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百三十章 被动与主动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廖文儒气的脸色发白,用力的将手中的文书摔到桌上。

    在吴宗睿的面前如此的失态,这是廖文儒的第一次,也许是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廖文儒连忙开口说话了。

    “大人,这个方一藻太过分了,与您作对不说,还导致了金国奇、金国臣率领的一万四千军士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削弱了锦州城池的防御力量,这要是换做是属下,遇见这样的事情,一定宰了方一藻。。。”

    吴宗睿看了看一脸愤怒的廖文儒,还有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的金国凤。

    “发脾气有何作用,金国奇、金国臣率领的一万四千将士,仅仅携带了五天的粮食,就算是他们拼死守住松山城池,也只能够坚持三五天的时间,后金鞑子甚至可以不用进攻,坐等就能够完全拿下松山城池,且全歼驰援锦州的一万四千军士。”

    金国凤终于忍不住了,走到了吴宗睿的面前,扑通跪下了。

    “下官恳请大人救救金国奇和金国臣,救救一万四千将士。。。”

    吴宗睿扶起了金国凤,却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金国凤还想着开口,却被廖文儒用目光制止了。

    显然,吴宗睿已经陷入到沉思之中了。

    方一藻的确是坏了大事,如果驰援锦州的一万四千将士,被后金鞑子包围且完全歼灭,那么辽东边军以及各镇驰援大军的士气将要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锦州城很有可能守不住,更加令人担心的是,驻守锦州的祖大寿、祖大乐、组大弼以及祖宽等人,迫于无奈的情况之下,很有可能归顺后金鞑子。

    到了那个时候,辽东的局势就彻底乱了。

    所以,驰援锦州的一万四千军士,不能够被后金鞑子歼灭。

    可是,想要救出这一万四千将士,从目前的形势来说,等同于说天书。

    也许是考虑到救援的巨大难度,廖文儒才会如此的失态。

    。。。

    廖文儒和金国凤等人已经退出了厢房,吴宗睿依旧在沉思,他已经陷入到两难的境地之中,一时间无法做出决断了。

    刚开始抵达辽东的时候,吴宗睿想到最多的就是辽东的藩镇,也就是祖家、吴家和金家,如果不能彻底收服这些辽东的藩镇,那就让他们与后金鞑子火拼,最终衰亡下去,而且在得知十万后金鞑子进击辽东,吴宗睿也是想着让祖家和金家拼尽全力抵御后金鞑子,等到祖家、金家和后金鞑子两败俱伤的时候,登莱新军强势出击,一举打败后金鞑子,彻底稳定辽东的局势,至于说吴家,就让他们守着山海关,吴宗睿将与登莱新军的将士一道,开始重新打造整个的辽东。

    派遣金国奇和金国臣率领大军驰援锦州,登莱新军将士驻扎在宁远城内,就是如此的安排,如果后金鞑子拼尽全力进攻锦州城池,势必遭遇祖大寿等人的拼死抵抗,后金鞑子短时间之内不要想着拿下锦州城池,当后金鞑子全力进攻锦州城池的时候,吴宗睿会派遣斥候营的将士,截断后金鞑子的粮草供给,等到后金鞑子缺粮的时候,给予其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这需要驻守锦州的军士;拼死抵抗后金鞑子。

    所以吴宗睿将驻守宁远城池的所有军士,悉数都派遣到锦州城去。

    让吴宗睿万万想不到的是,眼看着计划就要一步步开始实施,却突然冒出来辽东巡抚方一藻,坏了大事。

    弹劾方一藻是肯定的,方一藻也不要想着继续做辽东巡抚了,如此吴宗睿可以名正言顺举荐史可法出任辽东巡抚,可当务之急,是如何营救被困在松山城内的一万四千军士。

    救是肯定要救的,吴宗睿出手救下金国奇和金国臣,等于是降服了金家。

    刘宁进入了厢房。

    “刘宁,我问你,炮兵营携带三十门红夷大炮,最快什么时候能够抵达松山。”

    刘宁略微的沉思了一下。

    “禀报大人,如果昼夜行军,且以最快的速度行军,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抵达松山之后,是不是马上就能够展开进攻。”

    “可以,但是如果炮兵营遭遇到进攻,撤离就有些难度了。”

    吴宗睿看着刘宁,微微一笑。

    刘宁这是在提醒他,如果仅仅考虑到炮兵营进攻后金鞑子,而不考虑到撤离,肯定是不行的,毕竟进击辽东的有十万后金鞑子。

    “刘宁,不错,知道考虑军事部署方面的事宜了。”

