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一触即溃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唰、唰、唰。。。”

    天空之中,黑压压的箭雨,险些挡住了阳光,零星的惨叫声出现。

    张东涛不为所动,手持单筒望远镜,看着前方。

    六个多时辰的行军,三十万军士没有丝毫的耽误,李岩和张国新在大军的最前方,他们的身后是一千亲卫营的亲兵和两万老营的军士,再后面就是新营的军士,行军的过程之中,张东涛一直在最后面压阵,所有的军官和军士一样,赶路的时候吃饭,凌晨时候做好的馍馍,每个军士还准备了一块熟肉,就着凉水吞下去,绝不会耽误行军的时间。

    申时一刻,大军抵达朱仙镇,队伍尚未完全集结,对面的官军就开始射箭,黑压压的箭雨扑面而来,试图压住义军的气势,只不过官军尚未发起大规模的冲锋。

    “大帅,何时发起进攻。。。”

    李岩和张国新同时出现在张东涛的面前。

    张东涛没有马上下达作战的命令。

    “兄弟们还挺得住吗。”

    李岩扭头看了看正在整顿的军士,一脸自信的开口了。

    “没有问题,两万老营的军士,还有一千亲卫营的亲兵,都在队伍的最前方,有部分新营的军士顶不住,不过看到老营的军士斗志昂然,他们也都能够坚持了。”

    “好,传我的命令,发起对官军的冲锋,五千骑兵为第一方队,由张国新指挥,其余军士以两万人为一个方队,跟随在骑兵方队之后冲锋,由老营军士与新营军士混编的十个方队,全部都冲出去,这一次,我们拼了。。。”

    张东涛的豪气,感染了李岩和张国新,两人抱拳领命之后,正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李岩,张国新,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发生任何的意外。。。”

    张东涛手持鼓槌,走到了大鼓的旁边,数十万大军的冲锋,鼓声就是进攻的命令。

    传令兵来到身边的时候,张东涛冷冷的开口了。

    “没有参与冲锋的所有军士,十人一排列队,每人手中拿着树枝,在地上来回的扫动,务必扫出来大规模的尘土。。。”

    。。。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响起,伴随着鼓声出现的是密集的马蹄声,以及舍命的呐喊。

    数十万人的呐喊,响彻云霄,天空之中的飞鸟瞬间散开。

    五千骑兵冲锋在最前面,在他们身后的是拼命呐喊奔跑的步卒,天空之中呼啸而至的箭雨,根本无法阻挡他们冲锋的步伐。

    驻守第一道防线的是四镇的八千军士,大都是老弱病残的军士,四镇的总兵谁都想着能够保存实力,不可能将精兵强将拿出来放在最前面。

    这些军士虽然久经沙场,可惜的是他们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应对气势汹汹的流寇。

    “轰。。。”

    巨大的撞击声出现。

    “跑啊,快跑啊,流寇人太多了,我们守在这里就是送死。。。”

    “快点逃命啊,兄弟们,我们不要给上面卖命了。。。”

    巨大的撞击声刚刚出现,守卫在最前面的四镇八千军士,队形瞬间乱了,绝大部分军士扭头往回跑,还有部分的军士扔掉了手中的兵器,朝着左右两翼的方向逃离。

    没有人想到,率先逃离的居然是四镇的军士,他们还没有真正的与流寇展开厮杀。

    这些军士大概没有想到,他们面对的是流寇的骑兵,他们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快速奔驰的战马。

    一些军士被战马撞得吐血,倒地而亡,更多的军士被骑兵手中的刀枪结果了性命。

    一边倒的厮杀出现的太快了,快的让人不敢相信。

    。。。

    四镇的总兵看到了不远处战场上的一幕。

    四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脸色都变得煞白,他们彻底失算了。

    流寇的气势完全上来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命令剩下的三万多军士冲上去,也无济于事,最终肯定是完败,只不过略微的迟缓流寇冲锋的步伐,如果不愿意冲上去送死,撤离也是不行的,如果往朱仙镇的方向撤离,将后背留给了流寇,那么流寇的骑兵快速冲上来的时候,军士根本无法抵御,阵型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会被打乱,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回天无力。

    三名总兵扭头看向了最年长的总兵。

    “你、你们不用看我,完了,我们完了,带着你们的亲卫,赶快撤离吧,麾下的兄弟,告诉他们朝着朱仙镇的方向撤离,能够逃出去多少是多少,没有想到啊,流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简直是天下无敌啊。。。”

