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明智的选择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南京,兵部官邸。

    领兵部尚书衔、七省总督洪承畴,以及兵部右侍郎宋贤,脸色都微微有些红。

    南京兵部尚书张国维,则是一脸的肃穆。

    “张大人,宋大人与本官该说的话全部都说了,皇上连着下了三道圣旨,调遣南方的大军前往京城驰援,本官也知道张大人尽力了,可实际情况是,南方尚没有一兵一卒前往京城去驰援,这湖广总兵左良玉不服从皇上和朝廷的调遣,责任在本官的身上,可浙江总兵刘泽清,福建总兵刘良佐,以及南京京营也不服从调遣,责任究竟在谁的身上,本官就不好说了。”

    洪承畴的话语刚落,宋贤跟着开口了。

    “张大人,下官与洪大人奉旨前往南直隶,为的就是挽救北方的危局,当下流寇李自成已经进军北直隶,京城岌岌可危,这段时间,洪大人与下官该说的都说了,若是张大人依旧不为所动,那下官就要给朝廷写去奏折了。。。”

    洪承畴与宋贤来到南京月余时间,他们本来想着调遣南京京营的军士,进入北方去狙击流寇,缓解北方困顿的局面,谁知道局势的变化太快,陕西行省与山西行省相继失守,悉数被李自成占据,整个北方除开辽东、北直隶与山东,全部为李自成所控制,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都明白,李自成接下来肯定会进军北直隶了。

    果然,春节之前,洪承畴与宋贤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李自成率领流寇进军北直隶了,而且作战非常的顺利,李自成一路攻城拔寨,驻守城池的军官军士要么逃走,要么投降,而城池内的官吏,大都选择归顺李自成了。

    这让洪承畴和宋贤异常的着急,他们肩负的职责不一样,若是眼睁睁的看着李自成围攻京城,他们什么都不做,那么这一辈子他们都不可能安生了。

    调不动登莱新军在情理之中,可南京京营居然也调不动。

    洪承畴和宋贤有些怀疑了,是不是北方遭遇到危局,导致南方的官吏改变心思了。

    南京京营与登莱新军完全不一样,说到底还是为皇上和朝廷所掌控的,先前南京兵部尚书张国维担心流寇张献忠趁乱进攻南京府城,导致南直隶出现重大的危机,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现如今张献忠的主力已经全部都进入四川了,南方各地暂时安定下来,再说了,登莱新军五万军士已经抵达南京府城,完全可以护卫南京。

    所以洪承畴与宋贤商议之后,下定决心要调遣南京京营的军士,前往京城驰援。

    宋贤的心情很迫切,洪承畴更甚。

    这期间,洪承畴收到了吴宗睿的来信,这封信他已经销毁,信函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求洪承畴调遣南京京营前去京城驰援。

    洪承畴明白吴宗睿的意思,一旦南京京营前往京城驰援,那么南京城的布防就是登莱新军完全掌控了,登莱新军已经完全掌控南直隶江北的四府三州,一旦掌控南京府城,那么不要多长的时间,登莱新军就将掌控整个的南直隶。

    掌控了南直隶的登莱新军,轻而易举就能够控制浙江和副将等地。

    大明最为富庶的地方悉数被登莱新军掌控,不管局势如何的变幻,吴宗睿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洪承畴已经间接的向吴宗睿表明了决心,所以吴宗睿要求的事情,他会不遗余力的办到。

    其实京城以及南方很多的官员内心都打鼓,他们对于大明王朝是不是能够熬过去,普遍持怀疑的态度,数年的征伐,大明朝廷的精兵强将损失殆尽,剩下的各地总兵,几乎都是拥兵自重,前几天传来消息,朝廷最为倚重的白杆兵,以及石柱宣抚司秦良玉将军,也遭遇到惨败,白杆兵损失了大半,看样子白杆兵是不大可能驰援京城了。

    如此一来,皇上和朝廷拿什么去剿灭流寇李自成,如何能够守卫京城。

    张国维的想法不一样,毕竟他是南京兵部尚书,代表朝廷守卫南直隶。

    “洪大人,宋大人,你们的意思本官明白,本官也实话实说吧,京城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本官是清楚的,按照道理来说,南京京营的军士前往京城去驰援,也是应该的,不过本官也有一些想法,虽说有些大逆不道,但也不无道理。”

    洪承畴轻轻的哼了一声,跟着开口了。

    “张大人的意思是说,万一京城遭遇到危险,皇上尚可以前往南京。。。”

