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七百九十二章 铁腕手段(3)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典史明白,知县大人怀疑的就是县丞大人,包括主薄大人,要说知县大人安排县丞大人到贺府去只会贺辉耀,就明显带着意思,如果贺辉耀在漕运总督卢大人面前表现的不错,那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贺辉耀忘记了身份,在卢大人的面前狂妄了,那知县大人可以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县丞大人的身上去。

    典史没有资格参与其中,也绝不会参与其中,他闷头做事情得好处,尽管不去得罪上级,更不会去得罪贺氏家族。

    。。。

    县丞在会客室等候了一刻钟时间了。

    尽管脸色平静,但县丞的内心已经在骂娘,县衙之中,没有谁愿意到贺府来,包括知县大人都不爱来,现如今这位贺氏家族的族长贺耀辉,越来越狂妄了,压根没有将县衙的官吏看在眼里,前不久贺氏家族某个家族子弟喝醉了,在大街上殴打了县衙的吏员,反而要求吏员赔礼道歉、赔偿钱财,此事知县大人本来想着压下去,不要求吏员道歉,也不追究贺氏家族那个家族子弟的责任,谁料贺耀辉居然开口说到了此事。

    最终遭遇殴打的那个吏员被迫离开县衙。

    此事在县衙造成的影响不是很好,知县大人的颜面也不是很好看。

    整个的宝应县,没有谁敢于得罪贺氏家族,更没有谁敢与贺氏家族族长贺耀辉对着干,人家可是手眼通天,不要说寻常的百姓,就算是知县大人、甚至是扬州府的知府大人,也得罪不起贺氏家族。

    县丞知道,知县对他有些看法,某些方面与贺氏家族也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这段时间,县丞已经在想办法运作,看看是不是能够调离宝应县,最好是调到南京去,哪怕是进入六部做闲官都无所谓。

    早宝应县这样的地方为官,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堂堂的朝廷官员,在贺氏家族的面前必须要低头和低声下气。

    会客室的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县丞连忙站起身来。

    进来的是贺氏家族的管家。

    管家看着县丞,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容开口了。

    “县丞大人,我家老爷还有一些事情正在处理,还要一会时间才过来,老爷担心县丞大人等候的时间长了不耐烦,专门让小的来看看。。。”

    县丞的脸上带着笑容,对着管家连连摆手。

    “哪里哪里,贺族长事务繁忙,我来本就是打搅贺族长,烦请管家去告诉贺族长,我在这里等着就是,贺族长处理重要的事情要紧。。。”

    管家吩咐跟在身后的下人给县丞的茶杯里面续水。

    “县丞大人,小的听闻漕运总督卢大人到宝应县来了,可有此事啊。”

    县丞看着管家点点头,这样的事情是无法保密的。

    “不错,卢大人到宝应县来了,我今日到府上拜访贺族长,正是为了此事。。。”

    管家点点头,对着县丞抱拳。

    “还请县丞大人再等一会,老爷很快就过来了。”

    。。。

    书房,贺耀辉看着管家开口了。

    “管家,你的意思是说,县丞到府上来,就是为了新任漕运总督卢大人吗。”

    管家连连点头,看着贺耀辉开口了。

    “老爷,小的是这么想的,肯定是卢大人要见老爷,所以县丞专门来说说,不过这样的事情,县丞肯定不会在小的面前说。。。”

    贺耀辉眯着眼睛开口了。

    “漕运总督,我贺氏家族还是不要得罪,免得树立了一个对头,和气生财嘛,唉,想想丁大人可惜了,当初丁大人关注我贺氏家族,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丁大人就去了。。。”

    管家抬头看着贺耀辉,若有所思的开口了。

    “老爷,这知县大人和县丞大人,该不会在卢大人面前提及那件事情吧。。。”

    贺耀辉微微的点头,管家说的那件事情,他当然知道,那可是触犯了县衙和知县的颜面,其实刚刚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冷冷一笑,贺耀辉开口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漕运总督也不能将我贺氏家族怎么样,卢大人如果对我不满意,大不了回到淮安府城之后,算计我贺氏家族,真的到了那一步的田地,花费一些钱财就能够解决问题了。。。”

    管家脸色有些发白,看着贺耀辉开口了。

    “老爷,小的建议,您是不是和卢大人处理好关系,这样最好啊。。。”

