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百零四章 温柔乡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徐佛的年级不大,刚满十九岁,比吴宗睿大三岁,正当年华,在整个的秦淮河,红透大半边天,史书记载,徐佛在收养柳如是之后,慢慢淡出,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培养柳如是方面,后来更是做了盛泽归家院的掌柜,有了徐佛的培养,才有了秦淮八艳排名第一的柳如是。

    明末秦淮河青楼和金陵十六楼出名的姑娘,基本都是想着早日脱离青楼的,她们很清楚,必须在红透半边天的时候,寻找机会离开,否则人老珠黄,就没有机会了,秦淮河的灯红酒绿她们见得太多了,从最初的向往,到后来的厌恶。

    在人市见到吴宗睿的那一刻起,徐佛就动了心思,见过太多的逢场作戏,吴宗睿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是可以托付终生、当做依靠的感觉,所以说,徐佛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青楼女子的青春异常宝贵,过了二十岁,不管你多么的杰出,客人都会慢慢减少,名气也会慢慢的淡化,这里是吃青春饭的地方,不断崛起的新人太多了。

    看见吴宗睿尴尬的神情,看见周遭羡慕的眼神,徐佛的心咚咚跳,脸上也出现桃花,这是以往从未出现的情况,若不是吴宗睿那首惊艳绝伦的诗词,她可能不会出来,依旧守在后院,默默想着人市的一点一滴。

    身边丫鬟前来禀报的时候,徐佛是不相信的,一方面她期盼吴宗睿早日到盛泽归家院来,一方面也知道,吴宗睿轻易是不会来的,在这种矛盾的心情里面,徐佛渡过了数个日日夜夜。

    作为秦淮河红透半边天的姑娘,徐佛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关注,如果她在当红的时候,能够找到好的归宿,必将在秦淮河形成极为重大的影响。

    “公子,这里是妾身的寝室,有些简陋,让公子受委屈了。”

    后院很安静,徐佛居住的阁楼,更是在后院的深处,可以说,能够进入她阁楼的人,寥寥无几,从徐佛名扬秦淮河、搬入到后院阁楼之后,还没有男人进入她的阁楼,吴宗睿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了。

    吴宗睿已经平复了心情,既来之则安之,在大堂的时候,徐佛是拉着他的胳膊往后院的方向而去,走出大堂,徐佛则是握住了他的手,一同来到后院,进入阁楼。

    手上还有徐佛手心里的汗珠。

    阁楼里面有一股自然的清香味,进入到房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素雅,没有过多的装饰,靠近窗户的地方摆放着兰花,白色的花朵尚未完全谢去。

    整个的房间里面,都是以白色为主,几乎没有装饰的颜色,与大堂完全不一样。

    床上也是以白色为主,带着淡色碎花的被子、枕套和床单,淡雅大方,特别耐看,甚至会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

    “徐姑娘,你这里绝非简陋,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我想起了《陋室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细节处体现真性情,难怪徐姑娘有如此之大的名气。”

    正在泡茶的徐佛,听见吴宗睿如此说,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公子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我说的是真话。”

    “公子是不是觉得妾身卑贱,登不得大雅之堂。。。”

    “徐姑娘怎么会有如此的想法。”

    徐佛端过来茶杯,放在了吴宗睿的面前,低着头开口了。

    “妾身知道,好多人表面捧着妾身,其实都是想从妾身这里得到好处,如果妾身忘记了身份,忘乎所以,得罪了人,那就没有好日子过,妾身每天赔笑,心里其实在流泪,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吴宗睿脸上带着微笑,内心暗暗叫苦,徐佛太厉害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切入正题,将选择和难题给了他吴宗睿。

    说实话,迎娶青楼的姑娘,吴宗睿还真的没有想过,哪怕是秦淮八艳,香艳的故事和艳遇,可以在脑子里臆想,可以偶尔拿出来吹嘘,可真的将青楼女子迎娶进家门,需要勇气。

    记得当年看杜十娘的时候,恨透了李甲公子,但是踏入社会了,才知道人言可畏,有些事情不是自身能够完全做主的。

    当然,穿越的吴宗睿,算是另类,他不会特别在乎世俗的看法,有时候委曲求全,也是抱有强烈的目的,一旦达到了目的,就会将他人的议论完全排斥。

    吴宗睿也不可能为所欲为,已经成家了,有了家人,陈灵雁已经怀孕,很快他就有孩子了,做事情有了顾忌,需要更加的小心,不仅仅是为了自身,更多的是为了家人。

    这是男人的责任。

    看见吴宗睿没有马上开口说话,徐佛的情绪反而平静下来。

    青楼里面也有从良的姐妹,绝大部分都是嫁做商人妇,勉强算是有了家,脱离了青楼,不过这些姐妹的命运可能更加悲催,商人重利,可能将这些姐妹随意的送出去,或者转给他人,就算是留在家中,也是遭受轻视,生不如死,少部分的姐妹则是嫁给了老实人,过着清贫的日子,至于马湘兰这类的情形,少得可怜。

