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科举风波(7)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瑞昌元年九月初六。

    一大早,三三两两的考生就朝着贡院的方向而去。

    考生往贡院的方向而去,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虽然说贡院临时扩大了规模,有些地方还在加紧完善和建设,不过有资格参加乡试的考生,随时都可以到贡院的周遭去看看,熟悉一下环境,不仅仅是考生,有些好事之人,也时常到贡院周边去看看,感受一下热闹的氛围。

    近一个多月的时间,贡院周遭是最为热闹的地方,甚至要比肩秦淮河了。

    说起秦淮河,也遭受了一定的波及,主要是征收商贸赋税的事宜,秦淮河的青楼,以往背后都有大佬撑腰,不过改朝换代之后,这些大佬失去了权力,无法继续庇护秦淮河,好在总督府专门派遣了军士,护卫秦淮河一带的治安,这才让秦淮河延续了以前的繁华,也正是因为总督府此举,后来征收商贸赋税,要顺利很多,虽然有一部分反对的声音,但胳膊拗不过大腿,秦淮河所有的青楼,还是按照市舶司确定的赋税,老老实实的上缴银两。

    卯时刚过,集聚在贡院周遭的,已经有了数百人,这些人大都是考生,他们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相互之间时不时的低声说话。

    卯时三刻,黄宗羲来到了贡院。

    周遭已经抵达的数百名读书人,迅速围上去,将黄宗羲包围在了中间。

    这些考生也许是过于的兴奋了,竟然没有发现,今日贡院周遭有些安静,平日里时常来闲逛之人看不见了。

    被围在中间的黄宗羲,对着为首的一名考生开口了。

    “昨日议定,大约有数千人参与今日的聚会,刚刚我看了看,好像没有那么多人啊。”

    黄宗羲说的算是客气了,如果真正清点来到贡院的人,怕是不足千人的规模。

    有句话说得好,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些读书人暗地里串联他人,都是嘴上说说,他人含糊的表态,也被认定是铁了心的支持,殊不知每个人内心有自身的想法,含糊其辞是不想损了他人的颜面,这样的人是不会来到贡院闹事的。

    读书人的组织能力,本就是一般化,他们想当然的时候太多了。

    被询问的考生,眨了眨眼睛,看着黄宗羲开口了。

    “先生,在下和众人通知了不少的同年,他们都答应前来的,想必是时间不合适,路上被耽误了,不过先生放心,他们一定会来的。。。”

    黄宗羲看了看颇为激动的众人,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开始吧,东西都带来了吧。”

    孔圣人的牌匾被抱出来了,近千人站在贡院的前面,站在黄宗羲身边的考生振臂高呼了。

    “各位同年,今日我们在此聚会,决意不参加此次的乡试,我等读书人,含辛茹苦,十年寒窗,就是为了造福苍生,为了天下百姓,可是朝廷推行暴政,与民争利,弄得是生灵涂炭,我等岂能坐视不理,故而我等要站起来反抗。。。”

    “各位同年若是有勇气,跟随我等前往总督府,我等就是要找到那些贪官污吏,找到他们讨要说法,不能够让他们继续祸害我大好江山了。。。”

    “各位同年,我等读书人就是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要我等的鲜血能够换的天下太平,换得百姓安宁,死又如何。。。”

    周遭传来了叫好声,不少考生用力的鼓掌叫好,手掌都拍红了。

    黄宗羲看了看周遭,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除开来到贡院参与聚会的近千名考生,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当初在秦淮河聚会之人,其余的人几乎看不见什么,而且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没有什么人来到贡院,平日里很热闹的贡院周遭,显得异常的安静,这不是很正常,再说了,近半个月暗地里的组织和串联,应该有数千名考生前来贡院,参与今日的聚会、罢考以及前往总督府讨要说话的行动。

    一刻钟时间过去了,贡院的周遭依旧很安静,没有人前来观摩,没有其他人喝彩。

    黄宗羲终于感觉到不对头了,这样的聚会有什么意义,就是近千名罢考的考生在这里鼓与呼,其他人压根不知道,那就没有任何的影响力。

    黄宗羲伸开了双臂,用力的挥舞的时候,大声开口了。

    “大家安静一下,我等前往总督府去,找到官府讨要说法。。。”

    “吱呀。。。”

    黄宗羲还没有说完,贡院的大门打开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登莱新军将士,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贡院的大门出来,迅速的包围了近千名的考生。

