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筹谋与安排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官道上的大军,行军的速度不是很快,吴宗睿也没有催促大军加速前行。

    情报与朝廷的塘报源源不断的送来,包括西北五省总督洪承畴,死守西安府城,眼睁睁看着流寇大摇大摆的进入河南,占领了阌乡,高迎祥、张献忠、马守应、罗汝才等流寇会师,往东再次攻陷陕州,打败了驻守陕州和渑池一带的左良玉。

    陕西、山西以及河南一带,朝廷大军已经是各自为战,拼命的抵御流寇的进攻。

    曹文昭战败身亡,对于朝廷各路大军来说,打击是巨大的,甚至有部分的明军将领,对流寇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作为新任的东南五省总督,吴宗睿并未下达任何的作战命令,西北五省总督洪承畴,固守陕西西安府城,也没有下达任何的作战命令。

    流寇可没有闲着,他们开始朝着洛阳府城的方向集结,明显就是准备攻打洛阳府城的。

    驻守西安府城的洪承畴,急忙下达了命令,令总兵左良玉无论如何也要守住洛阳。

    情况紧急,吴宗睿与洪承畴尚未见面,两位五省总督手中都有尚方宝剑,按说主要负责剿灭流寇任务的吴宗睿,应该给左良玉下达作战命令,可登州距离洛阳距离太过于遥远,吴宗睿短时间不可能赶到,所以洪承畴必须要下达命令。

    吴宗睿很快知道了流寇准备攻打洛阳府城的消息。

    时间已经到了十月底。

    按说登莱新军行军线路是明确的,就是从山东直接进入河南,直扑洛阳府城,剿灭流寇。

    不过吴宗睿没有下达进军河南洛阳的命令,大军在单县稍微歇息之后,取道徐州,进入南直隶。

    这个行军的路线,让廖文儒和刘宁等人觉得奇怪。

    十一月初,登莱新军进入徐州,朝着凤阳府城的方向而去。

    登莱新军携带有红夷大炮、弗朗机、火炮以及火箭等军械,行军的速度不可能很快。

    十一月初八,大军抵达凤阳府所辖的宿州。

    廖文儒和刘宁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起来到了中军帐。

    吴宗睿正在详细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

    每到安营扎寨的时候,亲卫都会将地图挂起来,吴宗睿几乎每天都会看地图,有时间会持续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看见吴宗睿正在看地图,廖文儒等人没有开口说话,静静站在一边。

    终于,吴宗睿扭了扭脖子。

    “文儒,刘宁,有什么事情吗。”

    廖文儒看了看刘宁,对着吴宗睿抱拳开口了。

    “大哥,流寇尚在洛阳一带活动,我觉得,我们应该要进入河南,追击流寇。。。”

    吴宗睿看了看廖文儒,脸上露出了笑容。

    “怎么,着急了,想扑过去彻底剿灭流寇吗。”

    吴宗睿刚刚说完,刘宁赶忙开口了。

    “大人,廖总兵不是这个意思,属下和廖总兵商议过了,大人统领东南五省的大军,负责剿灭流寇,这都两个月时间了,大人没有下达任何的命令,登莱新军没有进入河南剿灭流寇,反而进入了南直隶,廖总兵和属下不是很明白,专门来请示大人的。”

    吴宗睿扭头看了看地图,转过身来。

    “我这个东南五省总督,说话不一定有作用,还是不说的好,河南、湖广以及江北的大军,表面上听从的还是洪承畴的命令,这个时候,我就不要自找无趣了,再说了,你们看看洪承畴,虽然是西北五省总督,全面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可也不会轻易调动其他地方的军队,依旧是统领西北的大军迎战流寇,所以,我依靠的还是登莱新军。”

    吴宗睿暂时没有解释登莱新军行军路线的选择,这让廖文儒和刘宁有着着急,两人又不好开口询问,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吴宗睿挥挥手,示意两人到地图前面来。

    “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马守应和罗汝才等流寇的主力,离开陕西之后,进入河南,攻陷了阌乡和陕州等地,现如今全力进攻洛阳,我想,洪承畴一定会下达命令,令左良玉死守洛阳府城,流寇想要拿下洛阳府城,没有可能性。”

    “年初的时候,流寇的行军路线,和这一次颇为相似,只不过那一次他们绕过了洛阳府城,攻陷了荥阳泗水等地,接着,他们出其不意的杀向了汝宁,进犯凤阳府城。”

    廖文儒眨了眨眼睛,看着吴宗睿开口了。

    “大哥,难道流寇会再次的进犯中都凤阳府城吗。”

