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九十二章 震慑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大人,潇湘馆是长恒帮前年买下的,长恒帮的李帮主正在潇湘馆。”

    秦志锐站在吴宗睿的身边,言语和态度都表现出来了恭敬。

    怡红楼的案子,翻案之快出乎了他的预料,国子监监生梁书田不仅仅是剥夺功名、发配到军中戍边,而且还赔偿了怡红楼二百两银子,此事在秦淮河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各方蠢蠢欲动的势力,一时间都不敢动手了。

    前后不到十天的时间,变化如此之大,让秦志锐彻底明白和清醒,也下定了决心,抱紧吴宗睿的大腿,今后就跟着吴宗睿干了。

    得知吴宗睿往信义帮里面安插数十人,秦志锐没有反感的态度,反而表态愿意让出帮主之位,让廖文儒出任,不过吴宗睿拒绝了。

    从吴宗睿的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方式,秦志锐看出来了,吴宗睿不是一般人,做事情果断决绝,考虑问题周全,绝非能够糊弄的主儿,跟着吴宗睿,只要好好干,一定有好前程。

    第一步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就是信义帮回到漕帮的事宜了。

    凭着信义帮目前的处境,还无法回到淮安去从事漕运事宜。

    “秦帮主,你能够肯定,长恒帮的李帮主就在潇湘馆吗。”

    “绝对肯定,李帮主来到南京,其实是为了挤垮和吞并怡红楼的,只是没有想到事态变化如此之快,我估计李帮主还在打探,想知道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局面。”

    “好啊,那你跟着我到潇湘馆去。”

    “这个,大人到潇湘馆去,是不是不太好,我看还是我约李帮主出来,找个茶楼。。。”

    “没有必要给长恒帮那么大的面子,你跟着我去就是了,到时候你不需要多说话。”

    “是,那我多带一些人,免得李帮主狗急跳墙。”

    “不用担心,这里是南京,不是淮安,也不是漕帮,长恒帮还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按照朝廷的规定,各级的官员是不允许到青楼去的,应天府辖下的教坊司,下面有一个富乐院,就是官办的妓院,官员可以到富乐院去消遣,还能够免去诸多的费用。

    南京秦淮河以及金陵十六楼,以富乐院的名气最大,姑娘也最多,秦淮八艳之中的董小宛、李香君等人,都出自于富乐院,柳如是后来也进入了富乐院。

    当然,朝廷的规定形同虚设,南京的官吏,以及各地前往南京的官吏,到秦淮河去娱乐,没有谁过问,也不会管,大家都去玩,相互睁一眼闭一眼,再说这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情,谁会追究,就连大明最爱找麻烦的给事中和御史等等,都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做文章,毕竟大家心知肚明,如果给事中和御史在这样的事情上面弹劾,就是与整个的官僚阶层做对。

    秦志锐之所以提醒,是想着吴宗睿办理了怡红院的案子,很有可能得罪了某些官员,害怕官员抓住这件事情做文章。

    申时,走出府衙,秦志锐已经在外面等候,两辆马车也在府衙外面不远处等候。

    上了马车,秦志锐开口了。

    “大人,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吃饭,这个时候到潇湘馆,还早了一些。”

    吴宗睿看了看秦志锐,没好气的开口了。

    “秦帮主,我们是去办事,不是去玩耍,时间早晚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还真的想着找个姑娘陪着我吗。”

    秦志锐闹了一个大红脸,低头不说话了。

    马车朝着秦淮河的方向而去。

    这是吴宗睿第一次到秦淮河,他万万想不到是这等的目的,想想都难以置信。

    不到半个时辰,马车停下来。

    吴宗睿下了马车,看见一个硕大的牌坊。

    “大人,这里就是秦淮河了,马车进去显得拥挤,潇湘馆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吴宗睿点点头,时间真的还有些早,周遭看不见多少人。

    秦志锐走在前面带路,秦大龙带着一帮人走在后面,吴宗睿居中。

    走过几栋楼,没有看见多少姑娘,倒是有几个鸨母,站在楼外,看见吴宗睿一帮人的架势,有几个鸨母大声吆喝,可惜一行人没有停下脚步。

    “大人,这里就是了。”

    吴宗睿抬头,潇湘馆三个字出现在眼前,这是一栋三层高的花楼,估计里面还有院落和房屋,看上去还不错。

    门口的鸨母看见秦志锐,脸色变化了,扬着手帕走过来了。

    “秦帮主,潇湘馆不欢迎你。。。”

    “妈妈,叫李帮主出来,我在大堂等着他。”

