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必要的选择(2)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吴宗睿抵达山东济南府城的时候,山东巡抚吴宗坤早就做好了准备,将都指挥使司衙门专门进行了改造,设立为吴宗睿的临时行营。

    蓟辽督师府已经下达了命令,将山东作为了下一阶段的重心所在。

    后金的皇太极刚刚病逝,满人权贵尚处于权力的调整之中,刚刚登基的福临不过六岁的年级,不可能掌控权力,也不可能做出决定,做出决定的肯定是诸多的亲王,这就必然面临权力的重组,排名第一的礼亲王代善急流勇退,不愿意卷入到权力的旋涡之中去,剩下的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豫亲王多铎、郑亲王济尔哈朗,都不可避免的卷入到权力争斗之中去,其中多尔衮得到了多铎与阿济格等人的强力支持,豪格则是得到了正黄旗和镶黄旗的全力支持,济尔哈朗的态度颇为暧昧,没有明确表示对豪格的支持,也没有明确表示对多尔衮的支持。

    多尔衮和豪格之间的争斗已经处于白热化的状态,后金只能够有一个人做主,主要承担辅佐福临的任务,其他人肯定处于从属的地位。

    因为济尔哈朗没有表明态度,所以这场权力的争斗,多尔衮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如此情况之下,后金根本无暇关注辽东的任何事宜,只要登莱新军不借机发起对后金的进攻,满人权贵就阿弥陀佛了。

    经过了仔细和缜密的分析,吴宗睿毅然做出了决定,登莱新军下一步的战略是:稳固辽东的局势,朝着南直隶尽可能的扩充力量,同时密切关注中原和南方的局势,一旦李自成部发起了对北直隶和京城的进攻,则驻守山东和南直隶的登莱新军,就要开始大规模的集结,准备进入北直隶和京城作战。

    确定这样的战略,山东与山海关两地的作用骤然变得重要了。

    山东连接河南与北直隶,直接面对中原,登莱新军想要发起对、北直隶、京城和中原的进攻,其最佳的发起进攻地点就是山东了,当然山海关的作用同样重要,因为距离京城的距离不远,且为京城与辽东连接的关隘所在,能够迅速的驰援或者发起对京城的进攻。

    确定了登莱新军下一阶段的总体战略,吴宗睿对驻守辽东的登莱新军进行了小范围的调整,西平堡、义州和广宁三地驻扎五万登莱新军将士,监管当地的互市,时刻警惕八旗军的动静,水师则重点驻扎在觉华岛和旅顺,若是后金的八旗军突然发起对辽东的进攻,水师可以抵御后金八旗军,同时可以快速运送登莱新军前往辽东。

    锦州、宁远和觉华岛等地驻扎少量的登莱新军,山海关驻扎五万登莱新军将士,其余军士悉数前往山东。

    做好相关的部署之后,吴宗睿起身前往山东济南,他要开始指挥这一场即将到来的改变历史的战役了,依照历史的进程,最多还有八个月左右的时间,天下就要发生巨变,不要以为八个月的时间很长,其实一晃就到了。

    崇祯十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山东济南,都指挥使司衙门。

    炎热的夏季眼看着就要过去了,气候逐渐变得凉爽,不过和辽东的气候比较起来,济南还是算气候炎热的,进入厢房的吴宗睿,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滴。

    跟随在他身后的是曾永忠、刘宁和吴宗坤等人。

    廖文儒依旧留在辽东,与辽东巡抚史可法一道,稳定辽东的局面。

    一行人刚刚进入厢房,还没有来得及坐下,牛犇就抱着一叠文书,急匆匆赶来了。

    登莱新军情报司的主要力量,同样搬迁到济南城,其办公的地点就在都指挥使司衙门的中间院落,这里的保密措施非常严格,一般人不允许进入。

    看见了转过身的吴宗睿,牛犇的脸瞬间有些红了,他这个着急的毛病总是改不好,只要遇见重要的事情,就无法完全抑制住自身的情绪。

    吴宗睿倒是没有在乎牛犇的举止,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牛犇的性子本就有些急,这些年已经改变了好多,要求其彻底的改变是不可能的。

    “牛犇,有什么重要的情报。”

    牛犇将怀里的文书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案上面,跟着开口了。

    “禀报大人,情报司获取到了三份重要的情报。。。”

    吴宗睿点点头。

    “首先说你们认为最为重要的情报,说的尽量详细一些。”

