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态度都明确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经过了认真的思考和准备,吴宗睿决定前往漕运总督府衙门,去求见漕运总督杨一鹏。

    尽管他内心有些不情愿,但必须要这样做,暂时的蛰伏,是为了今后更好的发展。

    曾永忠起草的奏折,吴宗睿已经仔细看过,应该说奏折写的很好,这份奏折如果到了皇上的手中,漕运总兵赵世奇肯定是倒霉的。

    但吴宗睿总觉得不满意,思索之后,他终于明白了,奏折写的过于的委婉,饱含了太多文人中庸的气质,话语不直接。

    如果用大白话来形容这份奏折,那就是温吞水,能够对赵世奇造成一定的打击,但不会致命,最多就是赵世奇不再担任漕运总兵,调整到其他地方去任职。

    可能是吴宗睿平日里处理事情的态度,无形之中影响到了曾永忠,所以做任何的事情,曾永忠都留有后手,想好了退路,做事情不会过于的猛烈,进攻时刻不会猛烈莽撞。

    从云天帮毫无顾忌的展开对信义帮进攻的那一刻开始,吴宗睿与赵世奇之间,已经进入到刺刀见红的阶段,虽说还没有撕破脸皮,可最终的结局就是你死我活。

    官场中人,一旦撕破脸皮,相互之间的博弈,远比江湖厮杀狠毒惨烈。

    吴宗睿压下了这份奏折,他打算亲自起草这份关键的弹劾奏折。

    有一点吴宗睿很清楚,漕运三千营是他的软肋,赵世奇能够掌握的就是这一点,两人之间的博弈到了关键时刻,赵世奇一定会针对漕运三千营来大做文章,甚至可能弹劾他吴宗睿想着谋反,虽说区区三千多人的三千营军士,在皇上和朝廷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朝廷官员,一旦被人弹劾造反,那是致命的,会在最短时间之内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是能够洗脱造反的罪名,也会脱一层皮,而文官没有皇上的圣旨和朝廷的敕书,是不能够染指军队之中任何事宜的。

    无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吴宗睿已经想通了,你越是怕什么,越是表现的低调委婉,人家越是嚣张,会捏着你的软肋毫无顾忌的踩踏,会毫不留情的至你于死地。

    关键时刻,必须要抛开一切,破釜沉舟,杀出一条血路,一味后退隐忍就是死路一条。

    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进攻,死死捏住对手软肋,用痛打落水狗的办法来规避风险。

    刚刚走出厢房,吴宗睿就看见了匆匆走来的曾永忠。

    “大人,漕运神机营的X千户前来拜访。”

    吴宗睿皱了皱眉,神机营的千户肯定是代表赵世奇前来的,难道说赵世奇打算求和吗。

    吴宗睿已经憋足劲,打算与赵世奇摊牌,彻底消除威胁,这就好比是拳击赛,吴宗睿已经做好了登场的准备,偏偏这个时候,对手的态度突然变化,不知道是不是还会参加拳击赛。

    “我正准备到漕运总督衙门去,拜见杨大人,赵世奇怎么这么快就派人来了。”

    “大人,我也不清楚,X千户什么都没说,我以为,见一见也好,知己知彼。”

    吴宗睿略微的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

    “也好,让X千户在大堂的厢房等候吧。”

    曾永忠也跟着点点头,扭头朝着大堂的方向快步走去。

    吴宗睿倒是不着急了,慢慢在厢房前面踱步。

    赵世奇派人前来,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想着求和,还是想着威胁,较量才刚刚开始,而云天帮对信义帮动手,显然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赵世奇是云天帮的后台,不大可能在冲突刚刚开始、胜负未分的时候,就派人前来求和。

    思考了几分钟的时间,吴宗睿的脸色变得平静,慢慢朝着大堂的方向而去。

    看见吴宗睿走进厢房,神机营千户站起身来,略微的抱拳开口了。

    “吴大人,听说府衙关押了云天帮的不少人。”

    “不错,云天帮的人在漕运码头惹是生非,府衙肯定是要严惩的。”

    听见吴宗睿说的这么直接,神机营的千户微微楞了一下,好一会才开口。

    “吴大人,漕运码头的纠纷,历来都是漕运总督府处置的,再说了,这次漕运码头发生的纠纷,好像是云天帮和信义帮之间发生的纠纷,信义帮不遵从漕运码头的规矩,所以才惹下这么多事情,云天帮不过是维持漕运码头的秩序才出手的。。。”

