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残阳如血(7)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天终于亮了。

    “呜。。。”“呜。。。”“呜。。。”

    暗黑色的弓弩,带着呼啸的声音,往城墙上面而来。

    尽管守卫在城池上面的军士早有准备,拼命的挪动身体,躲开呼啸而至的弓弩,但还是有人被弓弩击中,发出短促的惨叫声音。

    连续两天的厮杀,绝大部分的军士变得麻木,他们习惯了血腥的场景,也习惯了身边的人突然倒下。

    李岩的神色异常的肃穆,他早就感觉到了不同,今日官军发射的弓弩,不管是密度还是数量,与前两日的都不一样,天空之中到处都是呼啸而至的弓弩,城墙上面的军士尽量在拼命的躲避,但还是有不少的军士被弓弩射中了。

    如果不是倾尽全力的进攻,没有谁会这样,孙传庭率领朝廷大军长途奔袭作战,不可能携带太多的弓弩,这一次发射如此密度的弓弩,显见就是要拼命了。

    “啊。。。”

    短促的惨叫声从身边传来,一名亲兵被呼啸而来的弓弩射中了。

    李岩身边的亲兵脸色瞬间变化,他到不担心自己被弓弩射中。

    “李将军,您还是到城墙下面去躲避,官军不再发射弓弩的时候,您上来指挥作战。。。”

    尽管亲兵是好心,但李岩还是板起面孔,看着亲兵开口了。

    “胡说,我是指挥官,我的阵地就在城墙上面,要是离开这里,就是擅自脱离阵地,到时候张副总管饶不了我,你们都记住,你们的阵地也在这里,谁要是敢临阵脱逃,我绝不会轻饶。。。”

    李岩的声音有些大,明显就是说给城墙上面所有人听的。

    连续两天的厮杀,李岩几乎都在城墙上面指挥战斗,没有退缩,包括张东涛,在战斗厮杀进入最为激烈状态的时候,都会来到城墙上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主帅和副帅如此,下面的军官和军士还有什么可说的,都是拼尽全力厮杀。

    “嗖。。。”“嗖。。。”“嗖。。。”

    漫天的箭雨开始出现,密集的箭雨,造成的伤亡更大。

    亲兵将李岩包围在中间,盾牌树立在前后,防止李岩被弓箭射中,其余的军士,要么蜷缩在垛口的后面,祈求自己不被弓箭射中,要么就是躲在盾牌的后面,护住脑袋和胸部,那样就算是被弓箭射中,也不至于殒命。

    还是有不少的军士被弓箭射中,到底呻吟的时候,更多的弓箭射进身体里面。

    鲜血开始在地上流淌,此刻没有谁去移动躺在地上、身上满是箭羽的军士。

    连续两天的厮杀之后,义军军士义军没有多少的弓箭可用了,他们用来防御官军进攻的箭羽,绝大部分都是从地上捡起来,甚至是从尸首上面拔出来的弓箭。

    箭羽同样比前两天要密集。

    李岩的眼睛里面在喷火,他啊很清楚,弓弩和箭羽,对于城墙上面的军士来说,是巨大的威慑,昨日的厮杀过程之中,就出现过这样的一幕,官军在密集的弓弩和箭雨之后发起进攻,城墙上面的军士尚未完全清醒过来,有几个秦军军士爬上了城墙,好几个军士无奈之下抱起了秦军军士,一同跳下了城墙。

    四周都能够听见呻吟的声音,那是一些被弓箭射中的军士忍不住疼痛,他们被弓箭射中了手臂或者大腿,却不敢动弹,拼命的稳住身形,不让自己倒下,如果倒下,身体彻底暴露,很有可能被呼啸而来的弓箭再次射中。

    有几个军士忍不住,从垛口探出身子,准备往下面射箭,无一例外的都被弓箭射中,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血腥的味道在四周蔓延,城墙上面变得异常的沉默。

    “咚、咚、咚。。。”

    进攻的鼓声终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音也出现了。

    李岩推开了身边的亲兵,快速都上关楼。

    东门外面的空地并不大,石阶梯上面不可能容纳太多进攻的军士,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呼喊声音。

    刚刚走上关楼,十多支弓箭呼啸而来,李岩迅速的躲到了柱子的后面,好几支弓箭射中了柱子,跟随在李岩身后的亲兵,吓得脸色煞白,连忙再次树立起来盾牌。

    李岩很少上关楼,两天的进攻,关楼已经成为官军重点关注的目标。

    探出半个身子,李岩的脸色变得铁青。

    石阶梯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官军,他们大喊着往上冲锋,他们后面同样是密密麻麻的官军军士,虽然这些人没有拼尽全力冲锋,却在用力的呐喊。

