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毒不丈夫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杨御蕃绝对想不到,吴宗睿到了莱州府城,而且在府衙,如此新军军士围困府衙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收到府衙告示文书的时候,杨御蕃压根不在意,紧接着收到了吴宗睿的信函,他脸色苍白,额头冒汗,知道麻烦了,来不及思考,杨御蕃快马加鞭,赶赴府衙,可惜等他来到府衙,已经见不到吴宗睿和卢发轩,两人离开莱州府城,下去巡查秋收情况去了。

    回到军营,看着垂头丧气的军士,杨御蕃身体微微颤抖,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危机了。

    。。。

    “大人,若不是您出面,下官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新军军士。。。”

    “路廷兄,我比你好不到哪里去,若是那些军士丧心病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说,这些话就不用多说,你认为,我们该如何处置和弹劾杨御蕃。”

    “这个,下官还真的没有思索过,杨御蕃是都督同知,莱州总兵,在护卫莱州府城的战斗中,与叛军拼死搏杀,立下了功劳,莱州府城是因为杨御蕃,才没有遭遇到叛军的荼毒,再说这次围困府衙的,都是莱州新军的军士,并未见到杨御蕃的身影啊。。。”

    吴宗睿看了看卢发轩。

    以正常的思绪看卢发轩的态度,应该是不错的,尽管卢发轩清楚他吴宗睿的志向,但不可能感同身受,所以在处理诸多的事情方面,总体是谨慎和宽容的态度。

    “路廷兄,杨御蕃是都督同知、莱州总兵,从一品的武官,统领莱州新军,新军军士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杨御蕃能够置身事外吗,就算是你我认为杨御蕃没有参与此事,皇上和朝廷会如此看吗,会相信吗,我以为杨御蕃不能继续留在莱州,至于说皇上和朝廷如何看待莱州军士冲击府衙的事宜,如何处置杨御蕃,我们不需要关心和过问。”

    “这个,就依大人说的,下官没有什么意见。”

    吴宗睿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有些事情,他不能和卢发轩商议,还是需要和曾永忠等人一同来筹谋,总之,这一次,吴宗睿不会放过杨御蕃。

    曾永忠进入客栈的时候,累的半死,他体力一般,骑马的技术也不是很出色,不过接到密报,他知道有重要的事情商议,没有耽误一分钟的时间,迅速赶赴莱州府城。

    吴宗睿进入房间,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曾永忠站起身来,很快开口了。

    “大人,莱州新军军士的情况如何了。”

    “先生,刚刚抵达莱州,是不是歇息一下,一会再行商议。”

    “不用,我不累,大人,时间很近,我们必须要尽快行动,不给杨御蕃喘息的机会。”

    吴宗睿点点头,稍稍思索一下开口了。

    “没有什么问题了,莱州新军军士没有想到我会到莱州,而且就在莱州府衙,他们冲击府衙的时候,想到的是为难卢发轩,我的出现,让他们猝不及防,事态没有蔓延,很快平息下去,冲击府衙的几个骨干,全部关进了府衙的大牢之中,迄今为止,也没有见到杨御蕃出面,为这些被关进大牢的军官军士说情,至于其余的军士,全部回到军营,等候处置。”

    曾永忠连连点头,跟着开口。

    “好啊,如此的状况,是最好的,大人,我以为,必须抓住这次的机会,让杨御蕃永远不得翻身,现在的杨御蕃,应该是坐立不安,他肯定想着见到大人,为自己找到后路。”

    “杨御蕃见不到我,处理完毕所有事宜,我们没有停留,离开了府衙,我们离开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杨御蕃就赶到府衙了,哼,有胆量做事情,就要有胆量承担责任,出事之后想着找我,想的也太美了。”

    “那就好,大人,这次,杨御蕃不要想着能够逃脱了。”

    吴宗睿微微点头,他也是这样的想法。

    “先生说说,接下来该如何办。”

    曾永忠脸上露出一丝狠毒的神情。

    “双管齐下,第一步,立即审讯被关进大牢的莱州新军军士,让他们承认围攻府衙和攻击卢大人是杨御蕃同意和默许的,当然,我以为没有哪个军士会主动承认,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得到这方面的供词,时间越快越好,最好是一两日之内办好,拿到供词。”

    “第二步,炮制杨御蕃对于皇上和朝廷的赏赐不满意、企图全面管控登莱之地的意图,此次杨御蕃默许莱州新军军士围攻府衙,就是想着逼迫莱州知府卢大人退缩,进而达到攻击大人的目的。”