    张国维用力的点头。

    “洪大人说的是,南京本就是我大明朝廷的陪都,皇上前往南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急从权,皇上来到南京,可以调遣南方的大军,图谋剿灭流寇李自成,恢复北方的稳定,南京京营若是全部前往京城,洪大人和宋大人难不成保证皇上还可以到南京来吗。”

    张国维的话语,让洪承畴和宋贤都不好开口了。

    只要是明白人,都能够看出来,万不得已的时候,皇上放弃京城,前往南京,不失为最好的选择,只是没有人会如此说,张国维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透露出来这等的意思。

    。。。

    “大人,京城来的加急塘报。。。”

    知事进入厢房的时候低着头,将塘报放在桌案上面之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着急,你且打开塘报,念一念里面的内容。。。”

    张国维脸上露出了微笑的神情,半个月之前,他专门给皇上和朝廷写去了奏折,陈明不能够调遣南京京营的理由,现在看来,皇上和朝廷的回复肯定来了。

    知事小心的打开塘报。

    “正月十六日早朝,皇上与内阁共同商议,决议否决迁都之事宜,固守京城。。。”

    “内阁首辅张四知,提议迁都南京,有动摇军心之嫌疑,现已辞去内阁首辅之职,朕不予追究,内阁次辅陈演出任内阁首辅,全面负责守卫京城之职责。。。”

    “诸臣工务必齐心协力,护卫京城,护卫大明之天下。。。”

    。。。

    张国维的脸色瞬间变化了。

    关键时刻来的塘报,实际上否决了他的提议。

    洪承畴看着知事开口了。

    “将塘报拿过来本官看看。”

    知事小心的将塘报递给了洪承畴,一边的宋贤也凑过来了。

    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塘报,洪承畴看向了张国维。

    “张大人,皇上为了大明之天下,不顾自身之安危,决意固守京城,你我这些做臣子的,难不成袖手旁观吗。。。”

    洪承畴还没有说完,张国维就用力的摆手了。

    “洪大人,你不必如此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只是没有想到,皇上决意要固守京城,既然皇上都不顾自身之安危了,我这个做臣子的,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南京京营三日内开拔,前往京城去驰援,只是这南京京营开拔了,我也有话要给洪大人和宋大人说说。”

    张国维端起桌案上面的茶杯,喝下去了一口,茶水已经凉了,不过他无所谓。

    “一旦南京京营开拔前往京城,则南京府城的守卫,只有驻扎在城外的登莱新军负责了,本官丑话说在前面,登莱新军务必服从南京兵部的调遣,否则本官就算是拼却性命,也不允许登莱新军的军士进入南京城。”

    “洪大人是七省总督,手持尚方宝剑,还望告知登莱新军参将牛犇,让登莱新军不要有其他的非分之想。”

    “京城的危局,洪大人、宋大人与本官都是知晓的,仅仅是南京京营前去驰援,力量怕是不够,本官建议,洪大人和宋大人依旧留在南京,待本官调遣浙江总兵刘泽清,以及福建总兵刘良佐,令他们到南京来,若是他们愿意调遣大军前往京城去驰援,本官没有什么可说的,若是他们拥兵自重,不服从调遣,还请洪大人祭出尚方宝剑,本官要亲手杀了他们。”

    “浙江总兵刘泽清麾下有近十万的军士,刘良佐麾下有六万多的将士,加上南京京营的五万将士,一共二十余万将士,足够抵御流寇、护卫京城了。”

    “不知道洪大人和宋大人的意见如何。”

    张国维说完,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洪承畴略微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开口了。

    “张大人的建议很好,本官是赞同的,只是时间上面有些来不及,本官觉得,南京京营先行一步,赶赴京城驰援,至于浙江与副将的大军,随后赶过去驰援。”

    。。。

    走出南京兵部官邸,洪承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一边的宋贤有些奇怪,跟着开口了。

    “大人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叹气的,下官觉得张大人安排的很好啊。”

    洪承畴苦笑着摇头,看着宋贤开口了。

    “宋大人,你觉得刘泽清和刘良佐会到南京来吗,难不成他们是傻子,不知道京城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宋贤低头思索了一下,跟着点点头。

    “大人说的是,下官也觉得悬,刘泽清和刘良佐怕是不会到南京来。”

    “所以说了,能够驰援京城的唯有南京京营的五万将士,我甚至有些担心,这些军士是不是来得及赶赴京城。”

    洪承畴刚刚说完,宋贤跟着开口了。

    “大人,下官觉得问题不是太大,漕运尚未开始,南京京营的将士可以乘坐漕船前往天津,急行军驰援京城,应该是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