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仙凡之辩(下)【求票】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李长寿一开口,道道目光自是朝着云上汇聚。

    左手食指对着下方轻点,一道云梯缓缓铺展开来;他这个天庭普通权神便拾级而下,表情轻松悠闲。

    仙人堆中,白泽嘴边的笑容略带玩味,就如此时在场大部分仙人所期待的那般,他也在想,李长寿该如何反驳虚菩提。

    若论算计筹谋,白泽在此地仙人中自是顶尖,完全知晓虚菩提刚才那段话语的厉害之处。

    虚菩提抓住了‘仙凡有别’的矛盾点,抓住了天庭一直宣扬的‘庇护弱者’口号,将三千世界各方成规模的仙道势力,与香火神国绑在一起,放到了天庭的对立面。

    偏偏,事实就是这般,这是最难反驳之处。

    酒乌传声嘀咕:“白先生,您要不要现身帮忙?”

    “水神在此,何须我献丑?”

    白泽耸耸肩,拿起面前矮桌上的酒樽,尝了口仙子送上的佳酿,品一品其中甘甜。

    后半句话白泽并未说出来……

    ‘想献丑,这也不好辩啊。’

    毕竟咱也是上古十大妖帅,多少要点面子。

    此时,这般难题确实也摆在了李长寿面前。

    接下来反驳虚菩提,并非是要分出输赢,而是要说服这些仙道势力。

    虚菩提所说尽是诛心之言,在大义面前不堪一击,但的确切中了这些仙道势力的要害。

    李长寿此时又代表天庭,不能什么话都往外说。

    若直接用重利诱惑,天庭与那西方教还有何区别?

    如此一来,虚菩提接下来的发难更难辩驳。

    李长寿不由感慨……

    西方教这几名厉害的圣人弟子若能拧成一股绳,当真是大患。

    还好,地藏已经被虚菩提他们坑出局,西方教的‘企业文化’就是勾心斗角……

    一教双圣,并非全都是益处。

    李长寿决定用燃灯,就考虑到了各个方面、种种情形;西方教会发难的‘节点’自是一个不落,尽在他穷举之中。

    对方无论是来虚菩提还是其他人,他们能打过来的‘法宝’也只有几样……

    这里必须郑重感谢下,灵娥小仙女在全神思考时,抓掉的秀发!

    针对虚菩提所用套路,李长寿本是有一整套诡辩的路数——

    先转移视线,历数西方教累累案底,调动听众情绪,而后避重就轻,谈理想、给许诺、搞暗示,激起众炼气士同仇敌忾之情,虚菩提挑起的对立不攻自破。

    此法足以应对当下之局。

    但此时,李长寿却觉得有些……

    不太稳健。

    虚菩提今日的问题就很犀利,直指‘仙道势力与天庭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关系’。

    今日若是用诡辩应对过去,在场的不少仙人心底,必然会留下一根刺;

    仙盟内部也会因此出现缝隙,今后难堪大用。

    李长寿自云梯迈下三步,心底已有了腹案,嘴边一声轻笑,朗声道:

    “虚菩提之话语本不值一辩,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但为防各位对天庭有所误解,受此奸人挑拨,今日我便将话摊开了说。”

    那虚菩提的化身淡然道:“水神这么快就已想好如何蛊惑人心?”

    李长寿眉头微微一皱,不用他出手、开口,侧旁一抹水蓝色亮光划过,六颗定海神珠出现在虚菩提周遭,将他这具化身直接定在原地。

    赵公明骂道:“你刚才长篇大论、满口胡言,我家长庚可没打断你!”

    虚菩提淡定一笑,好整以暇地闭上双眼,似已是胜券在握。

    李长寿于云梯之上,缓声道:

    “刚刚,这位西方教圣人弟子所言,天庭站在凡人一方,因咱们人族是天地主角,凡人为气运主体,而南赡部洲汇聚了人族八成气运。

    这看似有理,实则荒谬至极!

    诸位可知,龙族海眼被西方教破掉之事?

