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立规矩(2)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吴凡丞的奏折,吴宗睿一直都没有拿出来。

    吴凡丞年少气盛,在奏折之中提出了严惩吴宗乾的建议,言语有些过激,应该是被榆林边镇发生的事情给气晕了,吴宗睿看过奏折之后,有一丝的欣慰,但更多的是担心,有一颗公正的心是好的,体恤百姓的疾苦更应该,不过这天底下不平的事情太多了,凭着吴凡丞的微服私访,根本无法彻底解决,想要这个王朝正常的运转,想要天下太平,想要国家强盛,必须以制度来办事,以制度来管人,确立起来高效公正的制度,才是治理国家的长久之计。

    以制度管人和管事,是吴宗睿最高的追求和目标,不过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封建王朝有太多的制约,吴宗睿哪怕是皇帝,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彻底废除。

    吴凡丞在榆林边镇遇见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因为爷爷偷税被检举抓获,情急之下在市舶司揭发了吴宗乾的店铺,引发了一桩惊天大案,吴凡丞看好这个年轻人,想着带在身边,吴宗睿已经给吴凡丞写信,不建议其这样做。

    每个人都要有几个知心朋友,或者说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不过那也看是什么样的情形之下,譬如说吴宗睿自身,创立江山的过程之中,吸纳了廖文儒和刘宁等人,今后吴凡丞身边也要有这样的人,但那需要机会,不管怎么说,这个年轻人的爷爷因为偷税被抓获,在情急之下说出榆林边镇南街盐铺的,其出发点是想着给自家爷爷减轻处罚,而不是真正想着揭发赋税征收过程之中的弊端。

    也许吴宗睿的要求有些高,不过吴凡丞是皇太子,今后是要打理天下的,身边之人必须品性高洁,至少是忠心耿耿,能力倒是居于其次,因为能力可以培养。

    吴宗睿进入暖房的时候,曾永忠、卢发轩、廖文儒与史可法四人跟随进来了。

    “都坐下吧,刚刚我说到了征收赋税的事宜,这是天大的事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激起民变,大明王朝在这方面是极其深刻教训的,万历年间的时候,大明朝廷的那些中官,在江浙一带征收矿业赋税,这本来是好事情,可以增加朝廷的收入,不过因为中官的巧取豪夺,导致商贾和百姓无法承受,最终引发轰动朝野的冲突,而朝廷准备全面征收商贸赋税的举措,也不得不停止下来。”

    “内阁马上就要商议此事,我有几个建议,内阁考虑进去。”

    “第一,缴纳赋税实行登记制度,这一点必须要推开,而且在推开的过程之中,要坚决打击暗箱操作的行为,凡是发现官吏与商贾相互勾结的行为,严惩不殆。”

    “第二,实施缴纳赋税登记制度,需要区分商贾的能力大小,对于底层那些小商贾,在征收赋税的时候,予以他们一定的照顾,这一点凡丞已经在奏折之中提出来了。”

    “一些小商贾,他们赚取的钱财不多,勉强能够养家糊口,如果让他们承担过于繁重的赋税,那他们就无法继续经营下去,所以我建议,征收商贸赋税的额度,以经营额度的多少来确定,这样做肯定非常的繁琐,需要内阁拿出可以操作的办法,包括省府州县地方,直接按照朝廷确定的商贸赋税征收办法操作就可以了。”

    “第三,确定商贸赋税的种类,区别对待,譬如说海外的商贸交易,与各地的商贸交易,虽然都是商贸行为,但利润完全不一样,赋税的额度也就不一样,在确定赋税征收点的时候,需要区别对待。”

    “第四,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内阁确立赋税征收制度的时候,要有远见,一个好的制度,至少维持数十年,期间可能因为局势的变化出现小规模的修改,但不能够完全的推到重来,那样会耗费极大的精力,造成巨大的损失。”

    说到这里,吴宗睿的神色变得严肃了很多。

    “先生,路廷,文儒,宽之,我的要求很高,你们怕是觉得很辛苦,不过我们必须这样做,这样思考,我们现在做好了,就能够为今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曾永忠看了看众人,对着吴宗睿抱拳开口了。

    “皇上之苦心,臣等明白,臣等一定竭尽全力。。。”

