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盖州的收获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8^1^.

    清晨,薄雾散去,吴宗睿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盖州城池。

    昨日的战斗,以登莱军完胜告终,满八旗正红旗城守尉阿斯哈被斩杀身亡,蒙古左营千户拒不投降同样被斩杀,登莱军生擒正红旗八旗军士三百七十七人,生擒蒙古左营军士四百二十七人,登莱军将士阵亡一千三百七十余人,重伤近一百人。

    登莱军主要的伤亡,还是来自于诱敌深入的战斗之中,秦大龙率领的两千军士,阵亡接近千人,之后围剿的战斗,伤亡倒不是很多。

    驻守盖州的一千正红旗八旗军士,一千蒙古左营军士,合计两千人,几乎被全歼,战斗中逃脱之人寥寥无几。

    出征以来,登莱军阵亡和重伤的军士,已经接近一千七百人,以此代价,剿灭满八旗正红旗军士一千三百人,蒙古左营军士一千人,汉军五千余人,这样的胜利成果,是一般人不敢想象的。

    登莱军将士的士气,极其的高涨,私下里甚至出现了杀到沈阳去的议论。

    吴宗睿还是冷静的,他很清楚,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一方面是登莱军有着很不错的战斗力,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八旗军的轻敌。

    这样的战斗机会,今后再也不会出现了,为了今后面对八旗军有着作战的优势,登莱军还需要系统性、大规模的训练。

    根据情报分析,驻守盖州城池的后金军士,已经不足百人,登莱军拿下盖州城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吴宗睿手上的马鞭,指向了盖州城池。

    秦大龙率领的两千登莱军军士,迅即发起了进攻。

    这只是试探性的进攻,暂时没有使用火炮。

    城墙上面看不见守卫的军士,城门关闭,同样看不见守卫的军士。

    一股洪流朝着盖州城墙的方向而去。

    洪流快要接近城墙的时候,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箭雨,没有火炮,什么都没有。

    秦大龙楞了一下,打马朝着城门飞驰而去,他忘记了吴宗睿和廖文儒的嘱托,已经到了弓箭的射程范围以内了。

    秦大龙来到了城门的前面,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他有些不敢相信。

    抬着圆木的军士,同样来到了城门面前,他们喊着口号,抡起圆木撞向了城门。

    “轰。。。”

    “吱呀。。。”

    城门居然是虚掩的,没有关上。

    不仅仅是秦大龙等进攻的将士愣住了,包括吴宗睿和廖文儒等人,都愣住了。

    很快,秦大龙醒悟过来,打马冲向了城门的甬道,诸多的将士跟随在他的身后,朝着城门的甬道冲去。。。

    盖州城内异常的安静,大街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人。

    在亲卫的严密护卫之下,吴宗睿进入了城池。

    盖州已经成为一座不设防的城池,守备衙门是空的,在被迅速占领的衙门里面,倒是抓住了几个后金的官吏。

    真想在这几个官吏的交代之中大白,原来昨日死里逃生的正红旗军士,回到盖州城内,带着钱财连夜逃之夭夭,驻守城池的近百名军士,跟随逃离,住在城内的满人,逃得更快,而这一切,盖州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按照衙门的要求,辰时之前不准出门,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被抓住的几个官吏,要么是年纪大了无法逃走,要么是不愿意逃走的。

    廖文儒迅速开始了部署,首先占领了衙门的府库,以及城内的军营,派遣军士在大街上值守,严禁任何的军士劫掠百姓。

    首先展开的是钱粮的清点事宜,以及军械库的清点,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要带走的。

    接下来是对城内百姓的清点,有了衙门的黄册,清点的事情轻松很多。

    按照吴宗睿的要求,盖州城内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都要带走,一丝一毫都不留下。

    吴宗睿倒是不会破坏城池,在他看来,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毁坏财富,除非是对攻城拔寨的战斗,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破坏城池,其余时候不要故意的烧毁破坏城池,万一登莱军今后占领了这些地方,还是需要耗费大量的钱财来建设。

    衙门里面的文书和地图,成为了吴宗睿最为关注的东西,其余的他倒不是很在意。

    清点钱粮和军械的事宜,有廖文儒亲自负责。

    两个时辰过去,城内依旧冷清,百姓不敢出门,也不敢打开商铺营业,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其实城内的汉人不少,不过他们已经习惯后金的统治了。

