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七十三章 一网打尽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两张简易地图,看上去差不多,只不过画工不一样,所以看上去有些不同。

    过江龙所处的位置标注出来了。

    “土匪一共三十六人,除去我们擒获与斩杀的五人,还有三十一人,土匪有十七匹马,其中一匹乌珠穆沁马,五匹河曲马,八匹蒙古马,三匹西南马,过江龙的坐骑是乌珠穆沁马。”

    “过江龙在江宁县城有专门的府邸,仅有身边的师爷知晓,师爷是读书人模样,长着山羊胡子,大约五十岁的年级,今日也在大山之中。”

    “过江龙和土匪所处的位置,是一处山坳,不仔细看,从外面看不见,山坳里面有两处的出口,一处崎岖狭窄,马匹无法通过,一处道路略微宽阔,可以骑马快速离开。”

    “山坳里面有十二间临时搭建的木屋,中间并排的时间木屋,供土匪住宿,左右两边的房屋,分别放置粮食与兵器等。”

    。。。

    廖文儒禀报审讯情况的时候,吴宗睿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样子过江龙已经是富翁了,居然在江宁县城购买了府邸,懂得享受生活,过江龙麾下的土匪,也差不了多少,他对于过江龙的判断完全准确。

    也难怪,做了多年的土匪,不知道劫掠了多少的商队和农户,如果没有集聚起来财富,那才是怪事了。

    廖文儒、刘宁、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等人,悉数站立在前面。

    “过江龙派遣的土匪,午时出山,一般情况下酉时回去,最迟不超过戌时,我们的时间非常充足。”

    “八十名护卫,分为三队,第一队五十人,廖文儒带队,罗典明协助,从正面展开进攻,尽可能的多斩杀土匪,你们记住,务必生擒过江龙的师爷,第二队十人,罗典勇带队,埋伏在崎岖山路的出口处,务必死死的守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撤离,第三队二十人,刘宁带队,罗典召协助,守住另外一处出口,不准放过一人一马,否则你们没有寸功,还要遭受惩戒,大家伙提起精神来,申时三刻,我们出发。”

    吴宗睿刚刚说完,廖文儒跟着开口了。

    “大哥,您不要进山去了,我建议留下十名护卫,守在您的身边。”

    “不用,我和你们一起行动,展开进攻之后,我服从你的指挥。”

    “大哥,不行啊。。。”

    刘宁等人也准备开口,吴宗睿摇摇头。

    “不用多说,我已经决定了。”

    “好的,大哥,那两个土匪怎么办,还要他们带路吗。”

    “廖文儒带一名土匪带路,刘宁带一名土匪带路,现在是未时三刻,所有人休息,申时三刻准时行动。”

    众人全部去准备了。

    吴宗睿没有休息,站在路边,看着远方。

    过江龙拥有的财富,出乎了他的预料,这也让他更加坚信了,过江龙与官府之间一定是相互勾结,这样能够得到准确的情报,毫不留情的劫掠商队与农户,而且劫掠到的财富是其他的土匪无法比拟的。

    本来是打算锻炼护卫队伍的,现在看来,收获绝不仅仅如此,应该能够获得大量的财富,至于说具体的数目是多少,战斗结束之后才能够知晓。

    一刻钟过去,廖文儒走过来了。

    “文儒,怎么不休息一会,这段时间你最辛苦。”

    “不用,大哥,我能够承受。”

    “后悔吗。”

    “大哥,这话什么意思。”

    “当初你在寒鸣寺,绝不可能遇见这些事情,更不会杀人,跟随我之后,开了杀戒,而且还要继续下去,让你这样做,我时常感觉对不起觉远大师。”

    “大哥,您万万不要这样说,这都是我自愿的。”

    吴宗睿扭头看了看廖文儒,微微摇头,不再开口。

    申时三刻,三队护卫同时开始行动。

    队伍中仅有一匹蒙古马,吴宗睿没有骑马,让一名护卫牵着马,他跟随步行。

    细心的廖文儒,还是安排了五名最为精壮的护卫,走在吴宗睿的前后,负责护卫,对于廖文儒这样的安排,吴宗睿没有办法反驳,行动开始的时候,指挥权就归于廖文儒等人了。

    顺着小路进山之后,周遭迅速暗下来了。

    一阵阵的凉风吹来。

    吴宗睿的头上和手掌中都是冷汗,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厮杀,他是第一次经历,穿越之前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走了半个时辰,前面传来了鸟鸣声。

    前面带路的土匪犹豫了一下,看见了吴宗睿冷酷的眼神,连忙将手指塞进了嘴里。

    回应的鸟鸣声也出现了。

    一处密林出现在眼前,密林的后边,就是山坳的入口。

    按照土匪的交代,入口处,有两个土匪守卫,其中一个土匪在山坳口,另外一个土匪在树上,这给廖文儒增加了攻击的难度。

    “回来了。。。”

