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定心丸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石廷柱和马国柱都被处置了,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吴守进脊背发凉,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按说已经彻底归顺大吴朝廷、归顺登莱新军,就不应该继续想着石廷柱和马国柱的事情了,可同病相怜的道理他还是清楚的,谁知道大吴朝廷会不会将他这个降将看在眼里,会不会等到拿下了辽阳,再来算总账呢。

    带着这等忐忑的心情,吴守进的情绪变得低沉。

    登莱新军整体的战略已经铺开,吴守进不知道登莱新军是如何计划的,准备如何作战,不过他的任务非常明确,那就是率领两万军士进入城池之后,倒戈一击,配合登莱新军攻陷城池,全歼守卫城池的八旗军。

    战斗就是如此的残酷,这一点吴守进倒是有着明确的认识。

    吴守进的一切行动,都在登莱新军游击将军郑孝孺的监控之下,这也算是正常,能够理解,毕竟承担如此重大的作战职责,仅凭着他吴守进一个刚刚归顺登莱新军的汉军军官,也太过于儿戏了,任何指挥官都不可能放心。

    消息传递出去了,派遣出去的斥候也侦查到了一些情报,科辽阳城内迟迟还没有消息,这未免让人觉得奇怪,八旗军的总指挥济尔哈朗也太过于谨慎了,可吴守进倒是放心了很多,他希望辽阳城内不要有任何的消息。

    走出营房,吴守进看了看前方的营地,陌生的感觉迎面袭来。

    两万军士之中,汉八旗原有的军士一万人,大部分都是原正红旗军士,其余一万人是登莱新军军士,他这个名义上的指挥官,没有多大的权力,真正指挥这两万军士的是郑孝孺。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吴守进转身准备进入营房的时候,郑孝孺过来了。

    “怎么了,吴将军的气色不是很好,是不是没有歇息好,或者说有些心神不宁啊。。。”

    吴守进身体颤抖了一下,对着郑孝孺连连摆手。

    “哪里哪里,就是这两日没有歇息好,有些疲倦而已。。。”

    郑孝孺看着吴守进,笑了笑开口了。

    “吴兄,如果方便,我们在营地四周走走看看如何。。。”

    吴守进本能的准备拒绝,可想到郑孝孺的身份,脸上勉强挤出笑容,点头答应了。

    不过几分钟时间,郑孝孺和吴守进就距离营地有数十米的距离了。

    周围是一片草丛,枯萎的茅草足有一人多高。

    郑孝孺看了看四周,走到吴守进的面前开口了。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今后几天的时间,你我齐心协力,共同作战,已经绑在一起了,吴兄如果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了,我虽然不能够直接代表大帅,但还是能够说上一些话的,现如今有些话不说透,真正到了作战的时候,会有很多麻烦。。。”

    吴守进再次对着郑孝孺摆手。

    “没什么没什么,我没有什么想法,朝廷给予我天大的恩德,我哪里会有什么想法。。。”

    郑孝孺笑了笑,他必须要做通吴守进的思想工作,毕竟他与吴守进要共同面对辽阳城内或者是鞍山城内的八旗军军士,如果吴守进表现失常,三心二意,一万登莱新军将士将要陷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他郑孝孺也危险了,很有可能丢掉性命。

    所以就算是不情愿,郑孝孺也要和吴守进好好谈谈。

    “吴兄,我看你是不愿意说,那我来替你说吧,如果我说的有道理,你点头就是,当然,你也不必勉强,不需要附和我的观点和看法。”

    “你的第一个心思,牵涉到石廷柱和马国柱,两人都被处置了,唇亡齿寒,你和他们的身份差不多,担心日后也会遭遇到朝廷的处置,是吧。。。”

    吴守进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接着又连忙摇头。

    郑孝孺摇摇头。

    “吴兄,不用隐瞒,你的心思写在脸上,稍微注意就能够看出来,我承认,你的担心是有些道理的,所以我必须要给你解释清楚。”

    “大战在即,石廷柱和马国柱冥顽不化,留着他们,对于你吴兄来说,是巨大的隐患,对于我登莱新军来说,是巨大的危险,我们谁都不知道,石廷柱和马国柱在汉军之中是不是有眼线,如果石廷柱和马国柱还活着,他们的眼线随时可以找到机会,将关键的消息传递出去,这些关键消息被满人知晓了,那你我的命运如何,就不多说了。。。”

