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唇枪舌剑(1)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吴宗睿和曾永忠出现在南京登莱新军军营之中的时候,卢发轩猝不及防,震惊之中带着惊喜,济南府城距离南京城近一千四百里地,距离遥远,来一趟可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卢大人,你在南京做的很不错,听闻南京六部的不少官吏,都愿意留下来做事情,不管他们是不是自愿的,只要他们愿意留下,我们看结果就行了。。。”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卢发轩的脸就有些红了,他专门给吴宗睿写去了信函,告知了南京城内官吏以及读书人的情况,虽然大部分的官吏都选择留下来,不愿意继续做官的只是极少数,但南京城内的议论很多,好多人都说卢发轩帮助吴宗睿造反,乃是大逆不道,且作为大明陪都的南京城,读书人很多,他们的议论足以影响到南京的稳定。

    更加令人恼火的是,留下的那些官吏,说话做事情好像都矮人一等,没有底气,不敢与诸多的读书人辩论,也不敢放手做事情,讲武堂不可能短时间之内培训所有留下来的官吏,官府不能够陷入到瘫痪之中,所以这些没有底气的官吏,还是要咬着牙做事情。

    卢发轩嘴上说的很严厉,实际上很少采取强硬的做法,身为读书人,他担心史书的口诛笔伐,也担心因为自身的莽撞,给吴宗睿带来不可预料的麻烦。

    吴宗睿和曾永忠专门到南京城来,在卢发轩看来,肯定是为了这件事情。

    “大人,曾先生,都是下官的不是,下官也是想到南京城的情况复杂,为了能够稳定局面,就没有采取多少强硬的手段,这才导致太多的议论出现,两天之前,洪承畴大人遭遇到宋贤的辱骂,气的躺在了府邸里面,都无法做事情了。。。”

    吴宗睿笑了笑,看着卢发轩开口了。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南京城曾经是大明的京城,且这里的读书人很多,士绅富户更是数不数胜,还有复社等社团,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当然要拼命的拥护大明朝廷,其实他们的内心未必真正的拥护皇上和朝廷,他们所担心的就是一旦改朝换代,他们的利益可能要遭受到巨大的损失,好了,明日辰时,先生和我到南京兵部去,南京城内四品以上的官员,以及城内有影响力的士绅富户家族的族长,还有宋贤和张国维,悉数请到兵部去。”

    卢发轩有些担心,抬头看见吴宗睿坚毅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

    南京兵部,大堂。

    百余人来到大堂,让整个的大堂显得有些拥挤,来到大堂的人,既有留在官府继续做事情的官员,也有辞去官职继续留在南京城的人,还有张国维和宋贤等人。

    张国维和宋贤两人,因为特殊的身份,更是因为毅然辞去官职,得到了南京城内读书人的追捧,几天时间过去,秦淮河异常的热闹,复社专门在秦淮河举办了两次规模颇大的聚会,张国维和宋贤就是聚会之中最为耀眼的明星,受到了众人的追捧。

    得到应天府衙的邀请,张国维和宋贤本不打算前来的,不过听闻了前往兵部的诸多人员之后,张国维和宋贤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前往兵部大堂。

    张国维和宋贤并排走进兵部大堂的时候,众人迅速的安静下来。

    张国维看着宋贤,笑着开口了。

    “宋兄,离开这里的时间不长,这次来了,怎么感觉这里颇为龌龊啊。。。”

    张国维压根没有看其他的官员,自顾着和宋贤说话,好像大堂里面的众人不存在一样。

    宋贤自然明白其中意思,笑着开口回应了。

    “张兄,正是因为这里龌龊,所以你我选择离开啊,留下那些龌龊的人和龌龊的事情呆着在这大堂,等到今日过去,你我还要一同去游历,感受我大明江山之雄伟啊。。。”

    大堂里面非常的安静,没有人开口说话,或者说没有人敢开口说话,张国维曾经是南京兵部尚书,大堂里面的官员几乎都是他管辖的官员,宋贤就更加的风光了,虽然只是京城兵部右侍郎,却怒骂七省总督、令兵部尚书衔的洪承畴,而名声大噪。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次聚会的召集人,漕运总督卢发轩迟迟都没有出现。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开口反驳,张国维有些得意了,以前他担任南京兵部尚书的时候,虽然大权在握,却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和权威,至少在南京城游历的读书人,对他的评价不是太高,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不愿意为吴宗睿效力,张国维得到了南京诸多读书人一致的赞誉,威望突然之间提升了。

