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六百四十三章 皇上的密旨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离开京城之后,洪承畴丝毫没有耽误,为了安全起见,他取道宣府和大同等地,从延绥进入陕西,一路风餐露宿,安全抵达陕西的西安府城。

    洪承畴对陕西各地很熟悉,包括陕西的诸多地方官吏,与陕西巡抚宋贤更是有着融洽的关系,所以他到陕西来,轻车熟路,不需要惊动地方官府,也不需要各级官吏前来迎接。

    刚刚抵达西安府城,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稳定下来,洪承畴就接到了奏报,李自成与罗汝才两路流寇离开了河南,取道潼关,先头部队已经进入陕西。

    李自成和罗汝才的动作太快,洪承畴有些猝不及防,调遣驻扎在河南开封府城的大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调动陕西镇与延绥的大军了。

    李自成与罗汝才麾下的流寇号称百万人,实际兵力接近七十万人,他们攻陷了洛阳府城与南阳府城,虽然进攻开封府城受挫,但士气正旺,不管其战斗力如何,队伍太过于庞大,凭着洪承畴目前能够调遣的军队,无法与其正面交锋。

    几乎没有怎么思索,洪承畴将五省总督临时行营设立在了巡抚衙门。

    巡抚衙门的前院作为五省总督临时行营,厢房则是洪承畴署理政务的地方。

    一道道的调遣命令迅速的下达,陕西各镇的大军开始大规模的调动。

    洪承畴常年作战,知晓需要做些什么,绝不会慌乱,他与陕西巡抚宋贤简单交换意见之后,就做出了整体的战略部署。

    想要保全整个的陕西,目前来看是不可能的,首要的就是护卫西安府城,其次就是护卫延绥,延绥毕竟是边关,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至于说其他的府州县,只能够自保。

    巡抚衙门,前院,厢房。

    洪承畴独自在厢房走来走去,桌案上面摆着皇上的密旨。

    按照皇上的要求,抵达西安府城之后,洪承畴才打开这道密旨,密旨上面的内容,让他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皇上密旨,要求洪承畴斩杀延绥总兵贺人龙,并节制贺人龙麾下的军士。

    延绥总兵贺人龙归属洪承畴节制,孙传庭出任三边总督之后,为了能够顺利的剿灭流寇,稳定中原局势,皇上特旨,贺人龙依旧归洪承畴节制,进入中原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

    贺人龙被称之为贺疯子,作战勇猛,蛮横起来的时候状若疯癫,也是大明的一员悍将。

    贺人龙与流寇屡次作战,几乎都获取了胜利,是流寇最为畏惧的大明将领之一。

    原内阁大臣、兵马大都督杨嗣昌,曾经重用贺人龙,依托贺人龙撵走了盘踞在陕西汉中一带的李自成,尔后贺人龙跟随追击,进入了湖广,与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联合作战,几乎剿灭盘踞在湖广的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

    按说贺人龙是立下了大功,但皇上论功行赏的时候,陕西剿总兵官左良玉被敕封为平贼将军,贺人龙什么都没有得到。

    自那以后,贺人龙心生怨恨,不服从杨嗣昌的调遣,在河南洛阳府城和南阳府城遭遇危险的时候,借口不出兵,导致洛阳府城和南阳府城被李自成和罗汝才攻陷,福王朱常洵和唐王朱聿镆被斩杀,原南京兵书尚书吕维祺自杀身亡,杨嗣昌负疚自尽身亡。

    皇上追封杨嗣昌为太子太傅,且亲自为杨嗣昌撰写了祭文,压住了所有弹劾杨嗣昌的奏折,表明了支持杨嗣昌的态度,原兵部尚书傅宗龙被剥夺一切功名,投入大牢。

    满朝文武都知道,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皇上没有同意三司会审傅宗龙的奏折,不同意将傅宗龙弃市,这说明皇上清楚,洛阳府城、南阳府城失守、中原大乱的主要责任,并非在傅宗龙的身上。

    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总要有人被杀头的。

    说起来前任五省总督熊文灿,剿灭流寇不力,导致中原局势混乱,但也没有乱到如今的地步,依旧是被斩首弃市,所以这一次,一定会有人承担责任。

    洪承畴想不到,最终承担主要责任的是延绥总兵贺人龙。

    李自成与罗汝才进入陕西,眼看着陕西的局势就要大乱,如此关键的时刻,斩杀一名悍将,一名流寇畏惧的悍将,怎么看都是不利的,换做其他的时候,洪承畴肯定会上奏皇上,留下贺人龙的命,让其戴罪立功。

    可这一次,洪承畴不敢,毕竟这是皇上的密旨,毕竟贺人龙需要承担天大的责任,如果洪承畴看不到这些,仅仅想到了贺人龙的骁勇,那么接下来他洪承畴可能背负更多的罪名。

    贺人龙必须死,身为五省总督的洪承畴,就是动手之人。

    五省总督府的文书早就送往庆阳府辖下的安化县,调遣贺人龙及其麾下的大军火速赶赴西安府城。

    洪承畴倒是不担心贺人龙不来,毕竟贺人龙还不敢明目张胆的造反,也就是因为麾下有了一些军士,所以保存实力,再说了,洪承畴一直都是贺人龙的上级,这一次调集贺人龙到西安府城来,贺人龙是不会拒绝的。

