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拜祭的轰动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京城外城,正阳门大街已经是人山人海。

    皇上将前往昌平,专门去拜祭大明的崇祯皇帝朱由检,此事早就传扬出去,所以京城的百姓都在正阳门大街左右等候,他们想看一看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感觉到特别吃惊的是京城的某些原大明朝廷的官员,以及士大夫和读书人,他们一直都认为吴宗睿是篡位和谋逆,不管崇祯皇帝是不是死于吴宗睿之手,至少那个时候吴宗睿是大明的蓟辽督师,手握强悍的登莱新军,必须在京城遭遇到李自成及大顺军围攻的时候,不顾一切的驰援京城,但吴宗睿没有这样做,所以导致京城被李自成和大顺军攻陷,导致崇祯皇帝自缢身亡,导致大明朝廷彻底覆灭。

    当然,也有人认为,崇祯皇帝压根不信任吴宗睿和登莱新军,李自成及其麾下大顺军进入北直隶,京城已经遭遇到直接威胁的时候,崇祯皇帝给南方诸多总兵下旨,要求他们驰援京城,唯独没有给吴宗睿和登莱新军下旨,这才导致京城失陷,再说了,吴宗睿率领登莱新军彻底打败了大顺军,斩杀了李自成,地下的崇祯皇帝也算上瞑目了。

    为新的大吴王朝和朝廷游说之人,有原大明朝廷兵部尚书陈新甲,原太子少保、领兵部尚书衔、七省总督洪承畴,以及原司礼监太监高起潜等人,这些人在京城还是颇有影响力的,由他们站出来说话,产生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更加关键的是,作为大吴王朝的皇帝,吴宗睿没有清算京城内原大明朝廷的官吏,没有盘剥这些官吏和士大夫家族,竭尽全力维持京城的稳定,这一点与李自成完全不一样。

    崇祯皇帝、周皇后以及懿安皇后等人,都得以厚葬,朝廷还准许任何人前往昌平去拜祭,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的决定。

    现如今,皇上更是亲自去拜祭崇祯皇帝,这等的胸襟,天下怕也是没有几个人了。

    远处出现了骚动,全副武装的皇宫护卫,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面。

    没有鸣锣开道,没有谁蛮横的驱散大街两边的人群,那些全副武装的皇宫侍卫,也就是劝说快要挤到道路中间的人往后退,不要挡住了道路。

    骑着马的吴宗睿和吴凡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沸腾了。

    没有谁吆喝,也没有谁号召,所有人都跪下了,口中呼喊着皇上万岁的话语。

    京城稳定的局势,很多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各级的官吏绝不骚扰百姓,商铺照常开门营业,虽然按照京兆府的规定,必须缴纳一定的商贸赋税,可除开这些商贸赋税,绝无官吏和地痞无赖前来敲诈,相比较来说,商贾的负担轻了很多,而且在京城做生意的这些商贾,很多都是从登州和莱州等地迁过来的,他们知晓皇上治下的规矩。

    更加能够稳住的是寻常的百姓。

    北直隶被大顺军进攻的时候,不少的人纷纷逃往京城,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京城也被大顺军攻陷了,很快大顺军的军士就在城内开始了盘剥,不少人携带的银两本来就不多,被盘剥之后生活都难以维持了,京城内的百姓也好不到哪里去,战乱期间生计萧条,不少百姓也没有了生活来源,占领京城的李自成和大顺军,压根不管不顾,还不断的征收粮食,导致不少家庭生活都难以维持下去了。

    登莱新军进入京城之后,一切都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最先恢复起来的是商贸,接着官府开始在内城和外城统计穷苦人家和难以维持生计的人家,不长的时间就给这些穷苦人家送去了粮食,让他们能够继续维持生活。

    京城的秩序迅速的稳定下来,官府接着出手,狠狠的打击了那些地痞无赖,盘踞京城的几股无赖的势力,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毕竟这些无赖曾经依赖的官府或者靠山都不存在了。

    京城的变化,包括北直隶好多地方的变化,百姓的感受是真实的,虽然说这种变化刚刚出现,但淳朴的百姓相信,今后的日子一定能够越过越好。

    马背上的吴宗睿,面对微笑看着大街两边跪拜的百姓,频频的抱拳行礼,跟在他身边的吴凡丞,也学着抱拳行礼。

    后边的廖文儒等人,脸上写着紧张的神情,警惕的看着周遭的一切,大街两边安插了不少登莱新军斥候营的将士,但凡发现异动,这些斥候将士就会出手。

    陈灵雁等人乘坐的马车,在队伍的最中间。

    “皇上、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真的到昌平去啊。。。”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皇上肯定是去拜祭前朝的皇帝。。。”