    为首的军官正是乔明俊。

    黄宗羲的脸色瞬间变化,他走上前去,指着诸多登莱新军将士开口了。

    “我们不怕被你们斩杀,就是死我们也要鼓与呼,我等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你们若是侮辱我们,就等于是侮辱朝廷。。。”

    黄宗羲上前的同时,绝大部分参与聚会的读书人,已经是脸色苍白,身体颤抖,一些考生尽力的往后缩,还有一些考生,早就转身观察周遭的局势,如果没有军士的包围,他们怕是已经迈开大步离开这里了。

    可惜黄宗羲看不到这一切。

    乔明俊看着面前的黄宗羲,脸上带着蔑视的笑容开口了。

    “你就是黄宗羲吧,前朝举人,曾经在京城参加会试落地,复社领袖,你还算是不错的,愿意守着这些考生,来到贡院聚会和示威,钱谦益、陈名夏和房可壮等人,就比不上你了,他们鼓动这些懵懂无知的考生在这里聚会闹事,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人。”

    “钱谦益是东林党领袖,陈名夏和房可壮是东林党骨干,难不成他们东林党人就是这样吗,他们鼓动这些读书人,冒着被杀头的风险闹事,自己却躲到一边去做官享福,而且他们还要被你们这些被完全利用、狗屁不懂的读书人捧到天上去,成为圣人,这样也太卑鄙了吧。”

    “啧啧,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卑鄙无耻的东林党人。”

    “对了,刚刚忘记说一件事情了,黄宗羲,你们不是鼓动了一些士大夫和商贾参与此次的聚会和罢考的事宜吗,这些士大夫和商贾,被请到官府之后,脸变得比猴子的屁股还要快,他们异口同声说了,是受到了钱谦益、陈名夏、房可壮和你的蛊惑,一时间鬼迷心窍,才来到南京的,当他们得知钱谦益等人已经要投靠隆武朝廷的时候,破口大骂钱谦益等人无耻。”

    。。。

    乔明俊的声音洪亮,所说的话语,贡院周遭聚会的人全部都听见了。

    黄宗羲的脸变得煞白,身体剧烈的颤抖。

    乔明俊的神色变得严肃,看了看黄宗羲和众人,再一次开口了。

    “皇上和朝廷念及你们是读书人,是参加本次乡试的考生,不想严厉的惩戒你们,毕竟你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是遭受到蛊惑的,不过皇上说了,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们要能够明辨是非,如此的浑浑噩噩,还有什么资格进入朝中为官,所以说,你们既然决定罢考,那卢大人就成全你们,一会你们都登记备案,总督府会取消你们参与乡试的资格,至于说今后是不是能够参加乡试,还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再次的变化了,他们虽然参与聚会罢考,但绝不是想着真正的不参加乡试,如果没有资格参加乡试,不能够得到功名,那他们读书还有什么用。

    好多人的身体开始颤抖,一些人张大了嘴,准备开口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登莱新军将士展现出来的杀气,让他们无法真正的开口。

    一名军官在乔明俊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乔明俊连连点头。

    “对了,刚刚我说你们没有资格参加乡试,那是南直隶总督卢大人的意思,皇上心怀仁慈,没有断了你们乡试的道路,皇上有旨意,除开那些组织本次聚会、罢考和闹事的骨干,其余的考生,愿意出具悔过书,认清楚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是可以参加本次乡试的。。。”

    黄宗羲已经冷静下来,没有等到乔明俊说完,他就大声开口了。

    “休要蛊惑我们,我们不会出具悔过书,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天下苍生。。。”

    乔明俊哈哈大笑了,指着黄宗羲开口了。

    “黄宗羲,你的书读到什么地方去了,娘肚子里去了吗,你以为你能够代表你身边的所有考生和读书人吗,他们没有资格参加乡试,没有了功名,不能够入朝为官,你还不是照样到福州去做官,还要大言不惭的胡言乱语,你怎么如此的自私无情啊,你说你为了天下苍生,我都不知道你为天下苍生做了什么事情,你在南京聚众闹事,妖言惑众,这就是为了天下苍生吗,北方乃至于山东和南直隶发生的变化,你看不见吗,眼睛瞎了吗。”

    “黄宗羲,我告诉你,只要百姓拥戴朝廷,拥戴皇上,你这等聒噪自私的读书人,朝廷不稀罕,皇上和朝廷才是为了天下的苍生和百姓。。。”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你们不是要到总督府请愿吗,也罢,卢大人专门吩咐了,你们派出五十人为代表,卢大人马上和你们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