    贺耀辉看着管家,叹了一口气开口了。

    “管家,以前我这样做的太多,今后不想这样做了,今日是漕运总督卢大人,明日是南京兵部尚书张大人,每一个我都要小心的应对,都要分享黄金白银,还有扬州瘦马,凭什么我要这样做啊,族弟贺耀杰马上就要升任户部右侍郎,到时候他能够帮助家族摆平很多的事情,再说了,我贺氏家族在京城有内阁撑腰,何必在乎那么多的官员。。。”

    贺耀辉都这样说了,管家低头不语了。

    其实在贺氏家族之中,管家虽然是下人的身份,但是与贺耀辉的关系很好,得到了贺耀辉足够的信任,很多时候遇见事情,贺耀辉都是与管家商议。

    看见管家没有马上离开,贺耀辉再次的叹气。

    “管家,你的意思我明白,也罢,你去准备一百两黄金,五十片金叶子,如果卢大人准备见我,我就奉上一百两黄金和五十片金叶子。。。”

    管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看着贺耀辉再次开口。

    “老爷,县丞还在会客室等候,您看怎么办。。。”

    贺耀辉略微的思索了一下,看着管家开口了。

    “我不想见他们,你代表我去见一见,该怎么说你都知道,对了,让他等上半个时辰左右再去,我现在看到县衙的人心里就不舒服。。。”

    这一次,管家倒是没有开口劝解,其实他也看不上县衙的官员,包括知县大人,在他的眼里都不算什么。

    。。。

    县丞已经闭上了眼睛,装作闭目养神的样子,其实他是在极力的控制愤怒的情绪,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过去,县丞知道,这是贺耀辉在戏弄他,或者说蔑视他。

    县丞不能够这个时候离开,如果贸然的离家,必定给了贺耀辉口实,到时候贺耀辉在知县大人面前说上一些不好听的话语,他这个县丞怕是要遭受到知县的批评。

    县丞感觉到的只有悲哀,这么多年了,宝应县每一任的知县,要么担任知县的时间不长,很快就想办法离开了,要么就是为贺氏家族服务,贺族长说什么就做什么,要说现任的知县大人做的还是不错的,想方设法协调与贺氏家族的关系,但不愿意死心塌地的为贺氏家族做事情,这才惹得贺耀辉不满意,那个贺氏家族子弟殴打县衙吏员的事情,怕就是贺耀辉安排的,目的就是给知县大人一点颜色看看。

    县衙里面户房的司吏就是贺氏家族推荐的,在县衙里面颇为狂妄,有些不可一世的作态,前些日子知县大人准备调整这个司吏,但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

    脚步声终于再次的响起。

    县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进来的依旧是管家。

    “哎哟,对不起了,县丞大人,我家老爷事情太多,刚刚扬州府衙来人了,与我家老爷有要事商议,我家老爷不知道要商谈多长的时间,就让小的来陪着县丞大人,县丞大人有什么事情,若是方便,告知小的,小的转告老爷,当然,县丞大人若是觉得事情重大,不能够在小的面前说,小的这就去禀报老爷。。。”

    县丞连连摆手,看着管家开口了。

    “贺族长事情太多,那我就给管家说了,还请管家只会贺族长。”

    “明日辰时,漕运总督卢大人在寅宾馆,想着见一见贺族长,若是贺族长方便,还请到寅宾馆去,卢大人在寅宾馆等候。。。”

    管家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县丞抱拳行礼。

    “哎哟,这可是大事情,我家老爷明日一定会到寅宾馆去,能够得到卢大人的接见,这可是老爷求之不得的事宜,县丞大人放心,小的一定告知我家老爷。。。”

    县丞站起身来,对着管家抱拳。

    “管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就此告辞了。”

    “县丞大人,别着急走,府邸里面已经准备好了酒宴。。。”

    县丞摆摆手。

    “贺族长的盛情我心领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叨扰贺族长,今日衙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此告辞了。”

    说完,县丞转身离开会客室,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管家看着县丞的背影大声开口。

    “县丞大人,别着急,小的来送送您。。。”

    “却之不恭了,管家去忙吧。。。”

    。。。

    走出贺府,县丞微微的扭头,这座府邸他不算熟悉,但肯定知道,这是宝应县内最为豪华的府邸,以前看见这座府邸,县丞没有多大的感觉,可今日看见了,突然觉得不顺眼。

    县丞低着头,朝着县衙的方向而去,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贺氏家族与贺耀辉,他这个小小的县丞,根本撼不动庞大的贺氏家族,所以还是少惹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