    。。。

    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数万的官军拼命朝着朱仙镇的方向逃离,他们的身后是紧追不舍的义军军士,不少的官军惨叫着倒下,更多来不及逃走的官军跪在地上投降了。

    手持单筒望远镜的张东涛,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所有的军士全部都压上去了,战局的变化太快了,官军不堪一击,义军军士几乎没有遭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张东涛当然不会错过,他命令所有的军士都压上去,务必拼命的追击官军。

    驻守朱仙镇的官军毕竟有十多万人,眼前溃败的官军最多五万人,还有近十万官军正在严阵以待,所以义军必须要抓住眼前的机会,彻底打垮眼前溃败的官军,最好是让这些溃败的官军影响到正在设伏的官军。

    如果能够引发朱仙镇大部分官军慌乱,这场战斗就能够获得完胜。

    这是情报文书里面专门提及和强调的,也是眼前正在出现的一幕,张东涛已经无法形容内心的惊叹,接下来他只要按照情报文书里面的要求做好就可以了。

    。。。

    左良玉已经愣住了。

    四镇军士布防的阵地,距离他麾下军士布防的阵地不足三里地,本来以为这三里地的缓冲地带,能够成为麾下军士发力冲锋的最佳地带,想不到这三里地的缓冲地带,成为了四镇军士溃败的炼狱之路。

    早在流寇发起冲锋之前,左良玉的内心就产生了退却的意图,鼓声响起之后,他看到的是漫天的黄沙,看到的是拼命往前冲锋、悍不畏死的流寇,看到的是四镇军士狼狈不堪、无法抵抗转身逃走的景象。

    百万的流寇,哪里是他麾下五万军士可以抵御的。

    此刻的左良玉,唯一犹豫的事宜,是朝着什么方向撤离。

    往朱仙镇的方向撤离明显不行,如果被五省总督洪承畴大人撞见,自己不仅无法逃脱,还有可能被押送到京城去,剩下的就是往尉氏县的方向逃离,只要能够甩开眼前的流寇,就可以从尉氏县直插南阳,回到湖广去。

    战败的责任自然有五省总督洪承畴大人来承担,左良玉倒不是特别的着急,再说了,回到湖广之后,他轻易不会出击,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皇上和朝廷也是无可奈何。

    “你马上命令所有的将士,绕开中路的流寇,从左右两翼朝着尉氏县的方向撤离。。。”

    副将瞪大了眼睛,看着左良玉,仿佛不敢相信这是左良玉下达的撤退命令,按照常理,此刻应该是朝着朱仙镇的方向撤离,或者是绕开朱仙镇,朝着开封府城的方向撤离,那样才是最为稳妥和安全的,往尉氏县的方向撤离,若是遇见了大规模的流寇,岂不是更加的危险。

    看着副将暂时没有动作,左良玉火气瞬间上来,这个时候不能有丝毫的犹豫,时间就是生命,稍稍的耽误,麾下的军士就不要想着能够撤离战团了。

    “赶快去下达命令,没有听见我的命令吗。”

    副将终于明白过来,转身往外急匆匆而去。

    左良玉看了看身边的亲兵,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马上收拾好东西,我们往尉氏县的方向撤离。。。”

    。。。

    义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战场四周到处都是逃跑的官军,不少的官军军士已经选择了跪地投降,那些冲锋在后面的义军军士,根据军官的指令,命令跪地投降的官军军士全部都集中起来,如果有不服从命令的官军军士,义军军士会毫不留情的斩杀。

    血腥的味道已经在半空中飘散。

    指挥作战的张东涛,已经激动的身体颤抖,虽然厮杀才开始一刻钟的时间,但初步的战局已经明了,接下来就看官军的伏兵什么时候出击了。

    义军军士的斗志高昂,张东涛根本不担心官军的伏兵了。

    “跑啊,快跑啊。。。”

    “义军的兄弟们,我们不和你们厮杀,我们撤退了。。。”

    “义军的兄弟们,朱仙镇有军队,你们快冲进朱仙镇去厮杀。。。”

    左右两翼突然出现了大股的官军,这些军士没有参与厮杀,而是不要命的朝着前方奔驰,他们嘴里喊出的话语,已经清楚的表达了意思。

    这样的情形,让正在前方冲杀的李岩和张国新都愣住了,他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指挥作战的张东涛,同样发现了这一幕,几乎在一瞬间,他的命令迅速下达:不管不顾这些撤离的官军,大军朝着朱仙镇的方向冲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