    其时,西方教意图收服龙族为他们所用,明里打压、暗中发动四海海族叛乱,最终激怒龙族,让龙族倒向天庭。

    西方教为了所谓的大教颜面,筹谋算计、调集大批业障大妖与鸿蒙凶兽,最终击破东海海眼,搬走东海龙宫宝库。

    海眼被破,海水倒灌,东海即将掀起海啸,龙族为洗刷远古罪孽,无数龙族涌向海眼,被海眼激流撕碎……

    当时,我取出一件宝物名为定海神针,但用此宝镇压海眼只是一时之计。

    一位名为华日天的天庭将领站了出来,纵身一跃,以自身封住了东海海眼。

    自此龙族彻底归心,成为天庭之助力,天庭也自此开始大兴。”

    李长寿长叹一声,目光环视周遭,在云梯上停下步伐,朗声道:

    “各位可知,那天庭将领是谁?又为何能堵住海眼?”

    众仙大多静默。

    少数仙人听得入神,很配合地摇了摇头。

    “华日天将军其实是玉帝陛下的化身,是玉帝陛下用积累了漫长岁月的功德,所凝成的唯一功德金身。

    如此,方才抵过了龙族部分罪业。

    陛下这一跃,是为凡人,但也是为龙族,是为天庭,也是为东胜神洲的苍生,免遭海水倒灌之灾祸!

    陛下当时那一句‘愿为苍生顾’,也让我难以忘怀。

    各位,天庭的信条,就是为庇护天下苍生。

    这虚菩提刚才所说,我们整天将天下苍生挂在嘴边,并没有错。

    但,天庭是站在生灵一方,是站在人族一方,而非单纯站在凡人一方!

    你们也是生灵,也是天地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会因为各位修为高深,是天仙、金仙,就瞧你们不起吗?

    天庭会因你们不是凡人,就歧视你们吗?”

    不少仙人忍不住笑了出来,那虚菩提此刻却是眉头轻皱。

    李长寿笑了两声,声音放缓,语重心长地说着:

    “你我都是人族,都知人族兴起之不易。

    这位西方教圣人弟子所说,仙凡终归有别,我当真就有些不明了,在座的各位经营自身势力时,莫非是以压榨凡人来提升修行境界?

    若有这般人,请站出来,我今日便送他一程。

    仙人修行,以参悟天地、自然为主,还是以吸纳香火功德为主?

    各位平日的行径,莫非与西方教立下的香火神国一般?”

    李长寿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几位仙人站起身来。

    他们定声道:

    “水神!我墨天仙宗行事光明磊落,门规限制门人弟子不得滥杀无辜!如何会跟香火神国一般?”

    “不错,凡人多居于地势平缓之地,浊气繁杂,我等修行之士多居于大川名山,汲取天地之清气,仙凡分离就分离,又有哪般不同?”

    “谁还不是从凡人修行而来?咱们各家的大部分弟子,都是从凡俗之中挑选的吧!”

    一时间,众仙纷纷开口,琢磨透了虚菩提刚刚那番话中的破绽。

    李长寿静静等了一阵,待声潮过后,继续缓步向下,嗓音在天地间传递开来:

    “天庭要建立的秩序,并非针对仙人,也并非一味保护凡人,只不过凡人经常处于弱者的境地,所以很容易被当做,天庭只会庇护凡人。

    荒谬!

    让强者不可肆无忌惮侵犯弱者,这才是天庭要去做的事。

    对比凡人,在座的各位都是强者;但对比大能,各位与我也都算是弱者。

    天庭所站不过公义二字,天庭行事不出道与德的限制。

    因天庭在三千世界中根基薄弱,又有香火神国这般大害需尽早拔除,在此我可许诺各位,也仅开这一次例。

    今日在此地的仙道势力,过往之事我不会多追究,只要今后心中向善,不欺弱小,不滥杀无辜,不涂炭生灵,都是天庭认可的仙盟一份子!

    要让强者不凌弱,其实如梦话一般;

    但让强者在凌弱时,有所疑虑,有所顾忌,却是天庭在万年内就要做到之事!

    各位若能做到这些就留在此地,你我一同商议如何对抗香火神国,如何解救凡人,如何分配香火神国的修道宝材、灵石。

    各位若做不到,此时转身离去,我李长庚今日不会有半分为难!”

    全场仙人毫无异动,而此时九成仙人看李长寿的目光,带着憧憬、带着期待。

    李长寿静静等了一阵,此时已走到了云梯后半段,距离飞天台不过十多丈,也与燃灯、虚菩提平视。

    他打了个手势,虚菩提身周的定海神珠,被赵公明收了回去。

    李长寿笑道:“各位可还有疑虑?今日尽可提及。”

    有个壮汉高声大喊:“某愿追随天庭!为仙盟效力!对抗香火神国!”

