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条件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大人,总督府送来了文书,十月到十一月中旬,必须运送一百五十万石粮食前往京城和北方,其中十万石粮食用于救济京畿、陕西以及山西一带的灾荒,府衙需要协调淮安府境内漕运相关事宜,务必保证漕运之安全。。。”

    曾永忠的手中拿着漕运总督府的文书。

    吴宗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类的文书他见得多了。

    前两日在漕运总督府,漕运总督杨一鹏已经说明了这件事情,只是没有说的那么清楚,有关催缴漕粮以及护卫漕运安全事宜,颇为含糊,现在总算是明确任务了。

    崇祯三年漕运粮食的任务为二百五十万石,从二月到九月,八个月的时间,仅仅运送漕粮一百万石,剩下的两个月时间,必须运送一百五十万石漕粮,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

    上半年的漕运颇为艰难,后金鞑子侵袭北直隶,一直到五月中旬,京畿一带才彻底安稳下来,而后又是流寇在陕西和山西两地作乱,导致陆路运输完全断绝,南方所有的货物几乎都是依赖漕运,诸多的漕帮趁着这个时机,大量的运输其他的货物,收取高额的运费,漕运粮食的运输反而耽误下来了。

    信义帮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其他的漕帮了。

    其实每一个漕帮的背后,都有文官或者武将的支撑,否则根本不要想着在漕运之中立足。

    吴宗睿隐隐就知晓,长恒帮每年都要给漕运总兵赵世奇进贡,获取保护。

    漕运总督府的文书,又是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表现。

    淮安府衙所能够掌控的,也就是守备衙门,守备衙门的军士,区区百来人,老弱病残加上兵痞,吴宗睿都懒得去关心了,依靠守备衙门的军士到漕运码头去维持秩序,等于是自找麻烦,他们不仅不能维持秩序,还有可能借机敲诈勒索,让码头的秩序更加的紊乱。

    驻守淮安府的大河卫,隶属于漕运总督府节制,也听命于南京兵部,淮安府衙没有权力管辖,而漕运兵丁,由漕运总督府直接管辖,淮安府衙更是没有资格过问。

    如此的情况之下,淮安府衙只能是拿出来钱粮,求助于漕运兵丁,或者是让漕帮自行负责维持漕运码头之秩序。

    一方面,漕运兵丁需要的开销,府州县衙门已经上缴需要的钱粮,一方面,事到临头了,维持治安的任务还是压给了府州县衙门。

    淮安府衙也有办法应对,按照惯例,吴宗睿将漕运总督府的文书下发给州县衙门,要求他们按照漕运总督府的要求完成任务,至于下面怎么去完成,府衙不需要关心,反正做不好了,府衙可以责罚州县衙门,漕运总督府若是怪罪,则将相关的官吏送到总督府。

    但今年不行。

    曾永忠已经将今年以及今后漕粮征收的办法通告淮安府所辖的州县衙门,州县征收的所有漕粮,一律押解到府衙,由府衙按照实际需要统一掌控,保证州县衙门的需求。

    庆幸的是,淮安府所辖的州县衙门,没有谁敢站出来反对。

    他们都知道,吴宗睿以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兼任淮安府知府,其有了弹劾的权力,也就将下面州县衙门官员的帽子捏在了手中,谁要是跳出来反对,轻者被罢官,重者可能进入到大牢之中。

    如此情况之下,谁敢跳出来反对。

    近段时间,大量的漕运运送到府衙,绝大部分的府库都腾出来装运漕粮了。

    “先生,淮安府境内究竟存在哪些问题。”

    “大人,我已经详细查过了,淮安府所辖境内,存在的问题还是不少,主要还是几路匪帮,时刻盯着漕运,最为嚣张的有三路匪帮,分别为清河匪帮,淮阴匪帮以及宿迁匪帮,地方官府无力围剿他们,漕运兵丁不愿意出面围剿,导致局势变得复杂。”

    “不是说这记录的匪帮,仅仅是劫掠民营的船只吗。”

    “以前是这样,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按照皇上的旨意,漕帮的漕运船队,大量吸收民间运营的船只,运河上几乎看不见民营的船只,加之大规模的漕运马上要开始,淮安府辖内的匪帮,自然会盯上漕运船队。”

    “漕运兵丁与这些匪帮是否有牵连。”

    “可能有些牵连,主要还是地方官府,与这些匪帮应该是有联系的。”

    “清河县衙、宿迁县衙以及山阳县衙,设立在码头的军士,如何对待过往的漕运船队。”

