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七百一十章 竭力阻止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李自成和罗汝才围困开封府城已经有两个多月时间了。

    朱仙镇之战的大胜,让李自成和罗汝才在各路义军之中的声望达到了巅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盘踞在山西、陕西以及湖广等地的义军,大都来投靠了,李自成和罗汝才麾下义军的总兵力超过百万人,就连张献忠,也给李自成写来了信函,表示了祝贺。

    牛金星和宋献策给李自成提出了建议,攻打开封府城的同时,务必要派遣人员掌控地方的各级官府,管理好地方上的诸多事宜。

    李自成采纳了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建议。

    这个时候的李自成,已经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他和张东涛商议义军日后行动的时候,谈及陕西、山西、河南以及湖广等地,言下之意,义军务必要全面控制这些地方,至于说义军完全控制这些地方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做,李自成没有明说,但张东涛从中嗅出了味道,李自成最终的目标,是大明王朝的京城北京。

    说得直白一些,李自成已经有了称帝的心思。

    不过,围攻开封府城,给了李自成当头一棒。

    本以为朱仙镇之战的大胜,鼓舞了军士的士气,义军能够轻而易举的攻陷开封府城,从而掌控整个的河南行省,谁知道开封府城成为了真正的硬骨头,数次的进攻,都没有能够攻破,反倒是折损了不少的军士。

    李自成的脾气变得暴躁,就连和张东涛等人说话的时候,也难以控制情绪,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发火训斥,好几次,李自成当着张东涛和李岩等人的面,挥舞着皮鞭,抽打了前来禀报军情的军士。

    张东涛与李岩之间的关系,倒是越来越紧密,两人有了惺惺相惜的味道。

    。。。

    “张副总管,不好了,闯王要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

    李岩脸色发白,来到张东涛面前的时候,还在喘着粗气。

    张东涛楞了一下,看着李岩,瞪大了眼睛。

    “什么,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那牛金星和宋献策是什么建议,他们支持闯王吗。”

    李岩摇头叹了一口气。

    “李副总管,牛金星和宋献策都没有反对,我强烈的反对,可闯王根本不听我的,我看闯王这一次是真的发怒,准备掘开黄河了,您去劝一劝吧,开封府城内有几十万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百姓,要是掘开黄河水淹没开封府城,吃亏的还是百姓啊。。。”

    张东涛没有马上开口说话,其实李自成不是第一次想着要水淹开封府城,上次进攻开封府城未果,李自成就准备要水淹开封府城。

    这一次,张东涛没有信心能够劝得动李自成,义军攻打开封府城两个多月时间,一直都没有能够攻陷,损失的军士不少,李自成的脾气早就上来了,盛怒之下做出的决定,几乎没有人能够反驳,更加关键的是,各路投奔而来的义军,也紧紧盯着开封府城,如果李自成能够顺利的攻陷开封府城,则这些义军可能真正的归心,打消心中的小九九,如若不然,各路的义军还是有可能离开。

    如此关键的时刻,就算是与李自成出生入死的张东涛,也没有了信心。

    看见张东涛没有开口,有些着急的李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张副总管,我也知道,闯王做出了决定,其他人是不可能反驳的,我只是觉得,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太残暴了一些,也不知道将来的历史,会怎么记录这一笔。。。”

    张东涛依旧在思索,没有开口。

    其实反对水淹开封府城,是吴宗睿的命令,张东涛记得很清楚,当年自己劝解李自成放弃了水淹开封府城的想法,得到了吴宗睿的称赞。

    “张副总管,那我先告辞了。。。”

    张东涛终于抬头,看着李岩挥了挥手。

    “李大将军,我明白你的意思,想让我去劝解闯王,不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两年前我就劝过闯王,那个时候闯王同样是围攻开封府城,也准备掘开黄河,那一次闯王听从了我的劝解,但这一次不一定了。”

    李岩瞪大了眼睛,看着张东涛。

    “张副总管,一定要想想办法啊,若是闯王真的水淹开封府城,这背负的恶名,闯王真的难以承受。。。”

    张东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大将军,你不是说过吗,做大事者不拘小节,闯王决定水淹开封府城,也是无奈之举,我们如果强行的去劝解闯王,适得其反,放眼整个的河南行省,剩下的城池唯有开封府城和洛阳府城,洛阳府城不足为虑,开封府城就不一样了,闯王如果不能够拿下开封府城,就不算是控制了整个的河南行省。”