    “不是不是,大人,属下兼任炮兵营营指挥使,必须要考虑这些事宜,其实也是属下多嘴,大人一定部署好了一切。”

    吴宗睿看了看刘宁,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刘宁,我没有那么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考虑好了一切。”

    。。。

    廖文儒、刘宁、乔明俊、罗典召、秦大龙、牛犇等人,悉数来到了厢房,金国凤也来了。

    吴宗睿的神色变得肃穆。

    “刚刚斥候禀报了侦查到的情报,锦州周边出现的后金鞑子,约有两万到三万人,应该是后金鞑子派遣的先头部队,后金鞑子一共十万人,先头部队达到了两万到三万人,看样子他们是准备在辽东与我们好好的拼一拼了。”

    “我们的部署出现了一些问题,诸位都知道了,我就不重复了。”

    “当下之计,我们务必要营救驻守松山城池的一万四千军士,让他们顺利的进入到锦州城内,协助祖大寿抗击后金鞑子。”

    “如果金国奇和金国臣能够顺利进入锦州城内,主动权是掌握在我们手中的,可现在我们眼看着失去了主动权,即将陷入到全面的被动之中。”

    “我们必须将主动权拿回来。”

    “后金鞑子的先头部队,与后面的大队人马,相隔有一定的距离,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等到后金鞑子两路人马会和,我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我已经决定了,出动五万将士,驰援锦州,狠狠的打击后金鞑子,留下五千将士驻守宁远城池,五千将士驻守觉华岛。”

    “一个时辰内,所有出击的将士做好准备,此次由我领兵出击,廖文儒,你驻守宁远城池,如果发现后金鞑子进攻宁远城池,务必第一时间禀报,牛犇,你驻守觉华岛。”

    。。。

    除开廖文儒,其余人都去准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是非常紧张的。

    “大人,还是属下领兵驰援,您驻守觉华岛。。。”

    吴宗睿挥挥手。

    “文儒,你是不是担心后金鞑子全线出动,与我决战,五万人对阵十万人,毫无胜算。”

    “大人,您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啊。”

    吴宗睿伸手拍了拍廖文儒的肩膀。

    “文儒,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后金鞑子异常的骁勇,这种认识不错,不过,此次率领后金鞑子进击辽东的主帅,并非是皇太极,如果是皇太极,我不会冒险,至于说后金其他的人,我就不用格外担心了,此次我登莱新军五万将士出击,就是出其不意,变被动为主动,后金鞑子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如此大规模的出动,他们一直都认为,我们会固守城池,不会与他们在野外作战。”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是我们此番作战的思路,你大可放心,我们此次出征,并非是想着彻底打垮后金鞑子,我们在辽东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大戏还没有真正拉开呢。”

    “后金鞑子突然遭遇到我们的进攻,必定有些慌乱,会快速的撤离,我们就是要抓住这个空隙时间,让金国奇和金国臣等人进入锦州城内,同时我们迅速撤离,回到宁远城,等到后金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再次掌握了主动权。”

    “这一次,我们要与后金鞑子在辽东打持久战,我们携带了足够的粮草,能够长时间坚持,后金鞑子就不一定了,他们不可能携带那么多的粮草,等到他们粮草匮乏的时候,就是我们发起总攻的时候。”

    。。。

    五万将士准备完毕,整装待发。

    吴宗睿上了战马,对着队伍前方的刘宁等人挥挥手,示意大军出发。

    登莱新军的五万将士,清一色的战马,包括炮兵营的军士,也骑着战马,运送红夷大炮的马车,都是四匹马到六匹马,这样能够加快运送的速度。

    当然,吴宗睿最大的依仗,就是登莱新军的将士,能够在夜间作战。

    出发的时间是申时,抵达松山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登莱新军的将士,将在夜间发起进攻,给予后金鞑子先头部队沉重的打击,逼迫后金鞑子朝着北方撤离,找寻机会,让金国奇和金国臣等人进入到锦州城内。

    作战就是赌博,吴宗睿历来都是这样认为的,任何人部署战局,都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胜利,能够达到八成左右的胜算,就很了不起了。

    这一次,吴宗睿有着八成的胜算。

    登莱新军必须在辽东立足,辽东必须要彻底改变状况,和平稳定的状况是依靠实力打出来的,不是嘴上夸夸其谈得来的,吴宗睿想要在辽东立足,登莱新军想要在辽东立足,就肯定要和后金鞑子狠狠的碰撞一番,取得了胜利,才有可能真正在辽东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