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事态紧急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新的作战任务,让孙可望信心满满,如果能够顺利的拿下淮安府城,那么在义军之中,孙可望将真正成为仅次于张献忠的二号人物,李定国和艾能奇等人,没有与他争锋的资格。

    因为先头部队的惨败,更因为刘文秀被登莱新军生擒,孙可望在义军之中的地位一度剧烈下滑,几个月时间以来,孙可望殚精竭虑,抓住一切的机会补救自身的过失,终于扭转了局势,重新得到了张献忠的信赖,而且和以前比较起来,孙可望得到的信任更多了。

    手持兵符,孙可望神色凝重,这一次他必须要成功。

    看着面前的亲兵营副总管,孙可望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记住,代领两百名亲兵,进入淮安府城之后,趁着夜色占领北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守住北门,保证义军从北门进入淮安府城。”

    “你们是虹县的军士,奉漕运总督丁启睿大人的命令,前往淮安府城禀报紧急军情,虹县正遭遇义军的围攻,危在旦夕,不过丁大人已经向登莱新军求援,且调遣凤阳府城等地的军士驰援,短时间之内还能够守住虹县县城,丁大人命令淮安府城的军士,固守待援,决不能让义军攻陷淮安府城。”

    “禀报军情的时候,不必那么镇定,你们只是虹县的军士,紧张一些很自然。”

    “若是有人询问,为什么丁大人没有派遣身边的传令兵前来告知军情,你们可以解释,丁大人率领的大军,路途之中就遭遇到义军的围剿,好不容易才抵达虹县县城,伤亡有些大,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才命令你们前来禀报军情。”

    “一定要表现的机灵,不能被驻守淮安府城的朝廷大军怀疑。”

    “你们身份低微,不可能住进寅宾馆,若是安排你们住进军营,一定要婉拒,就说丁大人早有安排,给了你们一些银两,让你们暂时住在客栈,免得你们搅乱了军营之中的安排。”

    “你们的时间不多,最多就是一夜的时间,务必要把握机会,若是不能够成功,就想办法在城中制造混乱,彻底搅乱城中的局势,待到我义军强攻淮安府城的时候,抓住机会行动。”

    。。。

    孙可望嘱托的非常仔细,没有漏过任何的细节。

    亲兵营副总管是张献忠亲自派遣过来的,还包括五百名亲兵,其中就有当年混入襄阳府城的数名军士,这些人全部归孙可望指挥,保证能够拿下淮安府城。

    大军朝着淮安府城急行军的时候,孙可望就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够趁乱拿下淮安府城。

    其实孙可望表现的过于谨慎了,相比较来说,南方的军士整体的素质比不上北方的军士,因为北方局势常年动荡,北方的军士长时间处于征伐厮杀的状态之中,多多少少都是参与过厮杀的,可南方的军士没有参加过多少的战斗厮杀,而且南方的军士几乎没有与义军交手,对于义军的认识还处于初始阶段,认为义军一定是衣衫不整、面带菜色。

    如此的情况之下,亲兵营副总管带着衣裳整齐的两百名军士赶赴淮安府城,自然是不会遭受到多少的怀疑。

    孙可望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大军的行踪不能够暴露,如果驻守淮安府城的朝廷大军知晓有数万的义军前来进攻,一定会高度的戒备,这样的情况之下,副总管率领两百名义军军士进入到淮安府城之中,几乎没有得手的可能性。

    这方面,孙可望倒是认真思索过,大军只要行军的速度够快,就可以保证不泄露消息。

    。。。

    吴宗睿刚刚抵达登州,廖文儒的加急情报就送来了。

    刘宁早就在登州等候吴宗睿,且陪着吴宗睿来到了巡抚衙门。

    登莱巡抚兼登州知府吴宗坤,老老实实在巡抚衙门等候,吴宗睿历来不喜欢张扬,所以吴宗坤也不可能在府衙外面等候,

    吴宗睿曾经想着让戴明杰出任登州知府,最终还是作罢了。

    戴明杰的能力明显强于吴宗坤,两人在如何治理登州的见识方面,必然有一些差距,由此可能产生一些争执,戴明杰可能考虑到吴宗坤的身份,做出一些让步,但总是让步不符合戴明杰的性格,如果两人因为如何治理登州产生矛盾,怕是难以调和。