    登莱军唯一的一张告示张贴出去了,告示的内容很简单,登莱军要求城内能够跟随迁移的人,悉数迁移,登莱军将负责将他们运送到旅顺岛、金州、皮岛以及登州等地去。

    这是一封强制性的告示,意味着盖州城内几乎所有的人,都要携带家财,跟随迁移。

    告示给了盖州城内百姓不到五天的时间,五日之后,所有人都要跟随登莱军撤离此地。

    忙的晕头转向的廖文儒,来到了衙门的厢房。

    厢房里面很安静,吴宗睿正在聚精会神看着衙门的文书以及地图。

    “大哥,我们在盖州城调整五日的时间,下一步是不是接着攻打耀州城池。”

    吴宗睿抬起头,看着廖文儒。

    “文儒,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攻打耀州城池之后,还要攻打海州城池,甚至是鞍山城池。”

    廖文儒倒是没有客气,跟着开口了。

    “大哥,我觉得能够攻下更多的城池,当然很好,皇太极和后金鞑子的主力,还在宣府和大同一带劫掠,我们继续攻打耀州和海州等地,皇太极也来不及驰援,这样我们拿下更多的城池,就能够获取到更多的战马和粮草。。。”

    吴宗睿微微摇头。

    “命令罗典勇,率领两千军士,迅速占领连云岛,同时派遣斥候,迅速到北汛口,命令驻扎在北汛口的水师战船,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连云岛。”

    廖文儒有些发愣,看着吴宗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有什么不同的想法,是吗。”

    “大、大哥,难道您准备撤军了吗。”

    “不错,派遣斥候,在盖州和耀州之间,严密侦查,若有任何的异常,迅速禀报,大军要做好一切的备战准备事宜,一旦耀州和海州等地的八旗军士和蒙古营的军士发起进攻,将他们彻底打败。”

    廖文儒木然的点头,转身准备去下达命令。

    “文儒,等等,坐下吧。”

    廖文儒坐下了,看着吴宗睿。

    吴宗睿抽出了一份文书,是用汉字书写的文书。

    “文儒,这份文书显示,皇太极此番征伐漠南蒙古,随军的主力是正黄旗、正蓝旗、镶蓝旗、正白旗和镶白旗的八旗军士,固守沈阳的是镶黄旗、正红旗和镶红旗的八旗军士,八旗军之中,镶黄旗的兵力达到了一万五千人,正红旗和镶红旗都是接近万人的规模,这还没有算兵力总数都超过万人的蒙古左右营,以及数量庞大的汉军,如果我们继续攻打耀州和海州等地,你认为济尔哈朗和代善等人,会坐视不理吗。”

    “八旗军的战斗力,你是清楚的,蒙古军士的战斗力,同样不弱。”

    “八旗军的行军速度,你同样清楚,你想想,皇太极如果获知了消息,会下达什么样的命令。。。”

    廖文儒眨了眨眼睛,没有开口。

    吴宗睿的神色变得严肃。

    “登莱军这次作战,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我们没有想着占领盖州、复州和永宁等地,甚至没有打算占据柚岩和旋城等地,但是我们必须要牢牢的占领南汛口、北汛口等地,给后金和皇太极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我要是皇太极,会马上下达命令,命令镶黄旗、正红旗和镶红旗全体出动,不惜一切代价托住登莱军,不让登莱军撤离。”

    “同时,皇太极会命令大军,迅速撤离宣府和大同等地,昼夜兼程往回赶,试图彻底剿灭进犯的登莱军。”

    “对于皇太极来说,进攻宣府和大同等地,目的是劫掠财富,削弱我朝廷的实力,并非那么重要,而登莱军则会成为皇太极的梦寐,其威胁性远远超过了当年的毛文龙。”

    “文儒,你说说,皇太极是会拼尽全力剿灭登莱军,还是会继续在宣府和大同一带劫掠。。。”

    吴宗睿说到这里,廖文儒终于开口了。

    “大哥,换做是我,一定会昼夜兼程回来,争取能够剿灭进犯的登莱军。”

    吴宗睿微微点头,走到了廖文儒的身边。

    “文儒,谁都想着取得更大的胜利,不过我们在获取胜利的同时,要考虑清楚后路,如果济尔哈朗和代善率领八旗大军,扑向耀州和海州等地,不惜一切拖住我们,你认为我们还能够安然的撤离吗,我刚才粗略的计算过了,济尔哈朗和代善能够调动的兵力,不低于五万人,就算是让刘宁率领驻守复州和永宁的将士悉数过来驰援,我们能够打赢吗。”

    轮到廖文儒连连的摇头了。

    “大哥,如果是这样,登莱军肯定打不过。”

    吴宗睿走到了地图的前面,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没有做好全面征伐后金和皇太极的准备,就需要见好就收,万万不可盲目自信,到时候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