    吴宗睿看着神机营千户,微微一笑。

    “这就怪了,府衙派遣的吏员尚在漕运码头调查,尚不完全清楚整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发生在漕运码头的纠纷,你老早就清楚吗。”

    神机营千户再次楞了一下,脸色微微发白,连连摆手。

    “我哪里会知道纠纷的缘由,只不过神机营负责维持漕运码头的秩序,漕运码头发生了纠纷,有人被扭送到淮安府衙来了,我肯定是要了解情况的,要不然也是丢失了职责。”

    吴宗睿认真的看了一眼神机营千户。

    “那好,既然你负责漕运码头的秩序,那我就说说,府衙已经对漕运码头发生的纠纷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基本弄清楚了情况,云天帮的一些人,在漕运码头多处挑起事端,直接针对信义帮,光天化日之下挑起争斗,胆大妄为,行径令人发指,信义帮将这些狂徒抓起来之后,扭送到官府处置,没有掀起大规模的械斗,这是值得肯定的,至于说信义帮和云天帮之间的纠纷,可能存在,本官秉公办事,会弄清楚事实缘由,严惩闹事之人。。。”

    神机营千户脸色微微有些红了。

    “吴大人,漕运码头的事宜,多年以来都是漕运总督府直接处置,总督府要求神机营维持漕运码头的秩序,我身为神机营千户,要尽职尽责,此次云天帮与信义帮之间的冲突,属于我神机营管辖的范围,我已经派遣军士调查,基本弄清楚缘由,的确是信义帮违背了与云天帮等之间的协议,所以此事应该是由我神机营处置,还请大人将关押的一干人等交给我们神机营。。。”

    吴宗睿眯起了眼睛。

    “X千户,我怎么不知道这样的规矩啊,淮安漕运码头,本就在淮安府城,府衙负责维持本地秩序,这是府衙最为重要的职责,难不成你的一句话,就剥夺了我府衙的权力吗。”

    神机营千户明显有准备,看着吴宗睿,马上开口。

    “吴大人,这是漕运码头多年来的规矩,也是漕运总督府推行的规矩,至于说您说的府衙是不是应该负责漕运码头纠纷的事宜,不是我能够做出决定的,我只是按照漕运总督府的规矩办事情,还请吴大人体谅,将一干人等交给我,让我来处置此事。”

    这个时候,吴宗睿已经明白了,神机营千户是得到了赵世奇强有力的支持,今日就是来表明态度的,而且说的非常清楚。

    到了这个时候,吴宗睿必须要表明态度,而且不能有丝毫软弱的表现。

    “X千户,你说的不错,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原则,漕运码头在淮安府城,发生的一切事情,府衙都是可以直接处置的,不管是漕运五军营、神机营还是三千营,按照规矩来说,都是无权处置地方上任何事情的,朝廷的这个规矩,你不会不明白吧。”

    神机营千户看了看吴宗睿,没有开口回答。

    吴宗睿微微一笑,看着神机营千户继续开口。

    “府衙马上就会按照规矩处置漕运码头发生的纠纷,X千户,我倒是要劝劝你,既然负责维持漕运码头秩序的事宜,那就多多注意,信义帮和云天帮发生了纠纷,可不是小事情,若是两个帮派不肯善罢甘休,依旧蠢蠢欲动,闹出了大事情,你可不好交差,至于说这处置纠纷的事宜,你还是不用操心了。”

    神机营千户的脸色变得略微的阴沉,站起身来,抱拳对着吴宗睿开口。

    “吴大人,您真的下定决心这样做了吗。”

    “当然,我刚刚是不是还有没说清楚的地方,如果你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再说一遍。”

    “不用了,吴大人既然决定了,一意孤行,那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神机营千户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吴宗睿站起身来,脸色同样变得阴沉。

    “x千户,你是想着到府衙来威胁本官吗。”

    神机营千户站住了,没有转身。

    “不敢,吴大人决定的事情,哪里有我开口说话的地方。。。”

    “算了,你是代表赵总兵前来,赵总兵的态度我已经明白,你转告赵总兵,谢谢他的提醒,今日这样的事情,赵总兵还不想亲自出面来说,我倒是挺佩服的。”

    神机营千户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没有继续开口,快步走出去了。

    吴宗睿走出厢房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神机营千户的身影,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能够看见层层的乌云,空中时不时有一阵阵的北风吹过,让人感觉到萧瑟。

    曾永忠走过来了,看了看吴宗睿的脸色,没有开口说话。

    “先生,派人通知廖文儒、刘宁、罗家三兄弟,还有秦志锐和秦大龙等人,申时之后到我的府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