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武侠修真 > 游方散仙 > 第二卷千里送佳人 第三十五章 蛮族生变 狼群肆虐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柳真全一行横穿荒漠,此时银铃儿兴奋的说道:“前面快到克什克腾部的营地了,他们最靠近大燕,最是富有,等会我们去一定会有很好的招待。”

    可是行走很久都没看见克什克腾部的牧民,柳真全看着面色微变化的银铃儿说道:“会不会迁移了?”

    “不可能这事他们的草场,而且这段时间这里水草最为丰美,一定出了什么变故。”说完驾马跑了出去。

    一行人为了其安全不得不加快马速追了过去,柳真全拉住塔娜问道:“怎么回事?”

    “以前克什克腾部的女儿和我一起是公主的玩伴,我们几个在一起都很亲密,后来他嫁给了部落的巴特,现在公主最着急的就是她。”

    当一行人追到银铃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荒废的营地,散落了一地尸骨,有牛有羊有马还有人。

    一群根本不怕人的乌鸦还在白骨上寻找腐肉,公主一下子跌下马背痛哭着“这到底怎么回事?人都去哪里了?......”

    柳真全对着乌寒这壮汉说道:“带我去探探。”

    .....

    不多时营地外的人等到了探营的两人,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柳真全丢了一颗牙齿给玲珑,“这是不是狼的牙齿,我从一具穿着铁甲的白骨上拔下来的。”

    玲珑在手心中看了半天确认道:“是狼。”

    柳真全对着银铃儿说道:“狼群突袭了这个部落,那些散落的尸体没有刀伤,而且还有未带走的铁器,应该走的很匆忙来不及整理。”

    银铃儿惊恐的看着柳真全“不可能,现在是夏天又不是冬天狼群缺少食物会袭击牧人,而且克什克腾部是个有千帐的大部落,狼群不敢攻击。”

    百里清溪轻轻的抚摸这银铃儿的后背:“那就是有人搞鬼,找到狼群就知道什么人作恶了。”

    银铃儿握紧马鞭紧咬着嘴唇,似乎已经知道敌人是谁。

    柳真全说道:“公主不用担心,我们不是答应帮你吗?等查明什么人作恶,我们必定会帮你为死去的牧民寻回公道。”

    柳真全的话好像触碰到了公主虚弱的神经,本来一直强自坚强的她哭了出来,一把抱住柳真全哭诉道:“你们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柳真全此时挺尴尬的不知双手该放哪里,幸好此时玲珑过来帮他劝开了银铃儿。

    一行人决定在向北走一段距离,此处死了那么多人畜水源和草场都被污秽了,根本没办法扎营地。

    一行人走至太阳落山,突然一支短箭从草丛中射来,此人呼吸在见到柳真全时就开始急促,早早的暴露了他的位置,柳真全食指一弹就将短箭弹落,右手一甩就将人吸了过来,一把擒住那人脖子说道:“你受何人指使?”

    干净利落的一弹一吸将人擒拿,将蛮荒一行人都看呆了,柳真全暗自高兴,袖里乾坤之术虽然不能装下活物,但是自从神魂圆融之后威力加强很多,心念一动就你能将物品收入,因为带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柳真全顺便秀了一把擒龙控鹤。

    “快放开她,快放开她,她是敖登格日乐。”看清被抓的人时跑了过来急匆匆的喊道。

    柳真全立马松开手,此时敖登格日乐摔在马下,并且手扶脖子不停喘气。

    银铃儿立马过去,顺便白了柳真全一眼,“干嘛摔她啊。”

    柳真全叹了口气只得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我又不知道她是谁,而且你说放的啊。”

    看见柳真全吃瘪,玲珑和百里清溪都挺高兴的。

    在地上的敖登格日乐气息平稳后,看清来人是银铃儿说道:“银铃儿你终于回来了,你怎么和燕人在一起?”

    “不是他们是雍人,是我请来的帮手。”

    此时柳真全上前用着半生不熟的蛮荒语说道:“姑娘,对不起。”经过几个月相处,柳真全三人也学会了蛮荒语,只不过柳真全好像没有什么语言天赋,只能使用些常用的蛮荒话,而且只能说些短句,跟其他两个能熟练的和蛮荒人交流不一样。

    敖登格日乐是个爽朗的姑娘:“也是我没注意,幸好没伤到你。”

    “不用担心,柳先生本领高着呢。”银铃儿顺手有手势比划着有多高,“你就是有几十把弓也上不得他。”

    看着银铃儿笔画的手势,玲珑对着柳真全挪耶道:“你看人家比划的手势也没多高,还没有马腿高。”

    听的正在喝水百里亲戚一口喷了出来。

    敖登格日乐将公主一行人带到新的营地,明显新的营地境况凄惨,而且牛羊马匹也少了很多,很多成年男子都带着伤。

    大帐中出来一个年轻壮汉:“荒原上最美丽的鲜花,请接收巴雅尔的祝福吧。”

    塔娜低声为柳真全三人解释道:“这是敖登格日乐的哥哥巴雅尔。”

    银铃儿说道:“不要客气,巴雅尔,这是我从大雍寻找来的高人,现在先入帐,给我们说说现在的情况。”

    敖登格日乐和塔娜一起为大家准备了食物,但是帐篷内的几人都无心吃食,听着巴雅尔的述说。

    当公主一行离开蛮荒时,王帐和祭祀的矛盾更为突出,部落首领在继位的时候必须得到祭祀传来天神的祝福,而且祭祀管理这部族内一切祭祀和占卜,还负责担任部族的医生,享有很高的地位,矛盾就是皇权和神权的相争,一个想收回权利,一个想享有更大的权利根本无法调和。

    而且由于老王罢免了祭祀的诸多特权,一些支持祭祀的部落就向这王帐宣战,但是总归是支持王帐的部落多,还未开战前不知为何,支持王帐的部落屡屡遭到狼群攻击,现在除了一些铁杆支持者,很多部落都保持了中立,而此时祭祀又传出王帐不尊天神,因此天神降下神罚。

    银铃儿突然气愤的站了起来,“这群祭祀现在真是无法无天了,还敢污蔑父王。”

    柳真全问道:“狼群,很多?”

    “很多,铺天盖地而来,根本没办法阻挡。”

    “可有两个部落同时被攻击?”

    “这个到没有听说,不过还需要查证。”

    柳真全再不说话只是捡起一块羊肉吃了起来,在没有酱油缺少盐的时候吃白水煮羊肉好难吃啊。