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城破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天色暗下来,登州城外终于淹没在暗黑之中,白天的血腥,被夜色覆盖。

    一场厮杀下来,孔友德麾下的军士总人数增加到近四千人,那些尾随出城作战的新军军士,来不及撤回到府城的,很大一部分都投靠了孔友德。

    孔友德的精神和情绪都达到了最佳状态,从战场上下来,看见热腾腾的饭菜,孔友德开怀大笑,毫不吝啬的表扬了乔明俊,对于乔明俊不停歇表露出来的愧疚之情看的更加顺眼。

    夜深了,准备歇息的乔明俊,看见了进入帐篷之中的亲兵,是孔友德贴身的亲兵。

    “乔四,将军请你到中军帐去。”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

    “不用准备,你跟着我直接到中军帐去。”

    乔明俊看着亲兵,稍微楞了一下,爽快的站起身来,跟随亲兵身后,走出帐篷。

    外面颇为安静,不断有军士举着火把巡逻。

    大军宿营的地方,距离登州府城约五里地,这样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不符合安营扎寨的常理,毕竟骑兵冲锋的攻击范围就是五里地,也就是说,营寨尚在骑兵直接攻击的范围内,要知道高速冲锋的骑兵速度和冲击力惊人,营寨里面的军士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调整。

    安营扎寨的时候,乔明俊忍不住向孔友德说及了此事,孔友德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中军帐外面,站着十来个军士,这些人悉数都是孔友德亲兵。

    乔明俊进入帐篷,一眼看到了居中而坐的孔友德,还有孔友德右首坐着的李应元。

    两边还坐着三个人,这些都是军中的千总。

    最后面空着一个座位,亲兵带着乔明俊,走到座位前面。

    乔明俊自然是坐下了。

    孔友德左首位置,还空着一把椅子。

    亲兵走出中军帐之后,孔友德咳嗽了两声开口了。

    “今日我们打败了张大可,值得庆贺,但我阻止了军中的庆贺活动,还请诸位谅解,我们的目的是拿下登州府城,这等的胜利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

    “大家或许会奇怪,我左首边空着一把椅子,那我就告诉诸位,这把椅子是为李九成千总专门准备的,更是为我们在昌邑县炮队的军士空着的,待到我们拿下了登州和莱州,就要迎回来李千户和众多的弟兄。”

    乔明俊明确感受到了,孔友德的目光扫过了他。

    “召集大家到中军帐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好了,大家起身,跟我来看登州府城的地形图。。。”

    看见其他人围在了桌子四周,乔明俊也跟上去。

    登州府城的地形图就平铺在桌上,上面标注非常的清楚,巡抚衙门、府衙、县衙,新军的驻地,水城的地形,停泊的船只,官吏居住的地方,百姓居住的地方,甚至酒楼、青楼和赌坊都做出了相应的标记。

    乔明俊瞪大了眼睛,他记得斥候曾经画过一份登州府城地形地貌图,可是与眼前这份图比较起来,还有不小的差距。

    “诸位,登州府城内,一共驻扎有一万五千军士,今日出城作战的也就是四千人左右,包括撤回府城的,现在应该有近一万两千的军士,如果能够完全招募这些军士,则我们的力量将要空前壮大起来。”

    “诸位,仔细看这份地图,将府州县衙门和巡抚衙门的位置牢记,将两处军营所在的位置牢记,免得诸位进入登州府城之后,不知道方向。”

    。。。

    乔明俊愈发的迷惑,难不成孔友德已经想到攻破登州府城的办法了吗,这应该不可能,登州府城内驻扎有近一万两千名军士,孔友德麾下刚刚四千人,四千人迎战一万两千人,除非孔友德失心疯。

    。。。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地图,也基本记住了各级官府衙门和军营所在的位置。

    再次落座,孔友德面容变得严肃。

    “今夜子时将有重大的行动,你们都留在中军帐,李千总,命令所有军士,全部集合,等候命令,所有人熄灭火把,不能出现任何的亮光,违者军法处置。。。”

    乔明俊的脸色微微发白,难道说孔友德准备夜间发起进攻吗。

    登州府城的城墙,灯火通明,隔着好远都能够感觉到亮光,就算是城墙上面驻守的军士都睡得跟死猪一样,进攻的军士直接攀爬到高大的城墙上面去,也需要云梯等器械。

    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战斗。

    孔友德的眼神扫过了众人,停留在乔明俊的身上。

    “乔四,你怎么了,害怕了吗。”

