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暗度陈仓(3)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得到卢发轩的承诺之后,贺耀廷经过了一整夜的思考,写出了很长的一封奏折,奏折里面将所有的事情都分析了,最终的意思就是相信和支持卢发轩,恳请皇上准许卢发轩的建议。

    这份密折,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密折送出去之后,贺耀廷的心也跟着奏折走了。

    多年之前与吴宗睿之间的恩怨,贺耀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认为那是读书人的耻辱,遗憾的是,吴宗睿在他的面前总是高高在上,或者是高不可攀,贺耀廷高中进士为官的时候,吴宗睿已经是登莱巡抚,等到贺耀廷成为山东巡按御史,吴宗睿早就太子少保、蓟辽督师,成为朝中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了。

    贺耀廷认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报仇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是吴宗睿的对手,哪怕背后有复社和东林党的支持,所以他将对吴宗睿的仇恨死死的压在内心深处。

    再次的促发贺耀廷斗志的还是已故的詹事府少詹事张溥。

    贺耀廷一直都很崇拜复社领袖张溥,一次偶然的机会,贺耀廷与张溥在酒宴上面相遇,喝多了酒,贺耀廷表露出来对蓟辽督师吴宗睿的强烈不满,引起了张溥的注意,得以进入了复社的核心层,那个时候,贺耀廷才知道,复社已经将吴宗睿当做了主要的对手。

    从那之后,很多的事情贺耀廷都知道了,他甚至知道了皇上对吴宗睿的忌讳。

    贺耀廷觉得机会来了,于是不遗余力的推动弹劾吴宗睿的事宜,只是张溥考虑到贺耀廷的身份资历以及在朝中的影响力,没有让其出面,这让贺耀廷得以保全。

    张溥去世之后,有一段时间,贺耀廷心灰意冷,觉得复社散了,没有合力了,算计吴宗睿的事情也无从谈起。

    就连贺耀廷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出任山东巡按御史,而且朝中的秉笔太监王承恩亲自和他交谈,说到了登州和莱州的事情。

    这让贺耀廷再次的看到了机会,此时此刻的他,心态平和了很多,他没有想着直接搬倒吴宗睿,只要他所做的事情,能够削弱吴宗睿的实力,就算是很不错了。

    卢发轩与吴宗睿之间的关系,贺耀廷当然知道,不过贺耀廷认为,卢发轩之所以靠拢吴宗睿,还是因为没有得到皇上的器重,只要皇上重视卢发轩,那么卢发轩就一定会背叛吴宗睿,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有利于皇上和朝廷的选择。

    卢发轩出任山东巡抚,贺耀廷几乎每天都去拜访,与卢发轩闲聊,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说,其实话语里面暗藏了玄机,贺耀廷回忆了当年的乡试和会试,借以试探卢发轩的想法,他发现卢发轩其实是想着报效皇上和朝廷的,只是因为与吴宗睿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有很深的忌讳,害怕得不到皇上和朝廷的信任。

    知道了卢发轩的想法,贺耀廷放心了,他给皇上写去了密折,禀报了卢发轩的想法。

    这一次贺耀廷与卢发轩摊牌,也是皇上的意思,中原的局势紧张,皇上终于想到了山东,想到了登州和莱州,希望能够从山东调遣部分的军士和粮草,交由五省总督孙传庭指挥,剿灭愈发嚣张的流寇。

    皇上其实没有想到直接调遣驻扎登莱之地的登莱新军,看过皇上的密旨之后,贺耀廷认为可以调遣驻扎在登州和莱州等地的登莱新军,这也是削弱吴宗睿力量的最佳办法。

    调遣登莱新军的关键,就在山东巡抚卢发轩的身上。

    贺耀廷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直接摊牌,要求卢发轩调遣登莱新军,插手登州市舶司,获取足够的粮草,只不过最终的结果让他猝不及防,大半夜的思考,贺耀廷也想明白了,要求卢发轩突然站到吴宗睿的对立面,还是有些困难的,只要卢发轩同意调遣登莱新军进入山东的其他府州县,这就足够了,事情总要一步一步来,只要登莱新军进入了山东的府州县,在吴宗睿无暇顾及的情况之下,贺耀廷联合卢发轩,可以让这些登莱新军的军士效忠皇上和朝廷,等到木已成舟,吴宗睿也无可奈何。

    。。。

    京师,紫禁城,偏殿。

    朱由检看着手中的密折,脸色有些阴沉。

    王承恩站在旁边,没有开口说话。

    终于,朱由检将密折放置在御案上面。

    “承恩,你说朕可以相信贺耀廷吗,可以相信卢发轩吗。”

    王承恩低着头,思索了好一会,才开口回答。

    “皇上,臣不敢保证。。。”

