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盲目的自信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登莱新军拿下了复州和永宁等地,大军马上开始集结,准备进攻盖州了。

    没有谁能够保证消息不泄露,毕竟拿下复州和永宁等地,动静很大,如果等待盖州等地的后金鞑子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进攻的难度会大很多。

    加上投降的汉军军士,吴宗睿麾下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两万七千人,当廖文儒等人都认为吴宗睿会乘胜率领所有军士,进攻盖州的时候,吴宗睿却做出了一个决定,仅仅率领一万五千将士进攻盖州。

    盖州驻扎的是正红旗八旗军士,以及蒙古左营的部分军士,一共有两千人,从兵力上面来说,一万五千将士进攻盖州城池是足够的,但是,盖州、海州和耀州相距很近,如果盖州遭受进攻,驻扎海州和耀州的后金八旗军士,肯定会迅速驰援,登莱新军务必要分兵阻拦八旗军士的驰援,这样算来,兵力越多越是能够保证胜利。

    归顺的汉军军士之中,抽调精锐的一千五百人,加入到登莱新军之中,参加进攻盖州的战斗,其余归顺的汉军军士,全部驻扎在永宁和复州,甄别的工作同时进行,身强力壮、没有不良嗜好的汉军军士,编入到登莱新军之中,年级太大以及年级太小的,或者身体不行的,让他们回到老家去种田生活,也可以就地安置,至于那些兵油子,则是集中看押,强制改造,等到基本磨平他们的坏脾气,再让他们回家去种田。

    李国翰和金砺,自然是跟随大军攻打盖州。

    被生擒的一百多正红旗军士,看押在复州,等待大军归来的时候,一并押解到登州。

    仅仅一天的时间,所有安排部署到位,一万五千将士出发,前往盖州。

    廖文儒、罗典勇和秦大龙跟随吴宗睿征伐盖州,刘宁坐镇复州和永宁,驻扎在永宁,罗典召驻扎在复州,他们都要负责甄别投降的汉军军士。

    永宁城池距离盖州两百里地左右,如果骑兵快速奔袭,一天左右就能够抵达。

    盖州城池不同于永宁和复州等地,距离沈阳、也就是后金的都城盛京,不过四百里地,一旦盖州出现危局,必定震动沈阳,而且盖州也是皇太极着重打造的一座城池,在后金所掌控的城池之中,属于较为富裕的地方。

    官道上面黄沙滚滚,沿途能够看见不少的房屋和百姓了。

    吴宗睿很清楚,想要完全保密,可能性已经不是很大,不过他的内心,已经有了定夺。

    拿下复州和永宁等地,登莱新军获取到了不少的粮草,不需要从旅顺和金州转运粮草了,获取最多的还是战马,一共得到了近五千匹的战马,让登莱新军的骑兵队伍大幅度的扩充。

    吴宗睿得到了一匹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属于顶级的战马,可遇不可求,市场上是不可能买到的,而吴宗睿得到这匹汗血宝马,也是机缘巧合,这匹汗血宝马,是葛巴泰想方设法获取的,准备进贡给正红旗旗主、大贝勒代善,为自身的提拔打下坚实基础的,可惜的是,葛巴泰永远没有机会了。

    廖文儒等人发现了这匹汗血宝马之后,马上进献给了吴宗睿。

    在永宁和复州的收获,让吴宗睿对于盖州有了不小的期盼,如果能够拿下盖州,一定能够获取到大量的钱财粮草,毕竟盖州城池里面,居住有部分满人的权贵,他们入关劫掠,获取到了大量的钱财,而且盖州是由满八旗正红旗军士和蒙古左营驻守的,战马肯定不少。

    后金满八旗军士,虽然习惯在马背上驰骋,可是随着后金实力的增强,这些军士必须要习惯驻守城池,不过他们依旧难以彻底改变游牧的习惯,就算是驻守在城池之中,也喜欢骑马在空旷的地带驰骋,所以他们的军营,全部都在城池外面,驻守城内的军士人数很少。

    这对于攻打盖州城池的登莱新军来说,是绝大的利好消息。

    获知斥候侦察到的情报,吴宗睿不是特别担心消息泄露出去,因为满八旗的军士异常的傲慢,蒙古骑兵同样如此,他们是不习惯固守城池的,更愿意和对手在野外厮杀。

    吴宗睿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在野外彻底剿灭后金鞑子和蒙古鞑子,就算是不能彻底剿灭他们,也要让他们遭受重创,几乎失去战斗力,那样接下来进攻城池,就简单很多了。

    一万五千大军,分为了前军和中军,前军一万人,中军五千人。

    前军全部由骑兵组成,中军主要由神机营组成。

    廖文儒指挥前军,秦大龙协助,罗典勇指挥中军。

    吴宗睿跟随前军行军,做出所有的作战部署。

    。。。

    盖州城外,军营。

    正红旗城守尉阿斯哈一脸的狰狞,看着跪在地上的斥候。

    “你再说一遍,复州和永宁都被明军攻陷了吗,葛巴泰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禀报。”