    戴明杰与詹兆恒等人,吴宗睿还是比较看重的,两人目前都在辽东为官,戴明杰为锦州县知县,詹兆恒为义州知州,两人所处的地方,位置都颇为关键,数年时间过去,两人做的都很不错,还是让吴宗睿放心,假以时日,吴宗睿一定会赋予两人重任。

    进入厢房,吴宗睿打开了信函。

    刘宁发现,吴宗睿拿着信函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刘宁与廖文儒不一样,在吴宗睿的面前心思单纯,不会想那么多,想到什么全部都说出来了,有些时候表现的莽撞一些。

    好在吴宗睿完全了解刘宁,也就不会顾忌了。

    吴宗睿放下了信函,看着刘宁开口了。

    “文儒来信,丁启睿及其麾下的一万漕运兵丁,遭遇张献忠部的伏击,全军覆没,根据可靠的消息,丁启睿被义军生擒。。。”

    刘宁张大了嘴巴,看着吴宗睿。

    “大、大人,这样太、太离奇了吧,丁大人是漕运总督,这么大的官,居然被流寇抓住了,要是换做我啊,早就拔剑自杀了,怎么可能让流寇活活的抓住。。。”

    吴宗睿微微一笑,叹了一口气。

    “刘宁,这些年以来,你的进步很大,特别是在山东的时候,表现的很不错,我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说说吧,丁启睿被张献忠生擒了,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刘宁搔了搔头皮,有些无奈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在山东,想到的就是稳定山东的局势,至于说其他方面,根本就没有思考过,大人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属下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吴宗睿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刘宁这样的态度,也让他的心情放松了一些。

    “刘宁,不必想那么多,换做你是张献忠,如果生擒了丁启睿,你会怎么办。”

    刘宁点点头,不假思索的开口了。

    “大人,张献忠生擒了丁启睿,丁启睿是漕运总督,要是换做我,第一选择就是进攻淮安府城,拿下了淮安府城,占领了漕运总督府,就等于是彻底打败了丁启睿,而且淮安府城那么富裕,流寇还能够得到大量的补给。。。”

    吴宗睿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错,说的很好,那我还提醒你一点,丁启睿是漕运总督,兼任漕运总兵,手中有兵符,如果丁启睿被生擒,兵符会落到张献忠的手中,你认为张献忠会怎么做。”

    刘宁瞪大了眼睛,差点跳起来了。

    “属下当然是拿着兵符前往淮安府城了,这样毫不费力的就拿下了淮安府城了。。。”

    刘宁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吴宗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大人,属下就是这样想的,属下是不是说错了。。。”

    吴宗睿再次叹了一口气。

    “刘宁,你没有说错,我只是有些惋惜,淮安府城好好的一座城池,落到张献忠的手中,不知道会遭遇到多大的破坏,而且张献忠得到了补给,他麾下的军士,必定士气高涨,登莱新军围剿他们的时候,必定付出更大的代价。”

    “来到山东的时候,先生不断的告诫我,让我不要心慈,让张献忠拿下淮安府城,登莱新军才能够名正言顺的进驻淮安府城,这等的情况之下,谁都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当然,登莱新军还要彻底打败和剿灭张献忠,稳定南方的局势。”

    刘宁再次搔了搔头皮。

    “大人,属下觉得,先生说的不错啊,要是张献忠不能攻陷淮安府城,我登莱新军是不好直接进入淮安府城的,南直隶的情况与山东不一样,就说山东,也是皇上和朝廷默许之后,我登莱新军才全面进驻的,这样谁都无话可说。。。”

    吴宗睿苦笑着摇头,他是人不是神,对于淮安府城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眼看着一座繁华的城池,有可能遭遇到荼毒,内心肯定不好受。

    吴宗睿没有开口,刘宁继续开口了。

    “大人,要属下说啊,张献忠就算是攻陷了淮安府城,也不要想着胡作非为,我登莱新军可以从水路和陆路发起全面的进攻,趁着张献忠攻陷淮安府城,还来不及做什么的时候,就杀进府城去,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啊。。。”

    吴宗睿眼睛一亮,看着刘宁频频点头。

    “不错,说的不错,刘宁,看样子你睿智了很多,要不是你的提醒,我还真的想不到,好了,你马上准备一下,我们连夜出发,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徐州,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张献忠不会耽误时间,他麾下的大军,肯定朝着淮安府城开拔了,我们务必要做好所有的准备,在最为合适的时候出击,彻底击败张献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