    朱由检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声音。

    “承恩,朕问你是不是能够信任贺耀廷与卢发轩,你告诉朕不敢保证,你的意思是不是朕要怀疑一切,朕什么都不能够相信。。。”

    王承恩的身体哆嗦了一下,如此重大的事情,他还真的不敢随便开口。

    贺耀廷对吴宗睿的仇恨,那是可以相信的,虽然张溥去世之后,复社的力量遭遇沉重的打击,不过作为复社成员的贺耀廷,还是暗地里在复社成员之中诉说吴宗睿的阴险狠毒,试图让复社依旧将吴宗睿作为主要的对手。

    可卢发轩是不是值得信任,王承恩还真的不敢保证,毕竟卢发轩在吴宗睿身边多年,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承恩,贺耀廷的这份奏折,你再仔细看看,好好的思索一下,帮着朕做出判断。”

    王承恩已经看过贺耀廷的奏折,只是看的没有那么仔细,其中贺耀廷所做的一些分析,在老狐狸王承恩看来,还是不靠谱,他总是觉得,吴宗睿此人不简单,那么跟随在吴宗睿身边的卢发轩,同样不简单。

    不过王承恩也没有办法反驳贺耀廷提出来的观点和认识,毕竟他不是读书人,不可能感受到读书人真正的想法,严格说起来,王承恩是以世俗的眼光去看待贺耀廷与卢发轩,自然就存在不少的怀疑了。

    等到王承恩仔细的看完密折,朱由检再次的开口了。

    “承恩,你觉得贺耀廷的提议如何,朕该不该相信卢发轩。”

    王承恩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滴。

    “皇上,臣以为,贺耀廷是值得相信的,他还是一心为了皇上和朝廷,至于说卢发轩,臣以为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贺耀廷的提议,存在很大的风险,若是登莱新军进驻山东诸多的府州县,那朝廷是不是可以调遣这些军士。。。”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明白王承恩的担心。

    “承恩,你不是读书人,真的不明白读书人想的是什么啊。”

    王承恩有些汗颜。

    “皇上说的是,臣不是读书人,不知道贺耀廷与卢发轩是怎么想的。”

    朱由检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就是在面对王承恩的时候,他才会放松情绪,有些时候,也算是放下了颜面,都说皇恩浩荡,哪个读书人不是这样的想法,皇权在读书人的眼里,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依照王承恩的分析,一切都按照世俗的眼光来解读,那天下的读书人没有必要效忠他这个皇上了。

    “承恩,也罢,你说说,中原局势如此的纷乱,朕可有好的办法解决。”

    王承恩绝顶聪明,马上明白了皇上的意思。

    “皇上,臣想明白了,不管卢发轩是如何想的,朝廷都可以抽调山东各镇的军队,进入中原剿灭流寇,驻扎登州的登莱新军进驻山东的府州县,亦可以维持山东一地的安全,臣甚至觉得,可以令五省总督孙传庭大人,将流寇往山东的方向驱赶,让驻扎山东府州县的登莱新军,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去。。。”

    朱由检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承恩,你的这个建议很好,朕听着舒坦,你代朕拟旨给贺耀廷,让他告诉卢发轩,就按照卢发轩所说的做,要快,不要耽误时间,朕即可下旨,抽调山东各镇的大军,进入中原,归于孙传庭节制,至于说孙传庭是不是能够将流寇驱赶到山东去,下一步考虑吧。”

    王承恩马上应承下来。

    “皇上,臣以为,是不是需要赏赐贺耀廷,以表彰他在山东所做的一切。”

    朱由检再次的点头。

    “承恩,你说的不错,贺耀廷在山东做的还是不错的,卢发轩出任山东巡抚之后,他每日都去接触,知晓了卢发轩内心真实的想法,这才让朕的想法能够落实,贺耀廷如此的费心费力,朕的确应该赏赐,不过当次关键时刻,朕还是要首先抽调山东各镇的大军,待到山东各镇大军抵达中原,归于孙传庭节制之后,朕再行考虑如何赏赐贺耀廷的事宜。”

    “皇上圣明。。。”

    王承恩退出偏殿之后,朱由检一个人发愣,局势到了如今这一步,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开封府城依旧被李自成和罗汝才部包围,五省总督孙传庭因为兵力不足,不敢前往开封府城解围,现如今开封府城究竟是什么样子,朝廷不知道。

    至于说辽东,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形,登莱新军是不是准备发起对后金鞑子的进攻,朝廷同样不知道。

    让朱由检更加揪心的是南直隶,也不知道南京兵部尚书张国维,是不是能够彻底剿灭张献忠部,如果南直隶也乱了,那大明的天下就真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