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稳准狠(2)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云天帮总部的外围也出现了骚乱。

    云天帮总部位于漕运码头最为繁华的地方,如此大的波动,想要不泄露任何的消息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此刻,相对安静的云天帮总部的外围,已经有大量的人源源不断的围过来。

    这里面,有专门来看热闹的,更有云天帮的帮众赶过来驰援,甚至有少量漕运兵丁。

    负责外围镇守的秦大龙,神色变化了。

    今天的行动意味着什么,他是非常清楚的,且不说秦大龙已经完全效忠吴宗睿,就说此次行动对于信义帮的意义,也是绝不一般的,务必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彻底剿灭云天帮,让其永远不得翻身。

    如此信义帮才能够真正在漕运码头立足。

    手下的兄弟已经挡不住朝着大门冲过去的云天帮的帮众。

    秦大龙脸色阴沉,果断下达命令,让兄弟们拿出武器动手,阻止冲向云天帮大门之人,如果还有人想着强行冲过去,那就杀无赦。

    。。。

    云天帮总部的内外都变得血腥起来。

    看热闹的人忙不迭的躲避,生怕身上溅到血渍,更害怕被当做云天帮的帮众,遭遇无辜杀戮,他们已经明白,今日的冲突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云天帮总部的厮杀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

    廖文儒的神色依旧平静,可内心早就不可能完全平静了。

    云天帮总部帮众的骁勇,出乎了他的预料,厮杀过程之中,几乎没有人跪下投降,就连部分倒在地上之人,都在垂死挣扎。

    这样的场景,让廖文儒感觉到震惊。

    漕运三千营的军士,经历了无数次的厮杀,习惯了血与火,也不过如此,没有经历过正规训练的云天帮帮众,居然也能够有此等的素质,的确不简单。

    看样子云天帮在漕运码头的盛名,实实在在。

    “禀报千户,中间院落已经拿下来,马上进攻后院。。。”

    看着一脸血迹的罗典明,廖文儒挥挥手。

    “罗家兄弟,记住,我不是千户,厮杀持续了大半个时辰了,务必在半个时辰之内结束战斗,否则我们就无法完全攻陷云天帮总部了。”

    “明白,给我一刻钟的时间,彻底拿下云天帮总部。。。”

    后院相对安静,冲进去的罗典明,感觉到奇怪,他对着身前和身后的弟兄挥挥手,示意众人小心,不可贸然行动。

    “沙沙沙。。。”

    一阵箭雨袭来,冲在最前面的军士惨叫着倒下了。

    二十多名黑衣人瞬间出现在房屋的前面,他们手中拿着亮晃晃的钢刀。

    罗典明的眼睛有些红了,前面倒下了近十人,有的痛苦的呻吟,有的来回打滚。

    今日进攻云天帮总部,兄弟们损失已经不小,想不到刚刚进入后院,还没有来得及厮杀,就倒下了近十人。

    举起手中的雁翎刀,罗典明嘶哑着开口。

    “兄弟们,跟我上,不留一个活口。。。”

    黑衣人应该是云天帮的精锐,只要杀死了他们,云天帮的总部就拿下了,云天帮也就轰然倒下,不值得担忧了。

    。。。

    曹帮主的身体颤抖,脸色更白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大半个时辰的时间,进攻之人居然杀到后院来了,这说明,精心布置的云天帮总部,马上就要被完全攻破了。

    从对付信义帮的那一刻开始,曹帮主就加强了对云天帮总部的护卫,调集了云天帮的精锐守护总部,而且花费重金,邀请了一些亡命之徒,帮助守卫云天帮总部。

    见血封喉的宝剑依旧握在手中,这是曹帮主最为喜爱的武器,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动过。

    站在一边的刘友松,神色倒是平静,默默看着曹帮主。

    屋外传来的厮杀声、惨叫声,不断刺激着曹帮主的神经,好几次他都想着冲出去,可被身边的贴身护卫挡住了,曹帮主明白,这个时候冲出去,除开送死,没有任何的作用。

    “先生,你说,你说,赵总部为何还没有派遣军士过来。。。”

    这句话,曹帮主不知道说了好多次了,从厮杀开始的时候,就念叨了。

    刘友松没有说话,他也有一丝的疑惑,按说云天帮总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赵世奇不可能无动于衷,不管漕运兵丁的战斗力如何,至少需要派遣军士过来,且不说是不是能够发挥实质性的作用,至少是震撼。

