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被逼无奈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阿济格率领两万军士抵达廖家村的时候,已经过去近一天一夜的时间。

    空荡荡的廖家村,什么都看不见,如果不是周遭隐隐存在的血腥味道,以及地上那些已经变得乌黑的血渍,阿济格甚至怀疑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追兵顺着马蹄印朝着右屯临时码头的方向追击而去。

    同样是空荡荡的码头,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没有,甚至马粪都没有看见。

    当逃到右屯的诸多正蓝旗军士被带到面前来的时候,阿济格已经处于狂怒的状态。

    “你、你们说,遭受了什么,二十万石粮食,上万辆的马车,什么都没有看见,难道明军是从天上飞下来的,难道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诸多军士扑通的跪下了,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些军士很清楚,丢失了二十万石的粮草,他们已经是死罪,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但他们更是不敢逃走,如果那样做了,他们的家人就彻底完了。

    阿济格的脸色变得铁青,隐隐透露出来红色。

    从盛京运送来的二十万石粮食消失的无影无踪,押送粮草的两千正蓝旗的军士,剩下的仅仅有两百来人,更加关键的是,围攻锦州城池的十万大军,在不久之后,就要陷入到缺粮的境地,如果真的断粮了,十万大军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这个后果,第一次担任主帅的多铎无法承受,多次指挥大军作战的阿济格也无法承受。

    “登莱新军、吴宗睿,我要扒了你们的皮。。。”

    阿济格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如同野兽在嘶鸣。

    。。。

    战船朝着觉华岛的方向而去。

    刘宁的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身边的卢象升,脸上也是风轻云淡。

    二十万石粮草,一千五百多匹战马,还有三百多后金鞑子的俘虏,一次的偷袭作战,获取到如此丰硕的战果,刘宁不可能不高兴。

    粮草运送上战船,颇费周折,后来刘宁都有些着急了,好在斥候传来的消息,西平堡和右屯的方向,都没有发现后金鞑子的踪迹。

    一直到战船离开了右屯的码头,朝着觉华岛的方向开始行驶,刘宁知道,他们获得完胜。

    心情大好的刘宁,看着卢象升开口了。

    “卢大人,我登莱新军剿灭一千多后金鞑子,抢夺了他们二十万石粮草,您认为多铎和阿济格会怎么办,是不是会马上撤军啊。。。”

    卢象升看着刘宁笑了笑。

    “刘将军,怕是吴大人早就有分析了,你就不用问我了,我倒是想知道,吴大人是如何预测的,当然,如果你觉得可以说出来就说。”

    刘宁摇了摇头。

    “卢大人,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家大人预测,丢失了二十万石粮草,多铎和阿济格不会轻易撤兵,他们会倾尽全力发起对锦州城池的进攻,他们会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到锦州,如此关键的时刻,驻守锦州城池的祖总兵和金总兵,必须要坚持住,只要他们坚持住了,进击我辽东的十万后金鞑子,就要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卢象升不断的点头。

    “大人分析的很有道理,多铎和阿济格是轻易不会撤兵的,如果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多铎和阿济格无法忍受,倒是皇太极,可能会下达命令,要求多铎和阿济格率领大军回撤,回到盛京去。。。”

    “卢大人,您真的是神了,和我家大人分析的一模一样,我家大人还说了,多铎和阿济格不会遵从皇太极的命令,两人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哼,他们要是真的撞上南墙了,也就没有那么容易回头了。。。”

    卢象升若有所思的点头,再次看着刘宁开口了。

    “刘将军,我拜托你一件事情,可否。”

    “这个,卢大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求着我啊。”

    “我想留在辽东,进入蓟辽督师府做事情也行,就是想着跟随在吴大人身边做事情,跟着吴大人多学学。。。”

    刘宁楞了一下,连连的摇头。

    “卢大人,这话我可不敢说,您要是这样想了,就直接和大人说,如果您和大人说了,要是有机会,我倒是可以帮忙说上几句话。”

    卢象升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开口,而是看向了大海的方向。

    。。。

    锦州城外,中军帐。

    前方血腥的味道不断传入中军帐,脸色铁青的多铎,直愣愣的看着阿济格。

    二十万石粮草被劫走,押运粮草的两千正蓝旗军士,仅仅剩下两百余人,正蓝旗甲喇章京巴图音阵亡的消息,将他打蒙了。

    没有粮草的接济,现有的粮草仅仅最多还能维持十天到半个月的时间,这还是多铎下了命令,节约粮草的结果。

    终于,反应过来的多铎开口了。

    “大哥,你说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阿济格倒是冷静了很多。

    “哼,豪格派遣两千军士押运粮草,本来就是想着到辽东来抢夺功劳的,现在粮草丢失了,两千正蓝旗军士也损失的差不多了,我倒是要看看,豪格怎么承担这个责任。。。”

