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慢慢影响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雨终于下下来。

    飘落的大雨驱走了闷热的气息,厢房中的吴宗睿伸了伸懒腰,明日一早就要出发前往辽东,也不知道亲卫队长是不是将信函交给了内阁首辅张至发。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吴宗睿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大人,卢象升大人来拜访了。。。”

    亲卫的禀报,让吴宗睿颇为吃惊,回到京城的四天时间,他还是挺惬意的,朝中虽然也有一些官员前来拜访,但绝大部分都是同年,也都是在京城的六部做员外郎或者郎中的,相互之间也就是问候一番,吴宗睿比这些同年的身份和地位要高很多,相互之间并无直接的利益冲突,而且这些前来拜访的官员,也不是朝中什么得势的人物。

    至于说内阁大臣与六部尚书、侍郎,无一前来拜访。

    “知道了,你请卢大人在会客室等候,我马上就过去。”

    亲卫走后,吴宗睿略微的思索,离开厢房,前往会客室。

    吴宗睿没有打算在厢房与卢象升交谈。

    看见吴宗睿进入会客室,卢象升连忙站起身来。

    “下官见过大人。。。”

    “卢大人,你我之间就不用来这一套了,快快请坐,我想,你今日应该是得到皇上召见了,要不然也没有时间到我这里来啊。”

    “大人说的不错,下官今日进宫了,拜见了皇上。”

    “呵呵,我是不是要恭喜卢大人了。”

    卢象升连忙摆手,一边摆手一边开口了。

    “吴大人,下官哪里有什么值得祝贺的,还是留在延绥,您是知道的,我一直都想着到辽东去,跟随您与后金鞑子作战,要说驻扎在延绥,也算是边关,面对的是蒙古部落,可蒙古部落不会主动挑战,要说这蒙古部落,早就被我大明的军队给打怕了,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还是记得很清楚,这一次要不是奉旨驰援辽东,我根本就没有机会与后金鞑子交手。。。”

    卢象升说的是实际情况,吴宗睿倒也不好反驳,他知道卢象升不大可能到辽东去,要么继续驻扎在延绥,担任的三边总督,要么就会被抽调到中原,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现在看来,卢象升很有可能还是留在延绥。

    “驻扎在延绥同样重要,皇太极这次被打疼了,谁知道他是不是会命令蒙古部落的大军出动啊,所以说,延绥一带也不大可能平静啊。”

    “大人说的是,下官记住了。”

    吴宗睿微微摇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

    “卢大人,你我齐心协力,取得了此次辽东之战的胜利,重创了后金鞑子,依照你的判断,皇太极下一步会怎么办,会不会继续进犯辽东。”

    卢象升的神色也变得严肃,略微的思考了一下开口了。

    “大人,下官觉得,短时间之内,皇太极不会进击辽东,倒不是说皇太极能够咽得下这口气,而是后金没有实力继续进攻辽东,下官记得大人分析过,后金处于极北之地,本就缺乏粮草,后金数次的入关劫掠,每一次都要抢走大量的粮草,还要劫掠大量的人口,崇祯九年,阿济格率领十万后金鞑子进击京畿之地,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这一次又是多铎率领十万大军进击辽东,同样消耗了大量的粮草,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皇太极拿不出来那么多的粮草,怎么进击辽东。。。”

    吴宗睿笑着点点头。

    “英雄所见略同,这方面卢大人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看皇太极是有心无力,根本没有办法再次的进击辽东,接下来辽东可能有数年的平稳时期。”

    说到这里,吴宗睿站起身来,走到了卢象升的面前。

    “卢大人,辽东难得有这段平稳的时期,你认为辽东当务之急是做什么事情。”

    卢象升楞了一下,看着站在面前的吴宗睿,颇为迟疑的开口了。

    “大人,这个下官倒是真的没有想过,若是大人一定要问及,下官倒是觉得,构筑大凌河城是不错的选择。”

    “说得好,大凌河城是一定要构筑的,包括广宁、右屯和西平堡等城池,都是要进一步构筑的,我考虑以广宁、右屯和西平堡三座城池为犄角,抵御后金鞑子的进攻,将关宁锦防线的最前沿延伸到辽河一带,现在看来,可以选择以大凌河城代替右屯,不管如何,我们若是打造好了这几座城池,则锦州、宁远乃至于山海关一带,就可以彻底的安定下来了。”