    “宋兄,我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这里面的空气怎么如此的污浊啊。。。”

    宋贤跟着开口。

    “张兄,北宋陶渊明的《爱莲说》不是有句话吗,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今日在这大堂之中,你我就是那爱莲,何必在乎其他的污浊呢。”

    张国维笑着点点头。

    “宋兄说得好,说得好啊,如此我们勉强在这里逗留一会,一会大戏上演之后,你我再来说说这天下之事。”

    张国维与宋贤一唱一和,其余人则很是安静,没有人开口反驳两人,也没有人会自找无趣,大堂里面的官员,全部都是两榜进士,他们之中有人能力出众,却因为运气不佳,被安排到南京的六部出任官员,他们的心中本就有些压抑,感觉到抬不起头来,此番遭遇到张国维和宋贤的连番嘲讽,心情更加的恶劣。

    也许是不满足,张国维看了看周遭的众人,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开口了。

    “诸位大人,你们都是朝廷的官员,在下与宋兄不过是闲人,无官无职,你们莫不会等到今日的聚会之后,强行的算计宋兄和在下吧。”

    “记得某位大人说活,若是有人胆敢胡乱议论,甚至是祸乱地方,一定会严惩的,今日宋兄和在下在这大堂里面,高谈阔论,还好没有议论到朝政。”

    “不过在下也无所谓了,在下乃是乡野草民,说几句牢骚的话语,还要请诸位大人谅解,在下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这张嘴啊。。。”

    张国维刚刚说完,宋贤就摆摆手。

    “张兄,万万不要这样说,要说这责任,在下也是有份的,若是某位大人要严惩,在下肯定难脱干系,不知道是杀头还是流放,在下还真的有些害怕,不过刚刚在下想到了于谦大人,土木堡之变后,我大明朝廷遭遇到灭顶之灾,此时此刻于谦大人站出来了,力挽狂澜,打败了瓦剌,而后于谦大人遭遇到朝中奸臣的暗算,从容就义,想到了于谦大人,在下还真的是惭愧啊。”

    “于谦大人的《石灰吟》。,在下今日的体味更加的深刻了。”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张国维对着宋贤竖起了大拇指。

    “宋兄说的真好,在下佩服、佩服啊。”

    说到这里,张国维再次看向了大堂里面的众人,脸上鄙夷的神色并未消失。

    “诸位大人,在下与你们曾经是同僚,你们之中很多人,留在了官府,今日可不要怪在下多嘴,你们扪心自问,皇上和朝廷待你们如何,你们居然认贼作父,在下为你们所不齿,好了,今日虽然机会难得,可在下也不愿意多嘴,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若是一意孤行,在下也无话可说,在下言尽于此。”

    张国维说完,宋贤自然也是要开口说话的。

    “张兄说得好啊,您刚才的话语,让在下更加惭愧了,来到这里之前,在下想到的还是洁身自好,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张兄的境界很高,在下自愧不如,今后在下还是要向张兄学习,以天下为己任。。。”

    大堂里面的绝大部分人,都低下头了。

    堂堂的七省总督、领兵部尚书衔洪承畴大人,都被宋贤骂的躺在床上了,大堂里面其他的官员,不管是职位还是资格,都无法与洪承畴比较,怎么可能开口说话。

    这里面也有不服气的人,瞪着眼睛看着张国维与宋贤,无奈他们人微言轻,根本就没有资格开口说话,就算是开口,也是自取其辱。

    大堂里面的氛围更加的压抑,唯有张国维与宋贤两人,谈笑风生,当所有人不存在。

    其实这些不开口说话的官员,其中有人也在讲武堂听过一两天的课程,思想上面是有所感触的,只不过他们听的课程太少,无法与张国维等人辩论。

    慢慢的,有些官员感觉到奇怪了,今日卢发轩大人为什么要请张国维和宋贤到兵部的大堂来,难不成就是为了让两人羞辱其他留在官府做事情的人,要知道众人都是两榜进士,都是读书人之中的翘楚,怎么可能忍受如此公开的羞辱。

    有人看向了大门的方向,有人则是忍不住准备开口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