    “每一艘漕运船只抽取五两白银的费用,其余的没有过问。”

    吴宗睿叹了一口气。

    “三千里的运河,沿途诸多的州县衙门,都在运河码头安置军士,收取费用,这一路下来,漕运船只需要缴纳数千两的白银,他们如果不盘剥百姓,怎么可能生存下去。”

    “大人,这,这都是惯例了。”

    “我知道,不管其他地方的官府如何,淮安府内的山阳、清河以及宿迁,不准收取漕运船队任何的费用,其驻守军士需要的开销,一律由府衙承担。”

    “大人,此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想必三县的官吏应该执行。”

    “嗯,淮安府境内匪帮的规模,先生弄清楚了吗。”

    “基本弄清楚了,淮阴匪帮的势力最大,总人数超过百人,其次就是宿迁,排名第三的是清河匪帮,其余匪帮皆是投靠这三路匪帮,没有多少实力。”

    吴宗睿站起身来,脸色变得阴沉。

    “信义帮护卫千里迢迢,赶赴夏镇,彻底剿灭了夏镇匪帮,谁知道淮安府境内,竟然还有为数不少的匪帮,说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漕运总督府已经下达了文书,若是任由淮安府境内匪帮嚣张,我这个知府,怕是要遭受到训斥了。”

    “大人说的是,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以为,务必在最短时间之内,彻底剿灭淮安府境内的匪帮,保证漕运的通畅。”

    吴宗睿看了看曾永忠,再次叹了一口气。

    “先生说的是,可信义帮的护卫能够远赴夏镇剿灭匪帮,却不好在淮安府境内动手,漕运兵丁以及大河卫都驻扎在这里,剿灭匪帮是他们的任务,若是信义帮护卫出动了,我不好解释,若是有人因为此事弹劾,我更是无话可说。”

    曾永忠笑了笑,看着吴宗睿开口了。

    “大人,想要解决这件事情,也很简单,让信义帮护卫有了漕运兵丁的名头,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吴宗睿猛地看向了曾永忠,看样子,有些事情曾永忠知晓。

    “大人,信义帮护卫目前仅仅能够保证信义帮漕运船队的安全,无法顾及到其他的漕运船队,若是有了漕运兵丁的名义,则可以名正言顺的剿灭沿途的匪帮,如此就能够保证漕运的安全了,我相信,做到了这一点,漕运总督府也是高兴的。”

    “先生说的不错,不过我以为未必如此,三千里运河,沿途的匪帮大大小小,多如牛毛,他们的背后,都有各级官府的影子,甚至漕运兵丁也牵涉其中了,信义帮护卫若是对他们下狠手了,难免会引发众怒。”

    曾永忠看着吴宗睿,微微摇头。

    “不一定。”

    “哦,先生有什么好的见解。”

    “连续几年时间,北方都遭遇到旱灾,还有后金鞑子的侵袭,流寇的肆掠,已经是满目疮痍,缺乏的粮食已经不是小数目,如此情况之下,皇上和朝廷都是高度重视漕运,如果漕粮粮食不能够按期运送到京城和北方去,皇上肯定震怒,到时候追查下来,漕运总督府和沿途的各级官府,没有谁能够幸免,我想总督大人和沿途的官吏都知道这一点,到了这个时候,谁能够出面彻底剿灭匪帮,或者给匪帮巨大的震慑,他们求之不得。。。”

    吴宗睿频频点头。

    “先生说的是,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地方官府与匪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法也不能够出面剿灭匪帮,借助外力来剿灭匪帮,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这剿灭匪帮的任务,肯定落到漕运兵丁的头上,到时候地方官府拿出一些银两来,赌注漕运兵丁的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大人说的是,若是以此为条件,与赵总部商议,他一定会同意的。”

    “先生说的不错,以此为条件,与赵总兵商议,信义帮护卫有了漕运兵丁的名头,好处他赵总兵都拿去了,何为而不乐。”

    曾永忠站起身来,对着吴宗睿抱拳。

    “大人,此事还是交给我去办理,有些话我可以说,大人不好说,赵总兵知晓我的背后是大人,也不会过于的狂妄,再说这样的事情,大人不出面还是要好一些。”

    吴宗睿没有犹豫,也站起身来。

    “好,就依先生说的,此事先生与赵总兵商议,不过时间要快,不能够拖延,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大人放心,怕是赵总兵比我们还要着急,毕竟漕运安全事宜,漕运兵丁的责任最大,地方官府不过是协助漕运兵丁。”

    吴宗睿笑了。

    “先生厉害,这点都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