    “就是,你们不知道,李自成这个流寇,将前朝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遗体暴露在东华门,禽兽不如,皇上命令厚葬前朝的皇上、皇后娘娘,还有懿安皇后娘娘。。。”

    “是啊,李自成那个天杀的,将我家的粮食抢走了,前些天,官府专门给我家送来了粮食,这下子不用愁了,秋收之前我家有粮食吃了。。。”

    “嗯,我觉得啊,皇上比前朝的皇帝好。。。”

    “是的是的,你们不知道,皇上、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一天时间要赶到昌平去。。。”

    “啧啧,不简单,皇上真的是怜惜前朝的皇帝。。。”

    各式各样的议论都出现了,清一色的赞誉的话语。

    队伍出了京城,前行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紫禁城距离昌平一百里地,队伍必须在一天时间之内抵达,这对于骑着骏马的吴宗睿来说不算什么,但陈灵雁等人就要吃苦了。

    。。。

    午时,队伍停下来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吃饭,大队人马距离昌平只剩下三十里地。

    三个时辰的时间,大队人马行进了接近七十里地,这个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吴宗睿看着身边的吴凡丞,语重心长的开口了。

    “凡丞,你十二岁了,虽然平日里已读书为主,但也要关心朝廷和地方的事宜,特别是要关心寻常百姓的生活,元朝张养浩的那首《山坡羊潼光怀古》,你背给我听听。”

    吴凡丞恭恭敬敬行礼之后,开口背诵了。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吴宗睿满意的点点头。

    “凡丞,可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是什么意思啊。”

    “父皇教导过儿臣,这句诗词的意思,是说王朝兴旺的时候,朝廷和官府必定大兴土木,搜刮民脂民膏,百姓不堪其苦,王朝灭亡的时候,战乱频繁,民不聊生,朝廷和官府不顾百姓死活,大肆盘剥,百姓无法活下去。。。”

    吴宗睿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

    “说得不错,你记住了,我们做任何的事情,首要就是为了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如果我们也肆无忌惮的盘剥百姓,那我们就得不到百姓的支持和拥护,我们这个王朝,也和大明王朝一样,必将要覆灭。。。”

    “父皇,儿臣明白了。”

    吴宗睿轻轻拍了拍吴凡丞的肩膀。

    “嗯,不能只是嘴上说说,要记到心里,要刻进骨子里去。。。”

    站立在一边的曾永忠、廖文儒、史可法、洪承畴、陈新甲等人,包括高起潜等人,脸上的神色都微微的变化,前朝的崇祯皇帝,每日里也是将百姓挂在嘴上,但仅仅是说说而已,可皇上不一样,做出来的都是实际行动,京城和北直隶能够迅速的稳定下来,就是例证,且山东、辽东和南直隶等地,百姓生活颇为稳定,至少不用为吃喝发愁,更是好的说明。

    吴宗睿扭头看着曾永忠等人,神色肃穆的开口了。

    “你们都记住了,以民为本,不是嘴上说说,是一定要做到的事情,贞观时期,魏征写给太宗皇帝的奏折之中提到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百姓的要求不高,没有想到荣华富贵,想到的就是能够安稳的生活,能够吃饱饭,能够有衣服穿,能够有房子居住,如果我们连百姓这点要求都不能够满足,那我们还能够做什么事情,百姓还需要我们这些官吏做什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崇祯皇帝和大明王朝留给我们的教训,历历在目,所以说,我强调推行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强调最大限度的打击土地兼并的事宜,这都是为了天下百姓的生计,我们这样做,必定触动士大夫家族的利益,甚至是触动朝中官吏的利益,不过只要能够让百姓安定下来,就算是得罪了朝中所有的官吏,得罪了天下的士大夫家族,我也无所谓。。。”

    曾永忠等人身体颤抖,准备跪下。

    吴宗睿挥挥手。

    “你们不必多礼,也不必紧张,刚刚我说的有些绝对,但其中的意思你们是知道的,我之所以要到南京去,想到的就是南方的局势太过于复杂,我们的有些政策,短时间之内无法在南方推行下去,所以我们要排除一切困难,尽快稳定南方的局势,尽快在南方推行我们所有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