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百七十章 适可而止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十一月底,漕运因为气候的变化停止,来年二月才能够恢复。

    漕运总督府已经完成一百五十万石漕粮的运送任务,保证了京城和北方粮食的供给,这次皇上倒是没有下旨,仅仅是户部发来了敕书,对于漕运总督府的功劳予以了赞誉。

    漕运兵丁的名气倒是出去了,大力的打击,让漕运沿途的匪帮,绝不敢妄动,南直隶以及浙江一带的匪帮,要么被漕运兵丁毫不留情的剿灭,要么就是偃旗息鼓,暂时的躲避。

    其他的匪帮,多多少少知晓情况,这个时候若是还想着出头,那就是找死。

    这一切,都是漕运三千营的功劳。

    漕运总兵赵世奇得到了兵部的赞誉,不过他很聪明,没有将漕运三千营的事情禀报兵部。

    有意思的是,漕运总督杨一鹏大人,也没有询问什么。

    月底的时候,赵世奇居然拨付了五千两白银,给了漕运三千营,说是饷银,吴宗睿当然不会拒绝,他知道这里面的意思,赵世奇得到了赞誉,也就引发了兵部的注意,有了被提拔重用的机会,暗地里给予一定的感谢,也是应该的。

    朝廷里面的局势,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内阁首辅成基命致仕,内阁次辅周延儒如愿以偿,成为了内阁首辅,三十七岁的周延儒,掌握了最大的权力,得到了皇上高度的信任,可谓是踌躇满志,很可惜,此刻的周延儒,意气风发,压根不会想到,同样为内阁大臣的温体仁,已经开始处心积虑的算计他了。

    这一切,对于淮安府城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眼看着春节临近,繁华的淮安府城,变得异常的热闹了。

    漕运停止,并不意味京杭大运河的运输也停止,这个时候,大量的民船,开始通过大运河,将诸多的商品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京城和北方去。

    信义帮和长恒帮的生意火爆,不计其数的商贾找上门来,恳求他们帮忙运送商品,给出的报酬也是很高的。

    北方遭受灾荒,又遭受后金鞑子的劫掠和流寇的侵袭,可谓是满目疮痍,物资极其的匮乏,不过那些真正的士大夫家族,以及官绅家族,并未遭受多大的损失,他们对于物资的需求还是迫切的,这个时候将大量的商品运送到京城和北方去,就是暴利。

    商贾很清楚,真正有能力的漕帮不多,信义帮首当其冲,长恒帮次之。

    信义帮帮主秦志锐当然要抓住机会,在漕运码头的事宜稍微的稳定之后,再次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到京杭大运河运输的方面。

    信义帮的生意好,意味着能够挣到更多的银子,也保证了漕运三千营的开销。

    不过京杭大运河运输的时间不长,也就是短短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北方的气候已经变得严寒,大运河部分地方若是彻底冰冻起来,水路的运输就不得不停止了。

    这个年代可没有先进的科技可以破除大运河上面的冰冻。

    信义帮一次性的出动了上百艘的船只,运送大量的物资前往京城和北方,而这一次的运输,能够让信义帮赚取到近十万两的白银。

    漕运停止,民船开始运输,大运河沿途的匪帮再次的活跃起来,他们不敢打漕船的主意,对于民船则不会客气。

    当然了,沿途的匪帮也要看看运输船队的气势,譬如说信义帮的船只,他们是不敢劫掠的,当年夏镇匪帮被彻底剿灭,据说与信义帮就有着很大的关系,大运河沿途的匪帮,还没有谁觉得自身的力量强于巅峰时期的夏镇匪帮。