    刘宁看了看地图,也是一脸的惊愕。

    吴宗睿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我以为,流寇不会再次进攻凤阳府城了,他们肯定知道,凤阳府城驻扎有重兵,如果他们选择再次进攻凤阳府城,将会遭受沉重的打击。”

    “流寇作战的目标,已经出现明显的变化,他们以攻打重点城池为最大的目标,不屑于总是攻陷州县城池了,在陕西的时候,他们攻打西安府城,两次都没有成功,进入河南之后,他们攻打洛阳府城,现在看,也不大可能拿下,至于开封府城,只要高迎祥的头脑还算是清醒,就不可能攻打开封府城。”

    “洛阳府城无法攻陷,开封府城不可能攻打,你们说说,流寇接下来可能进攻哪一处的主要城池。”

    廖文儒和刘宁同时看向了地图,两人几乎同时喊出来。

    “庐州府城。。。”

    吴宗睿欣慰的点头。

    “不错,流寇下一个目标,就是庐州府城,山东的济南府城,他们不可能进攻,毕竟他们不熟悉山东的情形,骤然进入,恐怕遭遇到不测,凤阳府城已经加强了戒备,他们不可能攻打,剩下的就是庐州府城了。”

    “我料定,流寇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庐州府城,他们依旧会取道汝宁府,进入到凤阳,颍川、霍丘和寿州,都是他们的目标,拿下了这些城池,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进攻庐州府城了。”

    “我还预测,流寇进入凤阳之后,一定会分兵,他们需要抓紧时间,抓住机会,不会让朝廷大军侦查到他们的目的,他们的进攻越是出其不意,越是能够取得成功。”

    “流寇势大,我们需要小心,小心应对,不能打草惊蛇。”

    “攻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们首战的目标,就是剿灭其中一路流寇。”

    “我们的目标,就是高迎祥。”

    “高迎祥被流寇拥戴为总首领,只要我们打败了高迎祥,流寇的气焰一定被压下去。”

    。。。

    廖文儒还是有些担心,看着吴宗睿开口了。

    “大哥,如果流寇攻陷了洛阳府城。。。”

    吴宗睿伸手拍了拍廖文儒的肩膀。

    “文儒,有时候思考问题,不妨想的深远一些,洪承畴是西北五省总督,率领大军驻扎在陕西,距离洛阳府城不是很远,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流寇攻陷洛阳府城吗,如果真的出现此等的事情,洪承畴一世英名将付诸东流。”

    廖文儒红着脸,用力的点头。

    。。。

    河南,洛阳府城。

    十多万义军军士,将洛阳府城围的水泄不通。

    进攻已经持续近十天时间了,没有丝毫的效果。

    中军帐内,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马守应和罗汝才等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正月的时候,义军一举拿下中都凤阳府城,士气大振,转眼十个月时间过去了,两次攻打西安府城,都没有能够成功,这次攻打洛阳府城,难道还是不能成功吗。

    诸多的掌盘子实在不甘心,他们需要拿下一座大的城池,再次鼓舞士气,给予大明朝廷沉重的打击。

    驻守洛阳府城的左良玉,非常顽强,而且城墙上面的火炮,太过犀利,让攻打城池的义军军士,每次都是铩羽而归。

    作为义军首领的高迎祥,一直都非常的冷静,他派遣大量的斥候,散布在陕州和渑池一带,时刻关注陕西方面洪承畴的动静,如果洪承畴趁着义军攻打洛阳的时候,从背后发起攻击,义军将难以抵御。

    骑马的斥候飞身下马,匆匆进入中军帐。

    “报,陕州方向发现潼关有动静,有大批的朝廷军士出现。。。”

    高迎祥忽的一下子站起身来了。

    “再去侦查,迅速禀报。”

    斥候离开之后,高迎祥看了看桌上的地图,神色严峻的开口了。

    “诸位,洛阳府城距离西安府城距离不远,洪承畴怕是率领大军前来驰援了,如果洪承畴率领的朝廷军士,与驻守洛阳府城的左良玉合兵一处,必定对我们义军造成巨大的威胁,这段时间,将士们进攻洛阳府城,损失颇大,士气也不是很高,我看,我们需要转移了,放弃进攻洛阳府城。”

    张献忠看了看地图,对着高迎祥开口了。

    “闯王,我们不攻洛阳,接下来往哪里去,进攻哪一座城池。”

    高迎祥略微的思索了一下。

    “东面是山东,我们不熟悉,不要贸然进攻,我看还是朝着南面去,进入南直隶,正月的时候,我们攻陷了凤阳府城,这一次,我们进攻庐州府城,也许南直隶是我们的福地。。。”

    张献忠脸上露出了笑容。

    “闯王说得好,我们就去进攻南直隶,想必南京的明军,大都集中到凤阳府城了,我们进攻庐州府城,正好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