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 第八章 落日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林山不知道神魂空间是哪里来的,可是却并不影响他想要强大的,甚至林山都有想过这东西是之前那个红栖蚁皇获得过,然后才强大到这么无解的地步。

    使得他最强攻击根本没用,同时红栖巨蚁群体中还出现了那么多变异体,很像是这个神魂空间的操作,只是不知道红栖蚁皇是怎么有智商来使用这东西的。

    算了。

    不想了。

    赶紧强大才是王道,不管怎么说,红栖蚁皇已经变成了渣渣,作为反物质炸弹爆炸的核心位置,红栖蚁皇又是那么大的体型,肯定已经被撕得粉碎。

    就算红栖蚁皇不是依靠神魂空间变得这么强大,今后再遇,他相信自己也不会畏惧它。

    有了神魂空间。

    林山之前的迷茫一扫而空,之前那是真迷茫,这种先知先觉在一线战场上根本没有什么大用,意外太多了,随时可能发生。

    而现在。

    他有了逆袭的机会。

    心念一动。

    林山回到了现实。

    现在神魂空间内只有一缕神魂之力,就是那只死老鼠的,还不成鼠形,只是一条模糊的光带,没什么可看的,想要凝聚一个老鼠神魂,只有十缕老鼠的神魂之力才行。

    他现在得想办法击杀大量老鼠试试,看效果强化效果如何。

    他决定了。

    晚上就去和自家有段距离的的一个大型垃圾处理站看看,说是处理站,其实就是填埋和焚烧垃圾。

    而他住的附近根本找不出几只老鼠来,只能去垃圾集中的地方看看,希望有所收获,他也想过买点老鼠宠物来杀的,可是怎么说呢,还是先捡免费的好处吧,那些宠物鼠一个个干净‘可爱’,杀起来有点下不了手。

    睁开眼睛。

    看着艳阳高照,恍如隔日的现实世界。

    林山好似又重生了一次似的,之前还有点迷茫,因为就算同一条路,让他再走一次,也不一定能走到前世的地步,天时地利人和,还有各种死里逃生的经历,再来一次,真的指不定就交代在哪里了。

    不过这一次醒来,他信心十足。

    “林山,你睡醒啦?”齐瑞的声音在林山的耳旁响起。

    林山看了看他,微笑着点着头,说道:“是啊,醒了,我刚才睡了多久?”

    “没多久,也就十几分钟而已。”齐瑞回答道。

    林山没了疑问,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只死老鼠,林山意念一动,乘着没人注意,就收回了神魂空间内,蚊子再小也是肉,神魂空间的血池可是需要大量的动物尸体,没有血池,不可能凝聚出肉身的。

    现在他的摄取范围只有十米。

    而且只能是吸收过神魂之力的动物,没有该动物的神魂之力,尸体是收不进去的。

    看着老鼠刷地消失在自己眼前,林山还是有点震惊,这种类似于空间的设备,两百年后,人类也还是摸不到门槛,只能停留在小说里。

    看着老鼠消失。

    林山赶紧闭上眼睛。

    ‘看’着进入神魂空间的老鼠尸体。

    只见老鼠的尸体落在地上,一瞬间,好似融化了一样,慢慢的变成了一滩‘血水’,就连毛发也一样,融入了‘血水’中,血水慢慢的翻滚着,光是看着,林山就能想象出一阵开水沸腾的声音。

    不一会儿。

    ‘血水’恢复了平静,颜色也慢慢变成了暗紫色的血液,看着异常的恐怖。

    之后。

    就没了动静。

    老鼠成了一滩大小只有水杯口的一滩‘水’。

    “难道这就是基因血池?”林山心头暗道。

    好神奇。

    不过现在没什么用,想要真正有用,还得晚上再多杀一些老鼠才能试。

    此时。

    林山早已无心摆摊,想着快点天黑。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

    “三十。”林山随意地说了一句,那个年轻人拿起的是一把多功能军刀,十好几种功能,但是他一看就知道做工粗糙,绝对的徒有其表。

    “二十五,我拿了。”

    “好,二十五就二十五。”林山答应道。

    年轻人付了钱走了。

    “。。。”

    一下午的时间,林山归心似箭,可是却不好先跑了,因为他和齐瑞是一起来的,认识这么久,算是半个战壕的弟兄,丢下战友先走,林山还没干过这种事情,类似的事情也不想干。

    就这样。

    林山百无聊赖地接待着顾客。

    还真别说,也许是下午时来运转,来他这买东西的顾客络绎不绝,短短两小时,就成交了三十多笔生意,赚了两百多块,看着林山一脸不情愿地表情,齐瑞直接笑喷了。

    “林山,你那是什么表情,有客人来,你还不乐意了。”齐瑞是真的被林山的愁眉苦脸给逗乐了。

    林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人太多,有点接待不过来。”

    “。。。你就嘚瑟吧你,哎,大姐,来看看,我这都是厂家直销。。。”这时候来了一个顾客,齐瑞赶紧招呼。

    林山转过头继续发呆。

    下午六点半。

    集市结束了。

    林山赶紧收摊。

    “林山,今天你要是不帮那两个姑娘,你能赚五百多呢,可惜了,我今天运气好,赚了将近四百块,哈哈,半个月房租有了,还是集市收获多,别的地方摆摊很难一天挣这么多的。”齐瑞边收边嘚瑟道。

    这种嘚瑟并不是真的嘚瑟,只是朋友之间的开玩笑而已。

    林山笑了笑,这就是齐瑞的性格,也是平常他们俩的相处方式,很轻松,收拾好货物。一人拉着一个手拖车,回家去了。

    这里离他们住的地方不是太远,将近三公里,一般都是散着步回去,因为东西多,出租车拒载,他们也有个电动三轮,一起买的,只是今天的集市没地方放,于是就拖着推车就来了。

    “林山,老地方?”齐瑞说的自然是林山承诺的串串。

    “嗯,先回去放完东西再说。”林山说道。

    “好,等会儿我们再去超市一趟,家里的菜不够吃了。。。。”

    夕阳西下。

    泛黄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一人拖着几个巨大的货物推车在街边走着,手推车发出了吱吱呀呀的摩擦声,看着齐瑞一脸高兴的神情,还有和林山的淡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路过的女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

    十年后。

    她凭借这个拿下了世界摄影的最高荣誉。

    这一张照片,也被拍出了天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