    多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忽的站起身来。

    “大哥,你说错了,这个责任,我们也无法推脱。”

    “三弟,粮草丢失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明军偷袭的地点在右屯的廖家村,巴图音押运粮草从盛京出发,进入西平堡之后,我们就要负责其一路的安全,我们派遣了斥候,与巴图音也接头了,这件事情众人都知晓,我可以断定,斥候一定禀报沿途都是安全的,偏偏粮草运送到廖家村的时候出事了。”

    阿济格的脸色变了,看着多铎。

    “三弟,你说的不错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我们派遣斥候侦查了,沿途都是安全的,偏偏拔营图在廖家村遭遇了袭击。。。”

    说到这里,阿济格的脸上闪现一丝的厉色,压低声音对着多铎开口了。

    “三弟,一不做二不休,做掉那些正蓝旗的军士,此事就无人知晓了,到时候豪格无法将责任推卸给我们。。。”

    多铎看了看阿济格,苦笑着摇头。

    “大哥,万万不行,正蓝旗的军士,肯定有人回到盛京去了,将这里的情形禀报给豪格,豪格也会有所准备,这个时候,我们错一步,那就是万劫不复啊。”

    多铎虽然比阿济格年轻,但在缜密思维方面,还是强于阿济格。

    听见多铎这样说,阿济格有些着急了。

    “三弟,那你说怎么办,我们的粮草不够了,除非现在就撤军,回到盛京去,否则最多三五天的时间,我们就要陷入到缺粮的境地。。。”

    多铎的脸上也闪现一丝的厉色,看向了锦州城池的方向。

    “大哥,我们只有一条路,拿下锦州城池,如果能够夺取锦州城池,城内的粮食能够维持不短的时间,拿下锦州城池之后,我们马上进攻宁远城池,现在,我们唯有立功,才能够让自身处于最为有利的位置。。。”

    阿济格点点头。

    “三弟,还是你厉害,不过丢失粮草的事情,我们是不是禀报皇上和朝廷啊。”

    “肯定需要禀报,而且要详细的禀报,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明军是通过水路进攻的,这一点我们根本无法想到,锦州通往右屯的任何道路,我们戒备森严,明军根本不可能过去,可惜啊,明军有水师,通过水路发动了偷袭。”

    说到这里,多铎站起身来。

    “大哥,前段时间是我错怪你了,你可不要在意。”

    “三弟,不要说这样的话语,你是主帅,做出的任何决定我都会执行。。。”

    多铎挥挥手。

    “错了就是错了,我的确小看吴宗睿和大明的登莱新军了,想不到他们会偷袭我们的粮道,会截取我们的粮草,这个吴宗睿,思维缜密,他早就计划好了,压根不会驰援锦州城池,而是通过截取我们的粮草,让我们处于断粮的境地,正真等到我们断粮了,军士散了,他就会率领登莱新军发起进攻,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根本无法抵御。”

    阿济格满不在乎的摇头。

    “三弟,不用太过于担心,我相信,只要我们发起总攻,一定能够在三两日的时间之内,拿下锦州城池,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好好的对付吴宗睿和大明的登莱新军了,吴宗睿不是厉害吗,他肯定想不到,我们咬紧牙关,就是不撤离,还要攻陷锦州城池。”

    多铎也点点头。

    “大哥说的不错,吴宗睿一定以为我们缺乏粮草,会被迫撤军,我们偏不撤军,今日让所有的将士好好的歇息,明日发起对锦州城池的总攻,不管是八旗将士,蒙古左右营的将士,还是汉军的军士,都不许后退,务必攻陷锦州城池。。。”

    多铎的眼神变得坚定,再次看向阿济格。

    “大哥,从明日开始,我们一同指挥作战,你坐镇中军帐,我到前面去督战,你不用和我争,我是主帅,务必在前方督战。”

    。。。

    多铎仔细看了看用满文写的奏折,无奈的摇摇头,对着身边的亲卫开口了。

    “以最快的速度,将奏折送到盛京去,让二哥看看,接着呈奏给皇上,我给你们两天的时候,后日皇上必须看到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