    转身走下关楼,李岩的声音已经在半空中回荡。

    “官军开始进攻了,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

    走下关楼,李岩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几支箭羽,快速来到垛口,弯弓搭箭,朝着下面射击。

    李岩是有着举人功名的读书人,作战厮杀的能力一般,无法和张东涛比较,不过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刻,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少的军士扑倒了垛口的前面,他们的手中几乎都有带血的箭羽。

    弓箭朝着城墙下面密集的官军射去,短促的惨叫声同样出现了。

    “嗖。。。”“嗖。。。”“嗖。。。”

    天空之中再一次出现箭羽,城墙上面的惨叫刹那间多起来了。

    李岩的脸色再次的变化了,看样子官军真的改变了作战的策略,城墙外面密密麻麻的那么多人,前面的官军是负责冲锋和攻打城池的,后面的官军军士则是负责射箭的,两相配合的进攻,既能够给予城墙上面重大的杀伤,又能够保护城墙下面进攻军士遭受尽量少的攻击。

    伤亡在快速的增加,城墙上面能够参与战斗的军士已经不多了。

    城墙下面进攻冲锋的官军,距离城墙已经不远了。

    李岩的心在滴血,他万万想不到,这一轮的进攻,义军的损失会如此的惨重,城墙上面足足有三千人,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伤亡就超过了一半,地上到处都是血渍,那些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军士,尸首也来不及抬走。

    反观进攻的官军,伤亡还不是太大,有了弓弩和箭雨的护卫,他们冲锋的速度加快了,伤亡也少了很多。

    “快、快去禀报张副总管,伤亡太大了,必须要支援,否则官军就攻上来了。。。”

    李岩扭头,几乎是对着身边的亲兵怒吼了。

    。。。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亲兵回来了。

    “李将军,张副总管已经领着军士上了城墙了,他、他们还抬着几口大锅。。。”

    城墙上面已经有几口大锅,不过都破碎了,官军的弓弩不仅仅是射击城墙上面防守的军士,也专门对准了大锅,这些大锅里面滚烫的开水,曾经给攻打城池的秦军军士造成重大的伤亡,一旦铁锅被弓弩击中,马上报废,且烧开一大锅滚烫的开水需要不短的时间,所以仅仅半天的时间之后,张东涛和李岩都放弃了在城墙上面搭建铁锅烧开水的做法。

    在城墙下面烧开水同样不成立,这需要专门的军士来转运开水,而且稍微不小心,军士就可能被烫伤,弄得不好没有给予官军打击,反而伤了自身,打击了士气。

    李岩不顾还在射击的弓箭,猫着身子离开垛口,他有些不明白,难道说张东涛准备继续在城墙上面烧开水吗,要知道官军的弓弩随时都会发射,都会射中这些大铁锅。

    还没有走到张东涛的身边,一股麻油的香味传来。

    李岩楞了一下,瞬间明白了。

    “张、张副总管,您准备用火攻吗。。。”

    这些麻油,乃是军士做饭时候使用的,数量不是很多。

    张东涛看了看李岩,点点头开口了。

    “李岩,驰援的军士马上就上来了,我们不用着急,等到官军靠近城墙,将这些麻油全部泼下去,接着将火把扔下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究竟有多凶悍。。。”

    李岩的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可以想象,一旦麻油被点燃了,城墙下面将会是什么样的惨景,不过两军交战,最终目的就是获取胜利,过程不管如何残酷都无所谓。

    “李岩,情况我都知道了,官军加强了进攻,我们的伤亡增加了,这很正常,而且我料定,官军第一轮进攻是异常凶悍的,这个时候他们的士气最高,如果能够一鼓作气拿下城池,孙传庭的目的岂不是达到了,我们不用着急,就和他们拼命。。。”

    李岩用力的点头,不用说他也知道了,张东涛一直都在附近,甚至有可能就在城墙的下面,这里发生的一切张东涛都知道。

    “张副总管,您放心,我一定领着兄弟们,挡住官军的进攻,他们休闲攻上城墙。。。”

    张东涛笑着摇摇头。

    “李岩,不用这么说,我们一定能够挡住官军的进攻。。。”

    张东涛还没有说完,李岩急忙再次的开口了。

    “张副总管,我是这里的指挥官,您应该要服从我的指挥,您不能够留在城墙上面,如果您留在这里,兄弟们会分心。。。”

    张东涛无奈的摆摆手,转身朝着城墙下面走去。

    李岩送了一口气,看向了摆在地上的几口大铁锅。

    “传我的命令,将大铁锅摆到垛口的后面去,等到官军靠近城墙,将铁锅和火把给我同时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