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六十五章 胆子太大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闰四月初十,吴宗睿回到安远县。

    回程速度快了很多,一路不存在耽误。

    两天之前,吴宗睿与卢发轩就抵达赣州府城,他们一路同行,无话不谈,看得出来,对于出任黄州府辖下广济县知县,卢发轩是很高兴的,他更是祝贺吴宗睿出任应天府推官,从未来发展看,吴宗睿是最有希望的,说不定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就能够得到提拔,到京城的六部或者都察院为官。

    刘宁的身体更加的壮实,精气神也更好。

    骑在马背上的吴宗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

    “刘宁,顶多半天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不过回家之前,我们还要到县衙去,将你的户籍落在安远县。”

    “少爷,您还是先回家去看看吧。”

    “不用,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先到县城去。”

    说着话,吴宗睿拉了一下缰绳,胯下的蒙古马朝着县城的方向而去。

    回程的路上,看到的情形更加的糟糕,特别是在河南境内,可以说是饿殍满地,四月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粮食刚刚播种下去不久,收获还有一段时日,官府亦开始征收春季的田赋,家中缺粮的农户压根活不下去,只能背井离乡成为流民。

    “瑞长,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看到了塘报,你高中二甲进士了。。。”

    “刚刚回来,还没有归家,对了,宗坤,这位是刘宁,一路跟随我身边,这是刘宁的路引,你帮忙给刘宁在县里落户。。。”

    “没问题,我马上去办理,你稍等一下。”

    吴宗坤拿着刘宁的路引,匆匆朝着县衙大门而去。

    吴宗睿不想进入县衙,所以在县衙外面等候,给刘宁落户之后,他就会回家去。

    县城距离新龙里不是很远,骑马很快就可以抵达。

    “刘宁,吴宗坤是我的堂哥,县衙户房的司吏。”

    “知道了,今后我就称呼坤少爷。”

    。。。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吴宗坤走出县衙,手里拿着办好的户籍文书。

    这份文书当然是存在吴宗睿的家中。

    “瑞长,刘宁,我们先去吃饭,吃饭之后你们回家去,刚才我以及给县丞大人说过了,从明日起,我休沐十天时间,好好陪陪你。”

    吴宗睿摆摆手。

    “不用,宗坤,你明日就回家了,到时候我们好好聚聚,我还是尽早赶回家去,去岁腊月初就离开了,算算有半年多时间了。”

    “幺叔身体很好,幺婶已经怀上了,我们马上就要增加兄弟姊妹,文儒训练的吴氏家族的护卫,可了不得,就连守备衙门的军士都好羡慕。。。”

    吴宗睿点点头,看样子吴宗坤真的懂事了,说的都是他关心的事情。

    “好了,宗坤,你还是到县衙去,明日一大早我让刘宁来接你。”

    “不用不用,明日卯时我就出发,最多辰时就回家了。”

    “好,那我在家等着你。”

    。。。

    吴宗坤还是坚持将吴宗睿和刘宁送到了南门。

    南门守卫的军士,见到了骑马的吴宗睿,连忙行礼。

    吴宗睿可是安远县的大名人了,谁不知道人家是二甲进士,真正的老爷。

    县城南门外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略显凋敝,每年青黄不接的季节,情况都是如此。

    吴宗睿倒也没有着急,拉着缰绳在官道上面慢慢行走,跟在身后的刘宁,则是牵着西南马,马背上面托了不少的包裹,大都是吴宗睿在京城购买的东西。

    。。。

    一个穿着还不错、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子,站在官道的中间,盯着迎面而来的吴宗睿,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

    吴宗睿有些愕然,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在家中,不会随便出来的。

    看见女孩子没有避让的意思,吴宗睿迫不得已牵住了缰绳。

    “这位姑娘,能否避让一下。。。”

    “你、你是吴宗睿吗。”

    听见女孩子直呼自己的名字,吴宗睿更加的吃惊,他翻身下马,缰绳递给了身后的刘宁,走到了女孩子的面前。

    女孩子长得还不错,五官颇为精致,虽然不是国色天香。

    “我是吴宗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面对吴宗睿的时候,女孩子的脸一下子红了,身体也微微的颤抖,不过没有避让。

    “奴、奴婢是我家小姐的丫鬟,奴婢叫玉环,奴婢每天都要到县城南门,先前你们进入县城的时候,奴、奴婢就在这里等候了。。。”