    吴宗睿平和的态度,让牛犇逐渐的缓和下来。

    “是,第一封情报,是有关七省总督洪承畴大人的。”

    “从京城获悉的情报显示,洪承畴大人已经离开京城,与兵部右侍郎宋贤一道前往山东,洪大人负责统领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山东、四川以及浙江等行省的卫所军队,只不过河南已经被李自成部完全控制,半个月之前,李自成攻陷陕西的西安府城,包括宁夏前卫、宁夏中卫和宁夏后卫等卫所的军队,全部都归顺了李自成。”

    “也就是说,洪大人已经没有办法从河南与陕西调遣兵力。”

    “山西的大同一带,包括延绥一带,几乎没有兵力可以抽调了,前任五省总督孙传庭,几乎调遣了这些地方所有的兵力,孙传庭战败,率领的十余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所以洪大人同样没有办法从山西调遣兵力,至于说湖广,张献忠部盘踞在武昌府城一带,已经朝着两广的地带发起进攻,湖广自身难保,同样没有多少的兵力可调。”

    “剩下的就是山东、四川与浙江。”

    “四川行省的兵力,洪大人也是不敢随意调遣的,张献忠部早就觊觎四川,一旦洪大人从四川调遣大量的兵力,张献忠势必发起对四川的进攻,也必定能够拿下四川,洪大人可不敢冒险,如果他上任之后,还没有来得及作战,就丢失了四川,这个责任他无法承受。”

    “浙江行省的情况更加的特殊,张献忠部已经开始对广东和广西等地发起进攻,负责南方军事事宜的南京兵部尚书张四维大人,心急如焚,已经准备从南直隶和浙江抽调兵力,力求打败张献忠部,维护南方的稳定,所以洪大人想着从浙江行省抽调大量兵力,必须要征得张四维大人的同意。”

    “唯一剩下的就是山东了。”

    “情报司预测,洪大人和宋大人一心前往山东而来,最为主要的任务,就是想着调遣登莱新军参与剿灭李自成的战斗。”

    “中原的局势完全失控,南方的局势也不稳定,李自成部很有可能发起对北直隶和京城的进攻,张献忠部已经发起对广东、广西和福建等地的进攻,还可能发起对江西等地的进攻。。。”

    说到这里的时候,牛犇看了看吴宗睿,他很清楚,吴宗睿的老家就在江西赣州的安远县,如果张献忠部发起对江西的进攻,很有可能波及到安远县。

    吴宗睿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

    牛犇继续禀报。

    “情报司通过对诸多情报的分析,认为登莱新军的主要关注点,应该集中在北直隶和京城一带,至于说洪大人和宋大人前来山东,想要调遣登莱新军参与剿灭李自成部战斗的事宜,倒是不必理会。。。”

    牛犇说完之后,曾永忠突然开口了。

    “牛将军,李自成攻陷了西安府城、拿下了几乎整个的陕西之后,给皇上和朝廷写去文书,要求皇上册封其为西北王,如果皇上和朝廷应允,李自成愿意出兵剿灭张献忠部,可惜皇上和朝廷没有应允,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牛犇略微的思索了一下开口了。

    “曾先生,情报司专门分析过此事,李自成的要求颇为苛刻,其一是皇上和朝廷不能够插手陕西、山西以及河南的事宜,李自成自行认命官吏,自行的开科取士,自行征收赋税,自行决定所有的事宜,其二是皇上和朝廷不能强迫李自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说到底,李自成就是想着成为中原的另一个皇帝,如此情况之下,皇上和朝廷自然不会答应。。。”

    吴宗睿轻轻的摇头,看着牛犇。

    “牛犇,不管是情报司,还是你,想法都有些迂腐,此事说起来很简单,皇上和朝廷已经没有办法控制李自成,北直隶和京城时刻处于危险之中,李自成很快就要发起进攻,北直隶一带根本没有兵力可以阻挡,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此情况之下,就算是委曲求全,暂时让出去一些权力,放下皇家的尊严,保住大明的江山,又算的了什么。”

    “死要面子活受罪,而且很有可能是送命。”

    曾永忠、刘宁和牛犇等人同时看向了吴宗睿,他们感觉到吃惊,明明京城里面的京营还有十多万的兵力,虽然无法阻挡李自成发起对北直隶的进攻,但守卫京城还是可以的,一旦李自成部发起对京城的进攻,则南直隶和南方的军队,肯定会大规模的调遣到京城去,这样局面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还说不定,为什么吴宗睿就如此肯定李自成部能够攻陷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