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帝后现代起居注 > 第一百零五章 黄桑的去向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三人在宿舍里一坐一说就是一下午,不仅仅是黄亮亮在说第一实验小学的事,黄燕如和黄媛媛也把最近福利院发生的事说给她听。

    “对了亮亮,你不在的这两个星期,福利院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你猜猜是什么事儿?”

    黄燕如突然露出一付神秘兮兮的表情,卖着关子与黄亮亮问道。

    黄亮亮并不觉得福利院能发生什么“大事”,所以也就表现的兴致缺缺,但她觉得自己还是要配合黄燕如一下的,便懒洋洋地问道:“傻啥事啊?又有哪个孩子被好人家领养走了吗?”

    “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哪能算是大事儿啊,亮亮你认真一点,再仔细想想,其实这件事与你也有些关系的。”黄燕如对黄亮亮的敷衍态度有些不满,提示着她道。

    黄亮亮皱着眉头想了一阵,苦笑着道:“我真想不出来,燕如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吧~~”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别听燕如瞎咧咧,就是跟你关系挺好的那个黄桑,他的家人找来了,他被家里人领回去了。”黄媛媛没给黄燕如继续卖关子的机会,直接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这话倒是让黄亮亮吃了一惊,立即就打起了精神,眼睛瞪的溜圆,小嘴微张,“媛媛姐,你说真的,黄桑真的被她家里人接回去了?”

    “这还能有假啊,你是没看见,那黄桑家里人排场可大了,开了好几辆小汽车过来接人的,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见过那样好的小汽车呢,真不知道那黄桑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样有钱有势的,早知道当初我就多与他套套近乎了……”

    黄燕如刚才被黄媛媛抢了话头,脸上还有些不情愿,这会儿听黄亮亮询问,立即又凑上来回答道。

    “黄燕如!”黄媛媛皱着眉头,呵斥住了黄燕如越发不着边际的言语,然后重新看向黄亮亮说道:“亮亮,我知道你同那黄桑的关系还不错,只是黄桑那日被接走的很急,我们也没机会同他说上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话要留给你……”

    黄亮亮皱着眉没有言语,她其实第一天和黄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猜出他附身的那个小男孩身份不一般,但后来那些人贩子都被黄桑给干掉了,他身世的事情断了线索,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那小男孩原身的家人竟真的找到了他,只是不知黄桑当日被带走的时候是作何想法,不过想来他也是愿意离开的,毕竟他一直被困在这小小的福利院里,根本没办法找到回去的办法,如今靠着原身的家庭离开了,若他的家族能给他足够的帮助,说不准就真的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亮亮!你想什么呢?我叫你几次都没反应?”黄亮亮正想的出神呢,黄燕如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满地问道。

    “没事......我就是觉得黄桑这家伙挺没意气的,怎么说我也是跟他共患难过,就这样不声不响走了。”黄亮亮醒过神来,勉强笑笑回道。

    要说他心里一点不失落那一定是骗人的,怎么说黄桑也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老乡,这一年两人相处下来,关系倒是比前世更好了一些,至少黄亮亮是这么觉得的,她觉得两人虽做不成夫妻,但做朋友还是可以的,但现在想来,这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黄桑那臭小子,还是跟前世一样凉薄,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儿,说走就走,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留下。

    “亮亮你也别难过啊,我觉得黄桑不是那样的人,他以前不是还帮过你好几次吗,应该只是没找着机会,若是你们两人有缘的话,以后定是还会再见的。”黄媛媛出声安慰着黄亮亮,她对黄桑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随便吧,反正本来也不是一路人......”黄亮亮有些心不在焉地说着,她心中觉得自己跟那人以后恐怕是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说不准再过不久他就找到回去的办法了,那可就是两个世界的距离,终他二人一身,恐怕都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了。

    而就在黄亮亮三人在讨论黄桑的时候,在离着福利院不到几公里的地方,叶卓群乘坐的汽车也正缓缓驶入了一条迷宫一般的旋涡型车道。

    这车道两旁被极高的林木遮挡,在道路的尽头,深藏着一处宅院,这地方极其隐蔽,别说是外面的人,就算是许多叶家的人,只要无人带路,都找不到这一处地方。

    远远望去,那些高大的树木如古城的高墙一般悠然矗立,那最深处的宅邸充满着悠然南山外的静隘,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般,从遥远古代搬到了现代。

    汽车在宅院大门前停下,叶卓群和叶须眉一起下了车,此时已经有负责看守的警卫员打开了大门,叶卓群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拉着叶须眉小跑了进去。

    “小群!你慢点儿!小心摔了!”叶须眉焦急地在她身后喊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叶卓群飞快地穿过花园中的姹紫嫣红,很快便到达了一个小小的喷水池前面。

    喷水池旁有一个小小的亭子,亭子里此刻正有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老人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的报纸。

    老人虽是年逾花甲,但眼神依旧明亮,内含精光,他并不像普通老人一般背脊佝偻,而是像苍松一样挺直,午后的阳光洒在老人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苍桑的“沟壑”里,与他凭添了一份安静与静默,好似一块古老的磐石。

    “爷爷!”叶卓群如乳燕投林一般飞奔到老人身边,脸上带着激动又兴奋的笑容。

    “是小群回来啦。”老人放下手中的报纸,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庞上浮现出慈爱的笑容,言语中带着笑意。

    “爷爷,我听姑姑说哥哥找到了,是真的吗?”叶卓群微微喘着气,在叶西平的轮椅旁蹲下,仰着脸,满含期盼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