    “换做平时,石廷柱和马国柱能够保全性命,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争取他们,但现在不行,大战在即,不能够有丝毫的疏忽,朝廷策划对后金的进攻好多年,如果因为一个小的疏忽前功尽弃,这个结局无法承受,换做你是指挥官,你会优柔寡断吗。。。”

    “再来说你最为担心的事情,朝廷是不是会卸磨杀驴,这就是你的心魔了,我将话说的直白一些,登莱新军一旦彻底打败了八旗军,灭掉了后金小朝廷,你吴守进难道还会对朝廷造成多大的威胁吗,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汉人,年岁也这么大了,让你好好活着,朝廷没有多大的损失,而且朝廷还能够得到容纳汉军军官的美誉,何为而不乐。。。”

    吴守进瞪大了眼睛,看着郑孝孺,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吴兄,我再来预测你担心的第二个问题,你若是立下了战功,会不会被消融了,毕竟你是汉军的军官,这胜利的功劳,要归属我这个登莱新军的军官。。。”

    吴守进看了看郑孝孺,脸有些红,没有承认也没有反对。

    郑孝孺哈哈一笑,拍了拍吴守进的肩膀。

    “军中有执法营的军官军士,每一次的战斗,都会有详细的记载,不管是谁立下的功劳,都记载的清清楚楚,如果我这个军官敢于更改作战簿,被皇上和朝廷知道了,轻者官职全部没有,进入大狱,一辈子毁掉了,重者项上人头保不住,我登莱新军有严酷的军纪军规,不要说我,大帅都不敢违背的。。。”

    “军功对于个人非常的重要,你看看李国翰和金砺,他们在登莱新军之中的职位,还在我之上,就是因为他们立下了不少的战功,所以他们得到了升迁,我也很想立下大功,得到升迁,这一次机会难得,我的愿望,就寄托在你吴兄的身上了。。。”

    吴守进有些惶然,看着郑孝孺开口了。

    “郑将军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保证您立下大功劳,得到升迁。。。”

    郑孝孺有些无奈的摇头。

    “吴兄,你我其实绑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好了,不多说了,再来说你担心的最后一个问题。”

    “你愿意归顺朝廷,归顺我登莱新军,无非是在后金抬不起头来,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这样的日子,任谁都无法忍受,所以你选择归顺朝廷,想做一个真正的汉人,你的期望值很高,希望归顺朝廷之后,得到所有的好处,也不付出任何的代价,但这样可能吗,你什么都不做,就抹去了过去的污点,你觉得可能吗。。。”

    吴守进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郑孝孺叹了一口气,看着吴守进继续开口了。

    “吴兄,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想着改头换面,重新抬头做人,这一点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也有同样的经历,这人在世上啊,想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一些,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朝廷给予了你重新做人的机会,你是不是也该付出一些,让这一切看着理所当然。。。”

    吴守进连连点头,看着郑孝孺,终于开口了。

    “郑将军,你说的我明白了,都怪我想的太多了。。。”

    郑孝孺再一次挥手。

    “吴兄,你不用着急表态,我给你说这么多,就是给你吃下一颗定心丸,你还有时间好好思索,不过我希望你在大战之前,真正的下定决心。。。”

    吴守进点点头,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两人朝着营房走去的时候,郑孝孺看着吴守进,略微的犹豫了一下,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吴兄,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可能听进去了,也许你觉得这都是我说的话,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过是登莱新军的一名普通军官,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如果到了关键时刻,我也不能够替你说上什么话。。。”

    吴守进低下头,没有开口。

    郑孝孺叹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情需要重新认识和学习。

    “吴兄,实话实说吧,这些话,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知道你的想法,也知道你担心什么,所以你好好想想,你的心思,皇上都知晓了,你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吴守进愣住了,脸色发白,身体颤抖,瞪大眼睛看着郑孝孺。

    “郑、郑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

    郑孝孺无奈的笑了笑。

    “吴兄,都到这个时候了,我骗你干什么啊。。。”

    吴守进楞了约一分钟时间,突然整理衣服,面向郑孝孺跪下了。

    “郑大人刚刚说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那就是皇上的口谕了,吴守进领旨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