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出击(2)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崇祯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丑时。

    开封府城内异常的安静,周遭都是黑漆漆的,几乎看不见什么亮光,大顺军治下的开封府城,比起其他的城池管理更加的严格,天黑之后大街上不允许有行人,商铺全部都关门歇业,大顺军军士随时在大街上巡逻,发现可疑人等杀无赦,不会听你任何的解释。

    所不同的是,大顺军的军官和军士,天黑之后还是可以在大街上闲逛的,他们若是饿了,会随意敲开某家酒楼或者客栈,要求掌柜的给他们备下酒菜,一些大顺军高级军官,天黑之后就进入了青楼,天亮之后才会离开,沉醉其中,颇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

    李过并无治理城池的经验,来到开封府城之后,剥夺了张东涛和李岩的权力,随即下达了全城戒严的命令,以维持开封府城的安宁和平静,只不过他下达的戒严令,仅仅是针对开封府城的寻常百姓,没有限制大顺军的军官和军士。

    整个开封府城的百姓,早就是怨声载道,以前他们听闻大顺军善待百姓,从不劫掠百姓,在大顺军进入开封府城之后,还感觉到高兴,甚至直接表示了欢迎,可惜随着李过的到来,他们突然发现,这位大顺军的统领,并不懂得如何的管理城池,如何的发展民生,那些粗暴治理城池的做法,不仅没有能够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反而要断绝他们的活路。

    城内的士绅富户更是苦不堪言,大顺军刚刚进入城池的时候,对他们秋毫无犯,可李过来到开封府城之后,几乎所有的士绅富户就遭受到了敲诈,他们的家人前往衙门而去,立即被关押起来,没有什么理由,带给家人的口信就是拿钱来赎人,每家每户需要拿出来不菲的钱财,被关押的家人才得以回家。

    一帮穿着军服的军士,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看人数接近百人,巡逻的军士视而不见。

    这些军士,看上去像是喝多酒了,一些人走路摇摇晃晃,还有一些人旁若无人的高声交谈,如果仔细听,可以发现他们不是本地人,说出来的都是外地的话语。

    巡逻的军士过去之后,这百来个军士队形迅速出现变化,他们分为了两帮,一帮十来人,尾随在巡逻军士的后面,剩下的近百人,则是朝着巡抚衙门的方向而去。

    。。。

    巡抚衙门的周遭颇为肃穆,这里已经是留守大顺军最高的指挥机构,治理开封府城的命令也是从这里发出去的,在这里警戒的护卫,全部都是李自成、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派遣而来,也有李过带过来的部分护卫,其护卫的总人数超过两百人。

    绝大部分的护卫都是住宿在前院的,少量的护卫部署在中间的院落和后院,那些都是李过最为信任的贴身护卫,李过则是住在后院,包括起带来的家眷。

    张东涛和李岩早就离开巡抚衙门,搬迁到不远处的布政使衙门了。

    守卫布政使衙门的护卫,同样是李自成派遣而来的。

    巡抚衙门门口守卫的军士一共有八个人,其中四个人守卫在外面,其余四个人则是守卫在府门里面,这样外面发生什么动静,他们也能够快速的知晓。

    巡抚衙门门口守卫的四名护卫,心不在焉,其实这里的戒备异常的森严,寻常人等根本不能够靠近,就连留守大顺军的高级军官,想要到这里来,也需要提前禀报,得到允许之后才会前来。

    至于说驻扎在前院的近两百的护卫,入夜之后就歇息了,他们的身份不一样,天黑之后不允许离开巡抚衙门,不能够到外面去饮酒作乐,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老资格的护卫,自然有办法潇洒,他们白天无事的时候,在大街上搜罗了大量的美酒,入夜之后饮酒作乐,有时候他们还专门弄来青楼的姑娘,在巡抚衙门的前院留宿。

    身为巡抚衙门主人的李过,对于这一切视而不见,从不去过问,也从来没有训斥过。

    可以说,李过来到开封府城之后,整个城池的情形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嗖、嗖、嗖、嗖。。。”

    弓箭破空的声音传来,守卫府门的四名护卫,手中的钢刀跌落在地上,他们全部都捂住了喉咙,软绵绵的倒下了。。。

    钢刀落地的声音,引发了府门内警戒护卫的注意。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打瞌睡没有注意。。。”

    “知道了,注意一些,不要睡着了。。。”

    四名身着军服的军士早就来到门口,捡起了地上的钢刀,站立在门口,数名黑衣人将地上的尸首抬走,这个过程之中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敲门声响起,声音再次传来。