    李岩哑然了,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不甘心的开口。

    “李副总管,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劝阻闯王了吗。。。”

    张东涛用力的拍了拍李岩的肩膀。

    “唯一的办法,是你我能够攻陷开封府城,这样才能够阻止闯王做出水淹开封府城的决定,如果你我没有好的办法,就不用开口去劝解闯王。”

    李岩楞了一下,顿时泄气了,数十万军士围攻开封府城近两个月,没有任何的效果,他还能够怎么办。

    张东涛说完这些话,陷入沉思之中,仿佛是在做某个重大的决定。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有些长。

    近五分钟过去,张东涛再次抬头,看着站在旁边低着头的李岩。

    “怎么,李大将军,没有信心了吗。”

    李岩抬头的时候,脸上带着苦笑的神情。

    “张副总管,您说笑了,我要是能够率领军士攻陷开封府城,就不会来找您想办法了,我就是有些不甘心,眼睁睁看着闯王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

    张东涛笑了笑,看着李岩,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李岩,你敢不敢和我一同去劝解闯王,让闯王暂时不要掘开黄河。”

    李岩看了看张东涛,默默的摇头。

    “李副总管,不是我不敢,我不想让您被闯王训斥,刚刚我也想明白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闯王,看着闯王是不是能够攻陷开封府城,如果闯王不能够拿下开封府城,这义军之中的有些军士,肯定稳不住,闯王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

    张东涛眯起了眼睛,看着李岩。

    长时间接触和了解,他发觉李岩真的不一样,与其他义军的军官有很大的不同,李岩心存善良,就算是不能够达到目的,也不会不择手段,而且李岩的学识真的不错。

    “李大将军,你我都不愿意看见闯王水淹开封府城,不愿意看见开封府城内的百姓遭遇无妄之灾,所以我们尽力去劝解闯王,至于说闯王是不是听从我们的劝解,我们暂且不考虑,至少你我要在闯王的面前表明自身的态度。”

    李岩抬头看着张东涛,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了。

    。。。

    进入中军帐,张东涛捡起了地上摔碎的茶杯,递给了站在旁边、身体颤抖的军士,示意军士将茶杯的碎屑带出去。

    “张东涛,李岩,你们来了,坐吧。”

    张东涛没有客气,在下首的第一张椅子上面坐下,李岩跟随在旁边,也坐下了。

    “闯王,我听说您准备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

    李自成有些烦躁的挥挥手。

    “张东涛,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做出决定,我倒是要看看,洪承畴是不是能够挡住黄河水。。。”

    张东涛没有被李自成的气势给镇住,跟着开口了。

    “闯王做出这样的决定,我能够理解,近来投奔闯王的各路义军,都在看着闯王是不是能够拿下开封府城,如果我们不能够攻陷开封府城,怕是会被其他各路义军看轻,他们也就不会真正的服从闯王的调遣。”

    李自成看了看张东涛,火气明显小了一些。

    “张东涛,你能够想到这一点,我很高兴,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眼看着李自成的情绪缓和了一些,张东涛站起身来。

    “闯王,水淹开封府城,有利有弊,刚刚我与李岩分析过了,有利的方面,是义军一定能够攻陷开封府城,不利的方面,则是我们得到的开封府城,必定是一座废城,综合利弊,我们不会完全反对闯王水淹开封府城。。。”

    李自成盯着张东涛,脸色再次阴沉。

    “张东涛,你有什么话,全部说出来,不要吞吞吐吐的,我不想听你那么多的分析。”

    站立的张东涛,对着李自成抱拳了。

    “闯王,我不赞成掘开黄河,水淹开封府城,看看河南与陕西,已经没有朝廷大军敢和我们作对,我义军几乎完全控制了河南行省,朝廷新任的五省总督孙传庭,率领的朝廷大军守在西安府城,根本没有出动,也不敢出动,我义军有足够的时间拿下开封府城。”

    “闯王,我觉得,我义军能够通过强攻的方式,拿下开封府城,才有可能让各路的义军真正的归心。”

    “刚刚我和李岩商议过了,闯王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指挥大军强攻开封府城,我就不相信了,开封府城难道是铁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