    “没、没有,我有些愚钝,不知道将军的计划和筹谋。。。”

    孔友德看着乔明俊,笑了笑,他当然明白乔明俊的想法和担忧。

    “乔四,今日安营扎寨的时候,你是唯一提醒我注意之人,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的提醒,按照常理,大军安营扎寨,选择在此地,肯定不合适,日后若是有机会共同作战,你可不要忘记提醒我。。。”

    “不敢,将军,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孔友德挥挥手。

    “好了,不多说了,诸位在中军帐等候,我有些事情去处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变得异常安静。

    中军帐里面的四个人,都是正襟而坐,目不斜视。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出来每个人内心都是不安的,有的眼睛不停的转动,有的手指不断的摩挲,有的脚在不停的抖动。

    乔明俊内心是焦虑的,他不知道孔友德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此时此刻,他与麾下的百来个兄弟无法联系,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局面很有可能失控。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必须要安静下来,能够做的就是等候。

    终于,孔友德再次进入中军帐,身边有五名亲兵护卫。

    此刻距离子时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了。

    亲兵护卫之下的孔友德,神情更加的严肃,他看了看中军帐内的所有人。

    “诸位,我们马上行动,你们跟随在我身边,不要有任何的声响,若是天黑看不见,则拉着前面人的衣服,不能掉队,万一有人掉队,亲兵会帮助你们的。”

    所有人都是连连点头,包括乔明俊。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黑暗之中,隐约能够感觉到集结的队伍和军士。

    大队人马朝着前方的登州府城而去。

    没有人骑马,包括孔友德都是步行,战马的马蹄全部用棉布包裹起来,听不见任何的声响,队伍中的乔明俊,瞪大了眼睛,试图看清楚身边的人,可惜什么都看不见。

    终于能够看见灯火通明的登州府城了,让人奇怪的是,城墙外面非常的安静,没有大军集结,城墙上面偶尔有军士巡逻,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借助登州城门和城墙上面的灯火,已经能够隐隐看见脚下的道路和身边的人了。

    乔明俊赫然发现,他就在孔友德的右边,先前在中军帐的军官,也在孔友德的身边,但是没有发现李应元的踪迹。

    距离城墙越来越近了。

    孔友德看了看周遭的乔明俊等人,面容肃穆的开口了。

    “我们进入登州府城后,会面临惨烈的厮杀,乔四,你跟随在我的身边,其余人指挥麾下的军士,控制巡抚衙门、府衙、县衙和军营,进入城内之后,你们听从李应元千总的指挥,你们记住,绝对服从命令,若是有人乱来,休怪我不客气。”

    。。。

    终于开导城墙根下面。

    抬头看见高大的城墙,乔明俊已经自己在做梦,这是怎么回事,兵不血刃的就进入到城内了,如果是这样,那白天的厮杀有什么意义。

    站在孔友德的身边,看着军士鱼贯进入到城门,乔明俊的身体禁不住微微颤抖了。

    孔友德扭头看了看乔明俊,没有开口说话。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大部分的军士都已经进入城池。

    一名身材高大、脸部同样消瘦的军官,从城门处走出来。

    孔友德看见此人,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迎上去。

    “耿兄,辛苦你了。。。”

    两人拥抱在一起,彼此都很用力。

    稍顷,孔友德扭头看着乔明俊开口了。

    “乔四,过来见一见,这位是耿仲明将军。。。”

    “见过耿将军。”

    乔明俊反应很快,连忙上前去给耿仲明行礼。

    到了这个时候,乔明俊完全明白了,原来孔友德在登州府城有内应,这个耿仲明就应该是内应,耿仲明应该掌握有一定的权力,麾下有不少的军士,否则不可能顺利的控制城门,让孔友德麾下的军士直接进入城门。

    。。。

    厮杀的声音,已经从府城的各处传扬开来。

    这是一场不用猜测就知道结局的战斗。

    。。。

    一夜时间过去,天终于亮了。

    乔明俊没有参与厮杀,他麾下的百来个兄弟同样没有参与厮杀,这些人都在孔友德的周遭,而孔友德给乔明俊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前往府库,查看和守卫钱粮和军械。

    陪着乔明俊一道行动的,还有孔友德身边的十名亲兵,以及耿仲明派来的五名军官。

    大明最为坚固的登州府城,就这样被攻破了,一场浩大的灾难,终于完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