    “怎么了,敲门干什么啊。。。”

    “那个,兄弟,太疲劳了,能不能弄点酒啊,让我们外面的兄弟喝几口。。。”

    “妈的,真多事,你们就不知道带点酒啊,好了,等着吧。。。”

    巡抚衙门的外面,除开站立守卫的四名军士,其余的百余名黑衣人,已经肃目以待,他们全部都看着府门旁边的耳门,等待耳门打开的那一刻。

    “吱呀。。。”

    耳门终于打开了,两名看上去睡眼朦胧的护卫,手里提着酒瓶走出来了。

    “呼。。。”

    左右八道黑影扑上去,走出来的两名护卫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就被人捂住,喉咙处的鲜血喷溅出来,他们手中的酒瓶被接住了。

    两名护卫的尸首迅速被拖开。

    十来名黑衣人跟随四名身穿军服的军士从耳门进入巡抚衙门。

    仅仅两分钟之后,一名黑衣人走出来,对守卫在外面的黑衣人下达了命令。

    “一刻钟之后开始行动,命令外面的军士,马上进入巡抚衙门,做好一切的布控。。。”

    大街上那百来名军士,已经抵达巡抚衙门,他们从耳门进入巡抚衙门。。。

    绕过戒坊石,空旷的前院出现在眼前。

    前院两边的屋子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鼾声。

    左右两边一共十六间房屋,其中两间房屋住宿指挥官,其余每间房屋里面有十名护卫住宿,整个的前院以及在门口巡逻的护卫共一百五十人,剩余的五十名护卫,则分布在中间的院落和后院。

    丑时一刻,站在前院中间的黑衣人,举起手中的钢刀,对着守卫在每个房间门口的军士下达了行动的命令。

    短促的惨叫声和噗嗤的声音传来,前院迅速陷入到血腥的气味之中。

    没有遭遇到任何的反抗,几分钟时间过去,前院再次安静下来。

    中间院落的行动同时展开。

    整个的巡抚衙门,虽然有两百名护卫警戒,不过所有的护卫都表现的松弛,整个的开封府城,乃至于整个的河南行省,都在大顺军的掌控之下,所以巡抚衙门根本不存在危险,两百名护卫警戒的是大顺军的尊严,唯一紧张一些的是守卫布政使衙门的护卫,他们需要监视张东涛和李岩的一举一动,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逐渐的松懈下来,毕竟张东涛和李岩所有的权力都被李过剥夺了。

    血腥的味道还没有散去,领头的黑衣人来到了中间的院落。

    “报,中间的院落斩杀护卫三十人,官吏四十二人。。。”

    领头的黑衣人点点头,目光看向了依旧安静的后院。

    “知道了,后院还有二十名护卫,还有就是李过了,传我的命令,五十人进入后院行动,所有人都记住,留下李过的性命,其余护卫全部斩杀,不留活口。。。”

    行动再一次开始。。。

    钢刀撞击的声音、惨叫声和怒斥的声音终于传出来了,不过大都非常的短促。

    巡抚衙门戒备森严,周遭数百米的距离没有人户,就算是这里闹得天翻地覆,外界也很难发现,所以这短促的惨叫声,以及钢刀撞击的声音,不可能有人注意到。

    。。。

    丑时二刻,整个的巡抚衙门再一次安静下来。

    巡逻的军士终于再次经过这里,守卫在门口的四名护卫,没有用正眼看他们,这些巡逻的军士也很自觉,远远避开的同时,加快了巡逻的脚步。

    巡逻的军士不过是留守大顺军之中寻常的军士,和这些强悍的护卫比较起来,他们什么都算不上,如果不是上面的要求,他们压根不愿意巡逻到巡抚衙门来。

    此时此刻,巡抚衙门里面,早就开始忙碌了。

    太多的尸首需要处理,这些尸首全部都要抬出去,天亮之后运出城去掩埋,当然,必要的伪装还是要做的,好在一切都安排妥当,城外的深坑都挖好了。

    为首的黑衣人,冷冷的看着忙碌的众人。

    传令兵过来的时候,黑衣人开口了。

    “一刻钟之后给张将军禀报,我们已经完全掌控了巡抚衙门,李过被活捉,一部分的官吏被看押起来,下一步如何行动,等候张将军的命令。”

    “提醒一下张将军,布政使衙门守卫的那些护卫,明日夜间全部解决。。。”

    “李自成在城内布下的那些暗探,全部在我们的监视范围之内,随时可以动手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