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攻占台湾(3)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暴雨停歇的时候,海面上的雾气迅速的散去,一缕阳光照射到海面上。

    一号指挥舰的桅杆上面,传令兵极速的挥动手中红色的旗帜,下达开始作战的命令。

    二号指挥舰,指挥官移开望远镜的时候,对着身边的传令官和传令兵下达了命令。

    “所有战船,发起对荷兰战船的进攻,以主攻荷兰战船指挥舰为主。。。”

    海面上的雾气在最短时间之内消散,天空之中的乌云也已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散去,蓝天白天与碧绿的大海相互辉映,这个时候,一切都变得清晰了。

    “轰、轰、轰。。。”

    沉闷的炮声瞬间出现,进攻的五十艘中型战船,分为左中右三路,快速的冲击,发起了对荷兰战船的进攻,中路进攻的三十艘中型战船,其目标就是荷兰战船的指挥舰,以及指挥舰左右两翼的荷兰大型战船,他们的作战任务,就是降服荷兰战船的指挥舰,迫使喝了战船投降,必要的时候,可以彻底击沉荷兰战船的指挥舰。

    左右两翼其余的二十艘中型战船,主要的作战目标就是荷兰战船的中型战舰。

    荷兰战船应该是早就发现了对面的战船,只不过他们的反应颇为迟缓。

    自打崇祯十五年,荷兰水师在基隆击败西班牙水师之后,基隆港以及周边的海面,完全被荷兰战船所掌控,郑氏家族的水师不可能绕过澎湖列岛来到这里,东南亚一带压根没有像样的水师,所以他们在这一带是无敌的存在,每天所谓的巡逻,也就是例行公事,主要就是监控往来的商船,当然,如果能够发现不听从他们管辖的商船,那就可以发财了。

    荷兰战船指挥舰的总指挥,早就发现了对面远方的船只,只是船上的军士压根就没有仔细观察,那么大的暴风雨,军士才不愿意爬到桅杆上面去淋雨,而且海上暴风雨出现的时候,任何的船只都要躲避,很少有船只冒着暴风雨继续行驶,这些荷兰战船上面的军士认为,对面一定是商船,也在等待暴风雨散去之后开始航行。

    等到暴风雨散去,海面的雾气和天上的乌云悉数散去,荷兰战船发现对面是数量庞大、气势汹汹战船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荷兰水师指挥舰的指挥官,没有丝毫的犹豫,命令所有战船掉头,迅速回到基隆港去。

    这个看似明智、实则愚蠢的命令,为他们的覆灭奠定了有力的基础。

    海上作战与陆地作战还是有相通之处,遭遇到突如其来进攻的时候,不管是战船还是军事,绝不能惊慌失措,不能够想着完全的撤离,放弃基本的防御,务必要安排断后的力量,哪怕是牺牲一部分的精锐力量,拼死挡住对方的进攻,也能够让其余的队伍想办法撤离。

    海面虽然宽阔,但是战船一旦彻底散开,其进攻力将要大大的减弱,如果被对方分割包围,那就可能陷入到全军覆没的巨大危险之中去。

    荷兰战船指挥舰的指挥官,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只是通过传令官和传令兵的禀报,以及自身的观察,发现对方进攻的战船数量太多,可能难以抵御,所以下令全线撤离。

    “轰、轰、轰。。。”

    数发炮弹准确的落在了荷兰指挥舰上面,甲板瞬间被炸碎,木屑到处飞扬。

    被军士护卫的指挥官,脸色瞬间变化,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炮弹,居然会落在战船上面爆炸,要知道战船上面犀利的红夷大炮,最大的威力,也就是在战船上面砸出几个大洞,而战船最为害怕的,就是侧翼的木板被击穿,这很有可能导致战船沉没。

    不过这样的情况太少见了,红夷大炮的精准度不是很高,几乎不可能击中高速行驶的战船,而落在甲板上面的炮弹,造成的伤亡也是有限的。

    脸色煞白的荷兰战舰指挥官,再次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所有战船停止撤离,转头炮轰对方的战船,用密集的炮火逼迫对方撤离。

    这是一个更加愚蠢的命令。

    十艘荷兰战船,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被彻底的包围,宽阔的海面上,前后左右都是对准他们的炮口,密集的炮弹在战船的甲板上面,以及海面上爆炸,炸碎的甲板,海面上巨大的浪花,让诸多的军士惊慌失措,压根不知道如何的去抵抗。

    。。。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荷兰战船指挥舰的指挥官,就发现自己下达了令全部战舰彻底覆灭的命令。

