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七十章 睿智的决断(1)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看完信函,李岩猛地站起身来,脸色微红的开口了。

    “大哥,不能这么做,牛金星对您一直都有看法,恨不得马上取代您在义军之中的地位,所以才会在闯王面前不遗余力的诬陷您,这点您是清楚的,闯王让您招募二十万军士,给的时间是三个月,您若是在三个月期限到了之后给牛金星写信,详细解释情况,我觉得还可以理解,可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您就告诉牛金星可能无法招募到二十万军士,这岂不是给了牛金星机会,让他在闯王面前说您更多的坏话。。。”

    李岩的情绪有些激动,张东涛能够理解。

    如果不是吴宗睿的详细部署,张东涛也不打算这样做,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等到招募军士的时间快要到的时候给李自成送去信函,这份信早就写好了。

    吴宗睿的部署,张东涛思索了整整三天的时间,虽然有些地方不是特别明白,甚至是有些担心,但他不得不叹服,吴宗睿的睿智和远见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譬如说李岩,就无法理解其中的深意,还表现得如此激动。

    有些话,张东涛不能够现在说出来,免得出现意外。

    “李兄,这几天时间,我已经仔细思索过了,既然牛金星和宋献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动摇你我在义军之中的地位,甚至不想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看看他究竟想怎么做,如果闯王完全相信牛金星和宋献策,对你我完全不放心了,不信任了,那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李岩微微点头,接着又摇头。

    “不行啊,大哥,我们的时间太紧了,无法做好完全的准备,万一闯王听了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建议,派遣大军前来,结局不堪设想啊。”

    张东涛笑了笑,满怀信心开口了。

    “不用担心,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其实我还是想看看闯王的态度,看看闯王究竟想怎么对付我们,看看闯王对待曾经的兄弟是什么态度。”

    听见张东涛这样说,李岩瞬间明白了,他慢慢的坐下。

    “我明白了,既然大哥您下定了决心,我也不多说了,只是您一定要做好最坏的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张东涛站起身,走到李岩的面前,按住了同样准备站起身来的李岩。

    “李兄,你放心,记得我说过的话语吗,我一定会谨慎行事,不会让你失望,我跟随闯王征伐近十年时间了,任何人想着算计我,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

    牛金星看完了张东涛写来的亲笔信函,面无表情将信函递给了身边的宋献策。

    春节马上就要来临,闯王李自成做出了决定,让麾下的所有将士在真定府城周遭好好的过一个春节,春节之后马上进攻保定府城,所以这段时间,牛金星和宋献策略微的轻松。

    张东涛派人送来亲笔信函,这是牛金星没有想到的,通过安插在开封府城的眼线,牛金星已经知道了,张东涛和李岩根本没有招募军士,实话实说,在河南招募二十万军士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是一个死结,张东涛根本没有办法解开,要么将麾下的十万军士派遣到京城附近,要么就是脱离闯王,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张东涛都不可能有好的结局。

    这个主意是牛金星和宋献策商议之后提出来的,不过最终还是闯王李自成做出决定。

    李自成对张东涛没有以前那么信任了,或者说李自成对张东涛不是很放心了,表面上看,这是牛金星和宋献策不断的提醒,可深层次的原因,还是李自成不是特别自信,担心自身的权势不是特别稳固,担心张东涛影响到他在义军之中独一无二的影响力。

    宋献策看完了信函,直接将信函放在了桌案上面。

    “宋兄,张东涛写来信函,您怎么看。”

    宋献策略微的思索之后,慢慢开口了。

    “我有些不明白,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张东涛完全可以拖延时间,不必如此之快写来信函,说明无法完成招募二十万军士的任务,这岂不是给了你我机会吗。”

    牛金星笑了笑。

    “宋兄,您想的太多了,张东涛和李岩根本无法在河南招募到二十万军士,如果将其麾下的十万军士全部派遣到京城,那他如何驻守河南,如果河南各地不稳定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应对,再说了,您和我已经在河南各地做好了安排,一旦张东涛麾下的十万军士离开,那么河南马上就要出现骚乱的局面,到了那个时候,张东涛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宋献策微微摇头。