    斥候根本不敢抬头,匍匐在地上。

    “禀报大人,复州和永宁已经失守,被明军占领,明军已经朝着盖州的方向开拔。。。”

    斥候没有说到阿巴泰,他也不知道阿巴泰为什么没有报告消息。

    “抬起头来,看着我。”

    阿斯哈一声怒吼,斥候身体颤抖了一下,还是抬头了。

    斥候的脸色发白,但是目光还是坚定的,没有慌乱。

    “告诉我,你们是怎么侦查的,为什么复州和永宁城池都丢失了,被明军占领,你们都不知道消息,等到他们进攻盖州的时候,你们才侦察到。。。”

    斥候没有开口回答,也无法回答。

    身边的蒙古左营千户在阿斯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阿斯哈看着跪在地上的斥候,怒气冲冲的开口了。

    “再去侦查,探查清楚明军的动向,如果有闪失,提着你的头颅来见我。”

    。。。

    蒙古左营千户,与阿斯哈的关系还不错。

    后金的满人权贵,与蒙古人有着不可隔断的渊源,后金八旗的权贵,对于蒙古人的态度还算是不错的,也因为蒙古人作战勇猛,得到了他们的赏识,这方面汉军是无法比拟的。

    刚刚阿斯哈就是听从了蒙古左营千户的建议,让斥候赶快去侦查。

    营房里面,只剩下了阿斯哈和蒙古左营千户两人。

    阿斯哈看着千户,冷冷的开口了。

    “明军怎么可能攻陷复州和永宁,一定是汉军的总兵李国翰和金砺背叛了大汗,否则不可能,阿巴泰身为正红旗的牛录额真,这么大的变故都没有注意到,不可饶恕,这个阿巴泰,我早就看不惯了,就知道升迁,就知道讨好,驻扎在永宁和复州的时候,就知道享受,根本就不是我正红旗的勇士了。。。”

    阿斯哈压根不相信明军能够攻陷复州和永宁,打死也不会相信。

    蒙古左营千户等待阿斯哈说完,才小心的开口了。

    “大人,斥候禀报,明军已经朝着盖州的方向进发,奴才建议,是不是固守城池,向大贝勒爷禀报复州和永宁的情况。。。”

    “不行,不打败孱弱的明军,就给主子禀报消息,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阿斯哈毫不客气的开口了,到后面已经是怒吼。

    身为正红旗的城守尉,阿斯哈的任务,就是保卫盖州的安全,同时要兼顾到复州和永宁等地,斥候禀报复州和永宁等地失陷,对于阿斯哈来说,这是巨大的耻辱。

    天聪三年、也就是崇祯二年以后,在满八旗勇士的眼里,明军不堪一击,根本不敢和满八旗的勇士面对面厮杀,明军的孱弱,已经在后金形成了共识,满八旗勇士在野外的战斗之中,如果败给了明军,那是无法洗刷的耻辱。

    也正是如此,阿斯哈是绝不会直接向主子代善禀报复州和永宁失守的消息。

    阿斯哈是绝不会固守城池的,这不是他的习惯。

    在正红旗八旗军士之中,阿斯哈有不小的名气,数次参与了对于明军的战斗,亲手斩杀了不少的明军军士,如果不是因为主子代善遭遇到大汗的排挤,阿斯哈说不定因为军功被抬旗,进入到正黄旗或者镶黄旗之中去了。

    蒙古左营千户已经习惯了,听见阿斯哈这样说,依旧小声开口了。

    “大人,奴才愿意率领蒙古左营的一千将士,彻底剿灭进犯的明军,收服永宁和复州。。。”

    阿斯哈摆摆手。

    “不用多说了,我是驻守盖州的主帅,当然要领兵击败进犯的明军。”

    蒙古左营的千户还准备开口的时候,阿斯哈已经对着门外叫开了。

    两名亲卫很快进来了。

    阿斯哈看着其中的一名亲卫开口了。

    “你带着几个人,到永宁去侦查,看看阿巴泰躲到哪里去了,永宁和复州失陷,他脱不了关系,找到阿巴泰,让他滚到盖州来,路上注意一些,避开明军,不要和他们正面厮杀。”

    这名亲卫离开之后,阿斯哈对着另外一名亲卫开口。

    “命令军营所有的军士,马上集合,讨伐进犯的明军,告诉他们,给我好好杀敌,要杀得明军一个不剩。。。”

    。。。

    一直到部署完毕,阿斯哈都没有说到固守盖州城池的事情,或许在他看来,明军是不可能靠近盖州城池的,他率领的八旗军和蒙古左营的军士,能够轻而易举的歼灭进犯的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