    声音显得空旷,沙沙的脚步声也出现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廖文儒楞了一下,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对着身边的五名护卫挥挥手。

    六个身影朝着说话声音的方向扑过去。。。

    短促的惨叫声瞬间出现,不一会,廖文儒回来了,刀刃上面还能够看见滴落的鲜血。

    “大哥,两个土匪,全部解决了。”

    “很好,我们的运气不错,该行动了,你记住,尽量减少伤亡,护卫都是有家室的人,不要让他们白白送了性命,土匪没有丝毫的准备,遭遇进攻的时候,无法组织起来有效的反击,优势全部在我们这边。”

    “知道了,大哥,进攻的时候,您靠后指挥,罗典明和我冲在最前面。”

    “好的,我负责断后。”

    吴宗睿清楚,这是廖文儒关照他,不让他参与进攻。

    吴宗睿也没有打算参与到厮杀之中,从战斗厮杀的角度来说,他比不上护卫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再说他的身份太特殊,一旦参与到战斗之中,不仅不能帮忙,还可能成为负累,廖文儒和罗典明等人想到的是保护他,不可能全身心投入到厮杀之中。

    四十五名护卫,在廖文儒和罗典明的代领之下,进入山坳,朝着前方的木屋而去。

    四周依旧非常的安静,隐隐的嘈杂声音从前方的木屋里面传来,隐隐能够听见划拳的声音,看样子土匪正在吃饭喝酒。

    吴宗睿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运气太好了,或者说吴氏家族护卫的运气太好了,正好遇见土匪聚在一起吃饭喝酒。

    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的,土匪绝对想不到会遭遇到进攻,严格说起来,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戒备,他们所依靠的地形,被吴宗睿轻易的破解了。

    “杀。。。”

    短促的怒吼声出现,廖文儒和罗典明率领的护卫,包围了其中最大的一间木屋,踹开木门冲进去了。。。

    。。。

    吴宗睿站在距离木屋不远处,他身边的五名护卫,手持雁翎刀,紧张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稍有风吹草动,他们会迅速护卫吴宗睿离开。

    惨叫声和撞击声不断从木屋传出来,目前正前方的门口,始终看不见一个人跑出来。

    吴宗睿微微皱眉,这样的情形太反常,毕竟还有二十九名土匪,难不成一个都冲不出来吗,这不可能。

    很快,吴宗睿拍拍额头,他明白了,木屋的后面肯定有出口,敏捷的土匪应该是从后门逃离。

    果然,一名护卫从前门出来,飞奔过来。

    “禀报少爷,杀死了不少土匪,还有一些土匪从后门的逃脱了,过江龙的师爷被我们抓住了。。。”

    “好,告诉廖文儒和罗典明,死死追击,不让一个土匪逃离。”

    。。。

    山谷里面响起马蹄声的时候,吴宗睿的脸上浮现出来冷笑的神情,果然有土匪骑马逃离,应该是匪首过江龙。

    吴宗睿的眼神,看向了南面,那里是刘宁和罗典召埋伏的地方。

    马蹄声消失之后,山谷里面安静下来。

    一脸血渍的廖文儒和罗典明等人,押着管家过来了。

    “禀报大哥,斩杀了二十二名土匪,护卫有四人受伤,都是轻伤,没有多大的问题。”

    跟随在廖文儒和罗典明身后的护卫,绝大部分都是脸色发白,有人甚至身体发抖。

    “很好,你们不要歇息,马上打扫战场,土匪的尸首悉数埋了,搜索每一间木屋,马棚在右边,派二十名护卫过去,守护好马匹。”

    “要不要派人协助刘宁他们。”

    “不用了,他们能够应付,三十六个土匪,我们斩杀了二十七人,生擒两个,还生擒了师爷,剩下的仅仅六个土匪,我们刚刚听见了马蹄声,应该有三匹马,有三个土匪朝着南面的出口而去,另外三人肯定从北面的出口而去,他们没有机会逃离。”

    安排所有人去打扫战场,廖文儒没有马上离开。

    “大哥,给我们带路的土匪,我建议斩杀,不留活口。”

    吴宗睿如同雕塑一般,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廖文儒明白了意思,转身准备离开。

    “文儒,清点出来的钱粮,必须集中起来,任何人都不得私藏,否则视同土匪处置,你去告诫诸多的护卫,万万不要藏私心,否则后悔莫及。”

    “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说说。”

    看着廖文儒的背影,吴宗睿有些不敢相信,护卫轻伤四人,居然杀死了木屋里面二十二名土匪,难道护卫的战斗力如此逆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