    “牛兄,您的意思我明白,张东涛也就是一介武夫,想不到那么多的事情,不过李岩就不一定了,这件事情李岩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给张东涛出主意,如果这封信是李岩的意思,那我们就需要好好思考了。”

    牛金星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宋兄,我可以和您打赌,这封信一定是张东涛的意思,李岩可能会阻止张东涛,不过张东涛一定是坚持己见,您想啊,张东涛和闯王之间是什么关系,现如今闯王不信任张东涛,张东涛一定感觉到憋气,将怨气撒在你我的身上,所以张东涛气不过,给我写来了信函,就是想着看看我怎么做。”

    “哼,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张东涛还是太小看我们了。”

    宋献策点点头。

    “牛兄,你的分析不错,很有道理,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必客气了,对了,您不是说过吗,亲兵营总管张国新,是张东涛的胞弟,既然要扳倒张东涛,那就不能够留下张国新,这一次,凭着张东涛的这份信函,我们可以一并动手了。”

    牛金星用力的点头。

    “宋兄高明,我们且去给闯王禀报,看看闯王是什么态度,我总觉得,闯王一定会给张东涛机会,不会马上动手,毕竟张东涛与闯王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若闯王是这样的态度,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将张东涛和张国新一并扳倒,且让他们没有翻身的机会。”

    宋献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的笑容。

    张东涛在义军之中的地位的确不一般,义军之中的高级将领,甚至觉得张东涛在作战方面强于闯王李自成,这也是李自成忌讳张东涛的主要原因。

    牛金星和宋献策进入义军之中后,义军之中那些高级将领,眼睛里面只有闯王李自成,对于他们毫不在乎,虽然表面上服从他们的命令,可骨子里还是有些看不起读书人的。

    张东涛是义军之中高级将领的最为主要的代表,牛金星和宋献策只要扳倒了张东涛,那么义军之中的高级将领,就会明白一切,今后对他们会俯首帖耳。

    所以牛金星和宋献策会不遗余力的扳倒张东涛。

    现在他们的目的终于要达到了。

    “牛兄,依我看张东涛和张国新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张东涛与闯王是过命的交情,恐怕到死都不相信闯王会动手,刚刚我思索过了,张东涛之所以写来这份信,就是还有着充足的信心,认为闯王不会怎么样,我们务必要抓住这个机会。”

    牛金星轻轻的怕了拍手。

    “还是宋兄厉害,算准了一切,不过您看,我们该怎么对付李岩啊。”

    宋献策没有马上开口,不管怎么说,李岩也是读书人,有着举人的功名,如果李岩也被闯王处置了,从侧面来说,对于他宋献策和牛金星也是不利的。

    看见宋献策没有马上开口,牛金星再次开口了。

    “牛兄,我们还是要为李岩说几句话,在闯王的面前说几句话,李岩和我们的身份差不多,失去了张东涛的支持,他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可以为李岩辩解几句话,譬如说从吸纳读书人方面多说几句话,李岩说到底还是文人,我们甚至可以向闯王保证,我们来直接监控和感化李岩,让李岩对闯王俯首帖耳。。。”

    宋献策对牛金星竖起了大拇指。

    “不错不错,这个办法很好,到时候李岩还要感谢我们。。。”

    说到这里,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都笑了。

    权势的争斗,没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牛金星和宋献策与张东涛无冤无仇,可他们内心都有巨大的抱负,想要实现抱负,就要掌握足够的权势,张东涛已经成为他们实现抱负的最大的障碍,那就要毫不留情的除去。

    “宋兄,我们仔细商议一番,看看在闯王面前该怎么说。”

    。。。

    半个时辰之后,牛金星手持张东涛的信函,独自前往闯王的行营。

    一刻钟之后,宋献策跟随闯王身边的亲兵,朝着闯王的行营而去。

    近一个时辰过去,牛金星和宋献策同时走出了闯王的行营。

    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都是舒畅的,他们没有想到,达到目的会如此的简单,这一次他们算无遗漏,可以说彻底扳倒了张东涛和张国新。

    接下来,他们只要在军营之中等待好消息了,当然,这个好消息可能还需要两个月甚至是三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