    不管是嫁给商人,还是嫁给老实人,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会遭遇到诸多的波折。

    就算是知道离开青楼之后,日子可能过得很苦,但还是有太多的姑娘乐此不彼,看上去就是飞蛾扑火。

    徐佛知道,自己的运气不错,遇见了吴宗睿。

    吴宗睿是什么人,年仅十六岁,殿试二甲进士,刚刚丫鬟都说了,外面的读书人,都承认吴宗睿是大明科举第一人,也就是说,吴宗睿前途无量。

    如果能够找到这样的归宿,徐佛恐怕也是秦淮河第一人了。

    所以徐佛知道,她不能着急。

    “公子刚才的诗词,妾身谱曲,唱给公子听,如何。”

    一边说话,徐佛一边走到桌子旁边磨砚,既然要谱曲,吴宗睿就要将诗词写下来,得到了吴宗睿写下的诗词,意义肯定不一般了。

    “徐姑娘,谱曲暂时不着急,我写下这首诗词,送给你。”

    《木兰花令》

    吴宗睿写下了题目,稍稍想想,提笔开始挥毫。

    就连吴宗睿自身,对于写出来的毛笔字,都是特别满意的,更不用说徐佛了。

    看见吴宗睿写下的字,徐佛的眼神有些迷离了,她也是才艺双全之人,一手字写的也不错,可是与吴宗睿写的字比较,真的是登不上大雅之堂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赠与徐佛姑娘,吴宗睿。。。”

    徐佛的身体已经软了,靠在了吴宗睿的胳膊上面。

    “公子真的将诗词送给妾身的吗。”

    “当然,写下来就是送给你的。”

    徐佛再也不说谱曲的事情,没有必要了,青楼姑娘所谓的谱曲,其实就是想着通过这样的手段,得到绝佳的诗词,吴宗睿既然已经题字,送给她这首诗词,就不用动其他的心思了。

    “公子稍等,妾身去备下酒宴,妾身今日陪着公子饮酒。”

    没有等到吴宗睿开口,徐佛站起身来,朝着阁楼外面而去,时辰尚早,备下酒宴,能够慢慢的消磨时间,这晚徐佛绝不会放走吴宗睿。

    吴宗睿却是另外的心情,他没有想到徐佛如此的豪放,今天是第二次见面,徐佛就彻底放下了身段,彻底表露出来心迹,没有留下丝毫的后路。

    他有些心酸,史书上面对青楼女子的描述,有些的确是真实的,为什么杜十娘会怒沉百宝箱,那是从巅峰跌落谷底、对生活彻底失去信心的绝望,那是临死之前痛苦的呐喊。

    到了这一步,吴宗睿清楚,他必须要表态了,如果稍不注意,徐佛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杜十娘,彻底失去对于生活的信心。

    酒宴很快备好,与酒楼的酒宴不同,菜肴非常的精致,精致的让人不忍心动筷子。

    徐佛已经彻底放开了,依偎在吴宗睿的身边,不断的帮忙夹菜,她端起的酒杯,好几次都放下了,吴宗睿让她不要多喝酒。

    吴宗睿可不是柳下惠,佳人在怀,如果还能够无动于衷,那才是怪事了。

    再说了,吴宗睿已经下定了决心,迎娶徐佛,什么时候迎娶,可以慢慢来,但承诺是必须的,要让徐佛吃下定心丸。

    和徐佛碰杯喝下一杯酒,吴宗睿开口了。

    “徐佛姑娘,我说话做事直接,当初在人市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你的心意,今日我向你承诺,明年之内,一定迎娶你回家。。。”

    靠在吴宗睿怀里的徐佛,一下子坐直了,看着吴宗睿。

    “公、公子说什么,妾身没有听清楚。”

    “明年之内,我一定迎娶你回家。”

    徐佛的脸色一下子白了,她看了吴宗睿好一会。

    “撕。。。”

    徐佛撕下了一席的白袍。

    “郎君,妾身立誓,从今日起,妾身就是郎君的,若是让其他任何人碰到妾身,妾身就如同这白袍。”

    “郎君,妾身虽然身在阁楼,可心已经跟着郎君走了,妾身期盼郎君早日来迎娶。”

    。。。

    一具身体靠过来,紧紧的搂住了吴宗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