    吴宗睿苦笑着摇摇头。

    “你们肯定是竭尽全力,你们都在京城,你们处理政务我都是清楚的,可天下还有那么多的官吏,有些地方山高地远,朝廷根本管不到。”

    “就说吴宗乾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京城,早就暴露了,也早就惩戒了,能够在最短时间之内给百姓和天下一个交待,偏偏发生在榆林边镇,发生在登州和莱州,朝廷一时半会发现不了,地方官吏多多少少有些私心,不愿意惹上麻烦。”

    “所以,我考虑,内阁要逐渐考虑了,用铁一般的制度来管辖这天下的官吏,这样的制度是涵盖方方面面的,不仅是管着官吏在官府如何的做事情,还要管辖官吏的个人生活,家里的事情,皇家之人不准经商,这是朝廷明确下来的,下一步我看内阁还要确定下来,部分官员的家人同样不准经商,这一点要尽快确定下来,否则今后吴宗乾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越来越多的。”

    曾永忠等人都没有说话。

    吴宗睿叹了一口气,他知晓其中的难度。

    “我刚刚说的是官员的家人不准经商,没有牵涉到土地的事宜,有些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来,步子跨大了不行。”

    “当年我参加乡试和会试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话语,千里做官只为财,这话说的粗俗,但其中的道理,恐怕所有人都是认同的,我也曾经觉得,十年寒窗,一朝高中入朝为官,如果家人都不能够过上好日子,那读书的目的是什么。”

    “书上说的有些东西,念出来简单,做起来难,有些甚至是不可能实现的。”

    “老百姓都知道,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是不可能的,包括你们,以及天下的官吏,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要无条件的为百姓做事情,恐怕傻子也不会做吧。”

    “大明朝廷就是这样做的,给予官吏的俸禄低的可怜,有时候甚至难以养活家人,这样做导致的直接结果是什么,贪污盛行,明里暗里都有,不管朝廷如何严厉惩戒,都无法杜绝,因为官员也是人,也需要吃五谷杂粮才能够活下去。”

    “朝廷已经大幅度的提升官吏的俸禄,这件事情,我看内阁还是需要考虑,当赋税的收入大幅度提升之后,也要考虑提升官吏的俸禄,我们给予官吏的俸禄足够他们养活家人,足够衣食无忧了,接下来对他们实施严格的管理,那才行得通。”

    “当然,如果一边想着得到朝廷给予的高额俸禄,一边还想着贪墨钱财,不知道满足,对于这样的官吏,必须毫不留情的处置,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不可能满足,身为朝廷官员,就要知道克制自身的欲望,清正廉明,这四个字绝不是随便说说的。”

    说了这么多,吴宗睿感觉到累了,心累。

    “好了,我该说的就是这些,说的有些繁琐,但所有的话语,离不开一个核心,那就是定规矩,让朝中官吏和地方官吏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

    “这个规矩,以往有一些,但不是很完备,执行也不是很彻底,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一个王朝的兴衰史,其实就是制度的兴衰史,大凡好的制度严格执行,上至皇帝,下至庶民,都遵照制度来办事,这个王朝就一定是繁荣昌盛的,反之,有制度不执行,甚至随意的践踏,这个王朝距离灭亡就不远了。”

    “你们都散去吧,今日大家都累了,好好歇息。”

    “文儒,你等一会。”

    。。。

    “文儒,北进的事宜,耽误了几天的时间,这是内阁的建议,认为准备更加充分之后再行出征,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和建议。”

    内阁所有大臣之中,唯有廖文儒,觉得马上出兵最好,至于说有些筹备事宜,可以快速的予以完善。

    廖文儒沉默了一下开口了。

    “皇上,臣觉得,还是要抓住时机,马上开始北伐,粮草筹备已经充足了,至于说辽东互市,包括榆林边镇的交易事宜,可能让后金得到粮草等方面的补充,需要一段时间整治,但登莱新军此次的征伐,是以实力绝对碾压后金八旗军。。。”

    吴宗睿点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

    “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这一次的征伐,登莱新军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后金八旗军,既然如此,你马上开始调遣大军,三日之后开拔,开始北伐。”

    廖文儒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对着吴宗睿抱拳稽首行礼。

    “臣遵旨,臣一定不辜负皇上的期待,一定彻底打败后金八旗军,灭掉清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