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算是放心了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吴宗睿没有马上打开桌案上面的文书,而是看着乔明俊开口了。

    “乔明俊,你说说京城的情况。”

    吴宗睿话语刚落,乔明俊不假思索的开口了。

    “是,京城的情况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京城整体的局势。”

    “辽东之战进行的过程之中,京城曾经有紧张的局势,主要还是朝中之人传递出去消息,让不少的百姓知晓后金鞑子进击辽东,故而有人准备离开京城,暂时到南方去避难,这部分人主要还是京城的权贵和商贾,至于寻常的百姓,不知晓任何的消息。”

    “辽东之战结束,后金鞑子被彻底打败,京城的局势完全稳定下来了,特别是朝廷将广宁、西平堡等城池被收复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的百姓认为,朝廷大军打败后金鞑子指日可待,京畿一带自此可以稳定下来了。”

    “应该说,京城整体局势的稳定,对于我辽东是有利的,朝廷不得不考虑百姓的感受,希望辽东维持稳定,所以不会对辽东有过多的干预。”

    “第二部分是朝廷的局势,看上去有些复杂。”

    “原五省总督洪承畴大人,出任兵部左侍郎,兵部左侍郎熊文灿,出任五省总督,这个任命,在朝廷之中引发了一定程度的震动,有不少私下里的议论传出来,主要还是为洪承畴抱不平的,洪承畴以五省总督领兵部尚书衔,可回到京城之后,仅仅担任兵部左侍郎,这看上去有些不公平。”

    “五省总督熊文灿,与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的关系很好,此番被任命为五省总督,怎么看都是被杨嗣昌举荐,洪承畴大人原来是朝廷在西北的支柱,不管是在抵御后金鞑子的侵袭,还是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都立下了功劳,谁知道这份功劳没有得到认可,相反被熊文灿大人捡到便宜。”

    “至于说北方的流寇,规模比较一年前有所扩充,其搅乱的地方包括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山东以及南直隶一带,流寇的气焰愈发的嚣张,根本不畏惧朝廷大军的围剿。”

    “从朝廷反馈的消息看,皇上准备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而辽东整体防御的事宜,将由登莱新军全面负责。”

    “杨嗣昌大人与洪承畴大人之间,好像有一些矛盾,两人对于朝廷军事部署方面的安排,意见不一致,洪承畴的意见是维持辽东的现状,不要抽调辽东边军进入中原,剿灭流寇的战斗任务,依旧由各镇的军队负责,只是需要组建一支强悍的军队,能够长途奔袭剿灭流寇。”

    “杨嗣昌坚持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

    “这应该是得到皇上同意的,所以洪承畴大人无论怎么反对,都没有作用。”

    。。。

    乔明俊禀报完毕之后,看了看吴宗睿,再次低头。

    乔明俊详细禀报京城情况的时候,吴宗睿已经打开桌案上面的文书,仔细看起来,他看的速度很快,乔明俊说完的时候,已经看的差不多了。

    吴宗睿没有开口说话,其他人是不会开口的。

    “刚刚乔明俊说到的京城的情形,也就是文书里面记载的京城和朝廷的情况,你们都听得很清楚了,说说你们的想法。”

    廖文儒看了看刘宁和乔明俊等人,首先开口。

    “大人,属下觉得,朝廷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对于辽东的整体部署还是有些影响,此次打败后金鞑子,辽东边军也参与了作战,至少他们固守了锦州城池,没有让后金鞑子攻陷锦州城池,再说了,按照大人的部署,属下和众人正在对辽东边军进行大规模的整顿,如此情况之下,朝廷突然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后金鞑子,影响到我们整体的部署,属下觉得,大人可以给朝廷写去奏折,让朝廷不要抽调辽东边军。。。”

    廖文儒的意见,自然是代表了刘宁等人的意思。

    吴宗睿微微摇摇头,看着史可法开口了。

    “宪之兄,你是怎么看的。”

    史可法楞了一下,略微思索开口了。

    “大人,下官觉得,朝廷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的确不合适,不过朝廷既然做出了决定,反对怕是没有多大的作用,与其反对朝廷抽调辽东边军,还不如想办法巩固辽东的防御,让登莱新军承担防御后金鞑子的任务。。。”

    吴宗睿点点头,表示同意史可法的意见。

    “不错,我们与其和朝廷对着干,还不如另外想办法,不断壮大登莱新军的力量,做好辽东的整体防御,既然皇上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就算是反对,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辽东边军总人数不足四万人,其中绝大部分军士都驻扎在山海关,这部分的辽东边军,没有参与辽东之战,既然朝廷想要抽调辽东边军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就让这些辽东边军参与,这也说的过去,他们没有多大的损失,战斗力强悍,完全可以打败流寇。”