    偏偏这个时候,吴宗睿下命令了,漕运三千营进入修整的阶段,不再继续剿灭大运河沿途的匪帮,这让廖文儒等人感觉到奇怪,但他们绝对执行命令。

    漕运三千营拥有的战马已经超过千匹,这里面有信义帮暗地里购买的部分战马,也有漕运三千营在剿灭匪帮过程之中缴获的战马。

    战马以蒙古马与河曲马为主,清一色的都是战马。

    漕运三千营的军士,总人数也超过了四千人。

    吴宗睿原来的计划,崇祯三年底漕运三千营军士的数目达到两千就不错了,想不到仅仅到了十一月底,总人数已经超过四千。

    因为军士人数的增加,漕运三千营再次进行了人员的划分,骑兵营总人数达到了一千二百人,斥候营总人数达到了两百人,余下的近三千人,则被分为三个步卒营。

    廖文儒以千户兼任骑兵营指挥,刘宁以副千户兼任斥候营指挥、骑兵营副指挥,罗典召以百户兼任执法营指挥,罗典明、罗典勇和秦大龙以百户兼任步卒营指挥。

    眼看着漕运三千营的兵力,就要达到卫所的兵力了。

    漕运三千营兵力快速的扩充,训练也更加的频繁。

    廖文儒等人认为,可能是漕运三千营的兵力扩充的速度太快,需要消耗大量训练的时间,所以吴宗睿要求漕运三千营暂停剿灭京杭大运河沿途的匪帮。

    十二月初一,吴宗睿来到了漕运三千营的兵营。

    兵营的规模早就扩大了,山坳前方的五里地范围,基本都是禁区,一排整齐的木栅栏,将营地的范围圈出来,寻常人等不得靠近。

    山坳里面的营房增加了一倍多,分布在三个山谷之中,斥候营的驻地在最里面的山谷,中间山谷是骑兵营的驻地,外面的山谷则是步卒营的驻地,执法营的军士人数不多,驻地同样在最外面的山谷。

    迄今为止,漕运总督杨一鹏大人,以及漕运总兵赵世奇,从未到过这里,也从未询问过漕运三千营的相关情况。

    木栅栏外面巡逻的军士,见到了吴宗睿等人,立刻行礼。

    木栅栏里面大量的空地,已经是骑兵和步卒重要的训练场所。

    吴宗睿下马之后,慢慢朝着山坳的方向走去。

    廖文儒和刘宁跟随在身边,几个护卫则是距离五米左右的距离。

    “文儒,刘宁,你们或许奇怪,漕运三千营为什么不继续剿灭匪帮了。”

    “大哥,军士增加的迅速太快,这段时间的训练也很多,不出去剿灭匪帮也是可行的,我已经告诉他们,这个春节都不要想着歇息,同样要展开训练,不过这次招募的两千余人,还真的不错,服从指挥,最为重要的是能吃苦。”

    吴宗睿看向了刘宁。

    刘宁搔了搔头皮。

    “少爷,属下没有什么可说的。”

    吴宗睿微微摇头。

    “漕运三千营暂停剿灭运河沿途的匪帮,并非是因为将士数量大规模的增加,其实让这些新进的军士参与厮杀,有着莫大的好处。”

    “可我们不得不暂停,十月到十一月的漕运很顺利,一百五十万石漕粮悉数运送到京城和北方,户部和兵部都有敕书,予以了表扬,以前的漕运,因为种种原因耽误了,为什么这一次如此的顺利,朝廷的那些老爷们,难道没有疑问,只不过北方遭受了太多的磨难,粮食匮乏,所以他们隐忍不发。”

    “杨大人和赵总兵,同样明白其中道理,他们知晓漕运三千营的骁勇。”

    “京杭大运河沿途的匪帮,与地方官府多多少少都是有勾结的,特别是天津卫一带,如果我们漕运三千营的势力扩展到天津卫一带去了,怕是真的引发朝廷的疑虑了。”

    “我们必须适可而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在漕运停航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月的时间,你们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务必抓紧训练,同时从漕运码头苦力队伍之中,挑选合适的人进入漕运三千营之中。”

    “来年漕运三千营剿灭京杭大运河沿途的匪帮,以湖广、山东、浙江和南直隶为主,至于说北方的匪帮,不要想着彻底剿灭,只要他们不过分劫掠就可以了。”

    。。。

    说完了剿灭匪帮的事宜,吴宗睿转移了话题。

    “文儒,将士的训练如何了。”

    说到训练,廖文儒眼睛里面冒出了亮光。

    “大哥,训练没有问题,漕运码头苦力进入军营之后,适应的速度很快,我按照您的要求,将他们分散开来,由战术素养俱佳的军官和军士带着训练,刚开始最大的难题是夜间集合与夜间行军,不少人夜间什么都看不见,不过月余的时间过去,好多人都适应了,已经能够夜行军了。。。”

    “很好,训练务必抓紧,你们更要重视生活方面,猪肉和羊肉不可或缺,鸡蛋更是要保证,其他菜蔬的搭配也要注意,将士每日的训练很辛苦,吃饱喝足了,才有体力。”

    廖文儒和刘宁两人同时点头。

    军士的好多菜谱都是吴宗睿亲自写出来的,他们感觉到了关心,却不知道菜谱对于军士的重要性。

    大明军队的诸多军士,包括后金鞑子,夜盲症非常普遍,夜晚根本无法行军作战,这其实是营养不足造成的,所谓的营养不良,不仅仅是吃饱喝足的问题,菜蔬营养搭配方面非常的重要,穿越的吴宗睿是明白这一点的。

    这是漕运三千营的优势,将来作战可以发挥奇兵的作用。

    当然,这也是吴宗睿的秘密,绝不会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