉南的王大梁等等,悉数响应,这些人之中的高迎祥,自称闯王,将要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吴宗睿清楚这一切,不过陕西距离江西颇为遥远,他就算是知道,也无济于事。

    廖文儒上楼来,说酒宴已经备好了。

    吴宗睿和吴宗林下楼去。

    酒宴安排在二楼的雅间。

    看见廖文儒和罗家三兄弟站在一边,不肯落座,吴宗睿摆手开口了。

    “全部都坐下吃饭喝酒,这里是南昌府城,不是新龙里,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宗睿说的是,你们都坐下吃饭。”

    。。。

    喝下第一杯酒,吴宗睿看着罗家三兄弟开口了。

    “虎山乡秋季粮食的收成如何啊。”

    罗典明看了看罗典勇和罗典召,准备站起来回话。

    “别那么拘束,坐着说话就是了。”

    “是,少爷,虎山乡秋季粮食的收成很不好,夺天王造反之后,县衙专门派人到乡里去清查,官府抓了好些人,说是夺天王的同党,我们兄弟都差点受到了牵连,还好林少爷、坤少爷专门帮着作证了,我们才没有什么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官府清查夺天王的同党,以至于耽误了播种吗。”

    “有一部分的原因,主要还是收缴春季田赋的时候,夺天王造反,后来官府再次到虎山乡去征收春季的田赋,官兵都跟着去了,很多的人家实在是无法缴纳田赋,举家逃离,到外面流浪去了,田地里面的庄稼自然没有人管理了。”

    “你们家中都没有多大问题吧。”

    “托少爷的福,我们几家都没有什么问题。”

    吴宗睿点点头,看着吴宗林开口了。

    “宗林哥,我看让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的家人也到新龙里来,他们既然在我家做事情,一时半会也不会回家去,若是家中有什么困难,也帮不上忙。”

    “这没有什么问题,等到我们从云南购买回来薯块种子,我给爹说说,再说宗坤在县衙做事情,落户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三人全部都站起身来了。

    “谢谢少爷,谢谢林少爷。。。”

    罗家兄弟本是信丰县虎山乡人氏,想要离开虎山乡到新龙里,犹如登天,官府对户籍的管理非常的严格,将农户死死的禁锢在本乡本土,尽管罗家三兄弟在吴宗睿家里做事情,可他们的家人依旧在虎山乡生活,罗家兄弟赚取到的钱粮,还要想办法送回家里去。

    如果家人悉数都搬迁到新龙里,那就不一样了。

    这种类型的搬迁很少,难度巨大,一方面需要有家族愿意接收,此外还要在官府去官府办理落户的手续,若是没有好的关系,根本办不到。

    新龙里的条件,远远强于地处偏僻的虎山乡,再说距离虎山乡也不是很远,就算是想着回去看看,也不要多长的时间。

    。。。

    已经喝了不少酒,吴宗林的脸都有些红了。

    “宗睿,到南昌府城来之前,曾先生专门托我告诉你,他相信你一定会高中,所以父亲和幺叔都告诉我了,要我在南昌府城等候到发榜的时候,我想想也是。。。”

    “宗林哥,是不是能够考中举人,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既然到南昌府城来了,那就四处走走看看,明日我陪你们到滕王阁去看看。”

    “好啊,我虽然参加了好几次的院试,不过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也没有机会四处走走看看,这一次机会很好。”

    吴宗睿端起酒杯,看着吴宗林,准备开口的时候,略微的犹豫了一下。

    吴宗林笑着开口了。

    “宗睿,是不是想着问问我是不是还要参加院试啊,我本来也想着来年的院试,若是能够考中生员,哪怕是附生都是好的,不过可能没有多大的希望了,其实你都南昌府城参加乡试,我就专门去学堂问了曾先生,曾先生没有明说,大概是顾忌到我的颜面。”

    吴宗睿苦笑着摇摇头。

    “宗林哥,我的确是想着询问此事,你既然说的这么明确,那我也有几句话。”

    吴宗睿的神色变得严肃了一些。

    “罗典明、罗典勇、罗典召,你们到雅间外面去看看,若是有人过来,提醒我们。”

    罗家兄弟走出去之后,吴宗林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宗睿。

    “宗林哥,依照我的判断,这天下局势,怕不是那么稳定,你想想,去年我们安远县遭遇那么大的灾荒,赣州也是如此,这次我到南昌府城参加乡试,路过之处,看见的情形都不是很好,我听闻北方的灾情更加的严重。”

    “农户若是没有粮食吃了,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只能背井离乡,沦落为流民,这个时候再出现几个夺天王,怕就是天大的祸事了。”

    “所以啊,宗林哥,我觉得你还是没有必要参加来年的院试了,玉蜀黍的种植办法,以及薯块的种植办法,我都写下来了,放在曾先生的手中,来年春耕的时候,你就熟练的掌握玉蜀黍和薯块的种植办法,争取让田地里面尽量多的出粮食,有了粮食,生活才真正的有了保证,我们吴氏家族才不会遭受到任何的影响。”

    “武松那一路的土匪,包括夺天王,你都是知道的,若是我们安远县再次遭遇到灾荒,吴氏家族偏偏有存粮,难免有土匪觊觎,故而保护我吴氏家族,也是最为重要的事宜,故而我认为,吴氏家族还是需要有护卫。”

    “好多的大户人家,都有了护卫,目的就是防御土匪,保护家族和钱粮,我想吴氏家族必须有护卫,这笔钱是不能够省下来的。”

    “家族里面的很多事情,族长都在要求你打理,有时候该要决断的事宜,就要当机立断,发榜之后,不管是不是高中,我都要回家去的,到时候我会专门和族长说及这些事宜的。”

    。。。

    吴宗林看着吴宗睿,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这些话语,在他听来,太过于骇人听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