    吴宗睿有些摸头不知脑,这个小姑娘是某家小姐的丫鬟,说话和举止还不错,看样子那位小姐也不会太差,不过自己压根不认识什么小姐和丫鬟。

    “玉环姑娘,你莫不是弄错了,我不认识你家小姐。。。”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玉环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忍不住开始哽咽。

    “玉环姑娘,有什么事情到路边说。。。”

    吴宗睿有些着急,官道上面人来人往,如果人家看见这一幕,还以为他欺负小姑娘。

    玉环乖巧的走到了路边。

    这一刻,吴宗睿恨不得上马离开,小姑娘肯定追不上,实话实话,他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玉环的小丫头。

    身后的刘宁,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咳,咳,姑娘,我真的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家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少、少爷肯定不认识我家小姐,可我家小姐,已经被少爷耽误了,要是少爷不理不睬,我家小姐就只能到寺庙去了。。。”

    “玉环,这是什么话,我不认识你家小姐,怎么可能耽误你家小姐。”

    “少爷真不记得我家小姐吗,陈氏家族的陈灵雁。。。”

    吴宗睿楞了一下,很快明白了,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陈氏家族的陈灵雁,族长嫡亲的小女儿,曾经是他吴宗睿做上门女婿的准老婆。

    这门亲事,差点就确定下来,因为以前那个吴宗睿脑子出了一些问题,被送到寒鸣寺修行,打算与青灯相伴一生,所以亲事黄了。

    如果吴宗睿就在寒鸣寺出家了,那陈灵雁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可以许配其他人家,毕竟这门亲事还没有真正的确定下来。

    很可惜,吴宗睿成为了殿试二甲的进士,身份非同一般了,如此情况之下,陈灵雁还真的很难嫁出去了,安远县不大,如果谁想着与陈氏家族结亲、迎娶陈灵雁,必定要打探消息,一旦得知了这段过往的事情,谁还敢迎娶。

    这就是明朝时期,或者说封建时期女孩子的悲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没有丝毫的自主权,哪怕是没有确定下来的亲事,也会直接影响到女孩子。

    想着自由恋爱那是做梦。

    当然吴宗睿也没有自由恋爱的权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事不可能自己做主,哪怕他是殿试二甲进士也不行。

    “这个,玉环姑娘,我与你家小姐并未定亲。。。”

    “奴婢知道少爷会这样说,奴婢也就是来见见少爷,我家小姐命苦。。。”

    吴宗睿眨眨眼,看着闪过一丝决绝神情的玉环,脸色变得凝重。

    玉环明显是陈灵雁的贴身丫鬟,这类的贴身丫鬟,被称作通房,陪着自家小姐出嫁,小姐嫁给什么人,贴身丫鬟也陪着嫁给什么人,为自家小姐在夫家能够争取到更多的权力。

    这类贴身丫鬟的命运,是紧紧绑在自家小姐身上的,小姐的命好,贴身丫鬟的命就好,小姐的命不好,贴身丫鬟的命运一样悲惨。

    玉环一闪而过的决绝神情,让吴宗睿担心,他很清楚,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打小就被灌输从一而终的思想,陈灵雁这样的情况太过于特殊,如果不能够嫁给他吴宗睿,这一辈子就彻底毁了。

    不过就这样迎娶陈灵雁,决定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吴宗睿实在不甘心。

    吴宗睿还有一点最为担心的事宜,如果陈灵雁一时间想不开,采取了什么过激的举措,那么好事之人,必定将此事与他联系起来,不好的议论肯定会出现。

    人言可畏。

    思忖良久,吴宗睿微微叹了一口气。

    “玉环,回去告诉你家小姐,不要想的太多了。”

    说完这句话,吴宗睿转身上马,用力夹了夹马腹。

    蒙古马长嘶一声,扬蹄朝着前方跑去。。。

    猝不及防的刘宁,看了看依旧在管道边的玉环,眨了眨眼睛,牵着西南马,小跑着跟上去了。。。

    马背上的吴宗睿,并不平静,陈灵雁的事情,对于以前的那个吴宗睿,肯定是有巨大刺激的,不过穿越的他无所谓,本来就没有见过面,也不认识,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这个玉环,胆子倒是够大的,敢一个人在县城外面等候,说明自家小姐的情况。

    这个玉环,还算是有胆有识。

    吴宗睿想到了史可法的嘱托,婚姻之事必须要确定下来,修身齐家,若是没有成家,在官场上会被视作另类。

    自由恋爱是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没有哪个大家闺秀会与你卿卿我我,没有迎娶之前,甚至不可能见面,这是士绅家族的规矩,决不能打破,就算是寻常人家,也是遵循这个规矩。

    看样子真的需要下定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