    说到这里,吴宗睿的神情变得严肃。

    “宪之兄,文儒,刘宁,乔明俊,有些事情你们需要明白,需要牢记在心中,登莱新军强大了,对于皇上和朝廷来说,不一定是高兴的事情,所以登莱新军继续在辽东与后金鞑子火拼,双方两败俱伤,怕是皇上和朝廷最愿意看见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之下,辽东边军还会被继续抽调,各镇驰援辽东的军队,也会被逐渐抽调,唯独留下登莱新军,固守辽东。”

    “有人戒备我们,好像对我们是很不利的,不过我倒是希望这样的情形长时间持续下去,如此我们在辽东大展手脚,就不会有多大的担心了。”

    “关于北方流寇的事宜,我断定,不管是辽东边军,还是各镇的大军,根本无法彻底剿灭流寇,随着时间的推移,流寇的力量将逐渐的强大起来,最终皇上和朝廷还是要求助我们登莱新军,彻底剿灭流寇。”

    “很可惜,我吴宗睿不是任由他人摆布之人,等到我登莱新军在辽东彻底稳定下来,那就不是皇上和朝廷想如何就如何了。”

    。。。

    厢房里面异常安静,吴宗睿的脸色则是更加的肃穆。

    “有些话,以前我没有说的特别明确,现在说出来,你们好好琢磨。”

    “一直以来,辽东的藩镇,都是皇上和朝廷不断防备和打击的对象,袁崇焕和孙承宗等人担任蓟辽督师的时候,牢牢控制辽东边军,辽东的祖家、吴家和金家,不断遭受打压,几乎没有多少出头的机会,可惜我大明朝廷各镇的军队,战斗力过于的孱弱,根本无力对付后金鞑子,萨尔浒之战戚家军全军覆没之后,皇上和朝廷就明白了,真的想要抵御后金鞑子,还是需要依靠强悍的辽东边军,所以他们不敢随意惩戒辽东的藩镇。”

    “现在情况变化了,我登莱新军入驻辽东,辽东边军的地位被削弱了,所以皇上和朝廷接下来的重点,是对付辽东边军,不出预料,辽东的祖家、吴家和金家,在今后一段时间之内都要被分解,本次被抽调到北方作战的辽东边军,没有机会回到辽东了。”

    “皇上和朝廷还想着借助我们登莱新军,清算辽东的祖家、吴家和金家,只是目前机会尚不成熟,不会明确这层意思。”

    “但皇上和朝廷可以做一件事情,就是让祖家、吴家和金家,对我们登莱新军充满怨恨,因为我们登莱新军的入驻,导致他们被朝廷算计,如果能够让祖大寿、金国凤和吴襄等人算计和对付我吴宗睿,那么皇上和朝廷的目的就达到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只有清楚了自身的处境,以及即将遇见的麻烦,才能够从容应对,才能够应对所有的麻烦。”

    “你们记住一件事情,今后不管是皇上的圣旨,还是敕书,都不必遵循,只有蓟辽督师府发布的命令,登莱新军才遵照执行。”

    “至于说辽东的祖家、吴家和金家,就看他们的选择了,如果他们选择朝廷,那就随他们去,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不需要成为皇上和朝廷的棋子,没有必要对付他们,如果他们选择与我登莱新军休戚与共,那就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事情。”

    “从现在开始,不仅仅是辽东,包括登莱之地,全部都按照蓟辽督师府的命令行事,不必在乎皇上的圣旨以及敕书,若是朝廷往这些地方派遣官员,蓟辽督师府会想办法抵制,让这些官员无法赴任。”

    吴宗睿站起身来,语气变得阴冷。

    “我刚刚说的这些话,大逆不道,你们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现在我给你们选择的机会,你们如果愿意跟随在我身边,那我们荣辱与共,一起努力,彻底打败后金鞑子,巩固我们自身的力量,你们若是不愿意,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不会为难你们,我会向朝廷举荐你们,让你们回到京城去。”

    “登莱之地也是一样,我会派遣亲卫去告诉卢象升等人,让他们做出选择。”

    吴宗睿说完,看向了史可法与廖文儒等人。

    廖文儒、刘宁和乔明俊毫不犹豫的跪下,史可法看了看吴宗睿,也跟着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