    指挥舰上面的桅杆被炸断了,指挥官的命令不能够很好的下达,而且不断爆炸的炮弹,令指挥舰遭遇到重创,几乎失去了进攻与航行的能力,甲板上面的火炮被炸飞或者炸废,指挥舰左右两翼的大型战船,好不到哪里去,同样被炮火包围,战船上面被炮火击中的军士,要么跌落大海,要么血肉模糊的躺在甲板上面一动不动。

    反观荷兰战船,根本没有机会发射炮弹,甲板上面的火炮被炸飞了,船舱里面的火炮,被隆隆的炮声包围,军士无法观察到对手的准确位置,不知道该怎么发射炮弹。

    恐怖的氛围瞬间降落,荷兰战船上面的军士,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只顾着躲避和逃命,三年前打败西班牙水师的骁勇早就消失,在他们周遭的海面上,到处都是进攻的战船,这些战船上面的火炮,一直都在怒吼。

    退路已经被堵死,进攻更是无力,这些荷兰战船的命运,已经被定格。

    。。。

    手持望远镜的乔明俊,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从战斗情形来看,凭着二号指挥舰率领的五十艘中型战船,就能够彻底击败荷兰战船,三号、四号与五号指挥舰率领的战船,不需要参与战斗了。

    不过这是进攻台湾岛的第一场战斗,务必要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

    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军官与传令官,乔明俊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命令二号指挥舰、三号、四号指挥舰,迅速合拢,缩小包围圈,命令荷兰战船投降,如果他们负隅顽抗,就彻底击沉。。。”

    “命令五号指挥舰,朝着基隆港的方向快速行进,以最快的速度,发起对基隆港的进攻,拿下基隆港口之后,等待大军的到来。。。”

    乔明俊的命令,被迅速的传达下去了。

    。。。

    荷兰战船指挥舰左右两翼的大型战船,同样伤痕累累。

    战船上面白色的旗帜升起来的时候,距离战斗开始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

    荷兰战船投降了,彻底放弃了抵抗。

    二号指挥舰靠拢了已经失去进攻能力的荷兰战船指挥舰。

    跟随指挥官一同登上荷兰战船指挥舰的亨利,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亨利是西班牙人,离开西班牙很多年了,进入登莱新军之中,负责登州兵器局的事宜之后,招募了很多的西班牙人与荷兰人来到登州,这些人完全融入到登莱新军之中,他们的任务就是研制和改进火炮和撞击式燧发枪等火器。

    看见甲板上面荷兰人的尸首,亨利还是有些忍不住,不管怎么说,这些阵亡的军士,和他一样都是西方人,虽然说荷兰水师与西班牙水师交锋,接过西班牙水师失败,被迫撤离台湾岛,回到西班牙去了,不过那是他们西方的争斗。

    指挥官看了看亨利开口了。

    “怎么了,亨利,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啊。。。”

    亨利的性格历来直爽,不会拐弯,他对着指挥官点点头,没有开口。

    指挥官拍了拍亨利的肩膀。

    “我知道,你看见这一幕肯定不舒服,这没有什么,都督大人专门吩咐了,不用勉强你做任何的事情,荷兰战船已经投降了,我需要告诉他们一些事情,告诉他们怎么做,你如果愿意,帮忙给他们传达命令,你如果不想说,那就算了。。。”

    亨利看着指挥官,连连摆手。

    其实在登莱新军之中,亨利的地位是高于二号舰指挥官的,比起乔明俊也低不了多少,只是亨利在登莱新军之中,主要负责登州兵器局的诸多事情,参与的战斗厮杀不多,这一次跟随登莱水师作战,也是吴宗睿专门安排的,因为登莱水师需要攻打台湾岛,需要有翻译。

    “不需要考虑我的情绪,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是登莱新军的参将。。。”

    二号指挥舰的指挥官看着亨利,肃然起敬,抱拳对着亨利行礼。

    “将军的大义凛然,下官记住了。。。”

    。。。

    受降仪式很简单,荷兰战船指挥舰的指挥官,交出了意味着指挥官的佩刀,所有残存的军士站立在甲板上,低着头。。

    指挥舰上面,还有不少的地方在冒烟。

    指挥舰投降,其余的荷兰战船更不用说。

    登莱水师三号指挥舰与四号指挥舰,指挥大型和中型的战船,分割包围了所有的荷兰战船,命令他们的军士全部站到甲板上面。

    这些荷兰战船上面的军官军士倒也爽快,很快就在甲板上面集中了。

    。。。

    此时此刻,一号指挥舰已经朝着基隆港的方向快速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