    场内顿时响起此起彼伏地呼喊:

    “贫道愿追随天庭!为仙盟效力!”

    “差些被西方教蛊惑,惭愧!惭愧矣!”

    “咱们跟五部洲仙宗比起来,确实是弱者,天庭关照的是普罗众生,咱们炼气士也是众生的一份!”

    “水神英明!”

    声潮中,李长寿看了眼燃灯,目光与虚菩提对视。

    后者摇头轻笑,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若如此就能斗倒天庭水神,那也太过容易了些。

    虚菩提并未有半分失落,反而道:“水神当真好口才,如此轻描淡写,就将贫道的发难尽数化解。

    今日领教了。”

    “并非口才如何,道理便是这般。”

    李长寿淡然道:“西方教多行不义,想让人信任你们本就很难,你今日自以为捉住了仙盟的痛点,却连天庭的理念都搞不清。

    龙族、妖族、灵山、轮回塔、仙盟……

    你们输得不冤。”

    虚菩提微微眯眼,身影逐渐化为虚淡。

    “再会了。”

    “道友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两份厚礼送上。”

    李长寿突然开口挽留,虚菩提这具要消散的化身也不由顿了下,好整以暇地等待着,终究不失圣人弟子的风度。

    “厚礼?贫道倒是颇为期待。”

    于是,李长寿朗声道:

    “虚菩提,西方教圣人弟子,今日为对抗天庭,意图蛊惑三千世界仙道势力,维护香火神国,残害无数生灵,其罪当诛。

    自今日起,将虚菩提列为天庭追捕之敌,三界通缉!

    此圣人弟子品性恶劣、罪大恶极,但凡能灭其神魂,提他首级去天庭者,天庭自有重赏。

    望天道明察,降其劫运,以正天庭声威!”

    轰隆——

    这片小世界骤然变黯,天空中出现道道狰狞的雷龙,一股黑气缠绕在虚菩提这化身上,又随之融于无形。

    寻本体去了。

    这一幕,当真让不少仙人暗自警醒,让已对天庭产生了亲近之感的仙人面露喜色。

    燃灯道人皱眉思考,金灵圣母微微撇嘴,赵公明和吕岳对视一眼,目中满是惊讶。

    硬下大劫劫运?

    虚菩提面色已黑成了锅底,瞪着李长寿。

    “你!”

    “多谢道友费心来着一趟,壮天庭声威,”李长寿笑道,“天庭能在三千世界立足,道友功不可没。

    对了道友,回去之后还望对你们西方那位,曾怂恿金翅大鹏鸟去天庭闹事的同门说一声,后续我自会找他清算此间因果。”

    虚菩提皱眉道:“金翅大鹏鸟莫非被水神所困?”

    李长寿满意地一笑,天庭这次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嘛。

    又或者,是虚菩提并未接到相关消息。

    唳——

    小世界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高啼,就见一道金光闪烁而来,化作一名身着金色战甲的英俊将领,鹰钩鼻异常醒目。

    啼声未落,他已带着一股狂风抵达李长寿面前,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身上战甲染血、长发也浸了血污。

    “老师!西方教有一千三百六十二名炼气士,潜藏在数万里外虚空之中,准备以大阵轰击此地!

    弟子片刻前发现这些恶贼,来不及请示老师,为护持仙盟大会安稳,已将这些炼气士尽数诛除,请老师责罚!”

    李长寿正色道:“金鹏元帅请起,你护持仙盟大会有功,何来责罚一说?”

    虚菩提:……

    周遭众仙:……

    片刻之间,杀戮千仙?

    李长寿却拉着金翅大鹏鸟的手腕,指着虚菩提道:“记住这老道的气息、面容,这可是大功一件。”

    金翅大鹏鸟眼前一亮,目中跃跃欲试。

    那虚菩提嘴唇颤抖,却是冷哼一声,一甩衣袖,身影瞬间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不见,只留下一声:

    “水神你当真手段通天!

    身为堂堂天庭正神,竟用控制生灵心神的邪法!

    凤族定会找你清算!”

