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暂时留守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蝴蝶的翅膀再次小小的煽动了一下。

    登莱兵变于崇祯五年九月初完全平定,孔友德、耿仲明、李九成和李应元等主要参与人员,全部丧命,其中孔友德自杀,李应元战死,耿仲明和李九成则是被吴宗睿想办法除掉。

    历史上的登莱兵变可不是如此的结局,孔友德和耿仲明最终归顺了后金,且带去了最为先进的红夷大炮,还带去了经过特谢拉和科雷亚等人培训的熟练炮手,大大增强了后金的实力,而他们缴获的战船,也为后金鞑子后来攻陷皮岛立下了大功。

    应该说,吴宗睿暗地里的出手,略微的帮助了摇摇欲坠的大明王朝,同时略微的削弱了后金的实力。

    当然,吴宗睿这样做,有着自身的目的,而且崇祯皇帝和皇太极压根不知道。

    大明王朝的损失还是惨重的,登莱之地几乎成为不毛之地,近一年的战斗厮杀,不管是城池,还是村镇,要么孤鸿遍野,要么赤地千里,要知道登莱之地曾经是大明王朝的军事重地,这里存有大量的军械、火炮、钱财、粮草和战马,原登莱巡抚孙元化组建新军的时候,大明王朝对于新军寄予厚望,期盼通过不断壮大的新军,彻底击败后金鞑子,稳定辽东局势。

    而且,登莱之地的商贸也特别的发达,登州府城和莱州府城,更是商贾常来常往的地方。

    这一切,随着孔友德等人叛乱,灰飞烟灭。

    登州和莱州是独立于山东之外的,朝廷专门设立了登莱巡抚,这也彰显了登莱之地的重要性,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登州属于皮岛、旅顺以及永宁等地的大后方,有了登州的支援,后金鞑子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拿下皮岛和旅顺等地。

    历史上也是如此,登莱兵变之后,登州和莱州失去了军事重镇的地位,自顾不暇,皮岛和旅顺相继陷落,后金鞑子完全控制了辽东,朝鲜也被迫归顺了后金。

    这个时候,吴宗睿希望出任登莱巡抚,任何人看来都是难以理解的。

    登莱之地已经成为不毛之地,登州和莱州两座主要的城池,也是元气大伤,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恢复,要说青州都要强上很多。

    更加重要的是,登莱之地失去了其应有的价值,皇上和朝廷不会再注意这里,当初徐光启和孙元化信心勃勃的在登州和莱州训练新军,结果大量的新军反叛,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原登莱巡抚孙元化被孔友德放走,回到京城之后,尽管有内阁首辅周延儒以及礼部尚书徐光启等人的极力营救,还是被斩首弃市。

    这说明了一点,训练新军的策略,以及被朝廷彻底放弃。

    不过也有好的一面,那就是储存于登州的大量火炮和战车,还是保存下来,没有太多的损失,大部分的战马也保存下来了,还有无数的火箭军械等等,这些武器,在登州府城被拿下之后,完全封存,任何人不得染指。

    当然,这也是率先进入登州府城的吴宗睿,专门做出的决定,且得到了监军高起潜和山东巡抚朱大典的支持。

    也就是说,作为军事重镇的登州府城,其骨架还在。

    九月初五,监军高起潜、山东巡抚朱大典,率领大军班师,让所有人吃惊的是,高起潜代表朝廷宣布,吴宗睿暂时留在登州府城,解决登州和莱州所有的后续事宜。

    登莱之地不仅破败,官吏也剩不下多少了,莱州知府、登州知府、蓬莱知县、黄县知县等大量的官吏空缺,府州县衙门基本难以支撑,而此时登莱之地两名主要负责人,分别为督查院右佥都御史、青州知府吴宗睿,以及莱州总兵杨御蕃。

    杨御蕃在莱州保卫战之中,立下巨大的功劳,当初孔友德等人诈降,杨御蕃坚决不相信,不出城接受孔友德等人的诈降,而出城的登莱巡抚谢琏、莱州知府朱万成,悉数被杀害。

    正是杨御蕃的坚守,才让莱州府城坚持下来,抵御了叛军疯狂的进攻。

    高起潜等人班师离开的时候,杨御蕃也随同前往京城,仅仅留下了吴宗睿。

    此次剿灭叛军,吴宗睿可谓是居功至伟,奇袭和拿下了登州府城,让叛军失去了老巢,以最快的速度崩溃,叛军主帅孔友德走投无路只好自杀,若是往朝廷呈报,首功也不为过,按说是必须要跟随大军一同前往京城的。