    。。。

    三天时间过去了。

    李自成和罗汝才率领的大军,没有朝着西安府城而来,他们杀向了延安府一带。

    这让洪承畴稍微的松了一口气,李自成是延安府辖下米脂县人,造反多年,现在力量开始壮大起来,就想着回到家乡去威风威风,也算是衣锦还乡吧。

    不管李自成是怎么想的,只要李自成和罗汝才暂时不进攻西安府城,洪承畴就能够腾出手来,迅速的调遣各路大军,组织起来有效的力量,抵御和打击各路的流寇。

    知事来报,延绥总兵贺人龙已经进入西安府城,前往寅宾馆歇息,其辖下的军士,暂时驻扎在西安府城外的临时军营之中。

    贺人龙麾下的军士接近三万人,战斗力还不错,毕竟是长期作战,不过军士的军纪军规的确不行,时常鱼肉和劫掠百姓,遭到百姓的痛恨,这也怪不得贺人龙,中原一带各镇的大军,都是如此,一方面是朝廷拨付的军饷粮草明显不足,地方官府更是拿不出来钱粮,另外一方面,各级的军官也没有刻意的约束麾下的军士,不能给军士提供足够的钱粮,难道让麾下的军士饿着肚子去打战,更何况不知道有多少的军官贪墨军士的军饷粮草,本来屁股就不干净,怎么好意思去要求麾下的军士。

    洪承畴告诉知事,去请贺人龙马上到五省总督的临时行营来。

    陕西巡抚宋贤来到了前院的厢房。

    看见脸色肃穆的洪承畴,宋贤有些奇怪。

    “大人,下官听闻李自成和罗汝才已经到延安府去了,并未直接围攻西安府城,大人尽可以调度陕西各地军士,从容部署,抵御流寇。。。”

    洪承畴挥挥手。指了指放在桌案上面的圣旨。

    “宋大人,这是皇上的密旨,你先看看吧。”

    看到放在桌案上面的圣旨,宋贤的脸色发白,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了,虽然身在西安府城,但朝廷里面发生的事情,宋贤还是知道的,中原局势大乱,河南洛阳府城与南阳府城被攻陷,两位王爷被斩杀,身为陕西巡抚的宋贤,虽然没有多大的责任,不过皇上一定要降罪,宋贤也没有办法辩解。

    看见宋贤的表情,洪承畴叹了一口气。

    “宋大人,皇上的密旨与你无关,我请你来,就是与我一同来执行皇上的旨意。”

    宋贤这才走到桌案前面,对着圣旨抱拳行礼三鞠躬之后,小心的打开了圣旨。

    看完了圣旨,宋贤的脸色没有太大的变化,这让洪承畴有些奇怪。

    “大人,皇上的旨意,下官没有感觉到奇怪,皇上圣明,贺总兵早就有些无法无天,当初杨大人调遣贺总兵,贺总兵不予理睬,下官觉得李自成进攻洛阳府城,很有可能自潼关进入陕西,攻打西安府城,所以巡抚衙门发去文书,调遣贺总兵护卫西安府城,贺总兵同样找到各种理由推脱,下官觉得,贺总兵这样做,肯定不合适。。。”

    洪承畴点点头,眯起了眼睛。

    。。。

    贺人龙进入巡抚衙门前院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他与洪承畴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所谓惺惺相惜,洪承畴文武双全,早先就是朝廷在西北的王牌,贺人龙佩服洪承畴,所以在得知洪承畴出任五省总督之后,还是很高兴的。

    贺人龙念念不忘的还是平贼将军的称号,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进入厢房,贺人龙对着洪承畴与宋贤抱拳。

    “下官见过洪大人,见过宋大人。。。”

    贺人龙没有注意洪承畴和宋贤的神色,更没有关注厢房里面,站立了好几名军士。

    洪承畴看了看贺人龙,没有寒暄。

    “延绥总兵贺人龙接旨。。。”

    贺人龙楞了一下,连忙跪下了,在他跪下的同时,四名军士上前去,围在左右。

    感觉到大事不好的贺人龙,已经无法反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洪承畴宣读完毕圣旨,贺人龙面如死灰。

    “洪大人,宋大人,下官拼死为朝廷效力,斩杀无数流寇,下官不服,下官不服啊。。。”

    “贺人龙,有什么不服气的,到阴曹地府去说吧。。。”

    洪承畴对着四名军士挥挥手,四名军士一起发力,将贺人龙抬起来,朝着厢房外面而去,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名军士举着托盘进来,托盘里面是贺人龙的人头,双眼圆瞪,看上去特别的狰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