    曾永忠说的很流利,几乎是不假思索。

    吴宗睿暂时没有开口,他很清楚,如果这样做,杨御蕃就不是不能翻身那么简单了。

    看见吴宗睿暂时没有开口,曾永忠神色有些焦急。

    “怎么,大人心软了吗,我以为,在这件事情上面,大人决不能心软,否则后面的事情不好处理,杨御蕃敢于默许莱州新军军士冲击衙门,违背大人的意志,那就要让他遭受最为严厉的惩戒,唯有如此,登莱之地的所有文武官员,才不敢有非分之想。。。”

    曾永忠的建议是正确的,可是吴宗睿的确有些不忍心。

    “先生,我的想法是,做到第一步就可以了,杨御蕃一样不可能翻身。。。”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曾永忠冷冷一笑。

    “事情没有大人想的那么简单,杨御蕃是都督同知,莱州总兵,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知晓利害关系,也会全面的考虑,做好方方面面的应对,我想杨御蕃在朝廷肯定有一些关系,且杨御蕃守住了莱州府城,本来就有一定的资本,大人若是不下定决心,不疼不痒的攻击与弹劾,不会产生多大的作用,说不定皇上和朝廷反而认为大人过错更多。”

    吴宗睿的神情马上变得严肃。

    “先生的意思是说,杨御蕃会拿着货运码头以及莱州新军的军饷做文章吗。”

    “那是自然,换做是我,也会如此做。”

    吴宗睿猛地站起身来。

    “我明白了,就依照先生的意思来办理,我认为第二步更加重要。”

    “登州叛军的教训就在眼前,皇上和朝廷最为担心的就是军队哗变的事宜,如果我们在第二步上面做好文章,则杨御蕃无论如何都难以解释了。”

    曾永忠连连点头。

    “大人同意了,就不要耽误时间了,具体的奏折我来写,至于审讯被扣押军士的事宜,大人可以安排刘将军做好。”

    吴宗睿的神情变得冷酷。

    “不用了,先生今日之内就写好奏折,其他的事情暂时不用考虑,至于说需要获得的证据,我们一定会拿到手,就算是那些被关押的军士不说,我们也会想办法得到。”

    。。。

    夜深了,府衙大牢里面依旧是灯火通明。

    几个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莱州新军军士,迷迷糊糊在已经写好的证词上面按下了手印,刘宁神色狰狞,看着躺在地上已经起不了身的这些个莱州新军的军士。

    五名登州新军的军士站在他的身后。

    “一共有七名签字画押的案犯,他们已经签供画押,从现在开始,你们轮流再次的审讯每一个案犯,将供词之中最为关键的地方,让他们牢牢的记住,若是有案犯不配合,那就不要让他看见明日的太阳了,明白吗。。。”

    五名军士齐声回答知道了,语气很干脆。

    “我再说一遍,此事就烂在肚子里,有谁敢泄露出去,我灭他的九族。。。”

    天亮了,刘宁拿着供词,匆匆来到了客栈。

    “大人,供词拿到了,一共有七份案犯的供词,其中有四人愿意承认供词之中所有的内容,另外三名不愿意开口的案犯,已经被处决了。。。”

    “做的不错,卢发轩知晓此事吗。”

    “不知道,昨夜的审讯,有六人参与,除我之外,其余五人都是信得过的登州新军军士。”

    “好,将这些供词交给曾先生过目。”

    。。。

    很快,拿着供词的曾永忠来到了吴宗睿的房间。

    “大人,足够了,凭着这些证词,杨御蕃不要想着活命,这是我写的弹劾奏折,还请大人过目,若是没有什么意见,今日就送完京城去。。。”

    吴宗睿拿起了曾永忠草拟的弹劾奏折,快速浏览了一遍。

    这一次,他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其实在这件事情上面,曾永忠比他更狠,完全置杨御蕃于死地。

    。。。

    弹劾奏折由专人送往京城。

    吴宗睿已经没有留在莱州府城的必要了,翌日就出发,前往登州府城。

    一路上,吴宗睿想到了很多,他隐隐觉得,这一次做的有些过分了,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预想的样子。

    也许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有些人你认为还不错,德才兼备,可就是不能够为己所用,而且还成为了对手,这个时候你绝不要心软,要毫不犹豫的动手,除掉对方。

    明末的崇祯皇帝,也就是在这方面存在太多的缺陷,导致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句话并非是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