    可是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依旧看不见漕运兵丁。

    这只能说明,对手太强悍了,恐怕计划好了一切。

    刘友松见过吴宗睿,但没有打过交道,吴宗睿留给他的感觉就是年轻,他也知道,吴宗睿十六岁就成为了大明的两榜进士,而且还是二甲进士,学识水平肯定不一般。

    “我不信,我不信,云天帮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困难,不可能倒下。。。”

    曹帮主终于忍不住了,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宝剑,脸色变得狰狞。

    刘友松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曹帮主开口了。

    “帮主,恕我多嘴,到了这个时候了,帮主还是想办法撤离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帮主能够冲出去,召集云天帮的帮众,就能够卷土重来,云天帮离不开帮主。。。”

    “先生这是说什么话,我怎么可能抛弃兄弟独自逃走。。。”

    曹帮主眼睛红了,走到了刘友松的面前。

    “先生,你是不是想着投靠那个吴宗睿,外面的兄弟在流血,你却让我逃走。。。”

    刘友松看着逼近的曹帮主,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退后一步。

    “帮主,我刘某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建议帮主暂时避开,并非让帮主逃离,弟兄们前赴后继,护卫云天帮的同时,也是护卫帮主,云天帮控制漕运码头这么多年,不会轻易的倒下,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帮主尚在。。。”

    “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走的。。。”

    。。。

    “哐当。。。”

    门被撞开了,一个满身是血的黑衣人踉踉跄跄的进来了。

    “帮、帮主,快撤离,兄弟们顶不住了,对手太强悍,人太多了。。。”

    曹帮主上前扶助了黑衣人,紧咬牙关,脸色通红。

    “我不会抛下兄弟们逃跑的。”

    “帮主,您、您快撤离吧,兄弟们拼死也要保护您撤出去。。。”

    刘友松也上前了,帮忙扶助了黑衣人,看着曹帮主准备再次开口。

    曹帮主甩开手,看着刘友松和黑衣人冷冷的开口了。

    “你们都不用说了,云天帮自创建以来,还没有遭受过如此的大难,这样的关键时刻,我是不会离开的,这里位于漕运码头最为繁华的地段,我就不相信了,漕运兵丁没有任何的表示,只要我们坚持住,不要多长时间,赵总兵就会派遣军士来营救我们。。。”

    说到这里,曹帮主慢慢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一旁的护卫再次上前,挡住了曹帮主。

    曹帮主盯着护卫,眼睛里面闪现出来杀气。

    护卫没有后退,曹帮主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不要挡着我,兄弟们在外面拼命,不会在屋里苟且偷安,我出去厮杀,能够给兄弟们鼓励,你跟随我冲出去,杀死那些侵犯我们之人。。。”

    护卫点点头,走到了曹帮主的前面。

    后院早就变成了血腥之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有黑衣人,也有进攻之人。

    廖文儒一眼就看见了走出屋子的曹帮主,以及跟随在曹帮主身边的黑衣人和刘友松。

    他扭头对着身边之人开口了。

    “杀死曹帮主,生擒曹帮主身边的刘友松。”

    跟随在廖文儒身边的,是漕运三千营之中斥候营最为精锐的军士,他们几乎没有动手。

    廖文儒的命令下达,几十人如同离弦之箭,冲向了曹帮主的方向。

    中间有些黑衣人上来阻挡,被他们轻易的抛开,个别顽强的黑衣人,则被他们毫不留情的斩杀。

    以逸待劳,这些黑衣人经历了惨烈的厮杀,体力早就不行了,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带伤的。

    看着冲过来的人,曹帮主脸上露出了毫不畏惧、冷酷的笑容,举着手中的宝剑迎上去。。。

    。。。

    后院终于安静下来了,不过外面依旧有喊杀声和惨叫声。

    廖文儒走到了曹帮主的面前。

    曹帮主身重数创,伤口流出的鲜血,在地上形成了印迹。

    “你、你是什么、什么人,为、为什么要灭了我、我们云天帮。。。”

    “一山不容二虎,曹帮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你们云天帮磨刀霍霍,已经准备动手了,还想着让我坐以待毙吗。。。”

    “是、是吴宗睿派你们来的吗。。。”

    “这个曹帮主就不需要关心了,云天帮的部众的确很顽强,出乎了我的预料,很可惜,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曹帮主,你的心太大,做任何的事情,都要看看自身的实力,自不量力就是找死,我看你明白了这一点,来世投胎,好好揣摩这一点。。。”

    “我、我恨啊。。。”

    曹帮主大叫了三声,一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来。。。

    廖文儒看着已经气绝身亡的曹帮主,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英雄惜英雄,曹帮主没有趁乱逃走,这一点同样出乎他的预料,如果不是因为漕运码头之争,或许他与曹帮主能够成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