    卢象升听得有些激动,好几次忍不住要站起身来,等到吴宗睿说完,他马上开口了。

    “大人的这个计划很好,可惜下官不能参与其中,若是巩固了广宁、西平堡和大凌河城等城池,形成了稳固的防线,后金鞑子就不敢随意的觊觎辽东了,而且稳固了这些城池,必定能够最大限度的挤压后金,当年孙承宗大人,也是如此构想的,关宁锦防线以广宁为龙头,以山海关为大本营,构筑起来牢固的防线,让后金鞑子无法越雷池一步。。。”

    吴宗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当年的孙承宗,构筑关宁锦防线的时候,朝廷投入了大量的银子,构筑了很多的城堡,因为后金鞑子不擅长攻城拔寨,所以关宁锦防线的确限制了后金鞑子,不过这种情形,不可能再一次的复制,一方面后金鞑子拥有了红夷大炮,攻城拔寨的能力大大的加强,另外一方面,辽东也不可能如此的投入,白白的增加百姓的负担了。

    吴宗睿固守的辽东,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慢慢的削弱后金的实力。

    当然,卢象升不会明白其中道理,朱由检也不会明白。

    “卢大人的提醒很好,我记住了。”

    “不敢不敢,下官可不敢提醒大人,下官明日就要离开京城,回到延绥去了,今日特意来拜访大人,就是想着向大人请教,该如何在延绥之地抵御蒙古鞑子。”

    卢象升肯定是真心求教的,否则也不会专门来拜访。

    吴宗睿略微思索,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我不敢说指导卢大人,只是有一些建议。”

    “卢大人刚刚也说了,蒙古部落是不会主动进攻的,远的不说,当年戚继光大人驻守边关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了某些躁动的蒙古部落,想必他们记得很清楚,不过蒙古部落已经臣服了皇太极,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也可能出兵骚扰边关。”

    “我认为,蒙古部落就算是迫于皇太极的压力,骚扰边关,规模也不可能很大,所以卢大人只要时刻注意,一旦发现蒙古部落有异动,就集中优势兵力,狠狠的教训他们,这样就能够保证蒙古部落不敢乱来了。”

    “我一直都认为,驻守边关不仅仅是武力防御对手,还要从其他方面瓦解对手的斗志,蒙古部落是游牧民族,长期在马背上和蒙古包里面生活,流动性很强,他们不擅长耕种,倒是习惯放牧和狩猎,一旦遭遇到灾荒,面临的境况比中原更惨,所以说,能够在这方面想一些办法,间接的控制蒙古部落,能够保证边关更加的稳固。”

    “至于说其他的方面,我想卢大人一定考虑清楚了,我是班门弄斧了。。。”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卢象升就站起身来抱拳行礼。

    “感谢大人的提醒,有些方面下官还真的没有想到,大人的提醒下官牢记了。”

    。。。

    亲卫进入厢房,端来了菜肴和酒水,卢象升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人想的真是周到,下官还真的有些饿了。”

    “彼此彼此,到宫里去觐见皇上,怎么可能吃饱,这一整天下来,不饿晕算是好的。”

    卢象升倒也没有客气,夹了几大块肉,狼吞虎咽。

    卢象升和吴宗睿都是文官,但他们长时间在战场上厮杀,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风格。

    吃下一些肉,喝下两杯酒之后,卢象升看着吴宗睿,再次的开口了。

    “大人,有件事情,下官本不该提及,不过想了很久,还是说出来,这延绥总兵赵世奇,下官一直有些不感冒,此次辽东之战,厮杀如此激烈,赵世奇没有杀死一个后金鞑子,美其名曰靠后指挥,我这个三边总督都代领军士冲上去厮杀,他一个总兵,居然靠后指挥,这算是哪门子的总兵啊。”

    吴宗睿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的神情。

    “卢大人,那还不简单,恳请皇上和朝廷调整不就行了吗。”

    “这、这,下官听说,赵总兵与大人之间的关系很好。。。”

    吴宗睿有些无奈的摇头。

    “卢大人,赵世奇这等的能力,你认为他和我之间会有什么交集吗。”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是下官想多了,下官明日就给皇上和兵部写去奏折,恳请调整延绥总兵人选,边关防御任务如此之重,延绥总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

    。。。

    卢象升告辞离开了。

    雨停了,乌云散去,月亮和星星全部冒头。

    站在院子里,吴宗睿看着天空,眼角带着一丝的微笑,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对卢象升的印象的确很好,也在极力的争取卢象升,但这件事情不能够着急,必须慢慢来,现在看来,基础正在一步步的打牢,只要这样的态势继续延续下去,总有一天,他能够争取到卢象升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