    偏偏高起潜让吴宗睿留在登州府城,住持登莱之地的全局。

    吴宗睿明白高起潜的意思,他出任登莱巡抚的事宜,肯定没有问题了,而且提出来的几个要求,估计皇上和朝廷也会答应,这个时候,需要尽快熟悉登莱之地的全局,到京城去就没有意思了,无非是上朝见一见皇上,接受皇上的旨意。

    至于说封什么样的官职,究竟是几品官员,吴宗睿倒是不在意。

    大军班师,吴宗睿几乎成为了光杆司令。

    留在他身边的,有刘宁等五十人,还有金国奇和金国臣专门留下的一百名辽东边军,从当初跟随吴宗睿奇袭登州府城的那一千军士之中抽调的,而且是吴宗睿自己挑选的。

    经过了奇袭登州的战斗,金国奇和金国臣等人,对于吴宗睿已经是刮目相看,吴襄更是透露出来让吴三桂来到登州的意思。

    莱州府城倒是还有驻军,但也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巡抚衙门,厢房。

    桌上摆着登州和莱州的地形图,这是从巡抚衙门找到的,也许孔友德和耿仲明当初压根就没有注意这些地图。

    吴宗睿的神色颇为严肃,刘宁、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等人站在前面不远处。

    “登州和莱州还不平静,今后一段时间,怕是有不少的事情,叛军军士大部分被剿灭和生擒,但还是有少部分逃走了,隐藏在登州和莱州各地,因为叛军作乱,登莱之地的土匪猖獗,有些土匪是叛军支持的,力量还不小,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剿灭土匪,让登州和莱州彻底稳定下来。”

    “登莱之地的百姓农户,损失至少在六成以上,剩下的绝大部分怕是都想着逃离此地,没有了人户,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朝廷免去登莱之地三年的赋税,也没有丝毫作用,所以说,下一步我们要想法设法的吸引人流。”

    “那些想要离开登莱之地的百姓和农户,我们没有必要强留,由他们去,我的初步想法,还是从皮岛、宁远等地大量吸引辽东汉人。”

    “登莱之地的有些规矩,需要我们来重新制定,目前我们有这样的条件,这里的士大夫家族、乡绅家族几乎不存在了,少了这些家族,我们就少了很多的羁绊,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事情,皇上和朝廷暂时不会关注这一片的不毛之地。”

    。。。

    吴宗睿说完之后,刘宁忍不住开口了。

    “大人,您难道要留在登州吗,这里都要成为不毛之地了。”

    吴宗睿看着刘宁,不紧不慢的开口。

    “你说呢,监军大人将我留在了登州,暂时负责登州和莱州的一切事宜,难道是说笑。”

    “大人,剿灭叛军,您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怎么还要留在登州啊,这不公平。”

    吴宗睿再次看着刘宁,意味深长的开口了。

    “刘宁,做任何的事情,都要动脑子,你跟在我身边好几年了,应该要学会思考了,今后你多向曾先生和文儒讨教,只要你认真思考,就会明白好多的事情,明白我为什么留在登州,淮安好不好,很好,可我们在淮安不舒服,不自在,这是为什么,青州相对来说,目前强于登州和莱州,但也不是很好,我们做事情的时候,一样是束手束脚。。。”

    刘宁的脸有些红,没有仔细听吴宗睿的话,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等人更是不用说,云里雾里,压根不知道原因。

    其实吴宗睿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

    “刘宁,罗典明,罗典勇,罗典召,我想皇上的圣旨很快就会到登州来,有些事情我们需要着手进行了,罗典明,罗典勇,你们带着二十名军士,迅速返回青州,将我书写的信函,分别交给曾先生和廖文儒,告诉他们做好一切的准备,一旦圣旨下达,马上按照我信函上面的要求行事,不得有丝毫的耽误。”

    “刘宁,罗典召,你们负责训练留在登州的一百名军士,你们记住,现阶段的训练,重点不是训练方面的,而是思想方面的,他们的战术素养不错,战场上能够拼命杀敌,可是在军纪军规方面,就不一定了,所以你们重点强调军纪军规方面,要让他们将军纪军规牢牢的刻进脑海里面。”

    “至于说莱州府城的驻军,下一步想办法,也许我和杨御蕃之间,还有很多需要协调的地方。。。”

    说到这里,吴宗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请求出任登莱巡抚,留在登州,面临的绝大部分事情都是好的,唯独这个杨御蕃,应该是今后一段时间存在的难题和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