    却是仍旧不忘泼盆脏水。

    但李长寿心底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虚菩提刚刚并未抓着之前的问题一直问下去,若是虚菩提一句‘天庭今后可会诏安仙盟’,那就真难回答了。

    听闻虚菩提所留言语,金翅大鹏鸟却忍不住了。

    他向前追出两步,努力感应虚菩提本体的方位,破口大骂:

    “休得侮老师清白!

    贫道得老师点醒,已明此前狂妄自满,而今一心为天庭、为老师效力!

    你这老道,贫道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言罢,金翅大鹏鸟现出金羽大鹏的本体,朝天外激射而去。

    而此时,金翅大鹏鸟背上依然保留了三只蒲团……

    “这?”

    仙人堆中,白泽眼一瞪、眉一皱,欲言又止、欲吐还休,感受到了浓浓的‘中年危机’。

    他才离黑池峰多久,坐骑都有备用的了?

    不对,这般极速……

    他这个瑞兽坐骑,反倒成备用的了?

    白泽眉头紧皱,心底顿时泛起千层嘀咕。

    要想个什么办法,保住自己在人教坐骑这一块的地位才行!

    飞天台上,李长寿轻笑两声,对着燃灯道人做了个道揖,再次拾级而上,回了上方白云。

    那冰清月适时走了出来,对着各处欠身行礼,也请燃灯盟主坐回盟主宝座。

    这场大会,再无波澜。

    因天道老爷今日友情相助,仙盟大会最后的效果,比李长寿此前预计,还要好上许多。

    三言两语降劫运于西方教圣人弟子……

    这谁顶得住?!

    李长寿又想起元始天尊师叔所说,他成了大劫主导者之事。

    这……

    自己难不成还抢了师父转世身的活?

    若封神榜不归元始天尊掌管,而是落在天庭手中,元始天尊如何会去收姜子牙为徒?

    不对,事情似乎更加微妙。

    正因为姜子牙跟他这个天庭水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元始天尊还真有可能,依然选择收姜子牙入玉虚宫……

    一来二去,大劫有些事并未变化,只是发生的动机、起因有所不同。

    因不同而果归一,这奇妙的收束之力……

    李长寿心底泛起层层感悟,看了眼白泽和酒乌所在方位,便在云上闭起双眼,光明正大地开始顿悟。

    后面的事他也不必操心,由卞老夫人他们自行决定仙盟未来发展路线就是。

    【虚假的甩手掌柜】:燃灯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给西方教圣人弟子‘抛砖引玉’,而后见证了西方教圣人弟子被拉入劫难,再不敢说话,后续被一群副盟主顺利架空。

    【真正的甩手掌柜】:李长寿前后算计十年,搭建起了仙盟体系,顺利让仙盟落位,今后也不必多管,只需一只纸道人定时监察仙盟运转。

    ……

    于是,半个月后。

    道道流光飞离此地,仙盟大会正式落下帷幕。

    燃灯走的倒是颇为迅速。

    本来赵公明与吕岳,还想着暗中对燃灯搞点事,但燃灯完全没有给机会。

    反倒是,阐教十二金仙慈航道人,并未与燃灯一同离开。

    大会落幕、各方势力走的七七八八,慈航道人犹豫一二,还是朝正聚在一起说笑聊天的李长寿等人飞来。

    “长庚师弟?”

    她于十丈之外开口:“可否与我外出聊聊,我有一二疑难,想请师弟解惑。”

    李长寿刚要回答,赵公明下意识就站了出来,挡在李长寿面前。

    赵大爷淡定沉稳的一笑,言道:“慈航师妹,与师兄说不可吗?”

    慈航道人秀眉轻皱,笑容有几分勉强,却还是直接道:“师兄怕是难以为我解惑。”

    赵公明:……

    金灵圣母淡然道:“那就问我。”

    “这……”

    李长寿笑道:“师兄、师姐,我去去就回,不会耽误太久。”

    赵公明扶须摇头,金灵圣母略带警告地哼了声,而吕岳开始并未反应过来所为何事,随后想起了教内真正的大佬……

    “长庚!”

    吕岳喊住李长寿,向前快走两步,将一壶丹药放到了李长寿袖口。

    李长寿不由有些疑惑:“这是?”

    吕岳传声叮嘱:“坐怀不乱丹,算是贫道独创,保重。”

    李长寿眼前一亮。

    这老吕,还真有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