    吴宗睿看了看迎面而来的鸨母,抛下一句话,径直朝着潇湘馆走去。

    鸨母楞了一下,看着异常年轻、气度不凡的吴宗睿,没敢开口回答,连忙跟在了身后。

    一楼的大堂只有几个人,坐着与姑娘调笑,几个姑娘也是无精打采,看样子还没有进入状态。

    “这、这位公子,您的话奴家不明白。”

    “妈妈,我再说一遍,让李帮主出来,我要见他,如果他不想出来,我即刻离开,到时候他就算是想着见我,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秦志锐等人早就跟着进来了。

    鸨母扭头看看,想要发脾气,最终没有开口。

    “公子,劳烦您到后院去坐坐,奴家这就来安排。”

    “悉听尊便,我给妈妈一刻钟的时间,李帮主若是不出来,后果自负。”

    后院,雅间,吴宗睿坐下了,秦志锐等人站在雅间外面。

    外面很快响起脚步声。

    “哎呦,秦帮主,怎么有空到潇湘馆来了,稀客稀客啊,妈妈,可要好好招呼秦帮主,秦帮主在这里的一切开销,我来承担了。。。”

    “多谢李帮主了。”

    脚步声在门外稍稍停顿了一下,门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颇为精干的汉子走进来了。

    “在下长恒帮李唐华,不知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吴宗睿冷冷的看着李唐华,暂时没有开口说话。

    眼看着李唐华的脸上出现怒气,吴宗睿冷笑着开口了。

    “本官应天府推官吴宗睿,你不是在打探怡红院的事情吗,案子是本官办理的。”

    李唐华楞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连忙抱拳开口了。

    “原来是吴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得罪了,吴大人是稀客,在下这就告诉妈妈,好生款待,今日一切开销,在下承当。”

    吴宗睿挥挥手。

    “不用了,本官今日来,找你有事情,商议之后再说其他的事情。”

    “这个,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就是,只要在下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找你商议的事情,你肯定能够办到,是不是愿意办,那就两可了,本官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往的纠纷放到一边去,你长恒帮退一步,让信义帮继续从事漕运事宜,长恒帮与信义帮和平相处,大家都发财,你看如何。”

    李唐华脸色瞬间白了,不假思索开口了。

    “大人所说的事宜,在下办不到,信义帮的事情,与长恒帮没有关系。”

    “是吗,看样子你不想听本官的斡旋了,也好,本官向来不爱求人,说完几句话就走。”

    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茗了一口,吴宗睿开口了。

    “长恒帮借助坐粮厅许郎中,击败了信义帮,夺得大部分的漕运业务,发了一笔横财,帮派势力由此壮大,隐隐成为漕帮中的第一帮了,现在又想着攀附漕运总督大人的关系,只是有些困难。”

    “至于说信义帮,与长恒帮之间多年的明争暗斗,结下了不少的梁子,此番信义帮眼看着没落,长恒帮巴不得赶尽杀绝,彻底灭掉信义帮。”

    “怡红楼的案子,长恒帮插手其中,做了不少的工作,耗费了不少的银子,包括监生梁书田在怡红楼闹事,也有长恒帮暗中相助,长恒帮期盼通过怡红楼的没落,动摇信义帮的根基,从而彻底灭掉信义帮。”

    “至于长恒帮笼络的其他关系,本官就不多说了。”

    “长恒帮现如今很威风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不过本官有一种预感,或者说是判断,或许一个月时间,或许两个月时间,长恒帮这个名字,将不复存在,其结局不如信义帮。”

    “捧得多高,摔得就有多重,长恒帮落下的证据,被灭掉百回都绰绰有余。”

    “当然,这样的情形会不会出现,全部都在李帮主的一念之间。”

    。。。

    吴宗睿说完之后,李唐华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好半天才开口。

    “大人不要吓唬在下了,在下可经受不住啊。”

    吴宗睿慢腾腾的站起身来,看了看李唐华。

    “呵呵,本官吓着你了,那倒是本官的问题了,本官就不多说了,李帮主,你好自为之,本官告诉你一件事情,今日来找你,本官是给了你面子,你若以为背后的那些关系还能够帮助你,你就等着,看看你长恒帮是什么下场。”

    “其实本官不想来找你,不管你长恒帮多么的嚣张,信义帮也会再次加入漕运之中,本官只是不想看见漕帮之间相互倾轧,麾下太多的弟兄断了财路。”

    “好了,本官不打扰了,就此告辞。”

    吴宗睿抬脚的时候,李唐华明显着急了。

    “大人且慢,且慢,可否坐下慢慢说。。。”

    “李帮主,你是江湖中人,懂得江湖中的规矩,我今日到潇湘馆来找你,也是依照江湖的规矩来,你若是爽快,一切好说,你若是想着糊弄,那我们依照官场的规矩办。”

    “大人说笑了,在下怎敢在大人面前说官场的事宜,一切好说,一切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